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六十二章

字體:16+-

金眼上前查看,隻見他臉色蒼白如紙,嘴唇泛青,瞳孔漸漸擴張,低頭一看,這人肋下一道深可及骨的傷口皮肉外翻,正不斷冒血,金眼經驗豐富,隻看了一眼,搖搖頭,低聲歎息道:“這人活不成了。”薑森覺得脖子涼颼颼的,扭頭一看,阿水淚流滿麵,滴在他脖子上,他沉吸口氣,振聲道:“哭什麽,男人流血不流淚。”

謝文東體會阿水的感受,眼睜睜看著當初和自己一起出生如死的兄弟慢慢死去而自己又無能為力時,那種心情不是說忍就能忍住的,他舉目望了望身後的追兵,朦朧黑色中隱約能看見人影晃動,他拍拍阿水肩膀,眯眼道:“把仇恨記在心裏,記住,仇一定會抱,我和你一起。”

“恐怕沒那麽容易吧!”草叢中傳出一聲斷喝,接著刀光一閃,直刺謝文東。誰都沒想到近在咫尺的草叢裏竟然還藏有敵人,而且異常冷靜,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阿水和他死去兄弟身上的時候,才發動進攻。這一刀快似流星,那人話聲沒傳來,刀先到了,謝文東是人不是神,他也沒料到草叢中藏有敵人,等他看清刀鋒時,依然到了身前,再想躲,連一絲機會都沒有。刀尖不偏不正,刺在他心髒處。謝文東如同被火車撞個正著,身子倒退數米開外,胸口一悶,哇的一聲吐出一口血。

偷襲之人正是一開始時被金眼一槍打得落荒而逃的光頭,他一刀刺在謝文東身上,也同樣大大出於意料之外,因為沒有感覺到刀如肉的那種快感,反而象刺在一團棉花上,軟綿綿的,無處著力。防彈衣!光頭反應極快,立刻意識到謝文東穿有護身的衣服,暗歎一聲,收刀就跑。謝文東嘴角掛血,見光頭要走,急忙喊道:“不能讓他跑掉!”

謝文東一句話終於把其他人從震驚中喚醒,變故發生太快,眾人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謝文東已經被人一刀刺飛。

薑森、任長風、金眼三人幾乎同時發動,向著要逃的光頭飛身竄去,沒見到拔刀的動作,任長風的刀尖已經指向光頭的後心。薑森不知道什麽時候脫掉外套,大喝一聲,向光頭甩去。衣服如同一張大網,劈頭蓋臉的罩下來,光頭煞是了得,頭也沒回,反手一刀輪出,將飛來的衣服一分而二,但他出刀的同時,身子的速度還是稍微減緩一些,不過,這對任長風已經足夠了。唐刀象是一隻吐信的毒蛇,一口咬在光頭後心,也多虧他反應過,刀剛如肉,身子立刻沉下去,緊接著踉蹌前行幾步,一頭紮進半人高的草叢中。任長風想也沒想,縱身打算跟進去,被薑森一把抓住,沉聲道:“東哥重要,後麵還有追兵呢!”

“可惜,”任長風咬牙切齒道:“沒一刀紮死這兔崽子。”“以後會有機會的!”薑森麵色陰沉的嚇人。他們反身回來,謝文東被水鏡攙扶,彎腰直喘粗氣,血沫從口中滴滴答答流出。薑森急上前問道:“東哥,怎麽樣?”

謝文東抬頭一叱牙,搖頭道:“沒事,死不了!當初七八顆子彈都要了我的命,更何況這一刀,我隻是擔心,這一刀讓那禿頭起了戒心,以後再出手時恐怕不會那麽容易化解。”薑森等人聽後老臉一紅,自己一方這麽多人在這,哪個不是自命不凡的個中高手,竟然讓敵人如入無人之境,來去自如,如果不是謝文東又衣服護身,這時恐怕早斷氣多時了。任長風狠狠一甩刀,道:“東哥放心,以後決不會再有同樣的事發生,有我在,也不會讓給那‘禿亮子’第二次機會。”

謝文東點點頭一笑,道:“我們快走吧,南洪門的人快到了。”眾人提耳一聽,可不是嘛,腳步聲越來越清晰,這一耽擱,讓敵人追上不少。金眼上前一低身,道:“來,東哥,我背你!”謝文東一甩頭,道:“小傷,不用!”說完,大步跑出去。他是一個好強的人,能不拖累兄弟盡量不拖累,雖然心中悶得如同壓了一坐大山,可還是拒絕金眼的好意。他說的話,一般很少有更改的時候,金眼明白謝文東為人,沒再說什麽,緊隨其身後,小心戒備,生怕再有人冒出來偷襲。

眾人不知跑出多久,身後南洪門一幹弟子早不知甩到哪去了,算計一下,少說也有七八裏地,可依然沒看見老鬼的藏身之所。薑森邊甩著兩條小短腿邊扭頭問背上的阿水道:“我說兄弟,方向你是不是記錯了。”

阿水勉強抬頭環顧一圈,有氣無力道:“向前,快了。”“快了是還有多遠啊?”這是阿水說得第三個‘快了’,薑森的耐心到了極限。阿水苦笑道:“翻過前麵那條盤山道就是了。”薑森聽後差點沒爬地上,沒什麽說的,跑吧!

等到了老鬼住處時已經是半夜。這裏可能算上郊區的郊區,孤零零幾間平房坐落在山腳下,唯一能與外界相連的隻有一條又窄又凹凸不平的土道。說這裏是村莊都閑它小。不過在這時能看見這幾間破屋,眾人比見了皇宮都高興。可還沒等眾人靠前,‘嗖嗖嗖’從道路兩旁竄出數名大漢,麵無表情,手中提槍,冷冰問道:“你們是幹什麽的?”

謝文東看了看幾人,一提褲子蹲在地上,他實在沒有力氣說話,這一陣長跑,讓他五髒六腑象狂風下的大海,劇烈翻騰。薑森上前幾步,道:“我們找老鬼。”大漢沒反應,還是冰冷冷的問:“你們是幹什麽的。”說著話,手中槍緩緩舉起。

還沒等薑森說話,他背上的阿水低沉道:“老五,是我,他們是自己人。”

大漢一聽說話聲,急忙垂下槍口,問道:“是水哥嗎?”薑森怒道:“沒錯,你們水哥受了重傷,再耽誤一會命可能也沒了。”大漢心中一震,上前細看,雖然阿水一臉血垢,但還是把他辨認出來,向後一揮手,忙道:“真是水哥!快上來幾個兄弟幫忙。”

後麵那幾個大漢七手八腳將阿水從薑森背上抬下來,直向那幾間平房跑去。說話那大漢明顯客氣多了,低聲問道:“幾位兄弟,你們究竟是誰?”謝文東長長吐了口氣,感覺胸中舒緩一下,慢慢站起身,柔聲道:“我是謝文東!”

“啊?”大漢嘴張老大,上下左右,好好打量一番,好一會,躬身施禮,語氣客氣道:“原來是謝老大,剛才兄弟真是對不住了。”謝文東一揮手,道:“自己人不用客氣,我找老鬼!”

他話音剛落,隻聽前方一聲大吼:“謝兄弟,我說這是怎麽了?”說曹操,曹操就到。老鬼一身黑衣,本來就雍胖高大的身材加上天色又黑,活象是下了山的黑熊瞎子,他搖晃的跑到謝文東近前,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這力道讓謝文東差點坐在地上。老鬼喘著粗氣問:“怎麽了?剛才接到阿水讓人打來的電話,說你們遇襲了?”

謝文東眼睛眯縫著直勾勾瞪著老鬼,一個字沒說。老鬼讓他看得直起雞皮疙瘩,撓撓頭發,不解道:“怎……怎麽了?”

謝文東冷聲道:“你明知道我們遇襲,為什麽不出來接應?”老鬼一張臉揉成一團,委屈道:“怎麽沒接應?!我都派出去三波人了,可是沒有一波碰上你們,我還想知道你們是從哪鑽出來的呢?!”謝文東指了指胸前衣服的口子,道:“能活著來到這裏,是我的命大。我以為金三角的威望足已經讓人聞風喪膽了,可現在看來,實在是我高估了你們。”

這一句話象是一把刀子刺在老鬼心中,他臉一沉,冷道:“兄弟,你說別的我都可以不放在心上,可你再說金三角如何如何,別怪我翻臉不認人。”謝文東冷笑一聲,道:“嗬嗬,好威風嘛!希望你的威風能一直保持下去。不過,如果我沒猜錯,你那兄弟現在恐怕已經不行了。”老鬼一呆,疑問道:“阿水?”“沒錯!”謝文東點頭道。

老鬼顧不上和謝文東窩火,又一陣風似的跑回平房內。謝文東幾人緩緩跟在後麵。

正如他所說,阿水真的快不行了。身上幾處刀傷雖然都不輕,但要不了命,惟有一不算深的刀傷卻偏偏傷在肝髒處,這是致命的。等老鬼跑回來時,阿水已經出氣多,入氣少,身子一顫一顫的抽搐。周圍不少人進行急救,有人給他注射白粉,希望能緩解一下他的痛苦,可這根本無濟於事。老鬼上前拉住阿水的手,半天沒說出話來。他和阿水同屬於金三角的外聯部門,一起合作多年,大風大浪沒少闖,情同手足鋼鐵兄弟,這時卻躺在**奄奄一息,怎能不讓他心痛。

阿水看見老鬼,蒼白如紙的臉色突然紅暈起來,紫青的嘴唇一咧,這笑容看在老鬼眼中如同哭一般。阿水強打精神,從嗓眼中擠出三個字:“南……洪……門……”說完,身子一挺,僵住了。

老鬼傻了,木然的搖著阿水的身子,不停呼喚道:“兄弟啊,你可不能睡著啊……”

周圍人紛紛站立起身,沉垂下頭,默默不語。一人上前用手扶過阿水圓睜的眼睛,脫衣蓋在他麵上,轉頭對老鬼道:“鬼哥,阿……阿水他死了。”老鬼木呆呆楞了好一會,才突然大叫一聲:“哎呀!痛死我了!”他腦袋‘當當’撞著床板,痛哭流涕。門外的謝文東本不想近來,但看老鬼這個樣子他心中也不好受,來到他身後,拍拍他肩膀道:“人都死了,哭又有什麽用?!”

老鬼失聲道:“這是我的兄弟啊,一起出生如死的兄弟!”謝文東歎了口氣,眯眼道:“活著的人終究要為死去的人做些什麽。”老鬼頓足,一下子蹦了起來,瞪大眼睛看著謝文東,吼道:“是誰?是他媽誰幹的?”剛才阿水死前說的話聲音小,加上他又痛極攻心,並沒有聽清。謝文東沒說話,也不好說,隻是向薑森使個眼色。後者多聰明,和謝文東一起多年,他的心思哪會不懂。悄悄退出房間,找到阿水所帶人手中唯一存活下來的那個人。這人身上的傷也不輕,背後中了兩刀,隻要身子一動,皮下白森森的骨頭都能隱約可見,兩個漢子正熟練的給他包紮。薑森看了看他,淡淡道:“你死不了。”

那人被他說得莫名其妙,眼神中流露出疑惑。薑森接著道:“你雖然死不了,但阿水卻死了。”

這話如同晴天霹靂,那人騰得站起身,張大眼睛,問道:“你說什麽?”薑森感歎,道:“阿水死了。”

“水哥!”那人吼叫一聲,向房間內衝去。自己找他見老鬼,不如讓他自己去見老鬼來得好些。跟隨謝文東時間越長,薑森的心計也越來越深。那人‘光當’一聲撞開門,衝了進去,一眼看見躺在**渾身是血的阿水,心裏頓時揉成一團,鼻子一酸,放聲痛哭。老鬼被他這一鬧,注意力馬上從謝文東身上轉移,不哭還好點,這一哭更讓他心煩意亂,眉角立起多高,抬腿將那人踢翻,上前把他脖領子抓住,咬牙問道:“是誰把阿水變成這樣的?說,是他媽誰?”

那人被老鬼的表情嚇了一大跳,哭聲頓時止住,木呆呆道:“南洪門!是……是南洪門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