賤人
字體:16+-

chapter 25

chapter 25

舊城區河邊。

蘇小南點了根煙,帶著濕氣的風涼爽中有些不爽,他皺了皺眉。

維斯特脫掉了連帽衫,微長的頭發隨著風揚起。這是張很漂亮的臉,一直看這張臉麵癱,突然笑起來,就猶如日出時那一瞬間的光亮了。

蘇小南看著他,嘴角掛著笑意。

“真頭發?”蘇小南問。

“廢話。”維斯特低沉的男聲變了,取而代之的是蘇小南熟悉的聲音。

蘇小南扯了扯維斯特的臉,不由得讚歎道:“這張假臉還真適合你。”

“滾!”C白了他一眼,扯掉了麵具。

兩人都看著水麵,沒有說話。

直到蘇小南把一盒煙都抽完了,C才開了口:“安塞爾要是知道,一定會殺了亞瑟。”

蘇小南笑笑,沒有回答。

“你竟然沒有殺了他。”C說這話的時候搖了搖頭。

“那還隻是個孩子。”蘇小南淡淡的說。

“或許安塞爾不是這麽認為的,聽說奧格斯特已經去過交易所了,見到的時候,你可以問問他的意見。”C說完笑了起來。

“好笑麽?”蘇小南的語氣裏已經隱隱帶了怒氣。

“不好笑麽?”C針鋒相對,“你猶豫了。”

蘇小南反而笑了:“你就這麽恨西蒙家族?”那一刻,蘇小南好像發現了C的秘密,一個致命的秘密。

“你覺得是就是了。”C伸了伸懶腰。

蘇小南看著她的身段,突然有些好奇,她到底是什麽時候混進西蒙家族的。

“什麽時候?”蘇小南問。

C愣了一下,想明白了他的問題,笑了笑說:“你又是什麽時候發現的?”

“那天夜裏。”蘇小南不喜歡女人不答反問,所以他才覺得女人麻煩,“那天夜裏亞瑟要放我走,我們回來的時候,我看到了放在你手邊的手術刀。”

“然後呢?”C接著問。

“那不是我的。”蘇小南淡淡的說。

C很驚訝的從腰間扯下那圈刀具,蘇小南看著大大小小的軍刀,不由得皺起了眉。

“那也不能確定是我。”C反駁說。

“嗯,對。所以我就試了試。”蘇小南解釋說,“我問過亞瑟,維斯特經常用什麽武器,亞瑟說你是反射神經比一般人要好,所以專攻近身戰,用的是雙刀。不管是多麽特殊的佩刀,指腹和虎口處一定有磨出繭子。”蘇小南想到了安塞爾那雙略有些粗糙的手,握過刀的人,手大多都是一樣的。隻是此刻,他腦中總是會閃過,是亞瑟那雙顫抖的,熾熱的手,那雙手,曾經穿過他的發……

“我也有。”C不滿意的伸出手,在陽光下細細的看。

蘇小南被她的話拉回了思緒,笑了笑,沒有回答。

C的臉色變了,陽光之下,她左手不知道什麽時候劃開了一層皮,那自然不是她的肉,所以也就覺察不出疼。那條劃痕細細薄薄,不易察覺,卻挑起了她手上那層假人皮,這畢竟隻是化學合成的膠皮,一旦劃開,就會發現這根本不是什麽真肉。

是那個時候,講電話的時候,她在裁紙,蘇小南曾經遞給過她一張紙。

“把長發再留起來吧。這樣半長不短的,實在不適合你。太女氣了。”蘇小南說。

“我發現了一件事情。”C沉重的說。

“什麽?”

“你變了。”

蘇小南自嘲的笑了。

“變得女氣了。”C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兩個變得女裏女氣的人,對著河麵,一直到天黑了,才離開。

在一家私人的小旅館睡了一夜,第二天中午,C才昏昏沉沉的醒來。醒來的第一句話就是:“我覺得我們該回去了。”

蘇小南心領神會,打了車,把睡的半醒的C塞進了出租車,直奔機場。

一切都該結束了,蘇小南看著窗外。

一個急刹車,從不係安全帶的蘇小南直接跌到了車窗上……

剛要開口罵,就發現前麵擋路的那個人,厭惡感油然而生,通過後視鏡瞄了一眼還在後座昏睡不醒的C,他皺了皺眉,下了車,示意司機把車開走。

“跟我回去。”奧格斯特不由分說的拉起蘇小南就走。

蘇小南並沒有掙紮,隻是由著他,拉著自己走過兩條街道,直到走在他前麵的奧格斯特回過頭,那雙充滿紅血絲的眼睛真像一頭發了瘋的公牛。

“你到底想怎麽樣?!”奧格斯特一拳打在蘇小南左臉的牆上。

這個近距離的震動和風聲讓蘇小南很反感。他隻是看著眼前這個男人。這就是愛麽?他的愛麽?

“別這樣。”奧格斯特突然哀求說,“別用這樣的眼睛看著我。”

蘇小南很聽話的閉起了眼睛。

奧格斯特狠狠的抱住了他。他抱的太緊,蘇小南感覺到了窒息的疼痛。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奧格斯特不斷的說著,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無力。

蘇小南起初的反感隨著他的喃呢,漸漸的和腦中另一個人的聲音重疊,那個少年曾經用那活動不方便的左臂攔過他,俯身在他耳邊,說著同樣的話……

“我愛你,我愛你……你感覺的到麽?我愛你……”少年的話語,幻化成的□,刻入蘇小南的身體。

是的,他感覺的到。

蘇小南閉起了眼睛。

他聽得到心跳的聲音。

那是誰的心跳,他已經記不得了。

奧格斯特忽然一把推開他,仔仔細細的盯著這張臉,他的眼睛裏是誰,他在想著誰,他為什麽會在這裏,他為什麽要讓自己這麽擔心,他為什麽可以毫不在意。

奧格斯特不管不顧,一把拖住他的後腦,吻了下去。

隻有血腥,沒有痛覺。

他厭惡的咬了他。

“為什麽?”奧格斯特看著他,求一個答案。

“我們本來……”蘇小南擦掉嘴邊的血,冷笑一聲,“你本來是有機會的。”

“那現在呢?”奧格斯特早就在他的眼睛裏看到了答案,隻是,他不相信,“什麽是本來,為什麽是本來,既然當初可以,為什麽現在不行!”

這句話,徹底惹怒了蘇小南。

他冷冷的看著奧格斯特,緩緩的說:“因為我給你機會的時候,你一直在騙我。”

蘇小南此生最大的禁忌就是欺騙,如果你踩了雷,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那都不是一句“對不起,我不知道”可以化解的。

蘇小南身邊唯一的兩個女人,C和蘇小妹JULY,都是不會欺騙他的人,可以說,這兩個人是女人中的奇葩,或許在別人眼裏,這是無可救藥的怪人,但是對於蘇小南來說,這卻是唯一的異性。一個不來電,一個不可能來電。

不然以他的條件,怎麽輪得到安塞爾走進他的生活。

隻是因為對生而騙人的女人失望厭惡了,才接受了這個不會騙他的男人。

安塞爾有很多秘密,蘇小南並不知道。就算想知道,他也不會說,但是不說就是不說,卻不會編一個謊言來騙他。

在明白這一點的那一刻,既是失望的,也是安心的。

一顆漂泊已久的心,終於可以依靠落地的安心。

他的生命裏,曾經隻走進過一個安塞爾。因為他的獨一無二,因為他的對他的誠實。

可是現在呢?

蘇小南笑了,起初隻是一個淺淺的笑意,漸漸的笑的大聲,漸漸的模糊了視線,忘記了身在何處。

原來沒有什麽獨一無二。

哪裏會有什麽誠實,連忠誠都做不到的人,怎麽會有誠實。

如果不是遇到了類似忠誠的感覺,蘇小南或許會覺得,誠實其實已經足夠了,它讓安塞爾足夠的迷人,也讓蘇小南為他吃夠了苦頭。

“你在這裏。”

奧格斯特的身後,蘇小南的正對麵,出現一另一張憤怒的麵孔。

稚嫩的,勇敢的,憤怒中帶著無限懊惱和擔心的麵孔。

蘇小南笑了笑,沒有回答。

“跟我走。”亞瑟不由分說的推開奧格斯特,拉起蘇小南就要離開。

“站住。”奧格斯特也很憤怒。聲音裏充滿了威懾的味道。

亞瑟在忽略了這個大塊頭的體型之後,又一次的忽略了他的警告。

奧格斯特走上前去,一把按住了亞瑟的肩膀。

“滾開!”亞瑟甩開他,奧格斯特這才發現,這隻是個少年,隻是個頭與他差不多高,比瘦一些,但是肌肉練的非常好。眼睛還有著少見的澄澈。雖然此刻隻是惡狠狠的瞪著自己,奧格斯特不得不承認,這個少年,很強。

“他是誰?”奧格斯特問的是蘇小南。很明顯,他的情緒安定下來了。

亞瑟的眼神也從憤怒懊惱轉變為不確定的詢問。

蘇小南的目光掃到亞瑟緊握的手上,亞瑟慢慢的把他鬆開,更加不安的看著他。

“你沒有知道的必要。”蘇小南看著奧格斯特說。

奧格斯特略微沉默了一下,亮出了證件:“希望你履行公民義務,協助調查。”

蘇小南笑了。

歸根到底,他選擇的是忠於職責,忠於他所謂的正義。愛人,隻是他的副產業罷了。當初是怎麽會認為他跟安塞爾不一樣的呢。

大概當初有眼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