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神帝國
字體:16+-

第19章 紅衣女子 火池風雲

第十九章紅衣女子 火池風雲 [ 返回 ] 手機

黑影身影一閃,煞氣般的真元從體內轟然卷出,一股陰煞之氣攜帶凜冽黑風,滿天的符文密集的布滿黑色的鬼器,攜帶著淒厲的鬼哭神愁之音,幻音刺人耳膜,黑影手間鬼器一股極端陰煞之氣向易天劍頭頂砸下。

他實力最少劍魂五段,和易天劍簡直是天壤之別,根本就無法相提並論。陰冷的寒風攜帶著山嶽般的壓力,元力在鬼器之上吞吐,夾雜著森冷的厲風,壓的易天劍臉色蒼白。

他心中大駭,難怪那女子,給他逼的情願鑽入陣法之中,也不願和他一拚。體內真元轟然卷出,嘯天寶劍注滿元力,一股赤紅色光芒暴掠而出,手間長劍注滿真元直接刺入浩蕩而來的陰風之中。

“嘭!”

鬼哭狼嚎慘叫之聲不絕,黑氣的光芒漸漸淡了下去。嘯天寶劍和法器相交金鐵交鳴震耳欲聾,對方法器之上的威壓,如泰山壓頂而來。黑影一聲冷笑:“不自量力!螢火之光,也敢和皓月爭輝!”兵器之上迸濺出銷金斷玉的悶響,易天劍被對方強大真元,震的虎口碎裂,鮮血迸濺。如斷線的風箏撞在巨樹之上,嘴角溢出殷紅的血絲。

寒風在呼嘯,陰風在狂舞!他心中驚懼更甚,黑影冷冷一笑:“你是逃不掉的,現在束手就擒,我會讓你死的舒服一點。不然使用鬼道的‘萬鬼攝心’,你就知道何等痛苦。”

對方修為高自己太多,若硬拚的話,簡直是在送死。看來隻能智取,黑影緩緩的向他走了過來,臉上毫無表情如僵屍一般,毫無血色。

嘯天寶劍攜帶著一抹赤紅,一股熱浪此卷而出,一道紅光如毒蛇一般向黑影的胸口蜿蜒刺去。怒射的真氣在寶劍之上吞吐閃爍,易天劍緊咬嘴唇,在天空之中劃出一道弧形,往黑影胸口轟然卷去。

黑影一身冷笑:“想近身搏鬥,死纏爛打嗎?”枯瘦的手掌,迸濺出萬縷陰風,穿天裂地之力,快如奔雷的掌力,迅捷無倫的震碎易天劍發出的那道紅光。

易天劍喉頭濺出血沫,鮮血狂噴,嘴角冷冷一笑,胸骨似乎斷裂,黑影不知他為何還笑的出來,簡直腦子有問題。難道此人是個傻瓜?看起來不像,忽覺易天劍的身軀倒飛入陣法之中,他大驚!人激射而出,卻還是慢了一步。

原來易天劍突然弧形轉身,是為了借對方這一掌的力道,竄入陣法之中,也算是用性命一搏。如果對方這一掌擊的他魂飛魄散,也是他運氣使然。

想到這裏,黑影森然道:“逃得過初一,逃不過十五。你最好永遠龜縮在陣法內,不然要你死無葬生之地,給亡靈祭旗。不知道你們還能出來否,若是能出來就讓你知道我的手段。”

易天劍借助他這威猛無儔的一掌,落入這紅色的陣法之中,周身疼痛欲裂,四周紅霧繚繞,紅霧竟是從地底升起的。

黑影開碑裂石的一掌擊在易天劍胸口,而胸口斷裂的骨骼急速在複原中,體內的上古血脈果然讓肉體提升到了極致。四周一片赤紅,紅氣氤氳,陣法內仿佛是個無垠的空間,四周的空氣卻極熱,易天劍臉上出現在黃豆般的汗珠。徑直往前走去,四周牆壁都是紅漆漆成的紅色。牆壁上雕刻著各種各樣的古篆和洪荒猛獸。無形的壓力從石壁之上散發出來,壓的他氣血翻騰,臉色愈加蒼白。

他感覺牆壁之上,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的洪荒猛獸隨時呼之欲出,哇的喉頭一甜,濺出滿嘴血沫。甬道不是很長,轉眼前方出現,一個十丈寬,十丈長的火池,而池中冒著滾滾熱氣,卻是赤紅色的池水。暗想:“那少女疾馳進入陣法內,為何沒有那少女的蹤影?難道此地另有出口。

“難道這滾燙如沸水般的池水,就是九級真陽之氣?不管怎樣,隻能搏一搏了。生死由命,富貴在天!”

閉上雙眼沉入池底,池低的溫度並不是很高,而是帶著一股熱流,仿佛是極陽之氣。他周身的血液起了奇異的變幻,血液一絲絲流遍全身,肌肉噴張血脈欲裂,發出炒黃豆般爆裂的悶響。

滾燙的池水從他周身毛孔進入身體內,身體似乎不斷在膨脹,似乎要爆裂開來,他心中驚懼無比。周身真元狂湧,九級真陽之氣,在他周身帶著一股熱量,直往劍者八段最後的壁障猛衝而去。他腦中猛然一聲轟鳴,心中大喜這果然是九極極陽真氣。他頭上冒出一絲絲白氣,周圍出現赤紅紅色的漩渦,頭上的白氣愈來愈濃,猛然隻感四肢百骸輕飄飄的,舒爽無比。從劍者八段,進入劍者九段,簡直如水到渠成一般。

他不敢相信,劍者八段壁障居然如此快就突破了,這是他意想不到的。說道:“看樣子池底定然有九級赤神珠,或是火之精魄,不然這池水不可能效用如此之大,而且還帶著極陽之氣。”

池底的溫度卻沒有池麵上溫度高,沉入水底,一片赤紅,一股危險的氣息,襲遍全身每一個角落。水底卻有著一種奇異變幻,腳下升起一股寒流,瞬間流遍他全身,身體之上結上一層層薄薄的薄冰。他心中驚駭,極陽之池,極陰之地,看來也極其危險。

池底泛著一片柔和的白光,他就站在白光之上,寒流就是從腳底板升起的,這片白光必定是極陰寒的寒玉冰。驀然蒼白的纖纖玉手搭在他肩膀之上,心中升起莫名的驚駭,轉頭望去。

一全身血紅的紅衣女子,眼眸中釋放出濃鬱的煞氣,紅紗遮麵隱約可見臉上一道赤紅的刀疤,刀疤似乎在臉上蠕動,要不是離的如此之近,根本發現不了這猙獰可怖的刀疤。他腦中驚駭,心髒仿佛要噴之欲出,往後急退,那紅衣女子仿佛如影隨形,易天劍喝道:“你是誰?”

這紅紗女子的身形比鬼魅還快,怎能不讓人驚懼,又突然而現在他身前。紅衫女子臉色愈變欲猙獰,蒼白色臉上霎時升起一片血紅,煞氣讓人膽寒。易天劍說道:“你是九煞劍門的?”紅衫女子森然道:“不錯!易天劍說道“你是誰?”

紅衫女子冷森道:“你已是垂死之人告訴你也無妨——莫仙緣!”易天劍心中驚駭異常,她猙獰的麵目,簡直比一條五彩斑斕的毒蛇還要可怖。猶如火熱的池底,吹來一股寒冷的陰風。池水波動頻率急速加快,一黃影從左邊急速遊來,是給黑影追殺的黃衣少女。

仿佛奇快無比的動作,在水底都會變得緩慢而遲鈍,易天劍瞧見她眼中的驚恐和驚慌之色。莫仙緣蒼白毫無血色的手,帶著無上的威壓,暴起萬千的水花,快捷無倫搭在易天劍臂膀之上。他隻感這隻蒼白的纖纖玉手,猶如泰山壓在臂膀上,全身酸軟無力。

黃衣少女想發出大叫之聲,水中的奇異怪力,就像雙腳給縛住一般,施展不開,動作緩慢。她往後瞧去,赤紅色的蛇吐著火紅的信子,也在池水之中也遊的很慢,急的她眼中快流出淚來。

那黃衣少女已遊在兩人身後,那紅色的小蛇眼眸中肆放出刺眼的紅光,詭異讓人心中驚懼。莫仙緣冰冷的血煞之氣,在水中發出嘶嘶的響聲。血紅的真元向小蛇當頭砸去。身後的黃衣女子,嘴角露出詭異的笑容,好不容易找兩個替死鬼。笑道:“要是這麽好解決,我早就解決了,還輪的到你來殺死這畜生。”

莫仙緣每擊打一次,煞氣更加濃鬱,那猙獰的麵目在易天劍眼眸中,簡直比九幽十地的閻羅還要可怕。那紅色的小蛇猛然漲大十倍有餘,紅色的鱗甲,赤紅的雙眼,簡直不是一般的靈獸。

莫仙緣一擊在它頭頂,有如擊在金鐵上,爆發出激烈的火光。

她迅速往後急退,退的卻是很慢,若不是紅色大蛇動作同樣的慢,或許三人已被吞入肚子之中。

黃衣少女手中結印,真元在水中激射,符文從池中印下,密密麻麻,而符文之中夾雜著一把黃色的飛劍,帶著轟鳴般的巨響,轟在紅蛇身體之上。

紅蛇身軀狂舞,紅色的巨尾如雷霆一般,似乎帶動了池水的頻率,狂揮而出。巨尾擊在黃色飛劍之上,滿天的符咒給燃燒成灰燼,飛劍發出一聲聲的嗡鳴,黃衣少女臉色蒼白,視乎給人在胸口重擊一般。

難道我易天劍就死在這裏,成為蛇腹中的亡魂,他想把元力瘋狂席卷而出,哪知一股血煞之氣從莫仙緣蒼白手掌之中,瘋狂注入他體內。

他鮮血狂噴而出,冷冷看著莫仙緣,體內真元倏亂筋脈鬱結,隻能慢慢引導真元,衝開鬱結的筋脈。生死關頭的大事,那容得黃衣少女還去管旁人。莫仙緣嘴角掛著一絲殘酷的笑容,猛然把易天劍往前一推,人往上急速竄去。

易天劍的心快提到嗓子眼了。心中驚懼害怕,而那紅色的血盆大口,能活生生的把他吞進去。無暇他想,此仇以後再算。殘餘真元之力暴湧而出,眼神一冷,沒有料到這女子如此惡毒,把他扔向這怪蛇。我和她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烈火劍訣在火熱的池底,熱度增加的更高,而擊在紅蛇頭頂之上,卻如擊敗革,隻迸濺出了幾縷火花。

紅蛇的巨頭撞擊在他的胸口,池水翻湧,他頭腦眩暈,鮮血狂噴,胸口欲裂。似乎身子如滄海之中的一葉浮萍,給狂擊的巨浪打的搖擺不定,鮮血沿著嘴角一絲絲的流出,紅蛇的巨尾,如切開天地的巨柱一般,向他頭頂當頭砸下。他身軀給擊的倒飛出去,寒冰劍訣溢出絲絲的寒意,赤紅的嘯天仙劍出現一層層寒冰,攜帶著狂暴的元力擊在紅蛇的巨尾之上。冰冷之氣轟擊在紅蛇的巨尾,讓紅蛇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之聲。看來長年火熱的池水中,這冰冷的氣息,紅蛇根本就受不了。

他給紅蛇的強大撞擊力,擊得在水中如劍一般飛射,水底冒出紅色的氣泡,人已快眩暈過去。若是自己眩暈過去,必死無疑,堅定的信念,在心中升起,慢慢往上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