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嬌
字體:16+-

第697章

第697章

趙輝在心裏琢磨了一下,朝外麵喊了一句,“來人,去把探子叫來。”

文祁想了一下,抽一張白紙在上麵畫了起來,很快李昭的畫像就躍然與紙上了,倒是栩栩如生十分形象。

探子被叫了進來,文祁朝他招招手,“來你幫我看看,你見到的那個貴公子是不是這個人,如果不是你能不能給我描述一下。”

探子接過畫一看,立刻拚命點頭,“就是他,我認得,他長得好和別人都不一樣,僅次於咱們的秦公子,但是氣質不一樣,在人群中也特別顯眼,我認得呢,就是他。”

探子言之鑿鑿的確認了,文祁和趙輝對視一眼,彼此心裏有點沉重,倒不是害怕李昭,而是他代表的是北魏,沒有特意打扮後就進入了西北地區,說明他也不想隱藏自己,就是咱們知道的。

代表著北魏和韃靼國聯盟了,有可能要狠狠咬我大齊一口肉呢,李昭這次來就是為了一雪前恥的。

被一個女人狠狠打臉,甚至回國後境遇都一落千丈,得到的不僅僅是失寵,還有其他兄弟拚命踩踏的恥辱,這些李昭怎麽可能會忘記呢。

“好,辛苦了,拿去喝酒。”

芷玉看了眼文祁,從袖兜裏摸出一個荷包,裏麵有一些大子送給他拿去喝一頓酒的。

“多謝將軍。”

探子高興地收了打賞就下去了。

“看來你的判斷是準確的,北魏和韃靼國已經坑壑一氣了,我們也應該加強防範。”

趙輝歎口氣,這兩個人湊在一起更難對付了。

“李昭長處在於使用計謀,而托木真倒是驍勇善戰,這兩人湊在一起確實不好對付了。”

文祁歎口氣坐了下來,也在思量對策是真的。

“別擔心我回來的時候要了幾個人過來,應該很快就能來了。”

“哦,您要了誰呀?”

文祁立刻感興趣的抬眼問道,顯得十分高興的樣子。

“就是你以前的仇人啊,那個王將軍啊。他可是個驍勇善戰的人,我跟端王特意要了他,還有其他兩個很能打的副將過來,給你幫把手的。”

趙輝哈哈大笑,他知道王將軍和文祁的恩怨,但憑個人印象來說,他很欣賞王將軍,能打有腦子,是一員猛將,因此特意去找端王要了過來。

端王考慮到文祁在這獨木難支,趙輝他們要負責全軍統率,作為急先鋒能打的確實隻有文祁和王釗秦熙三人,實在有點少了,很大方就給派了過來,也是提拔王將軍的意思。

“倒是個好人選,你放心來了我肯定以禮相待,隻要他別再看不起我老懟我就行,其實我也挺欣賞他的,我倆沒啥仇恨,上次在韃靼國行動那次,他還照顧我來著,人是個爽利大方的爺們,就是大男人氣重了些。”

文祁嗬嗬的笑了兩聲,眼裏並無不滿,早就過去的事了,都不值得一提了。

“那就好,我還擔心你不開心呢。”

趙輝也笑了,心裏放心多了,他原本擔心侄女心裏不高興呢,到底被人羞辱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可沒想到文祁還是很大氣,很有大局觀的,這個性格就真適合做大事,這讓他十分欣慰。

“不至於啦,都過去的事了,再說都是自己人,我們都喝過酒的,你放心吧。”

文祁笑著擺擺手,保證絕不和王將軍鬧事。

五六日後三位將軍一起來到了軍營報道了,分別是以前認識的王將軍,和兩位官位略次一等的副將,李將軍和錢將軍,都十分年輕勇猛,算是端王手裏主要培養的人選了。

“給將軍問好,林將軍好,長寧咱們又見麵了。”

王將軍三人一起抱拳行禮,他麵帶微笑的打招呼,這次態度十分真誠友好。

“哈哈,前還說你們該到了呢,這說曹操曹操就到了呀,王哥我可盼著你來呢。”

文祁也很給麵子,笑嘻嘻的上前問好。

“我一聽說來這,我就特別高興,有的玩,我聽說了你可是把托木真給揍了一頓,幹的太漂亮了,好樣的。”

王將軍也聽說了,要他們偷襲托木真的事了,覺得特別解氣,很是佩服文祁的腦子和能力。

“哈哈哈!那是幾位叔叔們疼我,由著我胡鬧,大家團結協作的功勞,可不是我一個人的,不過的確很過癮就是了,你來了咱們就可以幹點大的了。”

“那是自然,我一直都盼著呢,讓我幹啥將軍隻管吩咐就是了,我們再沒二話的。”

王將軍是個好爽的人,當然武將脾氣都有點爆也是真的。

“哈哈,好說好說,先休息一下,給你們準備了營帳你們先歇歇,歇好了我們再來商議一下,我們得到了消息,北魏的李昭和托木真湊在一起了,日後如何應對防範,我們還是要商議以下的。”

趙輝笑著點頭,既然來了就是自己人,當然要坦誠相對了,這樣才能團結一致麽。

“好說,我們去換了衣服這就來,路上睡了一路並不累的。”

王將軍很大方的笑笑,告辭先去脫了常服換上軍人的鎧甲這才是該有的樣子。

“你們這次來家裏都好麽,驍騎營訓練還努力麽?虎子哥管的怎麽樣,有沒有不聽話的,王哥你給我說說唄。”

文祁心裏是惦記驍騎營的兄弟們,畢那幾年時間裏她所有的成長和蛻變都是驍騎營兄弟們給與她的,心裏是惦記是親近的,雖然知道要放手,但不妨礙她打聽一下消息,心裏也覺得踏實呢。

“好著呢,你走了虎子哥就接手了,一開始有點忙亂,但大家夥都很配合,文辛輔佐幹的不錯呢,上次皇上遇到刺殺,二人一起通力合作,配合大家一起拿下了那些死士,幹的特別漂亮,沒說的,一點沒給你丟人,你放心好了。”

王將軍伸大拇指,以前是真覺得女人來軍營不是鬧著玩麽,但經過幾年的磨礪,驍騎營變了,文祁也變了,變得讓人刮目相看,他心裏也是十分佩服的,男人也未必比她做的更好,但這個女人她做到了,這就值得他給與尊重了。

“那就好,那就好,好久不見還挺想他們的。”

文祁低下頭笑了一下,有點失落也有點欣慰,這種感覺很複雜。

“別難受,我帶了他們的信給你,還有一些武器和小玩意,給你防身的,從墨家給你定做的,都惦記著你呢。”

王將軍這會才說了。

文祁一臉驚喜,眼裏帶著明顯的歡喜雀躍,不在於東西貴重,在意的是這份心,她激動地眼眶裏有點晶瑩之色,咱人緣還可以的,沒人走茶涼,還是有人惦記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