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寵寶貝小妻
字體:16+-

第24章 我想吃你

第24章我想吃你

他笑了?雖然有些疑惑和不確定,但她還是試探性的問了一句:“你吃飯了嗎?”

“吃了。”蘇少墨扯開領帶,聽著電話坐在沙發上,他剛剛和韓子熙吃飯回來。“但是沒吃多少。”

“怎麽不多吃一點?”安好下意識問道,突然覺得這樣問有些太唐突了,又加了一句:“沒有胃口還是飯菜不合口味?”

聽到她關心的話語,蘇少墨揚起笑容露出一絲狡黠,對著電話講:“沒有喜歡的菜,吃不下去。”

安好黑線,這男人吃飯真挑剔。“你不會點一些自己喜歡的飯菜嗎?”笨!

蘇少墨勾起好看的唇角,“那裏沒有我想吃的,而且他們也沒有材料做。”

安好又是一愣,“是你胃口太挑了吧?”真不知道他家裏人是怎麽養大他的!後來又說了句:“你告訴廚師你想吃的就行了,他們會做的。”

男人愉悅的笑了,一本正經的說道:“可我想吃的是你。”

安好一愣,臉一紅,無奈的輕歎一句:“流氓!”

這個男人耍流氓真的是不分場合時間的!還不分方式,在電話裏都不忘調戲她!

“老婆都娶了卻吃不到,還不準老公耍流氓啊?”對老婆耍流氓的男人才是好男人!

安好黑線,這流氓耍得也太理所當然太光明正大了吧?哪有人耍流氓耍得那麽堂皇冠冕的!

果然是男人的本性!

然後兩人胡亂的扯了些有的沒的,蘇少墨一有空就給安好打電話,內容都是些日常話題,偶爾耍一下流氓,用男人的話講就是,身體吃不到人那就退而求其次,精神上也要“吃”到!

三月的香格裏拉還是有些冷,安好拍的是春裝寫真,穿得有些單薄,中途發了高燒,所以拍攝延遲了兩天,星期五晚上才回到溪城。

莉莉將安好放在雅苑的門口就驅車離開了,留下安好對著雅苑進出口上的兩個字大眼瞪小眼,為什麽是這裏?

安好無奈的歎了一口氣,也不是不能回自己的公寓,莉莉這麽做一定是接到了男人的電話,所以她回去的話,男人也會把她抓回來的,還不如乖乖的上去呢。

看了一下手表,晚上八點五分,這裏離蘇氏國際很近,男人驅車十分鍾就到了。想到這個,安好索性拎著行李陪著門衛站在進出口等男人的車。

十分鍾後,一輛黑色寶馬760Li進入視線。

蘇少墨早就看到安好站在那裏,單薄的身子裹著偏厚的衣服,長卷的頭發被風吹得有些亂,一副大墨鏡遮住了半張臉,再看腳下那雙十厘米的高跟鞋,臉色瞬間變得有些難看。

車子在安好麵前停了下來,蘇少墨才打開車門,就將眼前一黑,安好偏瘦的身子直接撲進他的懷裏。蘇少墨連忙伸手抱住她,免得撞到哪裏,臉上痞痞的笑著,“那麽想我?一見麵就投懷送抱。”

安好抬起頭瞪了他一眼,然後一臉苦相的說:“不好意思,我想蘇總誤會了,是我腳麻了……啊!你幹什麽蘇少墨!”

話還沒有說完,就見男人直接將她抱進了車裏,讓她坐在大腿上,手裏的行李被扔到後座上。

“穿著這麽高的鞋子也不懂得先回去,外麵風大,小心感冒了。”男人嘴裏說著責備的話,卻處處流露出擔心的情愫。

安好坐在他的大腿上有些不自在,扭來扭去的,見他臉色有對她的關心,不滿的嘀咕了一句:“上去也沒鑰匙開門啊,還不如在這裏等你。”

安好這麽一說,蘇少墨才想起來他沒有配鑰匙給她。“要是我回來晚了,難道你一直在這裏等?”

“不會,我會去門衛室那裏坐著。”安好很誠實的回答說。

蘇少墨失笑,“那你幹嘛不去?”白白受罪。

安好撅著嘴不說話,她哪裏想到才站十分鍾而已腳就麻了,可能是拿著行李,又忙了一整天的原因吧。

“還麻嗎?”蘇少墨坐著不好替她揉腳,隻好問道。

安好點點頭又搖搖頭,對上男人不解的眼睛,說:“還有一點麻。”

然後看了看外麵一直看著他們的門衛,臉一紅,推著他的胸膛說:“快放我下來,被人看到了!”

蘇少墨看了一眼車外麵一直好奇看著他們的門衛,在安好的紅唇上輕啄了一下,笑著說:“謹聽夫人吩咐!”然後將她放在了副座上。

安好狠狠的瞪著他,笑臉紅彤彤的很可愛,他絕對是故意的!

蘇少墨對她的瞪眼視而不見,笑容中透露出奸計得逞的得意,看得安好心癢癢,火氣直冒。

關上車門,就在男人準備啟動車子的時候,聽到有人敲他的車窗,搖下車窗,看著剛才一直看著他們的門衛小馬。

小馬兩眼直勾勾的看著副座上的安好,認出了他心目中的女神,一心激動,忘了敲開男人車窗的原因。

他沒記錯的話,幾天前的娛樂報上可是寫得清清楚楚,蘇氏未來少夫人曝光,正好就是當今紅星安好!再想到剛才男人的那一句“夫人”,用腳趾頭想也知道,安好和男人已經秘密結婚了,而且還住在他負責看守的社區!一想到能天天看到自己的女神,小馬就興奮得不得了!

蘇少墨見自己的妻子被一個男人看著不放,輕咳了一聲,沉聲問:“小馬,什麽事?”

男人的問話聲讓小馬收回了飄遠的思緒,見對方一臉不悅的表情,尷尬的笑了笑,說:“抱、抱歉,蘇總……對了,剛才有一位小姐找您。”

說著,小馬又尷尬的笑了笑。

蘇少墨擰眉,“誰?找我什麽事?”

小馬搖了搖頭,說:“她沒說什麽,隻是問我您在不在。”

“知道了。”說完蘇少墨就搖上了車窗,隔絕掉他看著自己妻子的灼熱眼神。

安好揉著自己的大小腿對此一概不知。

回到公寓安好馬上就溜進了浴室,泡在浴缸裏舒服得舍不得出來。

蘇少墨煮好了飯,見她一直沒有出來,進去敲了敲浴室的門,“安好,吃飯了。”

安好應了一聲,聽到男人的腳步聲消失後才從浴缸起來,穿上衣服後才出去。

男人的手藝不錯,色香味俱全,完全滿足了她的胃口,也不知是太餓了,還是太好吃了,所以安好吃得飽飽的,半躺在沙發上不想起來,等男人洗澡出來後,她已經睡著了。

蘇少墨無奈的搖搖頭,將她抱起來,放在主臥的**,看著床和女人,想,抽空買張雙人床吧,單人床太小了,不好做事。

替她蓋好被子,開了空調,然後出去關上門,轉身走進了主臥旁邊的書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