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八十七章

字體:16+-

“我沒胃口!”彭玲麵如冰霜,不過眼睛中卻閃動著急切的火熱,追問道:“你到底把我爸爸怎麽樣了?”

“嘿嘿!”杜庭威怪笑一聲,道:“想知道,陪我吃完飯再說。”彭玲刀子一般的眼神在杜庭威臉上刮來刮去,如果不是他用彭書林做威脅,如果彭玲眼神真能變成刀子,杜庭威恐怕早被淩遲了。不管怎麽說,杜庭威確實是一個懂得享受生活的人。房間很大,至少有五十坪往上,四周懸掛壁畫,頂棚一巨大豪華釣燈,發出微弱的光芒,顯得華麗而不庸俗。房間中間擺放一張長條形的桌子,古木顏色,雕刻細致。桌子上金黃的三頭蠟台插著霍霍生輝的紅色蠟燭,照亮桌麵的白銀餐具。整個房間,散發出濃重的十七八世紀歐洲氣息。彭玲不缺錢,也不是沒見過世麵的人,但到了這裏,仍忍不住歎息。不過她沒心情欣賞房間景色,整個心都飛到彭書林安危身上。杜庭威走到桌子前,彬彬有禮的一拉椅子,伸手做個請的動作。

見彭玲沒動地方,杜庭威將手臂的動作加深,微笑道:“請!”彭玲無奈,對這種人,不滿足一下他的虛榮心,從他那裏得不到任何東西。她緩緩走上前,坐下。杜庭威笑得很開心,站在彭玲身後,雙手扶她肩膀慢慢揉動,得意笑道:“這樣多好,坐下來,有什麽事慢慢談,一邊吃一邊和你聊天,真是一大享受。”這對於他是享受,對於彭玲卻是煎熬。她不自然的一探身,甩掉肩膀上的毛手,冷冷問道:“我父親在哪?”杜庭威故意一聳肩,走到桌子另一端,翹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一臉莫然道:“誰知道呢!”他往上方一指,道:“可能在天上,也可能在地上,他老人家的去所,不就在你一句話嘛!”

彭玲一握拳,咬緊銀牙,怒道:“別忘了我父親的身份,如果他有個三長兩短,你也逃不掉幹係。”

“哈哈!”杜庭威仰麵而笑,拿起餐刀,眼神瞬間變得陰冷,說道:“就算彭書林死了,誰又能懷疑到我身上?別說我爸爸在中央,不算老家夥不在,人們也隻會懷疑謝文東,算不到我頭上。對了,如果我沒記錯這一陣彭書林一直在掃謝文東的場子,抓了他不少兄弟,新仇舊恨一起算,衝冠一怒殺個廳長,這事謝文東也能做得出來,不是嗎?”

彭玲吸氣,他說得有道理,如果爸爸真遇害,就算他不憑他父親的關係也能輕鬆逃脫,大家首選的懷疑對象絕對是謝文東和文東會。她最後一絲希望徹底破滅,顫聲問道:“你到底想怎樣?”

“簡單!”杜庭威向前一探身,二人之間雖隔了一張長桌有近三米遠,但彭玲仍覺得他的臉又大又另人討厭和惡心。他胸有成竹道:“以後,你跟我,我來養你,我說的話你必須聽從,永遠忘掉謝文東這個人,當然,他活著的時間可能也不算多了。”

彭玲心中一顫,他還有害文東?!他的話雖然讓她惱怒,但想套出更多的消息,不得不強壓怒火,冷笑道:“以前也有很多人想殺文東,不過,最後那些人卻都死了。恐怕,你也不會是個例外吧?!”

一見彭玲隻要提到謝文東,連眼睫毛都透著傾慕和弄弄愛意,杜庭威的怒火從胸口一直燒到腳底,又從腳底竄上腦門,他重重一排桌子,餐桌上的餐具都被震起好高,發出陣陣‘嘩啦’聲,他咆哮道:“謝文東?謝文東他算個屁?告訴你,上一次他掉進江裏沒被淹死是他運氣好,以後,他決不會再有這麽好的運氣了,我發誓!”

“什麽?”彭玲秀眉緊瑣,驚訝道:“上次刺殺文東的人竟然是你找的?”杜庭威一楞,頭腦冷靜下來,發覺剛才自己的失言,可轉念一想,彭玲以如他囊中之物,知道也沒什麽了不起,他傲然道:“沒錯,是我指使人做的,可惜,他命大,不過……嘿嘿!”他冷笑,下麵的話咽了回去,他知道彭玲著急謝文東,等她主動來問。哪知彭玲低頭不語,不知道想什麽心事。

杜庭威膳不搭的撓撓頭,按下桌子旁的小按鈕,不一會,房門打開,走進兩名白衣黑褲,服務生模樣的人。其中一人彎腰,客氣問道:“杜先生,現在可以上菜了嗎?”“廢話!”杜庭威沒好臉色的白了他一眼,道:“五分鍾,我要看到你們準備妥當。”“啊?”服務生有點反應不過來。杜庭威沉著臉,加重語氣道:“五分鍾!”

“啊,啊,是,是!”兩名服務生原地一跳,瞬間消失在門旁,其速度之快,令人歎為觀止。杜庭威嗤笑,轉頭又對彭玲柔聲道:“我讓他們準備了法國菜,你喜歡嗎?”彭玲對他的風度毫不領會,反問道:“我有選擇的餘地嗎?”“當然!”杜庭威先是一呆,馬上道:“如果你不喜歡,我馬上更換。”“算了。”彭玲實在不想讓他再折騰服務生,說道:“和你吃飯,吃什麽都一樣。”杜庭威的臉色先是一紅,接著又變青,陰森森道:“我到底那裏比不上那個乳臭未幹的毛頭小子?”

彭玲平靜道:“你太壞。”“我壞?”杜庭威氣笑了,大聲叫道:“謝文東做的事比我壞百倍!”“或許是。”彭玲眨著大眼睛,說道:“他壞,但是他不下流!”一句話,頓時讓杜庭威無力的靠在椅子上。法國大餐一樣接一樣送上來,眼下五顏六色,色香味具全,可他再也提不起胃口。拿起桌子上的餐巾,胡亂擦擦手,往桌子上一扔,起身走到彭玲近前,一把將她拉起,黑色臉道:“不吃了,倒胃口。你不是想見你爸爸嗎,走,我帶你去見。”說完,不管彭玲同意與否,拉著她就往外走,出門之前,甩給門口服務生一遝鈔票,走了。外麵,早有人開車等候,他先把彭玲推上車,自己也跟了上去。

車內有兩人,一個是司機,長相稱不上帥氣,但也過得去,一副威武樣。另一個人則嚇了彭玲一跳,差點脫口驚叫一聲:鬼。看不出他年紀有多大,可能三十,也可能四十,或者更大,一張臉白得毫無血色,象是一張白指剪成麵具貼在臉上,兩隻死魚眼微微眯著,要說這人醜,不大確切,但是他身上那股子陰森的死氣卻讓人心驚膽寒。好怕人!彭玲心中嘭嘭跳個不停。他盡量向後靠,本能的和這人拉開距離。她在看他,他也在打量她。不過,他的眼神象是一把實質性的冰刀,劃過彭玲身上的任何地方都讓她泛起一層雞皮疙瘩。不誰都不放在眼中的杜庭威,對這人也甚是尊重,嘿嘿一笑,道:“蒼狼,她就是彭書林的女兒,‘曾經’是謝文東的女人,不過,現在是我的了。”

“你,配不上。”那人的眼神終於離開彭玲,掃過杜庭威,緩緩閉眼養神。

杜庭威笑容一僵,心中恨得要命,除了他家老頭子,他對誰也沒這麽有禮過,可是一直以來都是他笑臉貼人家冷屁股。如果不是打算用他對付謝文東,他找把這象個活死人一樣的蒼狼變成真死人了。杜庭威幹笑兩聲,沒再說話。

汽車一直沿江開往郊外,離市區越來越遠,彭玲的心也越來越往下沉,暗怪自己太草率,到這麽遠的地方真要發生個以為,那可真是喊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真應該通知文東一聲!她心中沒底,下意識的碰碰腰間那把銀槍,膽氣不覺撞了一些。汽車又開了近一個小時才開始減速。這時下午三點左右,東北天黑得早,天色越見朦朧,太陽也被東北刺骨的寒風吹到地平線以下。‘嘎吱’汽車終於在一坐大院子前停下。當彭玲從汽車裏出來才發現,這個院子不小,不過似乎是農村的房子,院牆是黑糊糊的木頭柵欄圍成的,看裏麵,不高的房頂上還涼了不少幹魚。“這是……?”彭玲疑問的看向杜庭威,不知道他帶自己來這裏是什麽意思。憑他這麽自任高貴的人,怎麽可能住在這樣的鄉下房子呢?

杜庭威嘿嘿怪笑一聲,一指院子,得意道:“這是謝文東曾經獲救的地方,可惜,現在被我占了。”

彭玲張大嘴巴,仔細看了看這坐破舊的院子,原來,救文東的隻是一群農村人。想著,她心中一動,忙問道:“那房子裏的人呢?”“哼!”杜庭威鼻孔裏噴出一股白氣,冷然道:“救謝文東的人,就是我的仇人,你說,我能把他們怎麽樣?”

“你……你把他們殺了?”彭玲驚道。杜庭威拿下手套,一扶彭玲似焦急又似被凍得紅頰,皮笑肉不笑道:“我就喜歡你著急的樣子,不過,你還是先為自己考慮吧!”不由分說,一攬彭玲纖腰,走進院子。近了屋,裏麵熱氣朝天,站著坐著,一屋子人,見他進來,當中一個帶頭模樣的人忙迎上來,麵帶焦急道:“杜先生,你可回來了,我們是不是玩過了,上次為了殺謝文東,已經死傷不少,這回我們又綁架了廳長,一旦上麵知道,你我可都吃罪不起。”

“你怕什麽?”杜庭威眼睛一瞪,看了看其他人和身後的彭玲,把那人拉到單間,將門關好,轉頭怒道:“我和你說多少次了,不要在人多的時候說這些!”頓了一下,道:“膽子這麽小,不就是死個把人嗎,有什麽了不起,這事我爸爸還能壓住。”

“可是……”那人垂頭,小心道:“他老人家隻是讓我保護你,並不知道我們暗殺謝文東和綁架廳長這些事!”“等回去的時候我會和我爸爸解釋的。”杜庭威給他吃寬心丸,他也怕軍心動搖,如果這些人一旦害怕跑回北京去,他也不用玩了。他道:“再說,人長一張嘴,上下兩個口,隻要說成是謝文東刺殺我不就行了嘛!”杜庭威打心眼裏瞧不起軍人那副死腦筋。

“哦!”那人長出一口氣,連連點頭道:“對,對對!”杜庭威麵色深沉,冷笑道:“綁架彭書林的事也可以推到謝文東身上。”“可是他已經看過你了啊?”那人急忙提醒他。杜庭威氣得想用棒子砸他的腦袋,語氣不善道:“你他媽豬頭啊?什麽叫死無對證你不知道啊?!”“啊?”那人打個機靈,驚問道:“杜先生的意思是將彭書林滅口?”

“廢話!”“那彭玲呢?她也知道啊!”一提彭玲,杜庭威腦中浮想聯翩,那美麗如天使的麵容,那凸凹有致的修長身段,都讓他深深著迷。不想把時間浪費他身上,邊向外走邊說道:“放心吧,她不會有說出去的機會,我會了斷的,當然,那得再我享受夠了之後。哈哈……”說完,他**笑著走出單間。

他的笑,讓彭玲渾身不舒服,她管不了那麽多,上前追問道:“我爸爸在哪?”“好!我馬上就帶你去看看。”杜庭威含笑在前帶路。他走出平房,來到院子後又進了西側一間柴房模樣的房子。這裏更加落破寒酸,用泥巴堆成的土牆上坑坑包包,窗戶的玻璃沒有完好的,大窟窿小眼子,胡亂用紙粘著。裏麵別無長物,堆滿了柴草。地麵躺著兩人,一男一女,眼睛都用黑布蒙著。彭玲一眼就認出那男的正是自己的父親,彭書林。而那女的似乎年歲不大,由於臉上有布擋著,她看不大清。她管不了那麽多,張開嘴巴剛想叫,嘴巴卻被一張大手捂住。彭玲是警察,身手自然不錯,她握拳,猛得回肘,拐向身後人的胸口。這一下力量不小,真被打上,肋骨不斷就得痛上好幾天的。那人反應極快,張開手掌,墊在胸前,彭玲的一擊對他不起任何作用。同時,瞬時抓住她手臂,向外一翻,標準的軍旅擒拿手,輕鬆將彭玲製住。那人拉著她走出柴房,進了對麵的一間廂房。這人正是剛才和杜庭威說話的帶頭人,特種部隊出身的他哪將彭玲放在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