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仙
字體:16+-

第五十九章八處來訪

第五十九章八處來訪

葉東和獅子等人心情沉重的回到天下會,滿堂的喜字和此刻眾人心中的低落形成鮮明的落差。

“張香主,讓人把紅綢換成白的吧。”葉東說了一句之後,獨自一人走進屋子,關上了門。

“仙兒姑娘,要不你去勸勸東哥吧,他一天沒吃東西了,再心中不好受也得吃點東西。”王道說了句轉身離開。

戒仙趁人不備直接穿牆而過,葉東看到她後一把抱住了她,將她壓在**,伸手**一陣。

他突然間停止手中動作:“你為什麽不反抗?”“我為什麽要反抗?我可以隨時消失呀。”戒仙眼睛眨了眨,注視著表情木訥的葉東。

葉東雙手按住她的雙肩拚命地搖晃一陣,情緒有些失控地喊道:“是呀,你是神仙,你不是神仙嗎?為什麽救不了他們?”

“我……”戒仙一句話也不說,有些委屈的將頭扭向一邊。“對不起……”葉東說了一句鬆開了戒仙,一個人看向窗外。

“你餓嗎?我去給你找點吃的吧?”“不餓,我隻想一個人靜靜,你出去吧。等等,你聽說過暗黑組織嗎?”

“暗黑?沒有,他們是妖怪嗎?”“不是,可是他們會飛,會飛的異能者。”葉東說道。“你問這個幹什麽?”“沒事,你出去吧。”

戒仙出去之後將暗黑組織的事情對著王道說了一遍,王道馬上打開電腦,對著上麵快速的輸入了一些字母,突然間跳出一個視頻窗口。

“南哥,我是王道,不知道終南會最近有沒有什麽暗黑組織的消息?”王道問道。不一會兒他又打開了一個視頻窗口:“三點會……”

小刀走了過去,坐在了王道的身邊,他們和電腦那端的人不知說了些什麽,歎了口氣後掛斷電話。

“道哥,各地都出現了這個暗黑組織,連日國三點會都有,看來這並不是單一針對的我們呀。”“嗯,你說的對,關鍵是劉晴姑娘生死未卜,東哥又是這個樣……”

兩人正在議論之時,突然間有人來報,重案組八處來訪。“小刀,你去通知東哥,我去迎接一下。”王道說著離開。

“八處光臨,真是我們的榮幸呀。”王道說著走上前和八處握握手。“八處也是你叫的?”八處旁邊一小青年插嘴道。

“找死……”王奔一腳將他踢飛了出去,天下會眾人上前拳打腳踢。“王道,你是打我臉嗎?”八處沉下了臉。

王道擺手:“阿虎,你扶他下去讓小紅姑娘給瞧瞧,嗬嗬,不好意思呀八處,最近死了幾個兄弟大家心情不好,你裏麵請。”王道吩咐了一聲,便作勢請他進去 。

“原來這天下會是你王道在幕後操作,難怪氣候這麽大,一舉成為我海市第三大幫,”八處說完接過王道遞上的香煙。

“不錯嘛,是進口貨,道哥不是隻買了這雪茄吧,應該還有其他什麽比如其他煙。”“八處說笑了,都是些小煙而已”

“王道,我的辦公室中你的資料都可以出十本書了,跑腿,燈花,露水,挑眼,落台,拆白,放賭……” “等等,八處,這些都是小事,況且我沒有直接參與呀,您說是不是?”

“我八處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這白天治安我管,晚上誰管不是管呀,你們天下會這段時間雖然事情不斷,可是保護費沒收,而且一直在滅灰,這些我都看在眼中……”

王道微微一笑:“八處果然是青天大老爺,滅灰是我們東哥的意思,所以功勞應該算他的。”

八處嘴角輕輕翹起,似笑不笑地說道:“可是你們流千張可是拿手好戲,而且文雀多的一抓一把,你就是鳳頭呀。”

王道喝了杯茶:“這你冤枉我了,我可是金盆洗手了,絕對不會是鳳頭。”“洗手的金盆是你順來的吧?”八處說著哈哈大笑道。

“八處,什麽事情把你樂的?你沒有看到我們這裏死了人了嗎?你有家教沒有?以前以為你隻缺養,現在看來你還缺德。”葉東說著走了過來,直接將他手中雪茄奪掉扔在地上一腳踩滅。

“對不起,吸煙有害健康。。”葉東說著為自己點燃一支煙抽了起來。“葉東,你太過分了。”

“是嗎?對於你我需要客氣嗎?有話快說,有屁快放。”葉東說完八處臉已氣的憋得通紅。

“我來和你談件事情,你一定有興趣。”“是嗎?談事情可以呀,把你原來關押的小刀會的眾人放了 ,我和你什麽都可以談,不然的話就滾出去……”

“好,很好,葉東我奉勸你年輕人不要太囂張。”八處雙手發抖著,臉上十分憤怒。“不囂張還叫年輕人嗎?”葉東對著他吹了一口香煙。

“若是想知道暗黑組織的事,我很樂意告訴你,那個叫劉晴的姑娘我是不會告訴你的,本打算合作,閉眼讓你帶走幾個人看來是……哎……”八處轉身邊走邊說……

“等等……”葉東馬上走了過去攔住了他。“葉東,我對你說,現在遲了,我不想和你說話了。”

葉東一愣,這八處居然還給自己來這麽一出,“不想和我說話?你確定?那好,王奔和四眼把他押下去,關起來。”

“葉東,你敢非法拘禁我?”“為什麽不敢?你別忘記了,你當初貌似非法拘禁過我四十八呢還是七十二呢?”葉東擺擺手讓人將八處押走。

葉東看了看彪子的遺像,走了過去上了柱香。“江湖刀上飄,熱血祭阿彪”葉東說著割了下已的手指給靈堂上的酒缸滴了滴血液。

“江湖刀上飄,熱血祭啊彪。”眾人齊齊的喊道。隨後王道上前割了下手指滴了滴血液。小刀和四眼,獅子,王過,阿虎等人一一上前。

小白為眾人發了一個個瓷碗,倒上滴著血液的酒。葉東舉起酒碗:“兄弟一路走好,我們與你同在。”

“兄弟一路走好,我們與你同在。”眾人喝了口酒,將剩餘的酒輕輕灑在地上。

葉東轉過身來:“五行不可一日不全,五行堂土堂堂主遇害,當著他的靈前我們舉行上馬會,重新選出一位。”

“凡是草鞋,紙扇,紅棍,元帥,香主,都可以競選,不必香主進升,能者居之,下來具體事項由軍師道哥安排,祝大家好運。”葉東說著離開。

“大家好,天色已晚,這次不考開片,不需要你們去看誰能夠奪了別人的地盤,而是考腦子和身體全麵的,這次我也放權 ,由五行堂的四位堂主商量決定最後人選,當然也可找我走後門我給他們推薦你們中的一位。”

眾人微微一笑,“推薦可以,四位堂主給不給麵子不知道,畢竟你們可以找其他堂主走後門,隻有一個位子哦,看你們表現……”

話說眾人在開著會,一人穿著夜行衣,迅速從葉東房間出來,直接向關押八處的地方而去。

“誰?”看管八處的兩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已經被來人一人一掌直接打暈了過去。“你是誰?”八處有些驚訝。

“廢話,你以為是誰可以在這裏來去自如?”“原來是你,你要幹什麽?帶我去哪裏?”八處看著黑衣人猶豫不決。

“這裏是天下會,你多呆一秒就有一秒鍾的危險,誰也不知道那些家夥會怎樣對你。”“好,我跟你走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