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神帝國
字體:16+-

第21章 聲東擊西 可怕襲擊!

第二十一章聲東擊西 可怕襲擊!

滾燙的池底攜帶著莫名的熱量,石玉般的水底隱藏著一股極度陰冷之氣。站立得長久冷氣從腳底升起,讓易天劍打了個寒噤:好冷!烈焰火蛇壁洞之中,是一個奇異的空間,上麵雕刻著火焰般的石像,石像雙手高舉,仿佛雙手托舉著甚麽物體。

火焰般的石像菱角分明,雕刻栩栩如生猶如活人一般,高舉著雙手。這石像雕刻美的令人窒息,可以說屬於妖媚一流,劍眉星目,雙眉如刀削,嘴唇很薄,俊美之極。雕刻雙手高舉,紅霧四處彌漫擴散。紅芒如火,易天劍眼中露出驚喜之色,那定然是九極赤神珠。

手間嘯天寶劍轟擊而出,隱隱攜帶風雷之聲,擊在四周的赤紅色匹練之上。“嘭!”圍繞在四周的匹練卻一點損毀的痕跡也沒有。他心中焦急,機會不會有第二次,而黃靈穎不知有沒被烈焰火蛇追上,說不好已經葬生在火蛇的腹中。體內真元爆射而出,嘯天寶劍注滿元力,火焰在劍尖吞吐繚繞,攜帶著璀璨的紅光轟擊在兩旁匹練之上。

繚繞的赤紅匹練驀然受到極強的撞擊之力,急速震蕩起來出現水波紋迅速在其上蕩漾,易天劍猛然隻感自己狂暴的一擊,從匹練之上反彈回來,險些寶劍脫手而出,虎口震裂,心中鬱悶異常。怒氣陡增,真元從體內轟然席卷而出。手間真元瘋狂湧動,體內真元沸騰到了極致,長發如龍般飛卷,璀璨的拳勁攜帶開碑裂石之力,轟擊在紅色匹練之上。

他心中更有一股驚懼,若是元力反彈回來,這真元會讓自己受重傷。他眼眸凝聚出冷酷而充滿殺意,暴湧的元力猶如一條殷紅的毒蛇,在空氣之中蜿蜒而去。強大的真元如浩蕩的江水一般,向圍繞的紅色匹練瘋狂湧去。四道紅色的匹練,頻率急速震蕩起來,猶如河麵上蕩起的漣漪,蕩漾的愈加愈快。

易天劍心中一凜,嘯天寶劍上接著有揮擊而出,卻給反彈回來,自己狂暴的真元力如騰濤怒浪般爆射而來,心中之驚駭,鮮血狂噴,血沫四濺。臉色蒼白,腦中眩暈。

他手緊握著嘯天寶劍,真元沿著手臂不停傳出,若現在自己停手,那麽自己狂暴的真元,會如火山爆發一般,震碎自己的五髒六腑。眼中肆意出懾人的血芒,洪荒猛獸的氣息盤旋而出,體內筋脈如裂開一般溢變全身,裂天狂龍的可怕氣息從他周身席卷而出。骨骼咯嘣咯嘣作響,如炒豆一般的爆裂悶響,身軀似乎陡然上漲幾分,手臂的肌肉如鋼筋一般虯結鼓起,發出一聲聲野獸般低沉的咆哮。

周身的血液在體內之上流轉,溢入四肢百骸,強大的血脈讓他頭腦快爆裂開來,人似乎要爆炸。嘯天寶劍注滿狂暴的真元,真氣爆射而出,亂砍亂斫簡直如野獸一般,似乎完全失去了意誌,鮮血從口中狂噴而出。

體內血液如一絲絲的真元,還在不停注入四肢百骸,頭痛欲裂,而赤紅色的匹練,在他狂風暴雨亂砍亂打之中,似乎出現一絲絲裂縫,陡然聽“嘭”一聲,赤紅色的匹練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嘴角溢滿血絲,臉色蒼白如雪,衣衫已給鮮血染紅,頭腦眩暈搖搖欲倒。蹣跚的步伐,腳步踉蹌,往那祭台上的石像爬去,絲絲鮮血侵染了衣衫。若不是受傷極重,他早跳下去了,周身如火烤一般,如皮膚在燃燒,疼痛的快昏暈過去。赤紅色的光芒帶著炙熱的氣息,散發開來,已把易天劍包裹。赤紅色四道匹練般的結界已破,赤紅色的紅霧,把易天劍包裹其中。

他腦中凝聚成石雕般的男子身影,而那男子負手望天,幽幽一歎道:“九極赤神珠共有三顆,分散在整個劍神帝國。九極赤神珠所在之地,每一顆都有陣法和神獸守護。而三顆神珠能帶領九人尋找我留下的九極真陽殿,若沒到劍帝境界,到達那裏隻是送命而已。這九極赤神珠有緣得之,若是無緣強求不會落在別人手上,望得者保重。”

易天劍腦中一陣轟鳴,劍帝境界這整個劍神帝國都能橫著走,劍帝境界才能勉強去尋找,那地方何等詭異和玄妙。炙熱的氣息讓易天劍慢慢蘇醒,隻感周身似乎起了奇異的變化,周身的變化他又說不出來,隻感體內真元如河水一般。

他以前的真元如溪流,現在的真元如河水,大了數倍。修仙往往是機緣、運氣、實力,天賦,缺一不可。血滴在九極赤神珠之上,散發出一絲絲的熱氣,仿佛他周身都充滿真元之力,心中大喜,沒有料到這一次在生死邊緣突破。身軀充滿真力,忽聽腦中飄渺的聲音響起:“神珠已有得主,緣也!這水池底是萬載寒冰白玉,若沒有九極赤神珠相生相克,陣法和這極陽真池立刻會爆炸,不過無須擔心,這陣法會把你等傳送致別處。”驀然易天劍眼中露出驚恐之色,人往下急速急速滾去。

“嘭!”

那是俊美異常的石像,化為粉碎,碎塊四濺。一個紅衣男子周身散發著凜冽的煞氣,足以讓人膽寒,眼如死灰,仿佛從九幽而來,就這樣突然而現。森冷道:“九極赤神珠交給我,我抑或能饒你一命,你的修為根本不是我對手。”

聽著這紅衣男子冰冷的話語,易天劍周身起雞皮疙瘩,強壓內心的驚駭,冷冷道:“你先到此處為何不拿?等我拿了在索取豈不是很荒唐?”

紅衣男子森冷道:“若要能拿,還等著你去拿?這九極赤神珠外圍的四道真元,是所有妖邪的克星,我根本靠不進去,懂嗎?”

易天劍警惕的看著這男子,這男子身上釋放出森然的煞氣,讓他感覺冷森森的,額頭沁出汗珠,強製笑道:“你要強搶,就怕閣下沒有這個本事。既然神珠已有得主,閣下還想逆天改命麽?那不是逆天而行,隻會令閣下提早夭折而已,我勸閣下還是放手的好,免得送了性命。”

紅衣男子冷笑:“大言不慚!”五爪如匕首一般鋒利,帶著五道冷風,一股煞氣瘋狂湧動,向易天劍頭頂撕裂而下。冷風透體,易天劍往丹墀之上就地一滾,台階上的石塊給震碎一片裂縫急速蔓延彌漫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