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三章

字體:16+-

彭玲一楞,她並不認識這人,疑聲道:“你是……?”

青年一笑,說道:“你辦公桌上的玫瑰都是我送的。”彭玲哦了一聲,心中一陣失望,本以為花是謝文東送的,看來自己太奢望了。她淡然道:“為什麽送花給我?”

青年道:“男人送花給女人,隻有兩種情況,一是想討好她,再就是想追求她,我想我應該屬於後者。”

他說話的直接令彭玲臉紅,歎了口氣,搖頭道:“對不起,我有男朋友。”青年滿不在乎道:“我知道,他叫謝文東是嗎?!”彭玲一楞,問道:“你怎麽知道?”青年笑道:“我同學有在市局上班的,所以了解一些,不算多,但也絕不少。”

彭玲心中煩亂,皺眉道:“既然知道以後就不要再送花給我,也請不要來找我。”說完,轉身快步走開。

青年追上她,說道:“我知道背後說別人壞話不好,但還是要提醒你一句,你是警察,他是什麽人我也不說了,你倆在一起配嗎,能有結果嗎?”彭玲大聲道:“他已經做正當生意了。”青年道:“那可能嗎?你心中知道他不會,何必自欺欺人呢!”

彭玲被青年說道心底的要害,神情激動道:“謝文東是什麽樣的人不關你的事,而且我和他之間也用不著你來管!”

青年神色黯然,說道:“你能給這種人機會,為什麽不能給我機會。”

“因為你出現得太晚!”說話之人不是彭玲,青年心中一震,轉頭尋聲看去,隻見一位年紀二十出頭的年輕人靠牆而站,中等身材略顯消瘦,穿上黑色中山裝,修長而挺拔,黑發齊眉,梳理整齊,眉下一雙單鳳眼,細長而明亮,轉動之間似有流光閃耀,年輕人周圍散發出一股陰柔之氣,和那青年截然相反。青年看罷好一會心中暗歎可惜,年輕人的這雙眼睛如果長在女人臉上,那不知會吸引多少男人為之瘋狂。年輕人拿出一跟煙叼在嘴邊,低頭點火,動作緩慢而優雅,吐口青白的煙氣,看著青年淡然說道:“明知道背後說人壞話不好還偏偏要說,天下可恨之人不過如此。”

彭玲聽見說話聲心中大喜,轉目看去,果然,年輕人不是謝文東還能是誰?!彭玲眼中濕潤,低聲喃喃道:“文東!”

聽見彭玲的低吟,再看她的表情,青年一震,已然知道眼前這人是誰,雖然他的背後有很大的權利,雖然他平時也將任何人都不放在眼中,可對這個年輕人,他卻不敢小看,一振精神,麵色漠然道:“我隻是說出心裏的話罷了,就算當著謝文東的麵,同樣的話,我也會照說無誤。”

“嗬嗬!”謝文東一聲淺笑,走到彭玲身旁,低頭看著最令他牽掛的人兒,眼神深情而火熱,能熔化天地萬物,同樣也熔化了彭玲。輕扶過她的麵頰,聞到魂牽夢繞的熟悉清香,心中一陣狂跳,縱有千言萬語,謝文東也把它們化成一句話:“我想你,真的很想。”他是一個不善於表達感情的人,能說出這樣的話已經令彭玲心中十分高興和激動,一把摟住謝文東的脖子,將頭貼在他的肩膀上,臉色赤紅無比,吐氣如蘭,輕聲說道:“我也是!”

所有的思念都在這一抱中得到償還,所有的哀怨也為之煙消雲散。謝文東楞了一下,當街如此親密讓他覺得不自在,可看到彭玲羞紅的臉龐,他馬上又釋懷,伸手緊緊摟住她的纖腰,好一會,才抬頭看向青年,說道:“我是一個幸福的人。”

青年臉色異常難看,他生長的環境是充滿保護和權利的,他也是從來沒有失敗過,從沒有得不到的東西,可現在,他都嚐試到了。點了點頭,青年打開車門,臨上車之前,他冷然一笑,說道:“你是一個好運的人,但是你決不會是幸福的人,因為你遇上了我,我是不會放棄的,我要的東西沒有得不到的。”說完,上了跑車,揚長而去。

彭玲看著跑車消失在街道的背影,心中有些擔心。謝文東哈哈一笑,抓住她的手,漫步向前走,說道:“會嗡嗡叫的蒼蠅飛走了,我們也應該好好‘享受’一下二人世界了。”

見謝文東眼中使壞,彭玲臉色羞紅,含笑垂頭。

謝文東見狀嗬嗬一笑,趴在她耳邊小聲道:“看你想哪去了,我隻是想說去吃頓飯而已。”彭玲聽後臉色更紅,頭垂得更底,隻可惜地上沒有縫,否則她會毫不猶豫的鑽進去。謝文東的笑容更深,彭玲狠狠掐了他一把,嬌聲道:“討厭啊你!”

見她小女人態盡露,謝文東又是一陣大笑,拉著她的手走向自己的轎車。

謝文東的這頓飯吃到了**,和彭玲在**好一番翻雲覆雨。人都說小別勝新婚,他倆雖然沒有結婚,但個中的滋味確實感覺到了。其中的甜蜜,令二人無法自發的沉迷其中。謝文東要了彭玲多少次他自己也數不清,最後二人渾身是汗的倒在**,彭玲趴在他懷中,問道:“在外麵你有沒有和別的女人上床?”

不管是什麽樣的女人,不管是什麽樣的年紀,這個話題她們永遠都是最關心的。謝文東把玩著她的繡發,笑道:“你看我象是隨便的人嗎?”謝文東的確不是這樣的人,他的思想甚至有些守舊,彭玲和他相識有一段時間,這方麵還是信任他的。不過能得到謝文東的親口肯定,她還是十分開心。笑問道:“那你都去了那些地方?”

謝文東撓撓頭發,雙眼上翻,沒有說話。彭玲等了好一會,從他懷中抬起頭,拍在他一把,說道:“你說啊!”

謝文東苦笑道:“我正在數。”彭玲不信道:“你有去那麽多地方嗎?”謝文東點頭道:“還去了一趟國外呢!”“哪啊?”謝文東哈哈一笑,實話自然不會說,否則又會惹來彭玲的擔心和追問,信口說道:“泰國!聽說那裏人妖享有盛名,我去看了看。”這話彭玲哪會相信,不過也不追問,起身穿上睡衣,說道:“餓了吧,我去弄點吃的。”

看著彭玲睡衣內若隱若顯的身子,實在是一種**,謝文東一把抓住她的手,拉倒在**,翻身壓在彭玲身上,一臉壞笑道:“餓,確實是餓了,不過我隻想吃你!”說完,將手伸進她睡衣內,感覺她的柔軟和滑嫩。

這時,手機響起,將謝文東如火的熱情澆滅一半,忍不住歎了口氣,心中詛咒打電話的人。彭玲推了他一把,低聲道:“還不快去接電話?”謝文東無奈起身拿起電話,問道:“不管你是誰,請給我一個好理由!”

電話另一頭響起陰惻的聲音。“謝文東,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了?”

如若是別人恐怕真就不記得,可謝文東記憶力驚人,猜出了他是誰,拿起一條被單係在腰間,走向涼台。見彭玲要好奇的跟過來,他揮揮手,捂住電話道:“隻是一個朋友。小玲,你先去做飯吧,我和他說會話。”

彭玲點點頭,轉身去了廚房。謝文東將涼台的門關上,眯眼笑道:“麻兄真是神通,竟然能找到我的電話。”

“嘿嘿,花費我一番手腳而已。”“哦,花費一番手腳不是隻為了和我打聲招呼吧?”“不錯。你對我的‘好處’我日日記在心中,白天想,夜裏想,一時一刻都不敢忘記,所以我想見你一麵。”謝文東聽後笑了,說道:“我在東北,想見我就來好了,我一定盡地主之宜,好好招待你。”“我這人很懶,不愛走遠路,所以覺得你來一趟雲南比較合適。”“我雖然不懶,但煩心的事情太多,拖不開身,你說怎麽辦?”“哦,是這樣啊!但你的一個叫秋凝水的朋友在我這,她好象也十分想念你。”

謝文東臉色一變,雙眉緊鎖,並未答話。“聽聽她的聲音吧!”電話那端停頓了一會,接著傳來女人的聲音“滾,滾開,別碰我,你這混蛋!”麻楓的聲音又在電話中響起:“怎麽樣?你朋友的脾氣好象很不好。”

雖然是在電話中,謝文東還是能聽出那確實是秋凝水的聲音,心亂如潮,他對這位漂亮女警心存感激,如果不是她,自己能不能從雲南活著回來都是個問題,對自己有過救命之恩,而現在因為他的原因,秋凝水落在麻楓的手上,後果怎樣,謝文東不敢再想。歎了口氣,說道:“我和她隻是普通朋友,咱們之間的事不要牽扯到她身上。”

“嘿嘿,謝文東,你也會有擔心的人嗎?很好,很好!三天內我要看見你在昆明出現,不然她會怎樣,我不敢保證。”說完,掛斷了電話。謝文東站在涼台許久,心中自責不已,他應該想到以麻楓在雲南的勢力不難查出自己和秋凝水的關係,早該提醒她注意,可他卻偏偏忽視了這一點。“我真是個笨蛋!”謝文東眯眼自語道。

這話正好被推門近來的彭玲聽見,心中奇怪,謝文東說自己是個笨蛋她還是第一次聽見,疑問道:“文東,怎麽了?”

謝文東身子一震,神態馬上恢複正常,笑眯眯道:“沒什麽,我一位朋友遇到一些困難,我要去幫她一下。”

彭玲聽後,神情黯然,她沒問是什麽樣的朋友,也不想去問,隻是苦道:“你又要走了嗎?”

謝文東扶住她的肩膀,歎息道:“恐怕會離開幾日。”彭玲不知道他要去哪,但見他神色凝重,不無擔心道:“不去好嗎?”

謝文東輕搖一下頭,道:“這位朋友曾經幫助過我,現在有難,我沒有不去幫她的理由。你也不想讓我變成一個無情無義的人,不是嗎?”

彭玲心中難安,但不再說話,知道他決定的事天下沒有人能勸阻。謝文東回到臥室,穿好衣服,走到大廳時看見桌子上的飯菜,心中一酸,伏身在彭玲臉上輕吻一下,笑道:“等我回來時,我做飯給你吃。”

彭玲苦笑道:“希望你做的東西不會太難吃。”謝文東仰麵一笑,又在她臉上吻了一下,轉身離開。他不想走,他想感受自己心愛女人的溫柔和甜美,他更不想自己心愛的人為他擔心,可是,他卻有不得不走的理由。這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秋凝水的事同時也提醒了謝文東,坐在車上給許久未見的文姿打電話。文姿本來是代替影子做謝文東的貼身保鏢,但畢竟男女在一起有些不方便,自從東心雷出現後,文姿被謝文東踢回學校,說什麽她年紀輕輕,還是多讀些書好。現在他終於想起了這個會吸人鮮血的蚊子。在學校門口接她上了車,謝文東第一句話就是:“你喜歡做警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