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獠
字體:16+-

第二百章:爆炸

第二百章 爆炸

戰鬥持續,越來越多的岩忍放棄了追捕圍剿犬塚獠,開始將攻擊的矛頭調轉,對準了卡卡西等人。

於是壓力驟然沉重。

“卡卡西,你們撤退!”

便這時,犬塚獠依舊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來,流光閃爍的雷霆猛地一頭紮了下來,開殺之後第一次停頓。

“嗞—嘭—”

下一刻,終於停頓的雷霆膨脹,繼而炸裂,掀起浪濤般的黑雲肆虐八方。

追擊岩忍的咆哮還沒有因為敵人的停頓轉化出欣喜,就被犬塚獠突如其來的狂暴攻擊席卷。

伴著見有機可乘撲上來,最終都成了慘叫的傷亡,犬塚獠的這番爆發過去,再找人時,卻見人已消失。

“啊~”

外圍突然傳來連片的慘叫,將搜尋的憤怒目光引來,卻見恨不得咬碎一口白牙的閃光正在那裏肆虐,掩護著敵人在撤退。

“啊—殺了他!”

憋屈的憤怒在咆哮中沸騰,組成了追殺團隊的岩忍上忍們紛紛調轉頭來,紅著眼睛再度衝向了犬塚獠。

堂堂忍軍居然就被這麽一個家夥攪了個天翻地覆,絕對要跟他不死不休!

接到命令的部下開始撤退,犬塚獠留下獨自斷後。

雷霆如光,仍在閃爍。岩忍如潮,帶著憤怒,隆隆掩殺向前。

且戰且走,已經氣紅眼的岩忍不可能就這麽任由大鬧一通的敵人安然無恙退走。

奮力廝殺的木葉眾人頑強的執行命令,一點一點向來路重新殺了回去。

戰場開始轉移,戰線被拉扯成一線,木葉要走,岩忍在追。

打打停停,不知道傷了多少人,死了多少人,有犬塚獠斷後,有卡卡西奮力保護,相互協作著,木葉七人終於看到了荒涼岩土邊沿那突兀延綿的翠綠叢林。

久戰的疲憊,在叢林翠綠入眼的那一刻都一掃而空。

多處負傷的卡卡西六人心中一口氣湧上來,互相對視之後猛然發力,衝破了岩忍的圍追堵截,一頭紮進了叢林。

戰鬥到這種地步,哪怕犬塚獠沒有明說,可大家都不是蠢到無可救藥,怎麽還看不出來是在誘敵。

就是犬塚獠用的手段有些激烈,且對部下不夠坦誠。

不過臨時彌合的隊伍,也不怪犬塚獠行動之前用全力阻止來作為借口,太過坦誠,恐怕就起不到如今的效果了。

七人衝陣已經足夠瘋狂,如果坦誠後有人一不小心暴露出來,恐怕就會功虧一簣。

不了解犬塚獠先前布置的卡卡西三忍脫險之後還有些心有餘悸的怨憤,畢竟犬塚獠是在拿他們的性命做賭注。

可奈良鹽水三個從頭到尾操持了具體布劃的人,此時卻心頭猛跳。

他們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這片叢林裏,峽穀前後包括那座連接天塹的橋梁下,到底布置了多少起爆符。

看看身後已經被氣的快要瘋狂,鍥而不舍追擊上來的岩忍,三人沉默中眼皮直跳,腳下像瘋了一樣加速。

他們的隊長——這是要把岩忍這些人一網打盡啊!

岩忍的前偵被剿滅,對叢林中的情況一無所知,頭腦發熱,眼睛發紅的衝過來,絕對不會有好下場。

忽然感覺有些慶幸。自家的隊長,居然是這樣一個狠人。

用七個人去衝擊岩忍的軍團,蔑視又冒犯,然後用實力刺痛岩忍的神經,挑起岩忍的火氣,且戰且走讓他們無暇偵查,一路尾隨過來,最後一頭紮進陷阱。

正這般想著,就見身後有光芒閃過,犬塚獠再次脫離了岩忍的圍剿,急速拉進了跟隊員們的距離。

“連戰鬥會不小心引爆陷阱的漏洞都算到了啊。”

冷然的犬塚獠急速追近,正在串連細節的奈良鹽水眉頭猛挑。

看著被拋開之後,暴跳如雷湧進叢林死追不放的岩忍,山中三天沒來由的嘴巴開始發幹,連身上的創傷都感覺不到疼了。

想想幾天前還在沒完沒了的抱怨吐槽自家的隊長。

想想第一次接觸的時候居然正麵懟過自家隊長這樣的狠人,山中三天突然感覺很佩服自己了。

隻看現在岩忍的情況,恐怕早在陷阱布置之前,自家隊長就已經預料到了現在這般局麵。

細細思索起來,這中間到底都串聯了一些什麽東西進去,居然讓人可以做出這種大膽的一個計劃?

感覺就連水門前輩他們到來,似乎都在隊長的預料之中。

從開始就把一切都算到了啊。

“水,你說他,是不是……”

其中細節還有不少地方無法理解透徹,可眼下的局勢已經不妨礙山中三天震撼,他帶著難以置信之色,扭頭向基友求證。

“肯定是!現在別管這麽多,我們得快點跑,加速!你們那邊也是,速度要快,跑,跑過橋去!”

沒有聽基友說完囫圇話,默契讓奈良鹽水知道他想求證什麽,直截了當的用肯定答複打斷了基友詢問,他開始拚命加速,並且催促卡卡西他們。

“喂,你們跑那麽快,等等啊,慢一點!”

帶著不解,帶土被領著節奏加速,整個人都是懵的。

這是發生什麽事情了嗎?怎麽好端端突然就都加速了,後麵追的是岩忍,不是土影啊!

“不想死就快點跑,吊車尾。”

卡卡西留下一句口吻熟悉的警告,一把扯過琳極限加速。

他不知道犬塚獠在這裏有什麽布置,但隻看奈良鹽水他們的行動跟提醒就知道,這裏一定有了不得的布置。

不然不可能這麽焦急。

身後洶湧的喊殺聲此起彼伏,進入叢林之後,從四麵八方圍攏過來,頭頂有雷光閃過,犬塚獠已經急速飛身躥到了前方,三兩下之後,居然就這麽不見了蹤跡。

除了岩忍,木葉沒有人認為,犬塚獠就這麽突然的拋棄他們,獨自逃跑了。

唯一的解釋,隻能是犬塚獠需要一點時間去做什麽布置。

“不好啦~~有陷阱!有起爆符!”

一聲淒厲又驚恐的嘶喊突然在群情洶湧的岩忍間響起。

“快停下,都快停下,這是陷阱!”

陷阱終於還是被人發現。接連的警醒隨著呼喊傳出。

然而沒有木葉的人停下腳步,反倒跑的更快了兩分。

這個時候才發現陷阱,已經有些遲了。

上千人的軍團數量雖然不少,但忍者的腳程都比較快,何況還有仇恨刺激,岩忍的追擊就越發迅捷,這個時候,他們已經深入了叢林。

“轟轟轟轟……”

連綿的爆炸就在岩忍發現陷阱的同時炸響。

地麵又蛛網般絲線如蛇遊走,紮入地下,刺入樹幹,盤繞枝椏,晃眼之間就從木葉忍者的身後,向著岩忍方向蔓延了過去。

遊蛇般絲線過處,爆炸開始在岩忍軍團中肆虐開來。

準備了那麽久,有七人衝擊千軍一搏,所圖不就是這個麽。

早前埋下的起爆符,此時此刻終於發揮出了應有的作用。

爆炸聲此起彼伏連綿不絕,順著岩忍不對的腳步,一路蔓延攀附了過去。

煙塵開始遮蔽視線,硝煙燃起,大地在晃動。爆炸轟鳴無可遮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