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九十二章

字體:16+-

如果這時硬動起手來,他仍有信心殺掉謝文東,可門口的一聲斷喝打消了他的想法。“把槍放下!”五名全副武裝的警衛員出現在門口處,手中都拿有五四手槍,槍口對著脅持黃震的連長大聲喊叫。蒼狼暗中一搖頭,袖口已經露出刃尖的雙劍又迅速收了回去。他看著謝文東,淡淡道:“你或許可以成為別人的噩夢,但我同樣會是你的。”說完,在其他人全然沒反應過來時,飛身射向窗戶。“喀嚓!”一聲脆響,玻璃破碎,蒼狼竄出窗外。

謝文東一驚,這可是五樓啊,就算蒼狼再怎麽厲害,他終究隻是個人,從五樓跳下去能安然無恙,他不相信。他幾步跑到窗台,扶窗框向下了望,地麵除了有幾快碎玻璃,哪有半個人影。謝文東上下左右,看了好一會,最後歎口氣,不得不承認在前後不到五秒鍾的時間,蒼狼消失了。真是可怕!謝文東心中暗討。連長一見蒼狼跑了,神色更加慌張,他的手槍在黃震腦袋上快壓出血來,大聲嚎道:“都給我讓開,不然我就殺他!讓開!”警衛員相互看看,不知道怎麽辦好。

門口的人越來越多,其中絕大部分是聞訊趕來的警衛員,還有一部分高級軍官,見連長緊緊扣住黃震,一時間還沒弄懂發生什麽事。謝文東轉過身,看著連長道:“我看你還是放開黃師長的好,一旦他有個三長兩短,事情鬧得更大,那時誰都救不了你了。”連長痛苦的狂笑兩聲,隻是笑出來的聲音比哭還難聽,他拉著黃震一點點後退,直到貼進牆壁他才感到安全一些。他嘿嘿兩聲,道:“你以為我現在還有救嗎?我後麵沒有什麽大人物為我撐腰,而且,就算能回到北京,不出意外的話所有過錯都得一人來背,殺不殺他,我都是死路一條,我還有什麽好在乎的。”謝文東點點頭,道:“既然如此,你現在跑掉也沒有用,放開黃師長,我或許能幫你。”“你?”連長大笑,眼淚都快笑出來了,道:“你謝文東的話誰能相信。我就算死了也要拉上幾個墊背的。”謝文東搖頭,微笑道:“你誰也拉去。”連長一咬牙,喝道:“那我就先要你的命!”說著,他手臂一伸,想先結果謝文東。他的手臂剛剛伸出,一聲槍響,連長覺得手腕一輕,接著酥麻起來,垂目一瞧,手掌被穿個大窟窿,血正汩汩流出,槍也被子彈撞飛好遠。連長頹然的灘坐在地,抱著手腕,雙目瞪得滾圓,整個人好象麻木了。

“我說了,你誰也殺不了。”開槍的是站在警衛員當中的薑森,說話的是一臉平靜的謝文東。危險解除,警衛員根本顧不上薑森是怎麽混進來的,幾個警衛衝步上前,不由分說,一腳將連長踢翻,接著,沒頭沒臉的一頓亂踢。這是中國軍警特有的作風,抓人之前,先讓對方沒有半點反抗的能力。軍勾的鞋棱可以和刀子相比,特別是下死手的時候。不一會,連長麵門被刮出數道大口子,白皮外翻,血肉模糊。黃震倒是有大將之風,整了整身上的軍裝,一揮手,攔住眾人,振聲道:“不要把他打死了,還得押送北京呢!”幾名警衛員這才住手,將連長用皮帶捆綁個結結實實。

謝文東看得直撇嘴,見杜庭威嚇得呆呆站立,目光呆滯的看著連長,他上前親密的一拍肩膀,道:“好好看看他吧,我保證,你的下場比他更慘。”說完,不再理他,對黃震一點頭,道:“黃師長,剩下的事是你們軍方內部的,我不好插手,告辭!”一抖大衣,走出房間。走廊內的警衛員自動閃出一條道路,讓他經過,無數道好奇的目光投在他身上。

薑森心有不甘,跟在謝文東身後,低聲問道:“東哥,難道就這麽算了。”“那還能怎麽樣?”謝文東反問道。薑森凝道:“如果讓杜庭威回了北京,十有八九不會有太大的事。”謝文東感到好笑的看著薑森,說道:“我打算來軍區的時候,好象你和長風都很反對嘛!”“恩,我隻是沒想到政治部有這樣的重量,連堂堂大校都會禮讓三分。”薑森歎道。

謝文東嗬嗬一笑,道:“在我打算來軍區的時候,我就沒想把杜庭威怎麽樣,隻是敲山震虎,別讓他走得別太輕鬆了。”

“結果……”“結果會是這樣,我也沒想到,看來,政治部值得利用的地方還很多呢!”謝文東仰麵大笑。李霜、任長風等人正在大廳內等候,見謝文東下樓,眾人跟著他往外走,李爽問道:“剛才我聽到槍響,東哥,是怎麽回事?”

謝文東步伐不停,邊走邊道:“回去再說。”一行人等是了車,飛速開出軍區,當謝文東的轎車經過軍區門口崗哨時,那名士兵還不忘打個標準的軍禮。車上,謝文東若有所思道:“其實,杜庭威不算可怕,不管他爸爸的來頭有多大,他這人卻是成不了氣候的,反倒是他身邊那個蒼狼,深不見底,不好對付。可這麽一個特別的人,以前為什麽從來沒聽說過?!”

李爽笑道:“可能人長得醜,想出名也難了點。”一句話,把眾人都逗笑了。任長風實話實說道:“他的刀法確實很厲害,我平生僅見,連老雷也比不上他。”謝文東冷冷道:“有這麽一個敵人實在不是一件令人舒服的事。老森,你想辦法把他找出來。”薑森一吐舌頭,他的情報網遍布H市每一個角落,但要找出這麽個沒有背景,沒有身份,不知道他下步要幹什麽,風一般的人,無疑是大海撈針,他為難道:“東哥,我盡力去做!”謝文東眼睛一眯,緩緩道:“看來,一個人做事順利的次數多了,連本質也會忘記。”他看著薑森,眉毛一挑,道:“以前在老森的嘴裏可找不到‘盡力’兩個字,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

薑森一震,老臉一紅,立刻答道:“東哥放心,隻要他沒出H市,三天之內,我定然找出個結果。”

謝文東聽後滿意一點頭,讚歎道:“這話才是我認識的老森該說的。”

等謝文東等人回到別墅,三眼正和彭玲對峙。一個想急於想找到自己的父親,彭玲感覺到父親可能出事了,不然,沒有理由不讓自己見,一個怕她出去有危險,而且謝文東還特意交代過。二人誰都不讓步,三眼的脾氣本就不算好,被彭玲一逼,兩人對喊吵起來。謝文東一回來,三眼頓時鬆了口氣,急忙把彭玲塞給他,說道:“東哥,我有事,先走了。”

三眼急於閃人,謝文東也看出來了,把他拉到一旁,小聲說道:“張哥,小玲的父親情況不樂觀,以國內的醫療技術救不活,必須去美國的醫院就醫,時間有限,你想法用最快的速度弄一張護照來。”三眼凝思道:“弄本護照倒不是問題,但時間方麵恐怕不好辦。東哥,護照的手續很麻煩,最主要的是,還需要美國大使館方的審批,沒有個把月,哪能弄下來。”謝文東道:“所以我才讓你想辦法,沒有那麽多時間,隻有三天!”“三天?”三眼眉頭緊瑣,沉思片刻道:“好,交給我吧,我去想辦法。”說完,他快步離開。見謝文東和三眼在門口竊竊私語,彭玲支起耳朵聽了半天也沒聽出個所以然來,等三眼走後,她實在按耐不住,上前問道:“文東,我爸爸怎麽樣了?是有是有危險?”

見她著急,謝文東拍拍她緋紅的麵頰,安慰道:“放心吧,他不會有事的。”彭玲搖頭,淚眼婆婆問道:“我爸爸到底怎麽樣了,我要去見他!”謝文東知道瞞不住她,無奈道:“彭……伯父中了三槍,其中一顆子彈傷及要害,在國內治療,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恐怕會留下後遺症,我打算將伯父送往美國醫治,那就萬無一失了。”

“真的?”彭玲還是有些不大相信。謝文東露出令人寬心的笑容,輕輕拭去她眼角的淚水,扶她坐在沙發上,正容道:“我什麽時候騙過你?!”彭玲心中稍寬,無力的趴在他懷中,精神放鬆下來,疲憊感立刻占領她全身,精神恍惚,喃喃道:“爸爸他不會有事的,他是好人。”說著話,不知不覺睡著了,這一天對於彭玲來說發生的事情太多,她確實累壞了。

謝文東攔腰將她抱起,看著她不安的睡容,眯眼,對彭玲又象是對他自己道:“這個世界上,好人何時有過好運!”

杜庭威被黃震押送去了北京,後者本來沒打算這樣急衝衝把他送走,有很多事情他還不明白,杜庭威為什麽要殺害彭書林,他搞不懂。但中央一紙命令下達,他也沒辦法,連夜派人用直升飛機將杜庭威送走。站在辦公室的窗台前,黃震看著緩緩升空的直升飛機,心裏輕鬆一些。不管怎麽說,能把杜庭威這快燙手的山芋扔給中央,他也算了了一樁心事。他正在窗前凝思,一位貼身副手敲門進來,走到他身邊,遞過一張文件,謹慎道:“首長,中央又有命令下達了,你看看吧!”“哦?”黃震一楞,不知道中央那些人還有什麽事,接過文件一看,麵容一呆,過會,他抖抖手中的白紙,苦笑道:“有這種必要嗎?”

謝文東將彭玲安置上床,體貼的將被子小心蓋好,剛出房間裏出來,看見大廳內又多了一個人。他展容一笑,下了樓,問道:“榮榮,你什麽時候來的?”來人正是金榮,一臉焦急模樣,正纏著李爽問長問短。李爽這一天也沒好好的吃上一頓飯,肚子早在打鼓,金榮又嘮叨起沒完,他餓得直翻白眼,一個勁的指向一旁的薑森,道:“問他,問他,他比我知道得多。”金榮似乎對胖乎乎的李爽‘情有獨鍾’,絲毫沒打算放他走的意思。謝文東一下樓,算是把李爽解救了,仰麵歎道:“東哥,你可算下來了。”金榮也看見他了,張開雙臂,向謝文東跑去,抱個滿懷。雖然每次見麵擁抱都快成金榮的慣例了,謝文東還是有些不大習慣,拍拍她後背,微微向後一側身,問道:“蓉蓉,你怎麽來了?”

“我聽說玲姐姐的爸爸被人暗算,中了三槍,是真的嗎?”金蓉抱著謝文東一隻胳膊不鬆手,仰起小臉問道。

謝文東一楞,彭書林被暗算雖稱得上是一件大事,但消息封鎖得很好,連政府機關知道的人都不是很多,金蓉又從哪知道的信兒呢?他不解,問道:“蓉蓉好靈通的消息,誰告訴你的?”金蓉聽後,臉上頓時得意起來,驕傲道:“我身邊又個大嘴鄂魚!”“大嘴鄂魚?”謝文東更糊塗了,問道:“那是什麽東西?”金蓉用手一指門口,道:“就是他嘍!”謝文東順勢看去,原來在門口玄間還站了幾名大漢,他覺得眼熟,想了一會,恍然大悟,那是他好久以前怕南北洪門之間的紛爭連累到金蓉而在她身邊埋下的幾名暗組兄弟,。這些人保護金蓉快一年了,她也由剛開始的排斥到後來的漸漸接受,再到現在已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謝文東平時事務繁忙,和這幾人聯係一直都是薑森的事,薑森也會把一些突發緊急的事情轉告他們,讓他們做好準備。這次就是這樣,隨彭書林的出事,薑森馬上又想到金蓉,這個小丫頭比彭玲更要命,她如果有個萬一,謝文東和金鵬,連帶著文東會和北洪門都得發瘋。這幾人其中一個嘴巴特別大,心中藏不住事,金蓉也最喜歡纏著他,當謝文東在南京時,金蓉就是從他那裏得到不少關於謝文東的消息。此時,這位鄂魚先生正用手抓著頭,老臉紅得快滲出血來,向謝文東一個勁的傻笑。謝文東也笑了,真誠的向他點點頭,沒有絲毫責怪之意,心中反而懷有一絲歉疚,讓這麽幾個大男人整天陪一個長不大的小女孩轉,其中的乏味可想而知,也正因為有這些默默無名的人在,他才少了後顧之憂,在前進的道路上大刀闊斧的拚殺。這就是後勤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