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嬌
字體:16+-

第744章

第744章

“走走,咱們也去看看熱鬧去,這孩子整日說自己多厲害進步了什麽的,我也不懂看不出個一二三來,正好你來了給我狠狠揍他。”

睿王妃興奮的拉上妯娌一起去看兒子熱鬧去,眼裏都帶著光呢。

大家一股腦跑去外院的練武場上,爺們都在這練武的。

文祁卷了袖子,“說吧,怎麽個比法,隨你挑了,先說好了,我就一條,五百招內你輸了,我可要往死裏揍你,八百招內輸了姐請你喝酒,能抗一千招才是長進了。“

“啊,那我不比拳腳了,我改主意了,比刀,我用刀熟悉。”

文浩一聽眼珠子一轉就改了主意。

“成啊,還有別的要求麽,限時一炷香。”

文祁淡定的看著他耍滑頭。

“行,來吧。”

文浩挑挑眉,自己去兵器架子上挑了一把順手的刀。

“我赤手空拳對你好了,免得不公平。”

文祁從容的站在那望著文浩,一臉的輕鬆愜意,就是來玩的,沒當回事都。

“那你可別說我欺負你啊。”

睿王妃一聽都笑了,“你可拉倒吧,別給自己臉上貼金了,你別拖延時間,我讓人去喊你老子了,你快著點選兵器,今兒一定要分出勝負來。”

文浩皺著眉頭瞪了眼母妃,“你是我親娘麽,你知道我姐打人多疼麽。”

“你活該,早就該收拾你了,你爹不在你以為就沒人拾掇你了,哼!”

睿王妃開心的朝兒子哼了一聲,頗有點大仇得報的快感。

眾人看著這對母子樂得直搖頭。

睿王叔也讓人給叫來了,順便還帶了一流王爺和公子的,文辛等人也在,剛才就說要去派人找文祁過來說說話的意思,正好他們比試就一起過來了。

“你說文浩多少招能輸?”

睿王爺也覺得兒子能輸的不要太難看就好了,贏文祁,這個異想天開的事就不要說出來了吧,免得讓人笑掉了大牙就不好了。

“這段日子文浩光跑出去玩,懈怠了,我看這頓揍是免不了了。”

文辛砸吧嘴搖搖頭。

“我來了。”

文浩大喊一聲,舉著刀就衝了過去,文祁則赤手空拳對陣,站在沉穩如鬆一般,氣勢穩若泰山,絲毫沒有任何改變。

“嗯,文祁又長進了,這氣勢越發內斂了,收放自如真不錯。”

睿王叔看了讚賞的點頭。

二人凶猛的打了起來,文浩一直在進攻,不得不說這三年確實長進了很多,刀法老辣精湛,刀刀致命沒有空隙,反應也相當敏銳。

但文祁在戰場拚殺三年,屍山血海裏走出來的,也不是白來的。

五百招還沒過,文祁就把文浩打敗了,將他摁在地上一頓痛毆,才不管跟前誰在呢。

“你別告訴我你沒偷懶。”

文祁有點生氣是真的。

“啊,沒有啊,最近忙了點,可我沒疏忽訓練,姐我錯了,別打了,痛死了。”

文浩痛的哇哇大叫。

“哼!再敢偷懶我打死你。”

文祁把文浩走的鼻青臉腫,腦袋別在腰上的活計,一日都不能偷懶,一個閃神命就沒了。

“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文浩乖乖的站在那耷拉著腦袋,無精打采的樣。

“今兒我給你個警告,別以為我三年沒回來就什麽都不知道,這吊兒郎當的樣你也敢出去玩,不怕死的快呢,你下午給我滾回軍營訓練去。”

文祁狠狠瞪了他一眼。

“是。”

文浩大聲應道,委屈巴巴的樣。

“文辛呢,出來,讓我看看你這個隊長進步了沒?”

文祁看了文浩提高不算太多,心裏有點失望是真的。

“你手下留情啊,我庶務多了確實有點疏忽了,我知道。”

文辛也不好意思了。

文祁一言不發默默的望著他們,“我走時候我記得你們跟我保正過,驍騎營永遠都是鐵打的隊伍,三年了,你還能這麽保證麽。今兒我給你留個麵子,杠子,跟你文辛哥哥,好好的比劃兩下。”

“是,請。”

杠子一抱拳就站了出來,向文辛行禮以示尊重。

“那個啥你別生氣呀,我疏忽了,也不代表驍騎營就差勁了呀,我們真沒落下,我保證。”

文辛看出文祁生氣了,以為他們懈怠了,其實真沒有。

“揍他。”

文祁一轉身給了兩個字,杠子飛身而起就用拳腳踹他,二人立刻就打了起來,圍了一圈人看的是津津有味的。

二人用拳腳打完了不過癮沒輸贏,又搶了兵器對戰,杠子選了一向習慣的槍,殺招不斷的文辛步步後退。

“臭小子要輸了。”

端王看出來了,歎息一聲,練武這東西真的是不能懈怠的。

“嗯,這小子誰呀,好手啊。”

睿王爺看著也是喜歡的不行,紮實的功底呀。

“我的親隨,我選的。”

文祁不知何時站在他們旁邊,得意的宣告。

“確實不錯,你怎麽回來好幾天也不見人影,幹啥去了。”

睿王爺看了文祁一眼,撇嘴問道。

“沒,在家陪陪我祖母和外祖母他們,說說話了。我三年沒回來了,文浩他們確實長進了,不過也該督促著些才對。他們幹的活畢竟危險。”

文祁望著他們比武說道。

“就這幾日和談的事耽誤了些,之前也沒有,驍騎營這三年長進不少,沒給你丟人,家當也沒禍禍光,越來越好了,你放心吧,我們都看著呢,哪能讓臭小子做敗家子呢。”

睿王爺嗬嗬的聳著肩膀笑了。

“那就好,不然我真要揍他們了。”

最後杠子以微弱的優勢贏了文辛,差距並不大。

“嗯,勉強還行,你那頓打就先記著吧。”

文祁還算滿意的點點頭。

文辛也累的直喘氣了,“行啊哥們,牛氣啊。”

“那當然,我是將軍的人,不能給將軍丟人。”

杠子十分驕傲的梗著脖子。

“長寧,你什麽時候去看他們呀,可都盼著你呢,知道你回來了,天天問呢。”

文辛問文祁啥時候去驍騎營看看,大家夥都惦記她呢。

在他們兄弟心裏,文祁的地位是無可替代的。

“我過兩日就去,等我定的軍馬到了給你們送去。”

文祁也不會空手上門,從西北拉了一批軍馬回來,給驍騎營添置一點東西,這是她自己掏錢買的,回來了,也沒忘記兄弟們,給送點禮。

端王等人微微歎息一聲,這份情誼別人就比不了,怪不得驍騎營死心塌地的隻認文祁呢。

“行啊,你怎麽知道我缺呀,太好了,你是我親妹妹,我恭候大駕啊。”

文辛高興的樂了,自己親妹妹也不客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