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寵寶貝小妻
字體:16+-

第73章 癡迷

第73章 癡迷

愛情裏又有誰是無私的呢?

她安好自問做不到別人搶她便給這種高尚的情結行為。

菱浠一張精致得不能再精致的妝容瞬間失去了顏色,撲在臉上的粉底像一張破碎的麵具,裂痕不斷增加,隱隱露出下麵充滿妒忌的嘴臉,這就是名不正言不順揚言曾經擁有的後果,她根本找不出可以反駁的話語,盡管她很想反駁,但安好一針見血,是的,她不曾擁有,談何失去?

一切不過是她的一廂情願罷了。

“安好,你不曾參與他以前的三十年,你沒有見過他孩提時代的天真爛漫,沒有見過他少年時妻的年少輕狂,更沒有見他青年時期的意氣風發,你知道他的什麽?你隻知道他現在年輕有為,事業有成,樣貌身價身份地位樣樣拔尖,你看上的恐怕不是他這個人吧?”

菱浠的話變得尖銳起來,試圖將這些字眼化為鋒利的刀鋒割破安好完美的偽裝,看看麵具下又是一副怎麽的失魂落魄,她開始變得瘋狂,莫名的有些期待和得意。

她討厭安好那副風輕雲淡,波瀾不驚的模樣,這讓她覺得自己是一個惡人,為此感到厭惡,恨不得撕碎!

換來的卻是安好的嗤之以鼻。

安好笑得陽光燦爛,嘴角高高掛起露出六顆潔白的牙齒,比平常杏眼還要好看一些的眼睛彎成一對月牙,笑意像月光一樣安靜的在眸底流淌,就聽到她不急不緩的開口說道:“難道淩小姐不知道嗎,就是因為你太了解他了,所以隻能是朋友,你隻能參加他的三十年,看著他和另一個女人結婚,看著他未來的日子裏有同一個女人陪伴。菱浠,我比你幸運,我會陪他生老病死,而你不能。”

她懂得用簡單的字眼營造出最柔中帶剛的氣勢以達到打擊敵人的目的,咄咄逼人誰不會呢,她也算個中翹楚。

安好話裏每一個字都像利刃刺向她的心髒,明明笑得那麽溫暖,明明每一個字都那麽單純,偏偏說出的話卻冷得讓人如墜冰窖。隻是在陳述一個事實,菱浠卻從字眼間聽出了安好在捍衛自己婚姻的意思,她改口喊她菱浠。

“安好,我愛了他十年,無論如何我都要一個結果!我也不廢話,我不管他有沒有結婚,少墨的三個三十年我都要!”

安好突然沒緣由的覺得菱浠很可憐,這是一個為了愛情失去自我的可憐女人。

她沒有認識超過十年的異性朋友,更沒有喜歡過某人十年,所以她無法說出“我理解你”這樣的話,更做不到感同身受,但她多多少少還是能感覺得到菱浠對蘇少墨的愛有多深沉,隻有愛極了才會這樣不顧身份不顧言論的想靠近對方。

試想,如果她從小身邊就有這樣一個男孩存在,等到青春期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喜歡了他,為了能更好的配得上他,一個人忍著單相思的煎熬出國留學,發芽的愛情種子在長久的思念中長成參天大樹,紮根在心房上再也拔不出來,以為那麽久的付出會開花結果,可等到卻是他已經結婚成家的消息,會甘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