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十九章

字體:16+-

著桌麵上的籌碼,說道:“向兄不用眼紅,有沒有興趣來和我賭一把。”

向笑天一楞,馬上又笑道:“不知道謝兄弟要和我賭什麽?”

謝文東歎口氣道:“我對賭博不是很精通,唯一會玩的隻有梭哈。不過剛才玩了那麽久已經讓我提不起勁了,我們來賭運氣怎麽樣?”“賭運氣?”向天笑莫名其妙道:“這個運氣怎麽個賭法?聽來挺有意思的。”

謝文東道:“每人隻發一張牌,誰大誰贏!”向天笑問道:“就這麽簡單?”謝文東道:“就這麽簡單!”

“有意思!”向天笑仰麵笑道:“如此有意思,不賭豈不是可惜。”說著,向天笑走到謝文東的對過,對原來坐在這的中年人客氣道:“前輩請先讓一下,容我和謝兄弟賭賭運氣。”謝文東又對其他人道:“誰還有興趣,都可以來賭上一賭。”

帶眼鏡中年人起身站到一旁,無奈道:“我雖然喜歡賭,但這有點太兒戲,我還是看會熱鬧吧!”其他人也紛紛起身離座,桌子周圍隻有謝文東和向天笑坐在兩頭。後者問道:“誰先投注?”“贏家先投!”“第一局誰來先投?”“我是客,你是主,客隨主變,你來定吧!”“那好,發牌!”向天笑對服務生道。

服務生不敢怠慢,分別發給兩人各一張牌。向天笑微笑的拿起來看了看,打個指響,手下人明白他什麽意思,馬上過來兩名服務生,手裏都端著托盤,上麵放在滿滿的大額籌碼。向天笑拿起五快十萬元的籌碼扔在桌子上。謝文東將自己的牌掀了過來,是一張梅花八,謝文東將牌放在桌子上,歎道:“這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還真是讓我為難。”然後轉頭笑問旁邊的女郎:“你說我該不該跟他?”

女郎一楞,沒想到謝文東會問自己,緊張道:“我,我也不知道,我想,可以會贏吧。”她也是瞎猜的,看謝文東玩了這麽久,發現他好象很少有輸的時候。謝文東用手指劃過她的臉,扔出五十萬的籌碼,對女郎道:“聰明!這次贏的錢算你的!”

向天笑哈哈一笑,問道:“我真懷疑你的自信是從哪裏來的,你怎麽就知道自己一定會贏呢?”

謝文東沒有回答,隻是淡然道:“掀開你的牌吧!”向天笑盯著他的麵孔好一會,才將手中牌掀過來,無奈道:“我輸了!”原來他手中的牌是一張方塊七,正好比謝文東的小一級。謝文東含笑收起籌碼,拿出五塊放在女郎麵前,笑道:“給你的。”

“我,我,”女郎一陣緊張,不敢收下,目光不自覺向對麵的向天笑遞去。謝文東一敲籌碼,道:“你現在坐在我的旁邊就是我的,我給你的東西盡管放心收下,用不著看任何人的臉色,向兄,你說是不是?”

向天笑眉毛挑了挑,笑嗬嗬道:“沒錯!謝兄弟說得沒錯!”謝文東仰麵一陣長笑。

服務生又開始發牌。這回謝文東先下注,看也沒看手中牌,將自己所有的籌碼都推了出去,說道:“這一共大概不下四千萬,我全部壓上!”

向天笑收起笑容,冷靜道:“謝兄弟,事情不是這樣做的,如果不給自己留一條後路,隻要輸了一次,就會萬劫不複。”

謝文東一臉無害的樣子,還是笑眯眯的,本來他的模樣就很清秀,這一笑起來細長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就象是個偷吃糖果而又沒有讓大人發現的小孩。誰會顧忌一個小孩呢?向天笑現在就很顧忌他!沒有和謝文東發生碰撞的人根本不會了解他的可怕,也不會感受到他的陰沉,那種可以在你內心深處狠狠敲上一下的陰沉。他象是隨時都能看清你心底最深處的秘密,而你,卻永遠也無法接近他的心。謝文東眼睛笑得象兩輪彎月,說道:“我有一種直覺,非常準!我知道這次我一定會贏。”

向天笑將手中舉起,牌麵對向謝文東,是一張黑桃國王,說道:“比我手中牌大的隻有四張,你相信你的運氣會好到那種程度嗎?”謝文東聳聳肩道:“我的運氣一向都不錯,老天一直很眷顧我,所以我才活到了現在。既然我有勇氣一搏,你不會沒有勇氣試一試吧?”向天笑道:“既然這樣我也不客氣了。”說完,看了看服務生托的籌碼,道:“我這裏沒有四千萬的資金。”

謝文東環視一圈賭場,歎道:“這裏布置的真是不錯,誰會想到一座豪華的賓館裏麵會隱藏著如此大規模的賭場?我想這裏也應該值四千萬了,為什麽你不拿這座賓館做賭注和我賭呢?”

賭場內的眾人早已停止了各自的玩樂,圍在他二人的左右。聽了謝文東這話,眾人臉色都是一變,感覺他有些過分。向天笑的手下更不用說,一各個麵帶怒色,目光如果能殺死人的話,謝文東身上恐怕早已經千創百孔,不下上百個窟窿了。

向天笑心中火燒,隻是強壓沒有發作,臉上還帶著笑,不失風度道:“好!很好!我就用‘水上人間’的產權和你賭上一賭。”他向手下一揮手,一大漢走到他旁邊,向天笑耳語幾句,大漢點頭離開。不一會,那著一遝白紙回來交給向天笑。後者將紙放在桌子上,冷笑道:“這是賓館的地契和產權,有本事,你就可以拿走!”

謝文東歎口起,站起身道:“我感覺這裏的光線有些發暗,以後我要在那裏開個窗戶,老雷,你說怎樣?”謝文東指著一處牆壁,象是現在賓館已經是他的了。東心雷看著周圍如同殺人般的目光,心中一陣顫抖,搽著冷汗,應付道:“不錯!不錯!”

“你***欺人太甚!”一個大漢怒吼一聲,向謝文東衝了過來。大漢還沒有到謝文東近前,已經被十幾把槍指住了腦袋。謝文東的手下一亮槍,向天笑的手下也急忙掏出槍來,雙方怒目相視,混戰一觸即發。

謝文東揮揮手,語氣平穩道:“你們這是幹什麽,太沒有禮貌了,別忘了我們是客人,主人再怎樣不客氣我們都要忍耐一些,把槍收起來。”向天笑臉色一紅,怒聲道:“紅小鬼,回來!”被叫做紅小鬼的大漢狠狠瞪了謝文東一眼,退回到向天笑身後。“我就跟你賭!”向天笑將白紙向前一推,道:“謝兄弟,我忘了告訴你,其實我的運氣一直也很好!”

“是嗎?隻可惜你遇到的人他的名字叫謝文東!”說完,將手中牌一掀。眾人的目光齊刷刷射到牌麵上,包括向天笑。撲克上麵隻有一顆大黑心,很黑很黑,向天笑從來沒有感覺到黑桃A是如此的黑,也許是他的眼睛在發花。謝文東仰麵長笑,指這那處牆壁道:“我說了,那裏應該開個窗戶,這樣房間的光線會充足一些!”然後又對向天笑道:“運氣不是固定站在哪個人一邊的,誰的氣勢能壓倒對方,那麽,運氣就會站在誰的一方。請原諒我剛才的無禮,那隻是我加強自己氣勢的手段!”

向天笑長歎一聲:“厲害!我向天笑今天輸得心服口服,不過,下一次我一定會讓運氣站在我的一邊。”

謝文東點頭笑道:“我期待著那一天!人生難逢一知己,而遇到棋逢對手也是一件痛快的事。”

很久以後,向天笑稱對人說過,謝文東是個天才,你永遠無法在他的臉上讀到任何東西,但你在他的眼睛中卻如同透明。如果把天才分類的話,那他絕對是其中的極品;如果把壞蛋分類的話,那他絕對是絕頂壞蛋!有這樣一個對手,任何人一生都可以知足了,如果他把你看做對手,那你可以值得驕傲了。

謝文東來到‘水上人間’是帶著羨慕的眼光,離開的時候是揣著它的產權而走的。坐在車中,他很高興,不是因為贏得了這裏,也不是因為和向天笑的第一次碰撞取得了勝利,而是感覺到自己當真遇到一個可以做自己對手的人。最令他興奮的的是向天笑和他都是一樣大膽的人,可以和他一樣瘋狂。“在這個世界上,我不是孤單的一個!”謝文東靠在車椅上,閉著眼睛,但卻無法控製自己的笑容,仰麵歎道。東心雷楞道:“那是當然了!不管在什麽時候,我永遠都支持你!”

聶天行暗歎一聲,他聽懂了謝文東的意思,感歎道:“天下狂氣有一鬥,東哥帶著八分走!”

“哈哈!”謝文東拍著他的肩膀仰麵而笑。東心雷莫名其妙道:“哦?你們在說什麽?”“說了你也不懂!”“想找扁嗎?”

謝文東一行人等在南京逗留了兩天,聶天行留在南京處理一些事情沒有和謝文東等人同往。峰會結束後各地老大也都匆忙乘飛機趕回各自的本部。坐在飛機上,俯視整個南京城,謝文東問道:“老雷,如果是你,會有幾分把握將南洪門踢出南京。”

東心雷想了想,道:“有七分把握!”“隻有七分嗎?”“如果準備充足,加上突襲,會多上兩分勝算。”“那也才九分!”“如果天行和我一起,哪怕我們沒有準備而對方準備充足,我也有十分把握!”“天行……?”“天行平時不怎麽愛表現自己,嘻嘻哈哈一臉痞子樣,但我了解他,他是我所見過,除老爺子和東哥之外,最聰明的人!北洪門有今天,大半也是他的功勞,我隻不過是衝鋒陷陣的小兵而已。老爺子也說過,‘得心雷,勝千軍。得天行,勝萬馬!’”

謝文東長歎一聲,沒有說話。他有一種感覺,聶天行不會被他所用。很奇怪,雖然沒有任何預兆,但他就是有這種感覺。這樣的人才不能為我所用,對我還真是一種隱性威脅!謝文東攥緊拳頭,心中有了殺機。東心雷剛才無心的一段話更加深了他的殺機。轉念一想,謝文東又將拳頭鬆來,嘴角一撇,自語道:“天下誰人能在我眼中構成威脅?!”

“恩?”東心雷問道:“東哥,誰對我們構成威脅了?是向天笑嗎?”

謝文東搖頭笑道:“向天笑是個人物,也算是英雄。但是,你就算給項羽一千次機會,他也同樣打不過劉邦!這就是英雄和梟雄的區別!”

“嗬嗬!”東心雷笑道:“不管怎樣,我還是喜歡項羽。”“所以你隻有將才!”

T市,醫院。謝文東剛回來就坐車去了醫院,想把這次洪門峰會上的一些事情講給老爺子聽。沒有進病房,正好看見醫生走出來,謝文東上前問道:“醫生,老爺子的病情如何?”

醫生是洪門內部人員,見是信任掌門大哥,急忙客氣道:“現在好多了,病情穩定,隻是調養時間問題。本來嘛,雖然中了兩槍,但槍傷也不是在什麽要害上。”

“哦!”謝文東心情舒緩,象是想起什麽,問道:“你剛才說老爺子身中的兩槍都不是要害?”

“是啊!”醫生點頭,疑問道:“有什麽不對嗎?”

謝文東搖搖頭,忙道:“沒什麽,沒什麽。你去忙吧,我進去看看老爺子。”說完,謝文東皺眉走進病房,聽了醫生的話他心中有個想法,隻是還不敢肯定,不好枉加猜測。剛進了房間,迎麵一陣香風飄來,一個小小的人撞進他的懷中,眼睛也被一雙小手遮住,脆生生的聲音響起:“猜猜我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