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三十三章

字體:16+-

那人眯眼道:“也是要你命的人!”說著,將手一揮,一道黑影飛向殺手。

殺手反射的伸手接住,低頭一看是一張卡片,薄而堅韌,麵身漆黑,正中寫一血紅的大字‘殺’,鮮豔得如同滲出血來,奪人雙目。窗台上那人嘿嘿一笑道:“接了黑帖,你的命已經不是你的了。”

殺手不知道也不認識黑帖,但是看著它心中不自覺的升起一股不安,對這東西有種本能的恐懼,顫抖的扔在地上,大聲問道:“你到底是誰?”

那人目光冰冷,如同刀子一般在殺手身上劃過,冷然道:“文東會龍堂堂主。”說完,飄身從窗台上跳下,向金鵬深深點下頭,柔聲道:“老爺子,這人當殺!”金鵬看了看他,歎道:“能饒人處且饒人。”那人搖頭道:“黑帖即出,決無空回的道理。”這話是當年謝文東說的,他一直記在心中,而且也是一直這樣作的。

金鵬又是歎了口氣,道:“年輕人,到你象我這麽大歲數的時候就會知道生命的可貴。年輕時殺戮過重,老了是要償還的。”

那人搖頭道:“今朝有酒,何管明日。”金鵬深深看了他一眼,不再說話。

那人轉頭又對殺手道:“別人都叫我三眼!”殺手搖頭道:“沒聽說過。”

三眼道:“現在你應該聽說了,不過有些晚。”殺手能感覺到三眼身上發出的逼人氣勢,還沒有和他交手就已經知道自己絕不是這人的對手。用槍指著金鵬道:“你能殺我,但我也能殺他。”

三眼跨前一步,道:“你一定沒有我的槍快。”殺手凝視著他,道:“你要是放我走,我可以不傷他一跟汗毛。”三眼肯定道:“你走不了。”殺手心中一沉,用槍尖頂了頂金鵬的腦袋,大聲吼道:“那我就和他同歸於盡!”三眼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冷道:“我再說一遍,你一定沒有我的槍快。”三眼說話時那灼人的目光讓殺手不自然的垂下頭,但在他垂頭的一瞬間後悔了,因為他感覺到這是自己給對方一個大好的動手機會。但他明白的太晚,反應過來時,三眼槍中的子彈已經準確無誤地打穿他的腦門,子彈帶著他的血液釘在後麵的牆壁上。三眼走到他身前,低頭冷笑道:“你確實沒有我快!”說完,一把抓住屍體的頭發拖出病房,出門之前回頭道:“老爺子,你知道他說的那個人是誰嗎?”

金鵬搖搖頭。三眼歎口氣,道:“幫會太大也是麻煩,在我們文東會內,絕不會出現這種人。”

金鵬嗬嗬一笑沒有做聲,問道:“你是怎麽來的?為什麽知道會有人會暗算我?”三眼笑道:“是東哥叫我過來幫忙的,東哥早就算準在他不在的這段時間內還會有人對老爺子不利。”說完,三眼小聲歎道:“不知世界上還有什麽事是他算不到的。”

當謝文東回到T市,三眼已經在這裏等了兩天。他和東心雷一起去機場接謝文東,坐在車上,三眼將殺手暗算老爺子的詳細情況說了一遍,謝文東仔細聽後,仰麵靠坐車椅上,悠然道:“在洪門內身份高而無實權的,也就隻有長老了。長老有五名,我實在想不出來會是其中的哪一位。”他疑問的看向東心雷。後者急忙道:“東哥你別看我,我更是糊塗得很,哪個長老都是曾經跟老爺子打過天下的功臣,隻是隨在年紀大了才退休做了沒有實權的長老,到底誰想暗算老爺子我想不出來。”

謝文東笑道:“你說狐狸在什麽時候才會露出它的尾巴?”東心雷搖頭,三眼想了想道:“在它得意忘形的時候。”謝文東笑而不語,話鋒一轉道:“貨都運來了嗎?”

三眼點頭道:“都運來了,一共十集裝箱。”“恩!”謝文東道:“要盡快運走,放在這裏風險太大,而且金三角現在急要。”三眼道:“那我明天就起程,壓貨到金三角。”謝文東道:“那不行。你即不認識他們也不熟悉那裏的環境,而且雲南也是麻煩的地方。”三眼挑起眉毛,疑問道:“雲南怎麽?”謝文東歎道:“麻五你應該沒有忘記吧。”

三眼大笑道:“我怎麽會把那老家夥忘掉呢。說句實話,咱們發家還真是在很大程度上依仗他呢!”

謝文東道:“我以前一直很奇怪他的毒品既多又便宜,不知道其貨源在哪。直到到了金三角才弄明白,他原來還有個弟弟叫麻楓,一直是金三角的大客戶,盤踞在雲南。”三眼倒吸一口氣,喃喃道:“原來麻五還有個弟弟,和金三角又關係,看來很有實力,要比他哥哥難對付的多。”謝文東道:“所以做事一定要除根,不然會麻煩的很。”

三眼臉色慢慢漲紅起來,神采飛揚道:“有些意思。東哥,這次壓貨就讓我去吧,這個叫什麽麻楓的人交給我來對付。最近幫會的實力越來越大,連象樣的硬仗也沒個打,這一陣可把我憋壞了。”

見他鬥誌昂揚,謝文東哈哈大笑,心有感觸道:“世界本來就應該是年輕人的世界,不管在什麽時候,我們都有高揚的雄心,永不泯滅的鬥誌,在我們的心裏沒有戰勝不了的敵人,也沒有無法完成的事情。也隻有這樣,我們才會不斷的向前發展。”年輕人,雖然隻是新生一代,但絕對是最有潛力的社會力量。

三眼被謝文東這一番話說得更加熱血沸騰,興奮地搓了搓寬大的手掌,說道:“那東哥你是讓我去了?”連開車的東心雷也說道:“我雖然比你們大點,但也是年輕人,對付麻楓不要忘記算上我一個。”三眼一拍他的肩膀,笑道:“咱們說什麽也不能忘了老雷你啊,那一手槍法可是令我十分佩服的。這一陣我沒少練習,有機會咱倆比試一下。”東心雷嗬嗬一笑,搖頭不已。

謝文東眯眼笑道:“送貨,最好是找到不管是警察還是黑社會都不敢碰他的勢力。”三眼翻翻眼睛,想了想搖頭道:“這樣的勢力可沒有。”謝文東眯眼笑道:“有!是軍隊!”

三眼和東心雷本以為謝文東在開玩笑,沒想到他剛到T市就又去了北京,在北京停留半日又起身去了沈陽。

沈陽,以前又稱為奉天,是老牌的重工業城市,隻是沒能跟上改革開放的潮流快速發展起來。和南方新興都市比起有些差距。不過沈陽軍區依然是中國數一數二的,謝文東所來也是為了這個,更主要的是張繁友也從北京回到了沈陽。當他在辦公室看見等候的謝文東時,終於知道那五百萬不是白收的。收人錢財就要予人消災,張繁友自然明白這個道理。

兩人在辦公室不知談了些什麽,總之出來時二人都是笑嗬嗬的,對於談的結果他們也應該都比較滿意。一個所提要求得到了滿足,一個口袋的腰包又鼓了鼓。謝文東是坐飛機而來,回去時則坐汽車,不過是軍車,有一位政治部的中尉加上五十正規士兵相隨。這個政治部中尉名叫周雨,二十五六歲,短平頭,身上衣服簡潔,人顯得很幹練,也很善侃。

坐在車內,不時和謝文東天南地北的聊著,由於兩人都同屬於政治部,周雨對他還算客氣有加。

一路無話,二日抵達T市。看見一排排服裝整齊,武裝齊全的士兵,三眼和東心雷的眼珠差點飛出來,將謝文東拉到一旁問道:“東哥,這些士兵是怎麽找來的?”謝文東微笑道:“有錢能使鬼推磨。現在沒有什麽事是用錢辦不下來的。”

三眼和東心雷互視一眼,前者點頭同感道:“的確如此。不管有多高的地位,隻要有錢,就能把他砸下來為我們服務。”後者感歎道:“錢,真是一種好東西。”

看著一車車的集裝箱,周雨笑嗬嗬走過來問道:“謝兄弟,這裏麵都裝了些什麽?”

謝文東笑道:“以後你會知道的。不過裏麵的東西很重要,路上不管是誰來檢查都不能讓他看見。”周雨眯眼道:“是機密嗎?”他雖然是被張繁友派來協助謝文東的,但張繁友並沒有告訴他運輸的東西是軍火,隻是叮囑他一切聽從謝文東安排,就當去趟南方旅遊了,所有花消都由部裏報銷。周雨在政治部的地位不高,又是新人,常受老人的壓擠,這次能接到如此輕鬆的任務心中自然很高興。同時他也想乘機接近謝文東,知道這個人神通廣大,張繁友最近一兩個月會提升的消息已經傳出,政治部裏的人一個比一個精,大多都知道這是謝文東搞出來的。想用張繁友排擠他一直不是很喜歡的東方易。東方易自然也再清楚不過,嘴裏雖沒說什麽,但心中一定很後悔當初沒有處死謝文東,而向中央申請,得到允許後從警方手裏提出並讓他加入了政治部。現在想再對付他已經沒有這個權利,必須得通過中央授權,可中央方麵似乎還沒準備動他。本來想利用他來對付魂組,取得的成績自然也算在東方易的頭上,可現在,他明白了養虎為患的道理。而且謝文東還不是一般的老虎,表麵友善無害,可暗中吃人連個渣都吐不出來。

謝文東聽完周雨的話後心中一動,點頭道:“沒錯!一級機密。”周雨笑著搖搖手指,點點謝文東,心照不宣,隻是說道:“我希望謝兄弟能分我一勺羹。”謝文東眯起眼睛,兩條細縫內如同射出兩把飛刀打在周雨的臉上,後者在他的目光下沒來由的心跳加速,垂下頭避開他那如同實質般的灼人目光。好一會,謝文東才笑眯眯道:“一桌美食,人人都奢望分享,但座位卻有限,能不能占有一席之地,就看你會不會做人。”

周雨一楞,正容道:“如果有人能幫我弄到這一席之地,我一定感激不盡。”謝文東笑道:“大家互相幫忙。”

謝文東在T市停留三日,是花天酒地的三日。與周雨,東心雷等人夜夜笙歌,酒色無度,看得洪門眾人都是暗自搖頭。本來以為新任的掌門大哥是個雷厲風行,做事幹淨利落並有超人頭腦,比老爺子更加優秀的人才。可沒想到良好的表現隻維持了十幾天,洪門大會後不知出於什麽原因突然失蹤,搞得幫會人心惶惶。好不容易回來了,又不思進取,隻知享樂。幫會怨言四起,一些有實力的幹部對他不消一顧,嗤之以鼻,暗中緊鑼密鼓的忙著擴充自己力量。沒有實力的紛紛找長老,希望他們能勸阻掌門大哥,可長老一天到晚根本就看不見謝文東的影子,雷霆氣得暴跳如雷,幾次去找金鵬,可金鵬一派安然處之的樣子,隻是說道年輕人有年輕人的想法,就由他去吧。雷霆聽後差點指著金鵬的鼻子罵他老糊塗。

三天後,T市一處豪華夜總會。謝文東幾人坐在一間包房內正喝酒,周圍有數名小姐相陪,東心雷用他超人一等的嗓子大聲唱著歌。這時電話響起,謝文東向正唱在興頭上的東心雷揮揮手,接起電話。聽到電話裏的聲音,他展容而笑,說了幾句話後掛斷,然後對周雨道:“明天我們動身去雲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