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錦良緣
字體:16+-

第48章 反擊開始,共2572字

第48章 反擊開始,共2572字

葉宸唇角揚起了一抹赧然的笑,聲音小心翼翼卻又信賴無比,“怎麽會呢?女兒知道母親一定會女兒討回公道,女兒從不怪母親。”

“那就好!”清平公主聲音沒有任何的感情,被冷風一吹,更顯得空洞。

她走向王夫人,真誠地道歉,“夫人莫怪,都是我管教女兒無方,幸好靜月有驚人的耳力,否則我可真是要冤枉了宸兒。”

她說著,若有所思地看向王靜月,“靜月,你剛才與她們站立的距離相距十餘丈,加上禦花園中人多聲音喧鬧,你是如何能聽清楚她們的對話?”

此言,便有幾分質疑王靜月的意思。

細碎的陽光照在王靜月白淨剔透的臉上,那樣的近距離,清平公主卻像是在看一個雲霧縹緲間的人,連眉目都辨認不清楚。

“公主請看。”王靜月伸手一指,與她相隔大約三十丈的梅花樹下,有兩個身穿綠色衣裳的宮女站在一起,遠遠能看到她們的嘴巴在動,應該是在說話。

“有兩個人。”清平公主道,神情卻有些輕蔑,“難不成,你想跟本宮說你能聽到她們的談話內容?”

王靜月微微一笑,眼底綻放出一抹異彩,“她們在說今日的早飯,高個子的宮女說今天吃了一個粉團,便覺得胃部有些不適,矮個子的宮女則說那粉團是蘇貴妃宮中昨日送出去的,已經放了一宿。”

蘇貴妃聞言,怔了一下,“確實,昨日本宮是吃了粉團來著。”

皇太後瞧了王靜月一眼,對嬤嬤說:“讓她們兩人過來。”

“是!”嬤嬤應聲便去,頃刻便領著那兩名宮女前來。

那兩名宮女本是宮中的灑掃宮女,如今被調遣到禦花園伺候,隨時為入宮的貴賓們斟茶倒水。

她們聽得皇太後召見,都有些緊張,畏畏縮縮地前來,跪在皇太後麵前行禮,“奴婢參見皇太後!”

“起來!”皇太後柳眉揚起,朝嬤嬤打了個眼色。

嬤嬤會意,看著那兩名宮女厲聲道:“方才你們二人在那邊說什麽?一五一十地說出來,不得有一句隱瞞。”

高個子的宮女不知所措地看著嬤嬤,怯聲回答說:“回嬤嬤的話,奴婢覺得肚子有些不舒服,便說起大概是今日吃了粉團,難以消化,並沒說其他。”

宮女此言一出,眾人紛紛驚異地看著王靜月,天啊,這簡直是太神了,這麽遠的距離,能聽見她們發出聲音已經很了不起,竟還能把對話的內容聽得如此清晰,這王家小姐看來真不負盛名啊。

清平公主變了一副神情,讚賞地看著王靜月,“靜月,你的耳朵確實靈敏,本宮倒是很好奇,你這是天生的靈敏還是練出來的?”

王靜月謙虛一笑,“公主謬讚了,靜月自出娘胎,聽覺便比一般人靈敏,隻是,這也算不得是什麽本事,反而累得自己不清淨。”

眾人都紛紛圍著王靜月,反而忘記了葉宸,葉宸退到一邊,靜靜地看著人群中央的靜月,心頭閃過一絲溫暖,她從不愛與人交談,如今為了讓她能從眾人的視線中脫離出來,她甘願與一群七嘴八舌的長舌婦們周旋。

“宸兒姐姐,”程素心站在也很身後,輕輕地喚了一聲,“幸好你沒事,小妹方才都不知道多擔心。”

葉宸回頭,瞧著一臉慶幸的程素心,她輕笑,“讓妹妹擔心了。”

“沒事就好,姐姐的命真苦,也不知道公主為何要這樣逼迫姐姐。”程素心為葉宸抱打不平。

“和母親沒有關係,不知道我是哪裏得罪了三妹妹和五妹妹,哎,出宮之後,我要好好地跟她們道歉。”葉宸內疚地道。

程素心看著她,緩緩地笑了,“姐姐你就是心腸好,所以人人都欺負你。”

“怎麽會呢?”葉宸含笑道:“我對人好,人自然就會對我好,就跟我和素心妹妹一樣,你看,你不是對我很好嗎?”

程素心一怔,隨即笑道:“那是當然的。”

“妹妹,你先陪陪姨娘吧,我和小靈到那邊去看看。”“好,姐姐小心點。”程素心道。

葉宸轉身,把小靈拉到梅花樹旁邊說了幾句話,小靈震驚地看著葉宸,葉宸連忙捂住她的嘴巴,警惕地搖搖頭,然後道:“走!”

兩人剛走,程素心便從另一株梅花樹後探出頭來,麵容震驚。

牡丹遠遠追過來,要跟著葉宸前往,葉宸冷冷地道:“你回到公主身邊吧,我這裏不需要你伺候。”

牡丹淡淡一笑,神情有些輕蔑,“二小姐,奴婢是奉公主的命令伺候你,除非公主下令,否則奴婢會一直跟著二小姐。”

遠處,有捧著托盤的宮人遠遠走過來,托盤上放置著精美的茶點,應該是送到禦花園那邊去的。

葉宸忽地揚高聲音怒道:“你是我身邊的侍女,為何幫著三妹指證我?你分明知道我沒有說過那樣的話,為何要冤枉我?”

牡丹背對著宮人,沒看到身後有人走過,隻是輕哼一聲道:“二小姐,看來你是沒聽明白奴婢的話,奴婢是公主身邊的人,幫公主照顧二小姐,自然以公主的命令是從,二小姐事到如今若還不明白,還不如死了幹脆。”

身後的宮人聽得此言,略微怔了一下,但是因著是宮外的事情,多聽已經是不合適,哪裏還敢停下腳步偷聽?遂加快了腳步離開。

葉宸望著送點心的宮人離開,忽地嫵媚一笑,笑容中,透著無限的風情。

牡丹心頭卻一顫,總覺得她這個笑容詭異,她下意識地退後一步,“二小姐笑什麽?”

她對自己心頭莫名的懼怕有些不解,更有些惱怒自己,眼前這個女子,不過是剛及笄的庶女,瘦弱蒼白,無權無勢,府中更無人寵愛,用任人宰割來形容一點都不過分。

但是,她竟然會覺得她這個笑容裏暗藏殺機。

“你很快就會知道我笑什麽。”葉宸在小靈耳邊低語了一句,然後轉身,大步往假山群方向走過去,牡丹猶豫了一下,快步跟了上去。

宮中有一個暖湖,引周邊的溫泉入湖,所以縱然是大冷的冬天,湖水也沒有結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