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一百三十七章

字體:16+-

謝文東沒有給她一絲希望,直接坦蕩的說道:“不可以!”江琳是聰明的女人,見謝文東語氣堅定,知道今天躲不過去,幹脆攤開牌,或許還有一線希望。她仰麵躺在**,輕輕歎了口氣,目光漸漸深邃,良久,緩緩說道:“我有一個姐姐,她叫江楓,很漂亮,真的,她有天使般的美麗。”謝文東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沒有出言打擾,靜靜等她說下去。

江琳又道:“我家生活在一個偏僻的小山村,那裏沒有公路,更沒有鐵路,很落後,我家也很窮,可我和姐姐都很不甘心在那片貧瘠的土地上過一輩子,都向往著城市裏的繽紛世界,我們拚命的讀書,希望有一天能考上大學,離開家鄉,最後,我和姐姐做到了。可是,到了城市裏,我和姐姐才知道這裏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麽完美,這是一個人吃人、人踩人的社會,我和姐姐拚命的賺錢,希望能把還生活在山村裏的父母接出來,可是,爸媽沒有等到那一天,九八年,一場洪水淹沒了村裏的一切,整個山村在一夜之間從地圖上永遠的消失了,沒有一個人活下來。”說到這,江琳觸動心弦,精美的雙目前布了一層濃濃的水霧,淚滴‘噠噠’滑落,環臂摟抱雙膝,雙肩微微顫動的,一副人見人憐的模樣。

當年,H省的水情較輕,謝文東雖然沒有經曆過那場洪水,可他能從各方麵傳來的消息能想象其中的慘烈和悲壯,不論官兵還是普通百姓,實際的死亡人數要比官方報道的多得多,有些在洪水下遊的地方甚至拿根數叉在水裏劃兩下就能掛出一具屍體來。謝文東心中感歎,抿了抿嘴,還是沒說出話來。江琳擦了擦淚水,繼續道:“從那時起,姐姐仿佛一下子失去了精神支柱,整天昏昏噩噩,總是自言自語說自己不孝,沒能早點將爸媽接出來富貴忠老。就這樣足足有一年的時間,姐姐才算慢慢恢複正常,我們也從父母雙亡的悲傷中走出來,本來以為日子會恢複正常,越過越好,那知有一天姐姐遇上了博展輝,這個人麵獸心的畜生,表麵道貌岸然,實則狼心狗肺,他貪圖姐姐的美麗,用高薪引誘她到忠義幫暗中成立的公司去上班,結果在一天夜裏,他趁姐姐加班,將她**了,後來,姐姐她就……”話未說完,江琳已泣不成聲。

唉!又是一幕人間悲劇。謝文東仰麵而立,從懷中掏出手帕,體貼的遞到江琳麵前,背著雙手,在屋中度步徘徊。過了好一會,江琳擦幹淚痕,止住哭泣,又說道:“姐姐是我在世上唯一的親人,從她自殺那一天起,我就決定要報仇,不管用什麽手段。我拚命的賺錢,靠自己的頭腦終於打造了一座自己的酒店,可和博展輝的忠義幫比起來,我所擁有的一切太微不足道了,在沒有遇到你之前,我以為我一輩子都不能了結這個心願。”“所以,”謝文東說道:“你故意帶我去那個黑市摩托賭場,你知道博展輝的兒子一樣和他好色,定會對你起色心,而我,也一定會幫你解圍。同樣,你還知道博展輝對他這個唯一的兒子很寶貝,一旦我傷了他,博展輝定然會來報複,這樣一來,無疑忠義幫招惹上北洪門,後者的實力又遠大於前者,離你報仇的日子就指日可待了,沒錯吧?!”“恩!”江琳想不點頭都難,謝文東太聰明了,她心中算計的一切一切都被他猜個絲毫不差,對這樣的人最好的辦法就是實話實說。她不好意思的抬起頭,猶憐道:“謝先生,你能夠原諒我嗎?”

謝文東有那麽一瞬間心軟,可是很快又搖搖頭,正色道:“我最很別人騙我,不管你出於什麽理由,你的錯都無法讓我原諒。”說完,他動身向外走,臨出門前,回頭說道:“本來我是應該打你屁股的,但我畢竟住在你的地方,欠你個人情,所以這次,我忍了。如果你再敢騙我利用我,嘿嘿,那我的手段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對了,我是認真的,不要把我的話當玩笑!”

謝文東一甩門,走了。江琳看著緊關的房門良久,或許是剛才回憶起她的傷心事,或許受到謝文東無情話的打擊,也或許是謝文東對她淚水的視若無睹,她趴在**放聲痛哭。其實謝文東出來後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在門外靜靜站了好一會,聽見房間內的哭聲,他搖頭苦笑。女人活著要比男人容易得多,當女人遇到不順心的事可以用眼淚來發泄,沒有人會去說她什麽,甚至能引起別人的憐憫;而男人呢?即使有淚,也隻能流在心裏,即使傷得再深,也隻能找個無人的角落,孤獨的添著傷口。因為女人點綴著世界,而男人是支撐著這個世界。博展輝!謝文東心中默念這三個字,強迫女人的人是他最討厭的人種之一,本來他就有除去博展輝之心,聽了江琳一段話後,這種決心更加強烈。

在對付向問天之前,必須先把博展輝幹掉,以絕這個後患。他暗暗下了決心,有了目標,心情也輕鬆下來,渾身乏力,從肩膀到手腕痛得厲害,腳也因剛才的一頓猛踢而麻痛不止,謝文東一瘸一拐,低聲呻吟,罵道:“該死的聶天行!”

鮮花酒店損壞得很嚴重,謝文東出資,將其從頭到尾徹底裝修一翻,由於他出手大方,又要三眼等人的連哄帶嚇,沒出三天,整個酒店煥然一新,裝修之後的鮮花甚至比較以前更加雍容華貴,而又不失本來的清幽雅致。自從和謝文東攤牌後,江琳連著兩天沒敢出門見北洪門的人,後來她發現眾人對她並無異樣,才知道謝文東並未將她利用北洪門對付忠義幫的事說出,心中無限感激,她對謝文東的感情很複雜,連她自己都高不清是敬他還是怕他,或者……

三天內,北洪門又有不少於二百的精銳挺進上海,人數的激增讓本來就為空間緊張的謝文東更加犯愁,鮮花和天意早已經人滿為患,兩地之擁擠連個老鼠洞都容不下了,即使如此還有百於人住在旅店,現在又增加二百人,別的不說,光他們吃住的花消都是一筆不小費用。謝文東等不急對方露出破綻,決定閃擊忠義幫,將其一舉打垮,把他們所占據的地盤取而代之,既解了己方的燃眉之急又除去一心腹大患,何樂而不為呢?!他是這樣打算的,但世事難料,經常會出現一些人想不到的事情。血殺成員無意中發現魂組的行蹤,無疑是事情的引線,使抱著樂觀態度的北洪門變得不太樂觀。

天意酒吧二樓。“魂組?”當謝文東聽到這兩個字時先是一陣,接著哈哈大笑,搖頭自語道:“真沒想到,魂組還沒有放棄。”

薑森遠沒有謝文東那麽輕鬆,他皺眉道:“東哥,這次在上海發現的魂組成員非同一般,和以前我們所熟知的不一樣。”

“哦?”謝文東一挑眉毛,笑問道:“怎麽個不一樣?”薑森道:“下麵的兄弟發現魂組的人也是十分偶然的,本來我讓他去離咱們不遠的超市買些常用的東西,無意中發現一個人在拿商品時手腕上露出黑色的‘魂’字刺青,還好這位兄弟以前見過魂組的人,對他們的標誌也不陌生,他原本想把那人擒住問個究竟,結果……”“結果他沒有抓住!”謝文東接道。

薑森歎了口,說道:“不止沒抓住,他自己反到受了中傷,如果不是其他的兄弟趕到,這條命能不能保住還不一定呢!”

謝文東一楞,這倒是大出他意料之外,血殺的單兵作戰力他是了解的,論單打獨鬥,各個好手,五六個大漢根本近不了身,而魂組他也沒有接觸過,隻是感覺實力還算不錯,但和血殺比起有一定的距離。“那位兄弟傷在哪了?”

薑森說道:“雙臂骨折,肋骨斷了三條,而且那個魂組的人由始至終都還從沒亮過家夥。”“嘶?”謝文東倒吸口氣,眼睛一眯,道:“這倒是有意思了。讓老劉打探一下,他們有多少人,落腳在何地?”薑森道:“東哥,我已經和老劉打過招呼了,但是他也沒查出什麽結果,隻是說魂組的人應該離我們不算遠,至於有多少,他也打探不出,此次對方行蹤太隱秘了。”

連劉波都打探不出來,看來這回魂組派出的人確實比尋常。謝文東起身,默不作聲,在房中來回度步。薑森張了張嘴,還是小聲說道:“東哥,魂組突然在咱們附近現身定然有所企圖,和他們比起來,忠義幫對咱們的威脅並不大,我看,是不是先緩些再對忠義幫下手,先把魂組清除是頭等大事。”謝文東沉思,在放中徘徊了好一陣,才悠悠道:“攘外必先安內!”

曾經老蔣的一句口號被謝文東說出,意思已很明朗。薑森還想再說什麽,被謝文東一擺手當住,他淡然道:“忠義幫看似不強,但處於我們的南麵,位於我們的背後,不及早鏟除,一旦再起異心,恐怕有失,而魂組再強,他也是外國來的幫會,政府視它如毒蠍不說,連向問天都想將其根除,哪敢明目張膽的對咱們下手,充其量搞搞暗殺,不足為慮。”

“可是,”薑森不無擔憂道:“有魂組一天在,對我們終究是個潛在威脅,而且,這次他們來的人又身手高強,萬一抓住我們的空擋行刺東哥,恐怕……”謝文東仰麵大笑,一拍薑森肩膀,說道:“我都不怕,你還擔心什麽?!”

謝文東決定的事是不容易改變的。隨著手下人手的膨脹,他亦加緊準備,要對忠義幫實施一次毀滅性的打擊。

十五,月圓之夜。幽暗的天空一覽無雲,點點繁星點綴長空,一輪明月當頭,博照九州大地,絲絲月光傾灑如同水銀泄地。

上海的夜景依然美麗而繁華,習慣夜生活的人還是象往常一樣,在嘈雜的鬧區漫步,閑聊。地麵上雖然平靜,可‘地下’並不太平,由謝文東高舉大旗的北洪門開始醞釀一次血海腥風。鮮花酒店和天意酒吧門前車水馬龍,不是兩店的生意好,而是北洪門準備全力閃擊忠義幫了,差不多快排滿正條街道兩側,大小不一的汽車具是北洪門事前準備好的。

謝文東站在他自己房間的鏡子前,慢慢係著襯衫扣子,看似心不在焉,實則他的大腦在飛速旋轉著,對一會即將開始的爭鬥先在腦中演習一遍。江琳就坐在他身後的**,看著有一下沒一下,似乎心事重重的謝文東,輕聲說道:“文……謝先生,你其實可以不用親自去的。”謝文東回神,微微一笑,說道:“我一向是這樣的,兄弟在前衝鋒,我不會坐享其成。”

江琳幽幽道:“可是讓你為了我冒險,我實在過於不去……”謝文東搖搖頭,未等她說完,接道:“我想你誤會了。對付忠義幫,並不僅僅是因為你,或者說,博展輝的為人並不能讓我信賴,而他又恰恰擋住我的路,所以,他必須得消失。這和你並無關係。”江琳神色微變,抿了抿嘴,沒有說話,隻有幽怨的歎息一聲。謝文東拿起外套,淡然道:“所以,你根本不用過意不去。”江琳起身,接過他手中的外套,幫他穿好,柔聲說道:“不管怎麽樣,我都希望你能平安而歸。”

謝文東一震,看著江琳,房中隻亮盞小夜燈,光線淡黃昏暗,常言道燭下觀女最銷魂,現在的江琳亦是如此。輕輕張啟的濕潤紅唇讓謝文東有貼上去的衝動。別過頭,他長長吐了口氣,係好立領的中山裝,臉上已掛好了標誌性的笑容,他笑眯眯的說道:“這點請你放心,在我還沒有答應之前,誰都不能把我的命搶走,閻王也不行!”

這話若是出於他人之口,定會被認為大言不慚,而讓謝文東說出來,卻變成天經地義的事了,沒有人會懷疑他,因為壞蛋說的話一向都很準。江琳被他自負的樣子逗笑了,言道:“我等你。”謝文東看了看手表,一立手指,道:“等我回來吃夜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