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一百章

字體:16+-

黃震來得的確很快,一輛吉普車開得快飛起來,後麵跟了兩輛軍用大解放汽車裏麵密壓壓坐有不下百餘名武警戰士。

下了車,黃震掃視一周,毛腰鑽進安全局副局長的轎車裏,見麵第一句話就問道:“老楊,這次你的消息可準確吧?”

那副局長姓楊,綠豆大的小眼睛微微一張,說道:“黃兄說得這叫什麽話,我們安全局絕對不會犯兩次相同的錯誤。”“嗬嗬!”黃震心裏一鬆,笑道:“這次,我繼續相信你們,希望別讓我失望。不然,你們最好找出個好理由向中央,向杜先生去解釋吧兮”楊副局眉頭一皺,暗罵黃震不是東西,竟然用中央和杜先生來壓自己,他冷笑一聲,說道:“話別說得大滿,人是發現了,能不能抓得住還得看你的呢?”黃震嘿嘿一笑,道:“咱們一起盡力就是!”

見下麵的士兵己經準備完畢,他和楊副局一起下了車,隨著黃震一聲令下,至少有三十多名真槍實彈的士兵用進酒店大門。黃震一馬當先,他比誰都急,上麵逼得緊,如果再不把彭書林找出來給中央一個交代,他懷疑自己這個師長能不能再保下去了。他快,那楊副局也不慢,一是他對詭計多端的謝文東心中還真是沒底,二是他也想搶一分功勞,一旦真把彭書林找出來,他在現場,至少能和黃震得分一樣多。這二人各懷鬼胎,衝進大門後直奔前台。

他們這一夥又是軍人又是便衣的,把門口的門童嚇了一跳,剛想上前阻攔,被一名士兵伸手按在他臉上,用力一推,門童頓時四養朝天的摔倒在地。楊副局搶先來到前台,對接待得小姐還算客氣,問道:小姐,剛才是不是有一夥人進來,其中還有一個用黑衣捂著頭的人。他客氣,黃震下麵的士兵可不客氣,一各個端著槍,橫眉立目的,好象隨時都會有開槍殺人的可能。小姐呆呆的點點頭,結巴道:“剛……剛才是有這麽一夥人上……上了樓。”

楊副局聽後長出一口氣,得意的看向黃震,好象在說:怎麽祥?!黃震沒時間理他,抬手抓住接待小姐的肩膀,毫無伶花惜玉,一把把他拉到自己近前,沉聲問道:“他們上了幾樓,幾號房間,上去多久了,一共有多少人?如果你敢騙我,嘿嘿……”說著他揮手將手槍拔了出來。一連數個問題象連珠炮一樣,在黑洞洞槍口的威逼下,接待小姐使出渾身的力氣,擠出幾字:“去……去了五三二房間……”話沒說完,白眼一翻,雙腿一軟,昏了。

“咳!”黃震一跺腳,暗道這女人的膽子咋這麽小。他把昏迷的接待小姐交給下麵的士兵,自己帶人分兵兩路,一部坐電梯,一夥爬樓梯。這時,聽見大廳內闖進無數名士兵,前堂經理不明白怎麽回事,剛從辦公室走出來,被兩名士兵不由分說的按倒在地。上了五樓,黃震抓住一個打掃衛生的清潔人員,問出五三二號房間的位置。

由他和楊副局帶頭,迅速將房間門口圍住。找出兩名身體最強壯的士兵,黃震向房間的術門比畫幾下手勢,意思讓他倆把門撞開。二人同時點點頭,活動一下筋骨,退出數步,準備強衝。他高高抬起手,讓其他人準備,三十名士兵毛腰貼牆站好,就等門一開,衝殺進去。

黃震看了看時間,覺得差不多了,猛然將手掌重重落下去。兩名士兵深深吸口氣,悶叫一聲,探出肩膀向深渴色的實術門猛撞過去。隻聽咚的一聲巨響,連腳下的地麵都微微有些顯動,實術門應聲而開,最前麵的黃震和楊副局兩人速度最快,箭一般射進房間內,手中都拿著手槍近來之後先向頂棚開了兩槍,大唱道:“都給我不許動!”

房間內有人,但沒黃震想象中的那麽多,隻有兩位,有一點肯定,這二人都不是彭書林。彼?脫罡本摯辭宕采係畝?聳保?源?肆艘簧??偈貝衾閽諛搶铩4采係娜艘怖懍耍?紗笏?郟?桓蟻嘈諾目純椿普穡?倏純茨俏環柿臣壕?涑山醋仙?難罡本幀奔浜孟蠖?爍瘢??濟凰禱埃?膊恢?烙Ω盟凳裁春謾?

後麵的士兵並不知道裏麵的情況,蜂擁而入,衝殺進來。進來之後,迎入眼中的是好一幅春宮美圖。**,一位相貌異常美豔的女人半**上身,一臉慌張的左顧右盼,雙臂雖環在胸前,卻擋不住咋泄的春光。女郎旁邊還有一位年進半百,油光滿麵的中年人,這時己經完全楞在**。“這……這不是陳……”一個士兵認出**的中年人是誰,大驚失色,失聲叫道。

他的話還沒說完,被黃震伸手捂住,臉色死灰,難看得嚇人,低聲說道:“都他媽給我出去!”

士兵們一聽頓時象霜打的茄子,蔫了,一個個搭拉著腦袋,靜悄悄的退出房間。等士兵全部走後,黃震背過身,對**人道:“陳……陳省長,打擾了,我,我在外麵等好了!”說完,他拉住仍在發呆的楊副局走出房間。

剛出來,他掄起手臂就是兩個嘴巴,恨得牙根都癢癢,破口大罵道:“老楊!你不說彭書林在這嗎?可***人呢?啊?”喘了兩口粗氣,接著說道:“我們多厲害,連省長千那事我們都……唉!我這回算是被人害慘了,你等著,我和你沒完!”

一省之長出來偷情被他抓住,在黃震身上卻找不出一絲喜悅。這事不算大,還不至於把一個省長拉下台,但對於省長來說,這是臉麵問題,被那麽多士兵抓個現行,即使現在不說什麽,以後也不會善罷甘休,黃震知道,自己以後的日子絕對不會好過的。

他不說還好,這一頓罵把楊副局也罵火了,他叫嚷道:“黃震你還要不要臉,現在倒成我的錯了?是誰拉我們安全局下水的?又是誰把我拉下來的?如吳沒有你,我們這幾天至於東奔西跑的打探消息嗎?至於冒著這麽大的風險玩命嗎?”這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罵得不可開交。

突然放門一開,那中年人已經穿戴整齊,從房間裏走出來,麵上絲毫沒有驚慌的表情,一臉漠然道:“兩位,這麽晚還出來抓人,真是,辛苦,你倆了,行,你們好好抓吧!”說完,陰沉得臉,走過二人身邊。

“陳省長,不是你想象那樣的,這個……那個……哦……”黃震和楊副局老臉一苦,還想結實兩句,磕磕巴巴半響,話沒說出來,那位省長已經坐電樣下樓走黃震一跺腳,對著大眼瞪小眼的士兵大吼道:“還在這裏千什麽,都給我滾下去。”

一行人等稀稀拉拉從樓梯下來,進來時是威風八麵,出去時卻一各個垂頭喪氣。坐在大廳內一位帶著墨鏡的青年漢子見他們走出酒店,陰陰一笑,拿出電話,說道:“東哥,你的禮物已經平安送出!”

謝文東這時正坐在車裏悠閑的抽著煙,轎車*路邊停著,後麵不遠的地方還停有安全局跟蹤的汽車。他接起電話一聽,笑容笑得更深了,拉下車窗,伸出手將煙頭彈飛,手臂有意無意的擺動兩下,拍拍司機的啟膀,說道:“開車。”“去哪?”“回別墅!”司機答應一聲;緩緩啟動引擎,向別墅方向開去。

一路無話,等他回到別墅時,三眼李爽高強等人業己回來,正坐起一起談論什麽,見謝文東回來,三眼起身道:“真可惜,東哥你當時沒在場,沒看見黃震那一張老臉變得五顏六色的樣子。”

謝文東脫掉外套,精神一緩,飄然的倒在沙發上,笑嗬嗬道:“雖然沒看到,但可以想象!他隻不多是一師之長,和一位省長比起來,有天地之別,這回他把陳老頭得罪得不潔,以後夠他受得了。”

李爽搖晃著大腦袋,說道:“東哥的主意雖然好,但把舒小眉這麽漂亮的姑娘給了一個糟老頭,實在是有些可惜了。”

三眼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腳,嬉笑道:“怎麽,你還舍不得嗎?”李爽認真的點點頭,委屈道:“說一點不在意那是騙人呢!”

三眼很有經驗的說道:“有些女人隻能遠觀不能近看。死心吧,舒小眉不適合你,如果說玩玩還可以,要是養她,綠帽子早晚戴在你頭上。”李爽心情大壞,撇嘴道:“講多麽多道理幹什麽,好象你很有經驗似的!”

謝文東眯眼一笑,環視一圈,見人到得挺齊,話題一轉,說道:“我決定後天出發,先去DL,然後再轉機去上海。”

高強和薑森聽謝文東提起過,不覺得奇怪,其他人可不一樣了,三眼疑道:“後天?東哥,是不是有些匆忙?”謝文東點頭道:“是匆忙了一些,但是,這次去DL可能會耽誤幾天的時間,如果不提前,萬一上海方麵有變,那我們就措手不及了。”

李爽皺眉道:“如果把家裏的事情安排妥當,隻有不到兩天的時間,恐怕不夠用啊!”高強一翻白眼,說道:“如果你覺得時間不夠也可以不去,沒人強拉著你。”李爽老臉一紅,瞪著高強半響,擠出一句:“沒見過比你更討人厭的人!”他轉頭對謝文東道:“東哥,你放心吧,後天我一定把幫會裏的事情安排妥當。”“恩!”謝文東點點頭,看了看這些和自己一起出生如死的兄弟,心有感觸,歎道:“其實,我倒希望你們都不要跟我去。南洪門實力不比一般,和他們作戰風險太大。”

三眼嗬嗬一笑,說道:“東哥你別擔心我們,咱們在一起什麽樣的大風大浪沒闖過,一個區區南洪門,有何可怕的?!”

南洪門本身或許沒有可怕之處謝文東說道:“怕就怕在他們在南方的勢力鞏固,而我們隻是外進的幫會,不管是當地的政府還是黑道上的幫會,很難讓他們傾向於我們。”謝文東的憂慮不是無的放失,地利人和,這對交戰雙方占有絕對性的優勢。以前文東會剛剛入主H市,規模隻是隱隱形成,和魂組、猛虎幫比起來差距巨大,之所以能把這兩大幫會打敗打跑,很大程度上是靠著地利人和這兩個條件。現在,形勢轉換,他自然也考慮到這一點。

三眼摸摸手指上的白金戒子,悠悠說道:“東哥,有錢能使鬼推磨隻要我們能舍得本錢,我想拉一兩支當地的幫會過來不是問題。一旦我們站穩腳跟,那南洪門想再把我們打跑可難了。”謝文東仰麵而笑,看來三眼是越來越精明了,也知道使用世界上最鋒利的武器——錢了。他點頭道:“沒錯,這也正是我所想的。”看了看時間,已經後半夜了,他起身道:“大家忙活一晚也都裏了,明天還有很多事潔需要處理,先回去休息吧。”

眾人聽後,紛紛起身,回各自家中睡覺去了。李爽高強等人更方便,幹脆不走了,準備在別墅裏住一宿。謝文東突然想起什麽,問道:“對了,李英男找到沒有?”三眼一聽,覺得頭大,趁大家一楞之機,先腳底抹油,跑路了。李爽搖晃兩下腦袋,苦著臉道:“下麵的兄弟還在找,可依然沒有消息,我想,她可能己經不在H市了吧?!”

“不在H市?”謝文東一皺眉,問道:“她身上有錢嗎?”李爽搖頭。“他在H市有親戚朋友嗎?”李爽搖頭道:“恐怕沒有,不然早找上門來了。”“既然沒錢沒朋友,她怎麽能出得了H市。”謝文東坐在沙發上,沉思不語。

李爽老臉一紅,撓撓頭,小聲問道:“那東哥,我也去找找看看?”“不用了!”謝文東道:“人各有命,如果她想走,找回來又能怎樣?如果她想回來,終究會回來的。”說完,他伸個懶腰,說道:“大家都去睡覺吧,明天可能是個好天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