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一百四十八章

字體:16+-

博展輝道:“既然你明知道其中有詐,還偏偏要來送死,那我也隻好成全你了。”麵對周圍黑壓壓百餘人,謝文東穩絲未動,連眼睛都沒眨一下,隻是柔聲問道:“你以為你贏定了?”博展輝聽後嚇了一哆嗦,暗道謝文東也有援兵嗎?不會啊,自己派出的眼線機靈得很,不會看錯,周圍十裏,除了向問天的手下再無其他人馬。轉念一想,他恍然大悟,謝文東很有可能在詐自己,別看他表麵冷靜,實際上說不定已怕得要死了,想到這,他精神一振,說道:“謝文東,希望等會動起手來的時候,你還會如此冷靜。”“我同樣也希望等會你不要來求我!”謝文東笑眯眯道。博展輝見他信心十足,下意識的看了看左右,身旁的玄子丹及一幹忠心部下嚴陣以待,如臨大敵,目光鎖定在對方身上,片刻不敢離開。

他大笑,搖頭道:“謝文東,你真是佩服你的定力。”謝文東緩緩從腰間拔出一把細長的墨黑唐刀,言道:“我給你一次和我單條的機會,若你能贏,你走。”博展輝不知該笑還是哭,道:“請你看清楚,在你四周的都是我忠義幫的人,而不是你南洪門的!”“你不敢和我單條嗎?”謝文東自顧自的問道。“嘿嘿,你以為我是傻子嗎?”博展輝陰森道:“等你死後去和閻王單條吧!”說罷,向後一撤步,大手一揮,喝道:“給我上,殺無赦!”他惟恐耽擱時間一長,其中有失。

博展輝話音剛落,隻覺得腰間一麻,接著,巨痛感翻江倒海般襲來。他‘啊呀’一聲驚叫,急搶出兩步,回頭一看,後腰上插了一把鋼刀,很薄,雪亮中放出森芒,刀身的三分之二已沒入他的體內。他顫抖著緩緩抬起頭,看向原來站在自己身旁的玄子丹,不敢相信道:“是……是你?”玄子丹從口袋中掏出一張潔白無暇的手帕,來回擦拭著手掌,原本拘謹恭敬的表情早消失得無影蹤,取而帶之的是一臉的陰森與狡詐,說道:“沒錯,是我。”“為……為什麽?”鮮血從博展輝腰間不斷流出,陣陣眩暈感讓他魁梧的身軀有些打晃,不過,和被自己最信任的人所出賣,身體的痛楚已不算什麽了。

玄子丹扔掉手絹,走到博展輝麵前,目光中充滿了仇視,咬牙道:“這一刀,我已經忍了很久了。”

“哈哈!”博展輝搖頭苦笑,說道:“忠義幫內我最信任、最重用的人就是你,我對你如兄弟,如手足,你這忘恩負義的畜生,竟然暗中勾結謝文東,在我背後下刀子,你……”“去你媽的信任,去你媽的手足吧!”玄子丹抬腿猛然一腳,正踏在博展輝的肚子上,後者連連後退,強挺住沒有摔倒。玄子丹渾身直抖,臉色蒼白,麵容猙獰道:“如果你沒有老糊塗的話,應該還記得那個如畫般美麗的女人江楓吧?”博展輝麵容一僵,倒吸一口冷氣,沒錯,他沒有忘記,即使時隔數年,應難以忘懷那個能讓天下男人為之輕狂的女人,他清晰記得江楓美麗的容顏,更加懷念和她那銷魂的一夜。

玄子丹笑了,笑得眼淚流出,笑得麵容扭曲,笑得雙拳緊握,指甲深深陷入肉內卻感覺不到痛苦,言道:“她是我的愛人。”

唉!博展輝仰麵長歎,討道:因果循環,報應不爽,這話果真不假啊!現在一切都明白了,為什麽玄子丹會在自己背後動刀子,為什麽他如此懷恨於自己,心中的恨意少了很多,他甚至有些佩服玄子丹,竟然能在汙妻之辱的男人手下忍氣吞聲這麽多年而絲毫沒有顯露出來。博展輝嘴角抽搐,說不出話來。謝文東在旁,也是心中感歎,色字頭上一把刀,害人不淺啊!如果不是有博展輝奸汙江楓在先,玄子丹也絕不對背叛他,更不會和自己暗中勾結,通風報信。想罷,他憐憫的看向博展輝,說道:“剛才我給過你機會,可惜你把他輕易的丟掉了,所以,現在你隻剩下死路一條了。”

博展輝現在不怪玄子丹,卻恨透了謝文東,一咬雙唇,悶叫一聲,硬生生將後腰上的鋼刀拔了出來,吼道:“凡我忠義幫的兄弟,誰能殺死謝文東,誰就坐我的位置!”說著,發瘋一般揮舞著片刀向謝文東衝去。他喊得洪亮,衝得迅猛,忠義幫的弟子卻沒有一個動的,現在這些人,都是玄子丹多年苦心派養起來的自己派係,而那些對博展輝忠心耿耿的弟子在海港賭場和南洪門的火拚中折損大半,剩下那些不是有傷在身就是被玄子丹暗中軟禁起來,在場的人沒有一個服從他的命令。

謝文東坐在椅子上穩絲未動,麵對咆哮而來的博展輝,甚至眼皮都沒挑一些,冷冷一笑,道:“博展輝,你已經沒機會了。”

博展輝似乎沒聽見他的話,鋼刀高高舉起,向著謝文東的腦袋直披下來。隻聽得“當啷啷”一聲,他的刀被人架住,一把狹長而冷氣逼人的刀。用刀的人是任長風,刀是他常用的唐刀。二人一觸即分,各退一步,任長風暗讚一聲好!對方在身受重傷的情況下還能將自己震退一步,可見此人之勇猛。“你小心了!”任長風大喝一聲,手腕一翻,橫刀就刺。

博展輝身上有傷,動作不變,若是硬碰硬還能維持,但任長風身法靈巧,而且招勢詭異多變,刁鑽淩厲,沒一會工夫,博展輝已滿頭大漢,後背的衣服早被鮮血濕透。玄子丹見博展輝身上又多了兩三條口子,眼看快不行了,忙大聲喝道:“洪門的兄弟請高抬貴手,把他的腦袋留給我!”任長風聽後虛晃一招,抽身跳出圈外,向玄子丹點點頭,聳肩笑道:“好,讓給你!”

玄子丹道聲多謝,提刀直向博展輝走去。任長風一收招,博展輝周圍壓力頓失,支持身體的力氣也跟著消失殆盡,“撲通”跪坐於地,大口大口吸著氣,喘息如牛。玄子丹不象給他利索的了斷,對兩旁的手下說道:“把他給我架起來。”

謝文東知道下一步他要做什麽,起身,說道:“玄兄自己的家務事,外人不好參與,我在外麵等你。”說完,和薑森任長風等人走出房間。玄子丹會用什麽樣的手段折磨博展輝,他不願去看,也不願去想,仇恨的力量是恐怖的,甚至可摧毀世間的一切。他感歎道:“做事當做絕,不可留下任何餘地,斬草不幹淨,博展輝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什麽申明大義,什麽翟心仁厚,那隻不過是書人騙人的鬼話!”李爽撓撓頭,恍然大悟道:“原來東哥做事一向毒辣,就是這個道理啊!”

薑森說道:“原來我以為玄子丹經常往咱這跑是傳遞東哥和博展輝之間的信息,現在我才明白,他是暗中和東哥密謀啊!”

謝文東點頭笑了,正色道:“玄子丹也算是十分了得,竟然能忍這麽多年,若不是我們的出現,若不是恰巧在‘鮮花’看見了江淋,他還不知道要忍多久呢!”“是啊!”薑森點頭,又疑惑道:“難道玄子丹一直都不知道江楓還有個妹妹嗎?”謝文東搖頭道:“他知道,但是並不知道是誰。本來江楓和玄子丹的戀情就是地下的,一直沒公開,而且她也很了解後者黑社會的身份,不想讓妹妹過多的接觸,所以江琳和玄子丹一直沒見過麵,也不知道對方的名字,隻是知道有對方這麽一個人。”

“哦!”薑森有些明白了,說道:“那次忠義幫圍攻鮮花,恰巧讓他看見了江琳,她和她姐姐一定有某些相似之處,所以……”

“所以,”謝文東接道:“後來玄子丹悄悄找上了我,又通過我認識了江琳,確認其身份後再反過來於我暗中聯合,一內一外共同對付博展輝。海港酒店的那一場血戰就是他鼓動博展輝的結果,那一戰忠義幫所派的人手也是他巧妙安排的,凡是博展輝的鐵竿支持者都在其中,最後卻落個被打包消滅得一幹二淨。”“哈哈!”薑森笑道:“結果,得到利益最大的卻是我們。”

謝文東等人邊說邊走到樓外,等了將近半個小時,玄子丹才領人出來,隻見他雙手都是血跡,顯然是博展輝留下的。謝文東問道:“玄兄,博展輝死了?”“沒有!”玄子丹搖頭道:“我怎會如此容易的讓他死掉,隻是砍下十根手指,我要折磨他,讓他知道什麽叫生不如死的痛苦。”說著,他看眼謝文東,小心道:“謝先生不會覺得我太毒了吧。”“怎麽會呢!”謝文東笑道:“如果我是你,也會選擇同樣的手段。”“唉!”玄子丹苦歎,惆悵道:“數年來在身體裏根深蒂固的仇恨一旦消失,仿佛身子一下被抽空了一樣,感覺很茫然,不知道未來應該怎麽走了。其實,我有些害怕這樣的感覺。”謝文東拍拍他肩膀,安慰道:“過去了就讓他過去,日子總是要過的。博展輝一死,忠義幫群龍無首,你是名正言順的繼承人,好好利用手裏的權利吧。”

玄子丹一震,其實謝文東說的話也正是他下一步想做的,但鹹魚翻身談何容易,忠義幫勢力龐大,內部派係眾多,不隻他一個,之所以此次沒有阻撓他算計博展輝,那是各派係對博展輝早有不滿在先,而且暗含私心,誰都想爭一爭老大的位置,博展輝一死,這樣的機會來了,加上有謝文東的威懾,北洪門的名頭可不是鬧著玩的,所以一各個才靜觀其變,打算以逸待勞。想罷,他問道:“請謝先生費心,多指教一二。”謝文東雙目一彎,仿如月牙,笑問道:“那先要看看你想不想做博展輝的位置了?”玄子丹遲疑一下,左右看看,沒有外人,堅定道:“我想!”

“那好!”謝文東麵容一整,說道:“我送你一句話,順著生,逆者亡,鏟除異己,當不留餘地。”說完,他一正身,道:“告辭了!”說完,轉身走了。玄子丹正低頭琢磨他的話,謝文東臨上車前好象想起什麽,轉頭道:“對了,如果遇到困難,有需要幫助的地方,盡管來找我!”玄子丹一聽,頓時雲消霧散,喜笑顏開,這句話才是他真正想要聽到的,沒有謝文東的幫助,他恐怕連維持現狀都難,忙躬身施禮道:“那子丹在此多謝謝先生了!”謝文東邊上車邊揮手道:“不用客氣,朋友!”

“東哥想扶植玄子丹嗎?”薑森多聰明,馬上明白了謝文東的意思。後者笑而不語,並未答話。薑森又道:“可我看玄子丹的城府比博展輝更加深沉,也更加可怕,未必是能聽咱們話的人。”謝文東點頭,他當然明白,試問一個能把深仇大恨雪藏數年而絲毫不露,天下有幾人能做到,至少他不敢肯定自己能做到這一點,意味深長道:“玄子丹其實就是第二個博展輝,同樣不可依賴,但要一下子消滅忠義幫也並非易事,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內部先亂,希望玄子丹這條鹹魚能把這鍋湯攪混了吧!”

“哈哈!”任長風忍不住合掌而笑,讚道:“東哥用的這個比喻好,玄子丹就是一條大鹹魚,他要做忠義幫的老大,還真是鹹魚翻身咧!”“等鹹魚翻身的時候,也就是這鍋湯煮熟的時候了!哈哈!”薑森仰麵大笑。

李爽對他們所談論又是鹹魚又是湯的並不感冒,不過見眾人笑得開心,心裏雖說不甚明白,也跟著幹笑。可他剛剛咧開嘴,高分貝的笑聲剛發出一半,隻見開在謝文東等人前麵那輛轎車猛然間升起一團火球,整輛汽車騰空而起,離地飛起足有兩米多高,在空中翻個跟頭,摔了出去,“轟隆隆!”轎車頭下腳上落地,擦著地麵滑出數十米開外,車體燒成一個大火球,灼熱的火焰讓人在十米開外就已能感覺到灼痛感,坐在車裏麵的人也可想而知了,恐怕早燒成灰燼。“支嘎!”高強來個急刹車,目瞪口呆的看著前方,不明白發生了什麽事。其他兩輛轎車也紛紛停下,車內暗組成員走出數人,左右張望,可眼下除了路旁小半人高的嵩草,再無其他。幾人正琢磨不定,謝文東等人也剛要下車查看個究竟,突然有人慘叫一聲,翻身栽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