賤人
字體:16+-

chapter 9

chapter 9

總之通過奧格斯特醉醺醺的話,蘇小南理出了頭緒,就是維爾懷疑他是C派來的臥底,要奧格斯特與自己保持距離。

隻是保持距離的話,就證明奧格斯特很相信自己,也證明維爾隻是懷疑,沒有證據。

也就是說,隻要一直讓維爾抓不住證據的話,自己其實是很安全的。

做完這翻推論,蘇小南心滿意足的睡了,甚至沒有給沙發上的奧格斯特蓋件衣服,這點讓第二天醒來的奧格斯特情緒很低落。

淩晨五點多的時候,蘇小南難得早起,去了當地的一家小酒吧。

其實洛杉磯,他是來過的,當然不止一次,但是和安塞爾一起來的隻有那麽一次。離開酒店的時候掏了掏口袋,發現煙沒了,叫了酒店的服務,兩盒煙,當然還是算在了奧格斯特的賬上。不過這不是他常抽的牌子,總覺得有些不順口。總之澀的很。

蘇小南做了一個夢,夢裏他在加州海岸曬著太陽,看著一個曲線玲瓏,極其誘人的女子背影,剛要走過去打招呼,那女子轉過臉,竟然是C!

噩夢!蘇小南醒來的時候一身冷汗。

和安塞爾來洛杉磯的那一次,是因為他賭氣冷戰了。事情發生在安塞爾成功攻陷了蘇小南之後,蘇小南去安塞爾的小診所找這位魅力情人,卻發現這貨的**,除了他還有一男一女,暗罵一聲種馬,自此也就不再跟這個混蛋聯係了。

那段日子,他就躲在洛杉磯。

直到他來接他。

現在蘇小南走過的路,就是當時安塞爾為了尋他走過的路。那個人當時是抱著怎樣的心情來找自己的呢?蘇小南忽然覺得很懷念,至少自己還是很重要的,至少他來了。

淩晨五點多,酒吧的狂歡已經散去,剩下的隻有喝到爬不起來的酒鬼,還有磕過藥的癮君子們。總之和他們一比,蘇小南覺得自己並不頹廢。

他有什麽可頹廢的呢,不過隻是失戀了。

不過隻是愛錯了人。

不過隻是不能自拔。

不過是要期待一點卑微的可能……

“我希望你愛我。”

那天安塞爾就在這裏撿起了爛醉如泥的蘇小南。他已經不知道自己在這裏待了多少天,喝了多少酒,因為就連賬單都是安塞爾報銷的。蘇小南自認為不是個酒量差的人,隻是據說,據說心情不好的人比較容易醉。

大概隻是心情差吧。

不過看到安塞爾的那刻他還是很清醒的。那樣的雙色瞳,無情又**,蘇小南提著最後一點的清醒,死死的盯著這個男人。他想等一個解釋,哪怕沒有解釋,最少有句對不起,就算沒有對不起,可不可以約定沒有下次,再也不要發生這樣的事情……

原來愛一個人,是如此卑微。

什麽都沒有,原來什麽都沒有。

瞬間相遇的喜悅頓時化成死灰。

“他不愛我。”

有些時候,太聰明未必是件好事,蘇小南推開了酒吧的門,雖然上麵已經掛了“closed”的牌子。如果那個時候,他沒有那麽自作聰明,隻是一味的感動這個男人為了他,不遠萬裏而來,還替他付了賬單,待他很好,或許現在也很幸福。

何謂自尋煩惱,或許就是現在的自己。

顯然吧台的小哥並不想見到新客人。這是個新麵孔,如果他知道,眼前這個男人三天的酒量曾經是這家店一年的收益時,他一定不會在此刻擺臭臉了。

蘇小南也沒有太在意,隻是盯著那位服務生的手看的出神。

手這個東西,其實是外科醫生的生命。他曾經也是個外科醫生,幹了幾年之後,為了給安塞爾做後援,轉做麻醉師。然而蘇小南不知道,安塞爾的手上,沾有多少人的血,或許他殺過的人比他救的人要多的多。

“先生,對不起,我們打烊了。”吧台的小哥盡量的客氣的說。

蘇小南輕笑一聲,抬頭看了他一眼,剛剛那理直氣壯不耐煩的態度,立刻變的有些羞澀。這世上竟然還有這麽勾魂的嘲笑……

“你在這裏!”大門又一次被推開,一個高大的身影踏了進來。

“你到了。”蘇小南並沒有去看他,吧台的小哥似乎很喜歡蘇小南,已經為他倒杯啤酒。

“先生,我們已經打烊了。”小哥顯然對這次突然入內的大塊頭沒這麽熱情。

奧格斯特也沒有廢話,亮出了證件。吧台小哥就默默的躲到一旁擦桌子去了……

“讓我想想,你為什麽會知道這裏……”蘇小南笑著,笑意中帶著鄙視,音調拉的長長的,根本沒在想,因為他知道,他總是覺得自己或許聰明過度了。

“是維爾告訴我的!”奧格斯特沒有看出他的諷刺,隻是很心疼,很心疼。

“哦”這一聲拉的很長,極盡諷刺之能,“然後呢?”

“答應我,不要亂跑。不要問我安塞爾的事情。”奧格斯特很疲憊。

蘇小南輕哼了一聲,說:“我什麽時候提過安塞爾?”

是的。沒有,正是因為沒有,奧格斯特才不安。

加州的時候沒有,中國的時候沒有,洛杉磯的時候,也沒有,可是每一個他在的地方,安塞爾都在。

因為他不知道,眼前這個嘲諷一切的男人到底在想什麽。

他怕下一秒見不到這個男人,下一刻他會做出讓自己追悔莫及的事情。

比如,他真的是為了安塞爾而來,比如他真的要救安塞爾。

奧格斯特的沉默著,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男人可以看透他,還用他說太多麽?

“我要見維爾。”蘇小南看著獨自消沉的奧格斯特結束了他的苦惱。

“你說什麽?”奧格斯特不敢確信他的耳朵。

蘇小南俯身在奧格斯特的耳邊,奧格斯特可以感覺到這個男人溫熱的氣息,他的耳朵**的聽到了這個男人鼻息裏發出的輕笑,全身血液上湧,有那麽種衝動要他快要失去理智,奧格斯特聽著一個那個聲音說:“我要見他。”

他笑了。

奧格斯特的還記得維爾的未婚妻跟別人跑了的時候,維爾喝的爛醉如泥,竟然找他們當時監控的嫌疑人去買藥!奧格斯特很氣憤,作為維爾的搭檔,他想不出一個正直的人需要毒品的理由。其實正直不正直跟吸不吸毒完全沒有任何關係,當然維爾並沒有去反駁他,隻是慘笑著說:“她就是毒藥,我一生都戒不掉,現在她走了,你要我怎麽辦,怎麽辦!”

此時此刻,看著蘇小南的笑,奧格斯特想到了維爾的痛苦。

他似乎明白了。

沉淪,心甘情願的沉淪。

撕心裂肺的沉淪。

中國有句古話,叫做“有緣千裏來相會”。

蘇小南滅了煙,看著8012室門口站著的這個金發藍眼的男人,他不知道是該嚴肅還是該大笑。

“維爾?”蘇小南最終實在憋不住,笑出聲來。

門前的男子似乎也愣了一下,他拉了拉紅色的鴨舌帽,裝出一副整理衣衫的樣子,蘇小南可以感覺到,他那雙藍色的大眼睛總是在盯著他看。

“怎麽會是你?”維爾搖著頭,小聲嘟囔著。

“我也沒想到會是你。”蘇小南反駁道。

“好吧。”維爾不再說什麽,挑了個看上去最軟的墊子壓在了身後。

“怎麽,腎虛?”蘇小南輕嘲。

有一種人,是得理不饒人,沒理也要講出幾分理。比如蘇小南。至少維爾是這麽判定的,他雖然想大聲喊出他不腎虛,但是眼前這個男人一定會想出更難聽的症狀,他決定放棄掙紮,“他這一家子基因都不正常。”維爾在心裏默默安慰自己。

“誠實的說,我希望你離開這裏。”維爾開門見山的說。

蘇小南看著他,不語。維爾被他盯得很不舒服。

“如果你要度假的話,哪裏都可以去。”維爾繼續說,“我查過了,洛杉磯沒有你要做的手術。”

“我在想一個問題。”蘇小南懶懶的開了口。

這個態度,像極了那個人。維爾心頭一緊。

“你的臉色很不好。”蘇小南的嘲笑,總是讓人無法生氣,甚至還讓人覺得有些神魂顛倒。

見鬼了。維爾暗自心驚。

“你想什麽問題?”維爾爭取掌握主動權。

“設計抓安塞爾的時候,你是不是也在中國?”蘇小南的眼神輕挑,維爾覺得有些心慌。

“你在說什麽。”維爾算是在反駁。

“好吧,那我換種問法。”蘇小南挨著維爾坐了下來,手熟練的繞到了維爾的腰部,維爾剛要反抗,被蘇小南用身子壓住,另一隻手從他的胸口掏出了手機。接通模式,“喂,喂,奧格斯特。”

電話那頭的奧格斯特剛剛第一次聽到安塞爾的名字,心中莫名絞痛,現在還沒緩過神來。

“是,是我。”奧格斯特回答道。

“維爾那個時候不在中國吧。”蘇小南輕笑著看了眼維爾,又坐回了自己的位子。

維爾撫摸著自己的小心髒,shit,這東西都快跳出來了!海藍的眼睛狠狠的瞪著蘇小南。

“是,是的。他說他看到中國姑娘就傷心,所以沒去。”奧格斯特回答的很誠實。

蘇小南的笑更濃了。手機本來就開在了免提模式,奧格斯特說的每一句話,維爾都聽得清清楚楚,一雙眼睛恨不得要吃了眼前這個人。

“哎,奧格斯特,接下來我們要談談中國姑娘,你要不要也進來聽聽。”蘇小南說的很開心。

“真,真的麽?我就在大廳,我馬上上去。”

蘇小南才不管奧格斯特什麽時候上來,他早就把手機扔到了一邊,笑著看著維爾。

“再不說點什麽,他就上來了。”蘇小南好心提醒,“這是他的房間,房門卡在他那。”

維爾喝了杯水。

“聽聲音好像搭上電梯了,還有不到一分鍾。”蘇小南一點都不著急。

“安塞爾今晚就會被押送到別處,你就不要再想了。”維爾惡狠狠的說,當然他說這話的時候先關了手機。電話那頭的奧格斯特聽不到聲音緊張了一下,隻希望電梯快點到站,維爾千萬不能傷害他。他是那麽柔弱。

他是那麽柔弱,奧格斯特被這個可怕的念頭嚇了一跳。

“你跟這個大塊頭搭檔多久了?”蘇小南麵不改色,繼續笑著問。

“三年零七個月。”維爾不知道他要幹什麽,隻是莫名的心慌。

“三年前呢,你晉升的時候還在跟July在一起吧。小八看上去什麽都聽你的,你也算是前輩了,那麽親愛的前輩,被July甩了,選擇Augest(奧格斯特)的感覺如何?”蘇小南貼在維爾的做臉,聲音卻是全都傳到了剛剛進門的奧格斯特的耳朵裏。

維爾要緊牙,他第一次意識到,這個人不好對付。維爾知道小八是蘇小南給奧格斯特起的名字,這個時候暗示他與奧格斯特關係親密,而自己卻把奧格斯特當做替代品麽。維爾看著門口的奧格斯特,卻不知道這一切該從何說起。

“你!”維爾拉起了蘇小南的領子。

“你放開他。”奧格斯特趕忙衝了過來,他果然對這個柔弱的人動粗了。

第一次的談話就在奧格斯特滿腹疑惑,蘇小南全麵勝利中結束。

維爾走下樓梯,走出酒店,繞到一個電話亭,撥通了一個號碼。

“CODE”

維爾握緊了話筒,他不確定自己的決定是不是正確,但是他可以確定,如果不做這個決定,他們將在此刻失去安塞爾,這個他們追蹤了兩年的男人。

維爾長長的歎了口氣,說道:“犯人轉交計劃終止。”

八樓的蘇小南,雖然看不到角落電話亭的那個陰影,卻聽到了維爾的決定。竊聽器,C早就準備了各種型號的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