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一百零四章

字體:16+-

第二天,日上三柑,謝文東來才懶洋洋的從**爬起,按照習慣,先是鍛煉一番身體。他的鍛煉很簡單,不外乎幾翻來覆去的個樣式。一是啞鈴,單手是五十下,如果沒有啞鈴,用椅子也能代替。謝文東所住的這間房是三眼的房間。一間隻有七十平方大小的公寓似住宅。別看小,價位一點不低,公寓位於DL最繁華的商業街,三十二層,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小半個城市進收眼底,望遠看,蔚藍的海水上船隻不斷往來。用三眼的話說,這間公寓的價值足可以買下兩輛寶馬轎車的。

謝文東拿起三眼的啞鈴,用手拎了拎,比他平時用的大概多出一兩公斤,啞鈴銀白雪亮,顯然三眼平時經常用。他微微一笑,拿起啞鈴緩緩回收手臂。他的動作很慢,手臂上每一根肌肉都在受力,壓縮,高高鼓起,別看他瘦弱,可一身的力氣比常人大出很多,尤其是爆發力,更是令人心驚。五十下之後,謝文東手臂也微微發酸,放下啞鈴,他開始壓腿,做仰臥起坐,一翻動作下來,快一個小時。剛剛洗過澡,早飯還沒等吃,門鈴響起。他邊擦著濕漉漉的頭發,邊將門打開,一看,原來是陳百成,一笑,道:“老陳,你來得可真夠早的。”陳百成一指手腕上的手表,道:“不早了東哥,今天我約到一位大人物,東哥你看是不是和他談談。”“大人物?”謝文東將毛巾甩到一旁,邊穿衣服邊道:“是誰?”

“DL主抓經濟的副市長。”陳百成麵露得意之色,興衝衝道:“他姓馮,叫馮頤,把他約出來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謝文東係好衣扣,一擺手,道:“隻是個副市長而已,連二把手也算不上,你讓我和他談什麽。”陳百成老臉一紅,道:“東哥,這已經實屬不易了,正市長來頭太大,我們想請也請不來,馮頤雖然是副市長,但他主控經濟,對我們很有利。”謝文東眉毛一挑,問道:“你說正市長來頭太大,有什麽來頭?”陳百成左右看看,壓低聲音,神秘西西道:“正市長叫周建國,他的父親是中央一位很有實力的領導。”“哦!”謝文東恍然道:“原來又是個高幹子弟啊!”陳百成忙道:“不不,他可不一樣,這周建國可非平常人,父親是中央領導不假,三十多歲就做了一市之長也非全是受他父親的影響,本身也是很有能力的人,DL這一陣子之所以發展的如此之快,完全是出於他的作為和大刀闊斧的治理,所以,我說把他請出來確實不是容易的事。”

“恩!”謝文東穿好衣服,低頭凝思。怕謝文東覺得自己無用,陳百成又補充道:“周建國為人小心謹慎,而且甚是正直,我們……我們恐怕很難把他拉過來。”謝文東嗤笑一聲,拿出一根香煙,在手中把玩,他的手指上下波動,煙卷在上不停的翻轉移動,可能是常練金刀的緣故,他的手指變得也異常靈活。陳百成忍不住對他的小動作看得入神。停下,食指一彈,香煙突的跳起,微微一仰頭,不偏不正落在他口中,點燃,吸上一口,謝文東道:“不管他是誰,不管他的為人如何,隻要對我們有利,就應該想辦法讓他為我們做事!”陳百成一時還沒從他眼花繚亂的玩煙動作中反應過來,楞呆呆道:“得想什麽辦法?”

謝文東眼睛一眯,微笑道:“我在問你。”陳百成拍拍渾漿漿的腦袋,連連點頭道:“好,明白,我會想辦法的,但這位馮頤……”謝文東擺擺手,道:“既然他主控經濟,我們沒有浪費的理由。對了,這人為人怎麽樣?”

陳百成跟著謝文東往外走,說道:“馮頤歲數也不大,沒到四十。為人嘛,表麵看還算正直,實則裏麵也是藏了一顆貪心。這年頭,不管在哪,要找出一個絕對幹淨的幹部,比找三條腿的蛤蟆還難。”

謝文東聽後仰麵一笑,點頭道:“有道理。”二人剛從房間出來,走廊中人影一晃,金蓉不知從哪跳出來,拉著謝文東道:“大哥哥,你幹什麽去?今天陪我逛逛吧!”謝文東無奈歎口氣,舉目一瞧,金蓉身後還有三眼李爽等人,道:“我有事要忙。”說著,他看向三眼道:“張哥,你帶蓉蓉出去逛逛吧!”三眼一聽,腦袋搖得象撥浪鼓似的,連連道:“我可沒有帶小孩去玩的習慣。讓小爽去,他比較天真,能和小孩玩到一起去。”“撲!”李爽差點當場吐血,瞪著三眼直喘粗氣,好一會,他才咬牙切齒道:“我真想揍你一頓!”三眼一挑眉毛,腦袋一歪,大有你放馬過來的意思。李爽接著又補充道:“就怕打不過你!”

“大哥哥不去,我也不去了!”金蓉撅起小嘴,氣嘟嘟的轉身要走。謝文東沒辦法,拉住金蓉的胳膊,在她的粉頰上輕輕掐了一下,感歎道:“你真是老天派來折磨我的小妖精。等我回來!”金蓉的小臉比六月的天變得還快,頓時眉開眼笑,連連點頭。除了李爽和任長風留下來陪金蓉,其他人都跟上謝文東,大家也想看看,DL的市長和H市的到底有何不同。

馮頤三十九歲,但他的外表看上去更年輕一些。烏黑濃密的頭發,金邊眼鏡後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白麵,相貌堂堂,加上一身深灰色的西裝,好一副年輕有為的樣子。他在酒店大廳內等了好一會,正不耐煩頻頻看表時,謝文東等人到了。陳百成最先迎上去,歉然道:“真是不好意思,路上塞車,讓馮市長在百忙中等了這麽久。”馮頤顯然是見過世麵的人,心裏雖不高興,但臉上絲毫沒有顯露出來,點點頭,道:“沒關係,最近事情不多,隻是不知道陳先生找我出來為何事?”

陳百成以前並不認識馮頤,就算在某些場合見到,也隻是一晃而過,能把他約出來,是靠市局長的關係。文東會進入DL,別人可以不搭理,不買帳,但市局長這關一定要牢靠。沒有官方的庇護,那一切都是空談。陳百成和市局長接觸多了,大錢小錢沒少塞,關係也就自然非比尋常。“哦……”陳百成笑哈哈的搓搓手,道:“大事沒有,隻是想和馮市長多溝通,談談心。”

馮頤笑了,他知道事情肯定不會象他說的這麽簡單,身子板一直,道:“如果是這樣,那我們改天再談吧!”說著,他舉足要走,陳百成剛想阻攔,被謝文東一個眼神製住,他笑眯眯道:“既來之,則安之。馮市長既然已經抽出時間來了,又何必著急要走呢?”謝文東的笑容讓人的感覺一向都是真誠而熱情,陽光燦爛。馮頤一楞,他從來沒見過謝文東,覺得眼生得很,上下打量,隻見他年紀不大,但身上的氣質卻非同齡人可比,略微單薄的身材,暗中好象又潛藏著無與倫比的爆發力,心底一顫,不敢小視,轉過身,正容道:“你是誰?”謝文東淡然一字一句道:“謝文東!”

馮頤眉頭皺得更深,如果謝文東的樣子讓他覺得陌生,那這個名字更是一點印象都沒有。他疑惑的轉頭看向陳百成。後者笑道:“馮市長,這位謝先生並非本地人,你沒聽過見過也是很正常的。這次,正是他想見見馮市長。”“哦!”馮頤點點頭,總算明白了大概,神經也放鬆下來,對謝文東道:“謝先生,有話請講。”陳百成接道:“馮市長,這裏非講話之所,我在樓上開了房間,我們進去談。”馮頤眼炯一深,在考慮該不該和他們進去。畢竟陳百成是什麽人他也聽說過,一旦要對自己不利,那後果可不堪想象。謝文東看出他的心思,仰麵一笑,道:“馮市長請放心,我們找你隻有‘好事’,絕無歹意。”

馮頤臉色稍紅,點點頭,道:“好,請前麵帶路。”一行人上了樓,臨進房間前,謝文東留下其他人,讓他們在門口等候,自己單身一人和馮頤進了房間。謝文東經驗越來越老道,知道如果己方人多,會給對方心理上造成壓力,神經緊繃,事情不好談妥。果然,見隻有謝文東一人笑吟吟進了房間,馮頤神情頓時一鬆,大方的坐下來,靜等謝文東下文。

謝文東拿出煙,遞給馮頤一根,自己也點上,笑道:“我這人說話一向很直接。”馮頤也笑了,道:“我就喜歡和不拐彎抹角的人打交道。”“看來在這點上,我們很象!”謝文東眼睛一眯,道:“事情很簡單,我想讓我的企業成為政府重點扶持的企業。”馮頤楞了三秒鍾,緩緩吸上一口煙,微笑道:“謝先生,這好象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所以,”謝文東道:“我才找馮市長前來。當然,這對別人或許困難,但對你來說,隻是上下一溝通,然後點頭的問題。”

“嗬嗬!”馮頤笑道:“謝先生說得太簡單了。政府不是我一個人的,我上麵也有領導。而且,隨隨變變把一個我不了解的企業提交成政府重點扶持企業,你不認為這是一件很可笑的事嗎?”謝文東聳肩,搖搖手指,道:“可不可笑我不在意,我要向馮市長表明的是,我是一個很大方的人。”說著,他伸手入懷,從中拿出一張支票,放在茶幾上往馮頤麵前一按,雙眼一眨不眨的看著他,道:“這是二百萬,隻是見麵禮,如果馮市長能幫我的話。”

二百萬對誰來說也不算小數字了,一個副市長,隻靠每月工資的話,一輩子也賺不來這個數。馮頤目中精光一閃,但馬上淡去,麵前的支票看也沒看一眼,搖頭道:“看來,謝先生誤會我這個人了。”謝文東垂下頭,淡淡道:“我愛交朋友。我把馮市長當成朋友,怎奈馮市長卻當我如小人。”馮頤用食指一按茶幾上的支票,微微抖了一下,移到謝文東前麵,道:“這好象不是對朋友之道吧!”謝文東嘴角一挑,道:“我剛才說了,我是一個大方的人。隻要我的朋友喜歡,我可以給他一切。”

馮頤臉上的肌肉一顫,起身走到窗前,背對謝文東,問道:“你的企業叫什麽名?”謝文東臉上的笑容更深了,道:“東興集團。”“哦?”馮頤精神一振,轉過身,不敢相信的看向謝文東,疑聲問道:“東興集團是你的公司?”

謝文東點頭道:“有假包換!怎麽?馮市長也聽說過?”馮頤長長出了口氣,麵容緩下來,道:“聽說過。居我所知貴公司應該很有實力,剛剛進入大連就搶下幾樁大生意,而且聽說又要在K區蓋廠房,打製服裝業自己的品牌,很有活力,這點很好啊!”對於他說的事,謝文東一件都不知道,他也很少過問這方麵的事,一是對喻超信任,二是他把大部分時間都放在文東會和洪門上,哪有精力在管其他,最主要的是他對白道上的生意一竅不通,問了也不懂,聽了更頭痛。謝文東幹笑兩聲,暗暗後悔沒將喻超帶來,不過他思緒敏銳,心念一轉,立刻答道:“是啊!但是我出來乍道,熟人不過,門路又少,做起事來很被動,一旦能得到政府的支持,公司就如虎添翼,可以大開闊斧的幹一翻。”

知道他提出來的公司是文東集團後,馮翼也輕鬆不少,如果謝文東提出個不知名的小企業,他確實很難做。雖然政府也有扶持過小企業的前例,但後果並不理想,不是拖欠一屁股貸款就是關門倒閉,真正能存活下來的屈指可數。他笑道:“既然謝先生當我是朋友,我也不會拒人千裏之外,但是,有一點我必須說明,能得到政府的扶持是有條件的,不是光有實力就可以,最主要一點,我們扶持的是本地企業,謝先生是明白人,應該知道我的意思吧。”地方保護,地方發展。這點謝文東還是明白的,他仰麵而笑,道:“這點簡單,不出一個月,文東集團的總公司會落戶DL,我們在其他不少城市都有分公司,如果馮市長給我們的力度大,那我敢保證文東集團不出一年,會成為DL民企的一麵旗幟。”

馮頤也笑了,道:“年輕人就是有衝勁。”謝文東笑道:“馮市長也很年輕嘛!隻要我們合作,你幫我,我助你,大家一起發財。”說著,他兩指將支票夾起,塞進馮頤的上衣口袋,笑眯眯道:“這,隻是個見麵禮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