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五十五章

字體:16+-

謝文東笑道:“危險嗎?以前我沒少去過,都是平安無事的回來!”謝文東以前數次去昆明任長風也聽說過,他搖頭道:“但現在和那時不一樣。以前東哥去的時候南北洪門並未開戰,向問天即使知道你去了也會睜隻眼閉隻眼。可現在,南北洪門激戰正酣,他們有三個天王死在東哥手裏,一個被擒,蕭方也是被你打得身受重傷,如果現在向問天知道東哥深入自己的底盤,結果怎樣可想而知。就算他向問天再怎麽清高,不消動手,但誰能保證他的手下不動手,而且南洪門還有三個天王隱藏未出。”

任長風嘮嘮叨叨說了一通,謝文東有聽沒有往心裏去,而薑森和東心雷在旁連連點頭,讚歎他說得有道理。薑森接道:“長風說得對,那裏畢竟是人家南洪門的底盤,真發生個意外可就不好辦了,再說,東哥帶人多了去目標太大,容易發生危險,帶人少了去……更加危險,所以還是不去的好。”

謝文東搖頭,堅定道:“我必須得去一趟。”“為什麽?”薑森三人異口同聲道。謝文東歎道:“為了一個人。”“誰?”“秋凝水!”薑森歎氣,本來有一肚子的理由阻止謝文東,現在一聽這個名字,他隻能搖頭苦笑。謝文東做事雖然陰狠狡詐,但對朋友卻可兩肋插刀,特別是秋凝水這個朋友,謝文東雖然一直沒有說,但薑森知道他一直在為秋凝水的失身而深深自責。如果秋凝水有危險,前麵哪怕是個火坑,謝文東也能往裏跳。這不是薑森所能阻止得了的。

薑森眨眨眼睛,無話可說。東心雷和任長風不知道秋凝水是誰,兩人同聲問道:“她是誰?”

謝文東閉目不語,薑森也沒有回答,而是說道:“東哥,如果你一定要去,我隻有一個要求,帶我一個。”謝文東輕輕敲打桌案,正色道:“帶人多去目標太大,容易發生危險。”薑森老臉一紅,喏喏道:“多一個人畢竟多一份力量。”謝文東笑道:“在昆明我們不是沒人。”薑森眼珠一轉,猛得一拍腦袋,道:“五行!”謝文東道:“沒錯,是五行!”

東心雷和任長風有些糊塗,不知道薑森為什麽一聽見秋凝水這個名字立場就改了,本來是反對謝文東去昆明,現在倒好,他也想去了,任長風不管那些,認為薑森要做的事自己搶著做保證沒錯,他急道:“帶一個人也是帶,帶兩個也是帶,加我一個應該不算多哈!”薑森心中暗氣,你跟著湊什麽熱鬧嘛,東哥還沒同意帶自己去,你又插進來了!他轉目一瞧東心雷,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得,不用問,這位也想去。果然,任長風話音剛落,東心雷跨前一步道:“既然大家都去,又哪能少了我?!”

謝文東點點頭,道:“我這次去昆明行程要保密,既不能讓南洪門知道,也不可讓自己人知道。而且進攻的計劃還是要進行,就如同我沒有離開一樣。不然,讓大家知道我不在,軍心必亂,南洪門又得到喘息的機會,到時再想打出現在這個局麵可不容易了。所以,你們跟我去我不反對,但當中要留下一個人主持大局,和天行一起對南洪門施加壓力。”

薑森聽後鬆了口氣,笑道:“我是不能主持大局了,畢竟我是外人嘛!”任長風接著道:“我也不適合,論智謀我比不過老雷,論武藝我更是甘拜下風。主持大局這個人,非老雷莫屬啊!”

東心雷看著任長風得意的笑臉,恨不得一拳把他打個稀碎,他咬牙道:“我不信你打不過我,咱倆可以試一試!”

任長風搖頭,道:“不用試,在身手方麵還能有讓我佩服的人那隻有你一個。”東心雷哧道:“我真是感到榮幸啊!”

不管東心雷榮幸於否,心中多麽不甘,最終謝文東還是沒有帶上他。正如任長風所說,與之比較,謝文東對東心雷要更信任一些。不是後者跟他時間長的關係,而是東心雷比任長風做事穩重得多。狂傲是一種氣勢,能夠壓倒一切,但有時也是最最致命的。任長風一身傲骨,這也是謝文東最欣賞也最為之擔心的地方。

南京和昆明不算遠,可也不近,之間要跨過五個省。之所以說不遠,是因為有飛機這種交通工具,隻需兩個小時。

謝文東、薑森、任長風三人便裝打扮,帶著墨鏡,悄悄南京坐飛機南下直奔昆明。飛機上,任長風看著窗外還忍不住歎息道:“長這麽大還是第一次出這麽遠的門。”謝文東嗬嗬一笑,道:“如果事情有變,我們很可能得出國一趟呢。”“啊?”任長風一呆,疑問道:“去哪?”謝文東低聲道:“金三角。”薑森眉頭微皺,問道:“東哥,去那裏幹什麽?”謝文東冷然笑道:“和金三角的大將軍‘聊聊天’。”薑森聽後麵色變了變,嘟囔道:“早知道要去那,多帶上幾個人就好了。”

謝文東搖頭道:“帶再多的人去也比不上軍隊。”

昆明,謝文東這是第四次來這裏,每回來的情況都不一樣,但為有這一次他的行蹤最隱秘。下了飛機,第一件事先找金眼五人。經過數月的調養,金眼的傷已經基本痊愈,他們在市北租了兩間房,數月下來,生活倒也平靜。本來這幾天金眼正準備給謝文東打電話,不想在昆明呆了。可突然聽說秋凝水把金三角的貨扣了,幾人一商議,不用回去了,弄不好東哥得親自來。真被他們猜對了,事隔兩天,謝文東果然到了昆明。

金眼五人在機場等候多時,一見謝文東走出來,五人平靜的麵容泛起一陣波瀾。謝文東走到近前,仔細打量一會五人,良久,他才笑道:“這一陣你們胖了不少。”他拍了拍金眼的肩膀,問道:“傷好了嗎?”

金眼歪頭一笑,伸出手臂,握緊拳頭,朗生道:“我感覺現在能一拳打死頭大象。”

“嗬嗬!”看見金眼這樣,謝文東也感到很欣慰,如果他因為這次受傷而留下什麽後遺症,那自己又會產生一份愧疚。

金眼向謝文東身後一瞄,見還跟了兩人,看清這二人的麵容後,他笑了,薑森和他們五人自然熟得不能再熟了,任長風他們也不陌生,畢竟金眼等人在沒跟謝文東之前是在北洪門混的,對這位年輕一代的二號人物怎麽會不認識。隻是任長風為人太傲,看不起五人的殺手行徑,所以雖然同是一個幫會,但接觸甚少,說話的次數更是屈指可數。

任長風走上前,看了看五人,感歎道:“有兩年了吧。恩,咱們快有兩年沒見了。”

金眼歎道:“是啊!時間如流水,眨眼而過。”任長風輕笑道:“這麽長時間沒見,不知道你的身手退步了沒有,有機會比試一下。”這個家夥還是老樣子,萬事爭先。金眼心中嘟囔道,但嘴上不能這麽說,一笑道:“好啊!”

謝文東不想在機場耽誤太多時間,招呼大家走出機場。外麵金眼等人早把車安排好,一輛中型麵包車。謝文東先是一楞,但也沒問,憑金眼幾人的能力搞到一輛車不是難事。上了車後,直奔金眼等人落腳的地方開去。車上,謝文東問道:“金三角的貨被扣你們知道了吧。”金眼點頭道:“聽說了,是秋凝水扣下的。金三角的貨竟然有人敢扣,道上傳得沸沸揚揚,也許……”他一頓,看了看謝文東,小聲道:“也許那件事對秋凝水的打擊太大,水鏡有給她打電話,勸她不要碰金三角,可她聽不進去。”

謝文東歎了口氣,仰麵道:“金三角哪是那麽容易惹得!”

一旁的水鏡問道:“他們有什麽反應?”謝文東道:“老鬼和我通過話,隻有三天的時間,三天之後如果看不見貨,將軍會開出百萬的‘暗花’。”金眼驚道:“暗花?如果金三角開出暗花,那秋凝水恐怕……”木子接道:“恐怕死定了。”薑森道:“如果到時秋凝水真的不鬆口,我們怎麽辦?”謝文東眼睛一眯,道:“我欠她一個人情。”

眾人互相看看,暗自搖頭,不再說話。

見氣氛有些沉重,木子笑道:“既然東哥有了決定,那絕對錯不了。這裏是中國,不是緬甸,金三角就算再有實力在這裏也同樣施展不開,沒什麽好怕的。”薑森謹慎道:“金三角是施展不開,我們又何嚐不是如此。”昆明畢竟是南洪門的地盤,謝文東在這裏暴露身份都是一種危險,更何況要和金三角周旋。木子一翻白眼,話鋒一轉道:“別說那些掃興的話了,今天我來施展一下數月苦練而成的廚藝。”

任長風一聽他要做飯,嘴角差點撇到耳根下,說道:“希望不要把我們毒死就謝天謝地了。”

汽車開近一座住宅小區,內部環境幽雅別致,花園涼亭,小橋流水,北方的寒氣在這裏沒有絲毫體現,花紅嬌豔欲滴。

謝文東下了車後環視一番,忍不住道聲不錯。金眼邊帶路邊道:“雖然這裏偏遠了一些,但環境和空氣都不錯。”

任長風點頭道:“這裏是養老的好地方。”薑森讚同道:“沒錯,等老了在這裏買棟房子,倒也悠閑自在。”

金眼租的房子在二樓,用他的話說二樓是最佳位置,哪怕真出了事,進可攻,退可受,實在不行還能從窗戶跳走。薑森對他這套理論佩服有加,直讚歎他是天生混黑道的人。謝文東三人不知道木子做飯的水平怎樣,不過一看他的打扮,心想這頓飯不是那麽好吃的。木子歪帶著一頂白色帽子,任長風敢打賭,這絕不是廚師帶的那種,身上係碎花圍裙,顯然是水鏡的,嘴裏叼著煙,眼睛眯縫,一把菜刀在他手中舞得霍霍生輝,其他人紛紛閃出廚房,因為那把刀在他手中有隨時被甩出的危險。

任長風透過玻璃看著裏麵的木子,問金眼道:“你們平時也是讓他來做飯?”

金眼道:“一般不會!”任長風剛想問為什麽,隻聽喀嚓一聲脆響,舉目一瞧,木子手中菜刀脫手而出,把玻璃製成的拉門打出一個碗大的窟窿,肇事者正一臉不好意思的向眾人擺手示意。任長風挑挑眉毛,道:“我看出來了。”

木子做菜速度快極,切菜眨眼之間完成,畢竟是玩刀高手嘛。一道道菜擺上桌,謝文東吃了一口,點點頭,雖然算不上頂級,但也可稱是美味。席間,金眼看著麵前的酒杯,眼珠一轉道:“東哥,我想到一個注意。”

“什麽?”謝文東問道。金眼笑嗬嗬道:“如果三天後秋凝水態度還是那麽硬得話,我們可以讓她失蹤。這樣不就天下太平了!”“失蹤?”謝文東一楞,道:“什麽意思?”金眼道:“把她灌醉,然後直接送到咱北方去。”

任長風聽完差點沒把嘴裏的酒噴出來,咽了口吐沫道:“真是好得不能再好的狗屁主意。”

謝文東也是搖頭道:“不妥,凝水的脾氣太硬,如果這樣做,弄不好會搞出事來。再說,這也太兒戲了。”

“這不行,那不行,到底怎麽辦才好。我看讓她改變主意,那根本就不可能。”金眼無奈道。

謝文東喝了口酒,笑道:“車到山前總是會有路的,就算沒有,也得挖出一條路來。”金眼莫名的眨巴眨巴眼,問道:“東哥有好主意了?”謝文東笑眯眯的指指自己的腦袋,道:“我現在還在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