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一百四十四章

字體:16+-

蕭方微微一笑,道:“按理說是不行的,但博兄在上海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忠義幫的名頭更算一號,我信得過。可以用!”

“好!好!”博展輝連連道好,提筆‘唰唰唰’,寫出一張五百萬的支票,往桌子上一拍,從牙縫裏擠出幾個字:“五百萬!”

看他的架勢,終於有一家開始猶豫起來,過了良久,搖搖頭,將牌一翻,不跟了。而另一家清點一下自己的籌碼,劃出五百萬,向桌案中間一推,冷靜道:“我跟!”博展輝雙目溜圓,瞪著對方好半晌,手有些發抖,寥寥幾筆,又寫出一張五百萬的支票,拿起,在空中停頓了三秒鍾,下定決心拍在桌子上,悶聲道:“兄弟,咱們每人再拿出五百萬,比一下怎麽樣?”

那人麵無表情,隻是冷漠的搖搖頭,平靜道:“要賭就賭,我不和你比!”博展輝一撰拳,喝道:“好!小子你夠狠,我就看看你手中的到底是什麽牌!”他將支票往前一推,那人嘿嘿一笑,不再說話,開始收桌子上的籌碼和支票。“你這什麽意思?”博展輝怒聲問道。“因為你輸了!”那人動作不停,一隻手拿起自己的牌往博展輝麵前一扔。等博展輝看清楚之後,霎時間好象老了十歲,無力的癱坐在椅子上,喃喃道:“這……這怎麽可能?!”桌麵上,對方的三張牌正是三張A,唯一能大過他的牌。蕭方‘同情’拍拍博展輝肩膀,安慰道:“博兄,勝敗兵家常事,賭場風雲變換更是如此,不用太在意!”

博展輝不聽還好,聽了蕭方的話後眼眉都立了起來,一晃肩膀,甩開蕭方的手掌,“啪”的震拍桌麵,起身咆哮道:“不對!不對啊!其中一定有鬼!世上哪有這麽巧的事,我三張K,他就偏偏三張A,一定是有人做了手腳!今天,誰都別想把我的錢帶走!”說著,他瘋了一般狂攬桌麵上的籌碼。蕭方臉色一變,冷冷道:“博兄,認賭服輸這句話你應該明白吧!”

博展輝氣道:“若是真輸,那我認了,可是,別人若想***耍我,嘿嘿,我博展輝可也不是好欺負的!”話音未落,他伸手從後腰拔出一把明晃晃的片刀,往桌案上一插,臉色橫肉直顫,道:“不把事情弄明白,這事沒完!”

他的手下見老大動了刀,紛紛掏出家夥,大有一擁而上的意思。周圍賭客見動了真家夥,具是大驚失色,不知是誰大叫道:“搶劫了,殺人了!”這一喊不要緊,上千賭客頓時失了秩序,有往外跑的,有搶籌碼的,還有往桌子底下鑽的,一時間賭場內亂成一團,人聲鼎沸。蕭方臉色異常難看,他大聲喊道:“大家不要亂,不要亂,沒有事!”可這時候誰聽他的,混亂依舊。蕭方一咬牙,轉身麵對博展輝,刀子般的不光掃在他臉上,陰森森道:“博展輝,你輸不起就想動家夥,你還知不知道是在誰的底盤上?”博展輝似乎也失了神誌,跳腳大叫道:“不管在誰的底盤,我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誰想黑我,我就和誰拚命!”“嘿嘿!”蕭方氣笑了,猙獰道:“怎麽?你還想和我動手嗎?自己半斤八兩,心裏總應該有個數吧!”

“哈哈!”博展輝環視一周,漸漸恢複了平靜,仰麵大笑,笑聲洪亮,在賭廳內盤旋,震得人耳孔嗡嗡做響。蕭方微驚,暗道這人不是瘋了吧?!他疑道:“博展輝,你什麽意思?”“沒什麽意思!”博展輝停止狂笑,跟著目光冰冷下來,手中把玩著片刀,悠悠道:“南洪門在此地也算是發了橫財,有錢本應該大家賺,為什麽偏偏要你一家獨享?!所以,今天我想請蕭大天王幫個忙。”“什麽忙?”蕭方終於察覺事情不簡單,暗中提高戒備,邊慢慢向後退卻邊冷冷問道。博展輝扭扭脖子,嗤牙笑道:“把海港酒店借兄弟玩幾天,等我玩夠了,再還給蕭老弟,你意下如何?”“嗬嗬,哈哈!”蕭方好象聽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話,大笑不已,良久,才停下來,一字一頓道:“博展輝,看來你的膽子越來越大了,不要以為現在我們對付不了你,殺你,易如反掌!”說完,他啪啪一拍手掌,從賭場外衝進了無數手持戰刀的大漢,清一色白衣白褲,身高體壯,橫眉立目,好不威風。自己人大量湧入,蕭方心中有了底氣,昂首道:“博展輝,叫你的人把家夥扔掉,我或許會考慮不殺你。”

“嘿嘿!”博展輝連連奸笑,道:“誰殺誰還不一定呢!”說完,手中片刀一揮,喝道:“給我殺!”一聲令下,忠義幫弟子蜂擁而上,劈頭蓋臉,和南洪門的人戰在一處。雙方人力相差不多,忠義幫亦是以驍勇好鬥出名的,而且事前早有準備,和南洪門打在一處並不落下風。蕭方為人謹慎,看出忠義幫有備而來,生怕有失,悄悄往中控室退,想借機給向問天打電話通風。可他的動作沒逃過博展輝的眼睛,後者哈哈一笑,揮刀攔住他的去路,冷道:“蕭先生,你想去哪啊?”

蕭方狠不得將其碎屍萬斷,故意裝做驚慌失措的模樣,顫聲問道:“博展輝,你想怎樣?”

“怎樣?哈哈……”博展輝大笑,掃一眼四周,雙方難分高低,拚殺進入白熱化,再看了看蕭方,中等身材,比自己足足矮了半頭,皮膚白淨細膩,象是個手無伏雞之力的書生。南洪門的蕭方蕭天王詭計多端是出名的,至於他的身手,博展輝曾問過謝文東,後者隻是簡單的回答了兩個字:“一般!”此時博展輝更是起了輕視之意,隻是他太不了解謝文東的為人,一個人能讓他稱為一般,已然極不容易了。笑罷,博展輝狂言道:“我想留下你的命,也想留下你的人!”

蕭方聞言,臉色一變,下意識退後一步,反手抽出刀來,狀似裝腔作勢道:“你……你不怕我們南洪門的報複嗎?”

怕!博展輝自然怕,而且怕得要命。他緊跟不放,向前大跨一步,說道:“怕,所以,我才會和北洪門合作,希望能早日把你們南洪門打出上海。”蕭方恍然道:“原來你已經投靠了謝文東?!”“隻是,你知道得太晚了。”說完,博展輝不再廢話,掄圓了手中的片刀,劈頭蓋臉向蕭方猛砍。在他想來,這一刀下去即使不要蕭方的命,也能把他嚇個半死,劈成重傷。

可是他錯了,大錯特錯。蕭方的身手不是他所想象中的那麽簡單,當他一刀揮出時,對方看似單薄的身軀頓時靈活得如同一隻狸貓,曲身收腹,向外疾跳,速度飛快,博展輝隻覺得眼前一花,蕭方已斜身滑開,還沒有看清他是怎麽拔刀的,一道雪亮的光芒在他小腹上開了花。博展輝哎呀一聲,蹬蹬蹬退出三米開外才站穩身子,低頭一看,小腹的衣服開了一條一尺多長的大口子,蕭方閃電般的一刀差點讓他開膛。博展輝驚出一身冷汗,象是第一次見到蕭方似的,上上下下重新打量,冷冷道:“閣下,好快的刀啊!”蕭方臉上找不到半點驚慌之色,取而代之的是滿滿自信,他傲然一笑,道:“我的刀一向很快,隻是你不知道罷了。”博展輝血往上湧,黑熊模樣的身子向蕭方猛壓過去,喝道:“我倒看看你是如何快的!”

蕭方一招之間差點重傷了博展輝,並非是二人之間實力的真實體現,主要由於後者過於輕敵,心存大意,蕭方又是早有準備。而這回他暗中加了小心,兩人爭鬥在一處,打得不可開交。蕭方在快,博展輝在猛,剛開始,蕭方還能夠應付,沒過多久,他漸漸頂不住對方一輪又一輪的狂轟亂炸,連連氣喘,汗如雨下,對對方的重刀亦是左躲右閃,險象還生。而博展輝卻越戰越勇,渾身上下好象有使不完的勁,攻勢如潮。蕭方暗歎一聲:苦也!無奈之下,隻好用出絕招——跑!他虛晃一刀,猛刺博展輝雙目,後者冷笑,隨手用刀一劃,把對方刺來的鋼刀彈開,順勢向前一衝,連帶著抬起一腳,正踢著蕭方胸前。

蕭方驚叫一聲,飛出三米多遠,落地後連滑帶滾,又溜出四五米遠。見她如此狼狽,博展輝剛想哈哈大笑,嘲諷幾句,可轉念一想,不對!自己剛才那一腳用了多大力量他清楚,不應該讓對方退出如此之遠,再看蕭方,順勢一軲轆,站起身,連頭都沒回,甩開雙腿,向賭場外飛奔而去,其敏捷程度,哪有半點受傷的模樣。

糟糕!博展輝急得一跺腳,暗呼上當!邊追邊大聲喊道:“蕭方要跑,快攔住他!”不用他喊,早有人上前了。至少有四條大漢橫刀攔住他去路,一不停頓,二不答話,四把刀向扇麵一樣向蕭方襲來。蕭方確實身手不凡,前有狼後有虎,依然不慌不忙,慢悠悠橫跨出一步,堪堪躲過四刀,然後突然加速,趁那四人回刀之時,身子已躥到四人麵前,肩膀一晃,甩出致命一刀。四條大漢,其中兩人胸前開花,血光乍顯,另外兩人各閃一邊,才僥幸幸免。空隙一現,蕭方哪敢耽擱,側身穿過,幾步來到門前,衝了出去。一出來,他既大喊道:“來人!來……?”後麵那個‘人’字被他硬生生咽了回去,原來大廳內正對賭場大門的沙發上坐有一年輕人,二十歲左右,單鳳細目,和笑眯眯的抽著煙,起身後左右,站了無數名黑衣大漢,年輕人腳下還躺著一個人,正是海港酒店的青年經理,脖子上被利刃刺個窟窿,鮮血汩汩,眼看是出氣多,入氣少,活不成了。蕭方一看清此人的麵目,頓時泄氣了,長長呼出一口氣,雙手捧刀,低頭查看,苦笑道:“看來,今天我真是很難跑出去了。”

沙發所坐之人正是謝文東,他輕輕彈了彈煙灰,露出真誠燦爛的笑容,這張陽光燦爛的笑臉和他腳下那張垂死掙紮、靜等死身降臨的恐懼麵容形成強烈的反差,讓蕭方不寒而立,暗打冷戰。謝文東柔聲說道:“今天你似乎真的很難有逃出去的機會。”蕭方笑了,說道:“在南京,我同樣以為我逃不掉了,結果到現在我還活著,況且這裏是上海,是我們的底盤!”

謝文東同情的看了他一眼,搖頭道:“敗軍之將!將失敗的曆史般出來講有意思嗎?若是我,我絕對不會。”

蕭方隻是給自己打氣,若是自己落在謝文東手中後果會怎樣,他不敢想象,但有一點他清楚,就是一定很慘。聽了對方的話,蕭方老臉一紅,強顏道:“聽了你這話,好象你是個頂天立地的英雄。”他有意在拖時間,希望海港受襲的情況能早點傳出去,好讓臨近的兄弟前來解救。謝文東多狡猾,一眼看穿他的心思,淡然道:“蕭兄,你不用指望有人會來救你。即使來人了,那也是白白送死,既然我現在能站在這裏,說明我已經做好了應付一切可能發生事端的準備。”蕭方一言未發,凝視謝文東良久,才說道:“謝文東,你不想殺我!”謝文東沒說話,隻是點點頭。蕭方繼續道:“以你的性格,若是想要我的命,恐怕現在我早已死了。”謝文東點頭。蕭方疑問道:“那你究竟想要什麽?”

謝文東直截了當道:“我確實不想殺你!我想用你的命來換向問天一個簽名。”“簽名?”蕭方愕然,疑道:“簽什麽名?我不懂!”謝文東笑眯眯道:“在將海港酒店過戶到北洪門旗下的合同上簽個名。”“啊?”蕭方眼睛瞪得溜圓,好一會,他仰麵大笑,笑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喘息道:“謝文東,你太高估我的身份了,你知道打造海港酒店我們花了多少錢嗎?你知道海港酒店一天能給我們帶來多少利潤嗎?告訴你,我蕭某人一百顆腦袋也不值這個數的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