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仙
字體:16+-

第一百一十九章十字劍

第一百一十九章十字劍

“小心點。”火鳳凰一反常態,很嚴肅的對著葉東喊了一句,回頭不再看他。葉東點了點頭,他看向下方那紅衣大教主一副欠扁的樣子,皮笑肉不笑,高挺的鼻梁下那大嘴巴笑得像開了花一樣。

葉東對他豎起一根中指,紅衣大教主馬上拉下了他那有些滄桑的國字型臉,撅嘴晃動了一下他那彎彎的兩撮小胡子,有些很是生氣。

戰鬥中最忌諱的就是分神,葉東卻仗著手中長劍,很是狂妄。黑衣人自然不會錯過這千載難逢的反擊機會。

黑衣人居然主動出擊,他攻向葉東絲毫不敢停留,當他距離葉東沒有兩米的距離時,葉東嘴角露出了很是招牌的微笑。

黑衣人看到葉東那副嘴臉,他自然知道自己已經上當了,可是眼前的情況想要撤退那是不可能了,他隻好硬著頭皮向葉東衝了過去。

葉東感受到了他那強悍的能量並不是以往遇到的人那樣的,這是股不存在在丹田或精神力內的能力,眼前的黑衣人居然可以單靠身體來儲存能量。

葉*然間改變了想法,本來一擊之下他有把握直接重傷或殺死他,但是黑衣人引起了他的興趣,如果可以得到他的修煉方法,那麽自己就可以身體和精神力全部突破,打破異能者身體太弱的先例。

這個瘋狂的想法在葉東的腦海中冒出後,葉東出擊他時已經不太用全力了。黑衣人看到葉東同樣像自己攻擊而來,但是異能卻沒有了先前的強悍,他也馬上收回了一部分能量。

倆人在空中對了數掌,黑衣人趁著葉東的攻勢,一下子退到了教堂外圍,葉東也一路追去,他的樣子太假,讓人看了實在生氣,太明顯了,他分明是故意放黑衣人離開。

紅衣大教主看到空中的情況,心中著急,親自追了過去。葉東他們幾人一時間全部有些亂了套。

“拿來。”紅衣大教主眼睛瞪向葉東,眼神中那一絲惱怒不加掩飾,很明顯對葉東十分怪罪。葉東臉上一副很無辜的表情,直接把手中之劍很是不舍的扔還給他。

看著紅衣大教主追趕而去,葉東撇了撇嘴,看著他遠去的身影,口中小聲嘀咕一句:“有什麽大不了的,要不是你比我厲害,就憑你剛才的態度,我絕對不把劍還你。”

那十字劍的確不錯,葉東雖然不知道它是怎麽個原理造的,但是他的確是十分喜歡那把劍。

“你剛才怎麽了?為什麽不使出全力?那可是血族。”火鳳凰感到驚訝,她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麽葉東腦袋抽風了,居然要放了那家夥。

“我什麽要用全力?他和我又無冤無仇,再說了我的朋友還在他們手中,我可不敢冒險。”葉東放走那黑衣人也是有這點這意思,但是他不會傻的認為自己放了別人,別人就會放過自己的朋友和自己。

“他們是沒有人性的,你以為他們會感激你?嗬嗬,太天真了,小白臉。”火鳳凰有些怪異的苦笑道。

“血族都是垃圾?教堂中又有幾個很好呢?我剛才和那血族的人戰鬥,我看那紅衣大教主倒是一副看熱鬧樣,根本沒有想幫忙的意思。”葉東冷笑著說道。

就在這時葉東的電話響了起來,他接了電話後麵色有些難看,居然是武警部那些夥計打來的,說是二手有麻煩了。

“誰?”“沒誰,你怎麽突然間關心我了?有什麽想法?”葉東笑著問向火鳳凰。“掩飾,繼續掩飾,還想岔開話題?你給人的感覺很神秘,我隻是好奇而已,對你有想法?那是不可能的,你太小了。”火鳳凰很有深意的笑著望向葉東的兩腿之間。

“小?我會長大的。”葉東壞笑著說道,色眯眯的看向火鳳凰的胸部。火鳳凰連忙向後來退了一步,沒有想到葉東居然來這招。

火鳳凰眼眨了眨,示意葉東向後看:“小白臉,你還是先應付男人吧,以後有的是時間調戲姐姐。”

葉東回頭看去,紅衣大教主一臉氣憤的返了回來。“說,你為什麽放走他?”紅衣大教主直接問向葉東。

“哇,你這是什麽意思?這飯可以隨便吃,話不能隨便說,我怎麽放走他的?他貌似和你最後在戰鬥,別以為你厲害就可以汙蔑我,我也可以問你為什麽放走他的,因為你才是最後……”葉東和他瞎扯一通。

“你……”紅衣大教主顯然不是個和人爭辯的料,比葉東說的一時不知如何應付。“那我問你,為什麽你在戰鬥的過程中不盡全力?”紅衣大教主對葉東剛才的表現依然耿耿於懷。

“教主閣下,這個我可以給您解釋。”火鳳凰一五一十的把葉東和她來查血族的事情說了一遍。

“糊塗,血族不是你想的那麽簡單,想要救你朋友就要見一名血族殺衣名,殺的他們聞風喪膽,這樣他們才不敢對付你和你的家人。”紅衣大教主對著葉東講起了大道理來。

葉東趁著個台階就趕緊的下,馬上回答道:“是呀,教主教育的對,我一時心急,沒有全麵考慮,我也有不對,但是我心中想著您功力高強,所以有您我就沒怎麽認真對待,心想著您馬上就把他抓回來了。”

“那是,我出手血族就別想活命,剛才我也有些大意,居然被他使用血遁術。”紅衣大教主臉上顯然有些得意的說道。

他說了半天還是沒有抓住嘛,葉東心中很是鄙視他那副醜態。“對了,你們放心吧,有我們在,那些家夥不成問題,不如去喝杯茶或者咖啡,我們明天一同去找那些敗類的老巢如何?”

“若是真的按你說的,估計等我們去了黃花菜都涼了,我朋友都懷孕了。”葉東聽到他居然有心思喝茶,頓時有些不悅。

火鳳凰看到此情形,連忙尷尬一笑,做起了和事佬。紅衣大教主在自己的地盤上可是從來沒有人敢違背自己的意願,沒有人做出任何懷疑自己的提意,今天居然葉東數次氣得他想捏死葉東……

“哼,不喝茶請走人,我這裏不歡迎。”紅衣大教主說著轉身而去,跟隨他的人也一個接一個進入內庭。

“看來這裏沒有什麽實質性的消息,我們走。”葉東說了一句轉身離開。火鳳凰欲言又止,搖搖頭,跟著葉東向外走去。

沒走幾步,葉*然間停了下來,又向後倒了回去。“嘿嘿,居然忘了拿劍。”葉東拿起十字劍,麵帶笑容的說道。

火鳳凰眼睛睜的圓圓的,她不敢相信的看著葉東。“你在偷東西?”火鳳凰捂住她那櫻桃小嘴,眉毛一跳一跳,對著葉東還在眨眼睛。

“錯,我隻是借用一下,更何況這劍在這兒放著,自然是無主之物 ,無主之物自然是先到者得。”葉東說完將十字劍突然收入空間戒指。

火鳳凰轉動著兩顆黑眼珠,前所未有的震驚,葉東手中的十字劍憑空消失。葉東看到火鳳凰的表情,馬上明白了怎麽回事。

“你……”“別說話,我們走。”葉東說了一聲,火鳳凰自然知道十字劍意味著什麽,她有些抱怨葉東的魯莽,又同時因為葉東的大膽而令自己此刻很興奮刺激。

葉東不知道教廷的厲害,但是火鳳凰明白,這簡直猶如在狼窩偷崽,酣睡的老虎身邊偷獵物,一個不小心那後果絕對不是他們兩人可以承受的起的。

葉東心跳加速,他隱隱約約有種被人窺探的感覺。這麽強烈的預感隻有在遇到比自己強大的敵人時才會有,沒有想到現在他突然間有了這種感覺。直覺告訴他,現在他必須離開。

手上的戒指晃動了一下,葉東明白了一定是那十字劍在裏麵不安分了起來,這表明了那個紅衣大教主已經發現十字劍被偷。

他剛才就是因為十字劍的能量自己無法控製,不得已而把劍收入戒指之中。

葉東自從進入到了八級異能境界,實力到了九級初級後,偶爾可以把戒指空間打開,可惜根本無法自由的隨意使用,收入十字劍進去純屬著急了。

“喂,事情被你搞得貌似有點不太好玩了。”火鳳凰看到一群人在追趕他們後提醒了一句葉東。

“好玩,很好玩,咱們要是少走一會兒估計他們會先玩你,你沒有發現他們速度驚人,武器準備到位,人員充足?”葉東問向火鳳凰。

火鳳凰若有所思,她有些焦急。“你的意思是這是計劃好的?”“恩。”葉東簡單的回答道。“呼……”火鳳凰倒吸一口氣。

“我們還是分開吧,不然肯定死絕。”火鳳凰開口說了一句。“好吧,趁那紅衣大教主還沒%出現,先分頭逃命。”葉東點頭。

“你先走……”葉東開口說道。火鳳凰感激的看了他一眼,也不說話直接馬上逃命啊。

“你們想離開?請都別走。”就在這時,身穿棗紅色大褂的紅衣大教主出現了。

“把十字劍拿來,我不想和你說第二遍,更加沒有和你打鬥的興趣,雖然你天賦很好。”紅衣大教主懶洋洋得說了一句。

的確,葉東天賦很好,但是在紅衣大教主麵前依然不是一個檔次的存在,差了一級的異能者,那實質上實力是成倍的差距。

紅衣大教主顯得很客氣,他認為是葉東藏起來了,藏在了教堂之中,他的確起了愛才之心。

葉東很無奈,莫說自己現在取不出來,就是能夠取出來也是不敢取,因為他也不能確定眼前的紅衣大教主會不會因為自己的戒指而起了貪念殺自己。

再思索後,葉東已經決定和他叫板了,現在憑自己的實力逃命應該沒有問題,他囂張的開口說道:“如果我說我沒拿你也不信,我可以說我就是不想還給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