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神帝國
字體:16+-

第147章 黑星禁術

第一百四十七章黑星禁術

雲虛矗立在大石之上,負手而立觀看易天劍三人的大戰,心中暗凜,兩人如此狂暴的攻擊,易天劍還能保持不敗,依舊未見錯亂,當真不可小覷此子。若是不能為我所用,焉能讓他活在世間。背後的手攥的更緊,臉表依舊帶著笑容。

在兩人狂風驟雨一般的攻擊之中,他此時已微見錯亂,若是不阻止兩人狂風驟雨一般的攻擊,自己定然要受傷。

那臉色深沉的男子,驀然一瞥,隻見溫泉升起一層血漬,心中大驚,臉色微變,難道沈環師弟受傷了,若是他死了自己怎樣向師傅交代。

雄渾的元力宛如九天蕩起的浪潮一般,從體內席卷而出,此處的元力一陣波動,靈氣從四周席卷而來,可怕的元力在天空之中漫卷而來,那陰沉男子手中,一把黑槍攜帶著滔天的黑氣,衝擊而下。

虛空開始震蕩起來,黑霧滾滾,裏麵隱藏著厲害的殺招,易天劍臉色變得凝重起來,對方這一擊若是自己還不用全力,估計要受輕傷。

可怕的力道如泰山壓頂一把壓來,那臉色陰沉男子,眼眸之中帶著森冷的笑意:“不自量力,何必自取其辱,死有餘辜。”

那矮小胖子實力也是不弱,別看他胖墩墩的,像一個大肉球,動作卻快如閃電,手中寬重的厚背刀,足有一百六十斤,加上元力向易天劍腦頂揮擊而下。

兩人的動作太快讓易天劍心中有點慌亂,雲虛在石壁之上虎視眈眈,他絕對不會出手救自己,而自己又不能提前暴露,不然在禁地之中可能就是自己的死期。

陰陽羅火傘出現在他頭頂,光華大盛起來,陰陽之氣鋪天蓋地席卷而出,傘身火光騰騰,兩人的轟擊轟在傘身。

強大的威力從傘身彌漫而來,一聲悶響宛如在天地之中點燃了一隻爆竹一般,厲風向兩邊席卷而出,地表揚塵播沙,飛沙走石一片。

陰陽天羅傘開始震蕩起來,狂暴雄渾的元力以陰陽天羅傘為媒介,易天劍雙腳陷了下去,臉色慘白,兩人的實力,一個劍魂九段巔峰,一個劍魂九段初期,若不是自己實力足夠強悍,現在早已死在兩人手上。

若是不動用體內上古血脈,今天此處就是自己埋骨之地,那臉色陰沉的男子道:“看你能撐到幾時,我還沒有使用全力,實話告訴你。”

那矮胖男子笑道:“九雷轟!”兩把雷公錘上麵元力湧動起來,雙錘揮擊而下,如兩道撕裂虛空的閃電,轟擊在陰陽天羅傘之上。

寶傘光華大盛起來,電芒在傘身上遊走,沿著傘身風馳電掣一般,向易天劍手臂席卷而去。電芒毀滅的氣息,讓易天劍眉頭微蹙,此時若是放開寶傘,電芒攻擊不到自己,但那陰沉男子絕對趁勢攻擊,形勢不妙。

驀然一聲冷哼,雄渾的元力席卷開去,注入寶傘之中,寶傘驀然大了兩倍有餘,光華大漲,傘底下傳來一聲刺耳的龍吟,狂暴的氣息從傘底下彌漫開來,宛如洪荒猛獸一般的可怕氣息,讓陰沉男子和矮小胖子,臉色微變,驚慌一閃而過,旋即收斂。

陰陽羅火傘的威壓變得大了起來,雲虛此時眼眸之中露出凝重,劍魂十段的實力,豈不是能和我一拚,難道他使用的是甚麽禁術?實力突然之間增加幾倍有餘,這是何等力量。

臉色陰沉的男子心中驚駭,虎口傳來一陣陣劇痛,寶傘的陰陽二氣在他手臂之上盤旋,一冷一熱兩道氣息,讓他臉色變得通紅,噴出一口鮮血。

那矮胖男子雄渾的元力再一次席卷而出,雷公錘之上的力道,赫然大了三倍有餘,和寶傘之下傳來的力道相抗衡。

此時兩人眼眸之中深深的震駭,心中隻有害怕和驚慌,下麵的易天劍到底是何許人物,傳出來的力量,絕對比先前不知高了多少。

傘底下遮住了幾人的視線,易天劍陰冷的聲音,彌漫擴散開去:“今日就是你們的死期,隻能怪你們不長眼睛,不能怪誰。”

又是一聲刺耳的龍吟,可怕的氣息衝天而起,雄渾狂暴而倏亂的真元,攜帶著可怕的寒光,一把飛劍從傘底直衝向那矮胖子的咽喉。

此時易天劍的實力比那矮胖子高的多,那矮胖子眼眸之中的驚恐,但還是沒有逃過死神的召喚,他的雷公錘劃出九道閃電,如一張電網,卻給易天劍的飛劍擊碎,恐懼布滿矮小男子的眼球,從他的咽喉之中洞穿而過。

激射出殷紅的鮮血,升起一層血霧,那矮小胖子嘶啞道:“大師兄....一定叫師傅給我報仇啊!要....要他們淩遲處死,一刀刀的把肉割下來。”說完倒地而斃。

那臉色陰沉的男子,狂吼起來:“我劉建飛今天不殺你,我誓不為人。”黑色衣襟開始擺動起來,他額頭之上,出現一顆黑色的五角星,五角星練成一線,彌漫出刺眼的黑光,他長發如瀑布般狂卷起來,如龍一般飛舞,衣襟獵獵作響。

劉建飛臉色彌漫出一層黑氣,衣衫全黑鼓蕩起來,實力居然提升至劍魂十段中期,舉手投足,彌漫出強大的爆炸力。

雲虛臉色陰沉,嘴角掛著一抹笑容:“黑星禁術!”此時他不知道該不該出手,若是出手了這禁術我定要奪到手。若是此時出手易天劍定然覺得我不夠君子,算了:禁術傷人七分,自損六分,隻是保命之用而已,莫要壞了自己的大事。

此時溫泉表麵如漩渦一般波動起來,急速在扭曲,兩女從溫泉之中直射而出,瞧見外麵的大戰,兩女心中自然是清楚,臉色極其的凝重,這男子的實力好高。

劉建飛吼道:“我二師弟定是死在你們兩人手上,心之沉痛,沒聽他的勸告,不過等我殺了這小子,要把你們活活燒死給我兩位師弟陪葬。你們的靈魂我會禁錮起來,讓你們一輩子不能輪回轉世,受這世界上無情的折磨,生不如死,你們等著好了。”

雪輕靈叱吒道:“就憑你,有這個本事,有這個實力?你師弟已給我們斬殺,你的下場隻怕比他更慘,這就叫:壞事做盡,死有餘辜,受死吧!孽障!”說著冷冷的看了一眼雲虛,此人心中定然懷著甚麽目的。

雲虛臉色微變,尷尬一笑,說道:“男人的決鬥,我要讓他像個英雄,所以我袖手旁觀,你們莫要想錯了。不是我不想幫忙,我隻是看他實力有多強而已。他有危險我自會出手相救。”

易馨琴一聲冷哼:“現在他就有危險,你還在負手而立,當自己是大宗師。哼....”

雲虛麵無表情,心中冷笑:“此時你們能對我嘲諷,到時沒有價值之時,就是你們的死期。”

劉建飛此時心中異常的憤怒,恨不得殺兩女泄其心中憤怒,但是易天劍傳來的力道越來越大,此時他劍魂十段的修為,開始從體內席卷而出,如萬裏海嘯卷潮而來一般,令天地變色,手中的長槍刺在陰陽羅火傘上。

兩女體內真元席卷而出,吞吐的劍氣攜帶著冰冷的氣息,宛如魔鬼召喚的巨手一般,一上一下,勾人心魄的兩道光華從劍尖激射而出。

一道黑色的氣牆憑空而現,是劉建飛用真氣凝聚成的,抵擋那兩女的攻擊。

此時雲虛卻動手了,他知道若是在不動手,劉建飛就死在他們手上,必會說自己見死不救,當即身形化為一道白光,白光大盛起來,宛如從天地之間切下。

劉建飛眼眸之中布滿驚恐,身軀開始顫抖起來:“我師傅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會死的很摻,知道甚麽叫求生....”

雲虛喝道:“死到臨頭,還大言不慚,我等著你師傅來殺我,不過沒人給他通風報信,我感到甚是失望。”

“嘭!”

劉建飛的腦袋給一掌擊的碎裂開來,碎肉亂飛,升起一層血霧,給擊出四米遠,摔在地下,血肉模糊。

雲虛手一揮,他腰間的儲物袋落在雲虛手中,卻沒有想要的東西,手間真元狂湧,儲物袋化為飛灰,落在劉建飛的衣衫之上,一陣風吹過。

一個時辰之後,四人都已走了,溫泉水出現一點波動,又過十息,一雙眼睛,露了出來,一個異常矮小的男子,赫然就是那戴耳環的男子。

他雙臂還泊泊出殷紅的鮮血,那兩女的實力,合力起來比他想象的強得多。

突然他大哭起來:“師兄我們相交三十多年,你們死的如此慘,我定叫師傅幫你們報仇雪恨,把他們千刀萬剮,碎屍萬段,以報此次之仇。師兄啊!你為何不聽我勸告,那兩女雖然美麗,確實很危險,不然豈能落到現在的局麵。”

想起兩女可怕的攻擊,額頭一陣冷汗,若不是隱藏在潭底一個小洞之中,自己此時定會死在兩女手中,師兄還說這是沒有的法訣,今天不救了我性命。把師兄弟的屍體裝入儲物袋之中,往瀾滄郡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