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十二章

字體:16+-

謝文東在昆明養傷,一養就是一個月。這一個月裏,昆明異常平靜。謝文東需要養傷,麻楓也在養傷,魂組損失不小,也躲起來舔著自己疼痛難當的傷口。這裏暫時平靜了,但南北洪門之間的戰亂終於大規模爆發。說不出是誰最先挑起事端的,戰爭的爆發總是很突然,雖然這不是戰爭,但在黑道,這絕對是一場天搖地動的紛亂,南北兩個最大勢力之間的對決。

崗道上的人對這次紛爭異常關心,紛爭的結果很能導致黑道以後的走勢。不管是南麵贏還是北麵勝,中國黑道的格局最終總是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人們更看的是好南洪門,北洪門的地盤雖然比南洪門大得多,但後者所在的位置是中國最發達的地方,戰爭是靠錢財來維持的,沒有錢,就算有再大的底盤,有再多的人,勝利之神也並不會站在你這一方。

擱門屬於江湖,其實江湖與黑道又有何分別,江湖重義,黑道也是如此,黑道人心狡詐,江湖中又有幾人是真英雄。

謝文東不是英雄,甚至連邊都沾不上,所以一直到現在他還活著,而且活得很好,比絕大多數人要好。謝文東希望能通過金三角的勢力找出麻楓,可麻楓就象人間蒸發一般,老鬼連找他了三天,結果一無所得。這讓他覺得自己在謝文東麵前很沒麵子,他常常誇耀自己在雲南的勢力如何如何了得,可真要用他的時候卻一點忙都沒幫上,最後,他紅臉對謝文東無奈道:"看來麻楓一定是出了雲南省,不然,在這裏他就算真是一隻馬蜂我也能找出來!"

找不到麻楓,謝文東總覺得這是一個隱患,不知什麽時候會在自己最要命的地方爆發,但也不好說什麽,畢竟老鬼已經盡了力,而且又是幫自己忙,搖頭苦笑道:"本來我以為五百萬的暗花我能得到的。"老鬼哈哈一笑,說道:"你會在乎那點錢?"

他不在乎這點錢,但很在乎麻楓這個人。這話他沒說,既然找不到要找的人,留在昆明也是耽誤時間,而且聽身在T市的薑森說南北洪門之間發生爭鬥,不是一般的小爭鬥,而是同時在兩股勢力之間的數個城市展開大規模的火拚。這把謝文東嚇了一跳,暗想北洪門現在群龍無首,情況一定吃緊。他料想的不錯,現在北洪門的狀況確實不樂觀,包括南京在內的五個城市分堂遭到攻擊,南洪門的攻擊力大得嚇人,一潑接一波,持續不斷,絲毫不給喘息機會。北洪門事先不是沒有準備,而且準備得很充分,但要命的是他們確實在敗退,麾下的場子紛紛被人家踏個粉碎。

東心雷做為北洪門內年輕一代精英勢力代表,理所應當的衝到最前沿。他連夜趕到南京,那裏是南北洪門交接之間最重要的一個城市,這裏如果失守,那麽南洪門就可以**,打進北洪門的腹地。如果南洪門被打出南京,這對於他們來說這也是一個要命的噩夢。雙方都知道這裏的重要性,所以分別派了重兵。

北洪門在南京的分堂主叫洪耘,三十歲出頭,身材高大威猛,皮膚黝黑發亮,不管是誰見到他,都會留下這人一定很能打的印象。其實他能打是一方麵,老爺子之所以能把這麽重要的南京交給他,是因為他有過人的頭腦。

他的確很聰明,聰明的過了頭。當老爺子遭到刺殺住進醫院後他就一直很關心T市的狀況,後來聽說謝文東接管了龍頭大哥的位置他心中不已為然,心想一個毛頭小子能成什麽大氣,老爺子的決定太過於草率。後來謝文東參加洪門峰會時,洪耘算是第一次見到這位傳說中的人物。等見了麵之後,他心中不僅暗然一動,謝文東的眼睛是他平生所見過最明亮的一雙,也是最有神的,被他看著時,你如同完全通明一般,他淩厲的眼神如同兩把尖刀直刺進你心中最深處,象是能把你心中的所有秘密都能挖出來。這時他才明白,老爺子為什麽這麽信賴一個如此年輕的人。後來,謝文東在賭場上的表現更是令他驚歎不已。他本來以為老爺子是世界上最優秀的人,等又有一個比老爺子更優秀更年輕的人出現時,令他神往,也令他心潮澎湃。等謝文東離開南京之後,他找人調查了一番他的過去,其實並不十分準確,有大部分都是謠傳,不過謝文東在短短幾年內建立一個跺一腳東北都顫三顫的文東會卻是不爭的事實。打這以後,他時常對手下說:"跟這新任的這位大哥,我以後一定能有更高的成就!"隻是他苦惱的是洪門內人才濟濟,謝文東如何能注意到自己呢?!

他有一位得力的助手,也是他最好的朋友,名叫盛運飛。洪耘有什麽心事都和這個人說,這次他也不例外,將心中所想說了出來。盛運飛可以說是他智囊,時常幫他出些注意,聽後哈哈一笑,說道:"這有何難,隻要洪哥立了一個大功,新任大哥想不注意你都難!"

擱耘聽後心中一振,喃喃道:"立一個大功!"他深思片刻又忙問道:"這個大功應當如何立?"

盛運飛笑道:"現在南北洪門關係緊張,開戰是早晚的事。而且新任大哥的過去我也仔細調查了一遍,憑他的作風,現在已是離打擊南洪門的時候不遠了。南京可以說是一道關卡,不管誰打通這裏都能占上地利這一條,如果洪哥能把南洪門的勢力打出南京,你說這是不是一件大功。"洪耘沉吟道:"是一件大功沒錯,可咱們在南京和南洪門明爭暗鬥不是一年兩年了,雙方都是互有輸贏,想把他們趕出去,談何容易!"

盛運飛得意一笑,說道:"如果南洪門在南京的堂主何誠突然死了,這是不是就容易得多?!"

擱耘一楞,皺眉道:"何誠會突然死掉?"馬上他又將眼睛一眯,問道:"運飛,你的意思是把他……"他用手指一劃脖子。盛運飛點頭道:"沒錯!閣天是何誠的生日,他一定會出來慶祝。他的一位手下是我以前的鄰居,小時侯我倆關係不錯,我也是剛剛才知道這小子原來做了何誠的手下。他說後天何誠會在'天水'大酒店大排酒宴,這絕對是一次難得的機會,隻要我們事前準備妥當,他何誠的生日宴會也就變成他的忌日晚會!"

擱耘眼睛一亮,但還是有些不放心,忍不住問道:"你的這位朋友可靠嗎?"

盛運飛正容道:"絕對可靠,我可以拿我的命來擔保。洪哥,這是個機會,此時不動手還待何時?何城一死,南洪門在南京的勢力一定動蕩,我們順勢一功,他們必敗無疑,到時洪哥你在洪門內必然名聲大做,新任大哥能不重用你嗎?"

擱耘閉目沉思,這不是兒戲,不管成功與否,說不定都會是引發爭亂的導火線。成功了,那麽自己就是門內的英雄,如果失敗了,自己就成為洪門的罪人,這不是他能承受得起的。他有些舉棋不定,原本就黝黑的臉膛陰雲密布,顯得更加駭人。盛運飛歎道:"成大事,總是要冒些風險。新任大哥以前做的每一件事,哪件不是弄險所成。隻有險中救勝,才能贏得最徹底。洪哥,我們就做這一回吧!成功了,我們一回就會飛黃騰達,就算失敗,我們大不了從頭再來。"

擱耘將牙關一咬,心中做了決定,再次疑問道:"你這個朋友當真可靠?"

盛運飛急得臉由紅轉青,再由青變紫,也說不出是什麽顏色了,他急聲道:"我都敢拿性命擔保,洪哥你還不相信我嗎?"

"好!"洪耘一揮手,將心一橫,說道:"我們就冒這一把險!"

謝文東所做的很多事確實都有冒險的成分,但冒險的人是謝文東,豈是他人所比,其中運氣方麵也占了很重要一部分。洪耘很聰明,但他聰明不過謝文東,他的運氣不錯,但也沒有謝文東好。

擱耘在'天水'酒店內外做了很精細的準備。他先派了兩名自己信任得過,身手又不錯的手下混進酒店內偽裝成服務生,如果有機會就直接暗殺何誠,就算沒有機會也可以做個接應,他不敢派太多的人進去,太多的生麵孔可能會引起何誠的懷疑。同時他和盛運飛兵分兩路,分別堵住鈣店的前後門,到時一起前後往裏殺。他還不放心,又叫得力手下在外麵安排第三潑人,如果何誠僥幸衝出來就直接乘機把他幹掉。他後來又在酒店前街道口安排了第四潑人,萬一何誠真跑出來,這潑人無論如何都要將其殺掉。他的安排可謂是仔細,找不出漏洞,就算是一隻蒼蠅也難從'天水'內飛出,更何況是一個大活人。

他的這次行動沒有向任何人透露,更沒有匯報回T市,怕那些膽小怕事的長老們知道出來阻撓,更怕T市派人出來和他搶功。他希望能給謝文東一個驚喜,那更能顯示出自己的才華。他想得很周到,他是個聰明人嘛!

肝誠生日那天,果然來了天水大酒店,十數輛轎車浩浩蕩蕩而來,事先早已躲藏在暗中的洪耘看得真切,心中既緊張又興奮,一張黑臉頓時漲紅,變成紫色。他向一旁的盛運飛點點頭,低聲道:"他果然來了,一會我們按計劃行事。"

盛運飛得意一笑,說道:"我說過嘛,我那位朋友絕對信得過!他剛才還給我打了電話,說何誠已經把三樓包下來了。"

擱耘點點頭,一展麵容,笑道:"你讓你的這位朋友早點出來,到時別誤傷了他。"盛運飛點頭道:"洪哥放心吧,我早通知他了。"兩人說著話,何誠的轎車已經在酒店門口停下,他一臉春風的走下汽車,在數十人前簇後擁下走進大門。

擱耘看得真切,說道:"通知下麵的兄弟,隨時準備動手!"然後盛運飛不敢怠慢,急忙拿出電話,下達命令。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洪耘手裏緊握著自己的電話,他派進去兩個手下不管有沒有機會動手,也不管成沒成功,都會打電話給他。但是轉眼半個小時過去了,依然沒有動靜。洪耘看了看表,心中一沉,狐疑的看向盛運飛。盛運飛心中也是奇怪,道:"可能他們沒有機會打電話吧!我看何誠帶來的手下不少,裏麵一定到處都是他的人,想找出空擋恐怕不容易。"

"恩!"洪耘點點頭,盛運飛說地不是沒道理,他將手機往懷中一揣,說道:"不等了!夜長夢多,我們殺進去!"

他二人各帶三名麾下精英,分前後門向天水內部而去。洪耘是從前門而入,更進了大門,有服務生見進來這麽多人,忙上前問道:"先生,你們幾位,要包房嗎?"洪耘冷笑一聲,說道:"我們是來給何誠慶祝生日的。"說完,也不管服務生的反應,大步向裏走。服務生急忙上前攔住他的去路,說道:"那請您把請貼拿出來。"

擱耘大手一把將他推開,冷然道:"沒你的事,滾一邊去!"他帶領一幹手下大步上了樓梯,直奔三樓。等他們走後,原本懦弱的服務生瞬間變成另一副臉孔,他眼留寒光,冷笑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