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仙
字體:16+-

第一百四十七章來人不簡單

第一百四十七章來人不簡單

小潔眼睛緊閉,有些期待葉東的進一步侵犯,身體卻還是有些不太適應,陣陣隱隱約約的疼痛她還是有些後怕。

葉東有意挑逗,動作自然是十分地慢,這更加勾起小潔的身體反應,小潔暗罵自己居然如此不堪,心中想要拒絕,身體卻不由得想迎合葉東的每一個動作。

沙發上白素素盤膝而坐,臉上豆大的汗珠滾落,一頭秀發已經宛如雨水打濕一般,更加嫵媚。

白素素輕哼一聲,身子有些不穩,差點兒從沙發上麵掉下來,**的葉東注意力全在小潔身上,令葉東更加有想立刻征服的衝動。

白素素那一聲輕哼小潔是聽得一清二楚,她不由得看向白素素,發現白素素身體搖晃,明顯有些異常。

她正要提醒葉東,葉東卻壞笑著用手捏向小潔胸部,小潔猛得一腳,直接將葉東一下子踹下了床。

小潔不顧自己還光著身子,連忙去扶白素素。葉東猛得閃身在了她的麵前,一把將她抱起,離開白素素數步遠。

“別動,不然她會有生命危險。”葉東開口提醒一句。“噢。”小潔點點頭,沒有說話,葉東這才將她放下。

“我要助她一臂之力,你替我看著這裏,有危險按下這個。”葉東眼睛四下看了看,包間之中有一個鬧鍾,她他便將鬧鍾遞給小潔。

小潔看到鬧鍾後一愣,然後點點頭,她拿著鬧鍾轉身要向一邊走去,葉東趁機在她身後敲了一下。

“小潔,對不起了你還得繼續回**躺著。”葉東說了一句,將小潔重新抱回**,為她蓋好被子。

葉東伸出雙手,運起一股異能真元來,慢慢地探入她的體內,葉東仔細查看一番,不由得搖頭。

令葉東驚奇的是白素素的功力如此高,竟然異能雲海的容量並不是多大,而是能量十分的純潔。

就在葉東想要收回手之時,突然間從白素素的體內傳來一股強大的吸力,葉東企圖斷開之間的聯係,反而更加的加速的這股吸聲力。

此刻的葉東頭上汗水冒出,他萬萬沒有想到白素素竟然體內出現這種情況,更加令他有些不自然的便是這股吸力還在不停的吸收他的異能,卻感受不到異能去了哪裏。

葉東明白,若是任由如此能量被白素素吸收,自己就玩完了,白素素也有爆體的危險,畢竟她是吸收不了如此強大的異能的。

葉東一時沒有辦法,他企圖叫醒還依然昏迷的白素素。白素素聽到葉東的聲後,眼中有了一絲光芒。

葉東心喜,終於可以控製住異能了,豈料白素素眉頭皺成一道線,臉上的表情古怪,葉東發覺不對勁兒。

白素素突然間睜開眼睛,異能又一股股地倒流向葉東,葉東心中暗道不好,這樣她會異能枯竭的。

白素素體內一會兒吸收異能,一會兒又將巨大的異能向葉東體內傾倒般的逆流而去,葉東隻有手忙腳亂的應付。

屋子之中漸漸地充滿了一股異能真元,白素素身上的汗水也奇跡般地消失不見,經過兩人間反複的相互配合,白素素這才清醒了過來。

白素素對自己的身體有了掌控權後,葉東徹底地鬆了一口氣,看來剛才那算是走火入魔的一種。

“我怎麽了?”白素素稍微調息一下,一切恢複之後,開口問道。“哦沒數名,我覺得你應該好好再檢查一下自己,剛剛嚇死我了。”葉東提醒道。

白素素微*著葉東一笑點了點頭。她起身走進浴室之中,葉東癱坐在地上,還在想著剛剛那一幕。

看白素素的樣子並不是像走火入魔那麽嚴重,葉東隻感覺奇怪。百思不得解的情況下,他隻好搖頭。

白素素進入浴室快,出來的更加的快,葉東還一支煙沒有抽完呢。“這麽快?”葉東開口問道。

“是呀,隻是衝一下而已,對了,你怎麽顯得這麽疲憊?那事不是你的愛好嗎?”白素素壞笑著摸了摸葉東的胸膛。

葉東一時無語,沒有想到自己的形象徹底給毀了,他也不解釋,一把將她拉入懷中。“別,咱們還是回去吧,別在這裏了。”

葉東一愣,若不是白素素提醒,自己把小刀打電話催著回去的事情忘得一幹二淨。葉東連忙起身穿好衣裳。

“她呢?”白素素問道。“你看著辦吧。”葉東沒有說話,他手中拿著五顆珠子在手中把玩著。

剛剛白素素的事情令葉東心中一絲警惕,他手中拿著的正是在石門山中根據老人參精的指點得到的五行珠。

葉東思索著仙兒曾經給自己的五行術的書中所講,他在考慮用五行珠來布置出一個小行的聚靈陣法。

異能雖然是以精神力為主,但是也屬於一種能量,那聚靈陣起初是古代練氣士為煉丹而布置的,葉東想要嚐試著一種新的方法,讓異能也能夠聚集。

若是真的可以成功的話,這將是一大創新,他再也不用擔心異能枯竭的事情了,雖然他自己的體內那不知名的珠子也有存儲的作用,但是多多益善。

白素素伸手輕輕地在小潔身上摸過之後,小潔眼睛睫毛動了動,嘴唇微微張開又閉上。白素素點點頭。

小潔沒事就太好了,白素素心中想著,沒有想到葉東出手這麽怪異,她差點兒喚醒不了小潔。

小潔睜開眼睛後,第一件事情便是去摸自己的脖子和後腦勺,她搖了搖頭,明顯有些不舒服的樣子。

“沒事吧?沒事就趕緊起來吧,收拾 一下,我們離開這裏。”白素素對著小潔說道。“噢 ,可是,不去行嗎?”

“你隨便。”白素素說了一句麵無表情的站在原地。“東哥……”小潔聲音帶著一絲嗲氣喊道,聽的白素素也是不太自然。

“啊!什麽……噢,隨便你,不過我是要走的,回不回來這裏就不一定了,這裏可是陸盼以前的地盤太亂了。”葉東開口說道了。

“真的嗎?東哥你有可能不回來?那我也要跟著你。”小潔說著穿上褲子立馬上前對著葉東一個熊抱,然後對著他的嘴唇輕輕的一吻。

葉東連忙去看白素素,白素素將頭偏向一邊,根本沒有想理葉東的意思。葉東這才鬆了口氣。

葉東的舉動白素素看在眼中,心中暗自高興,葉東看來還是特別在意自己的。“你很怕她嗎?”小潔轉過頭看了一眼由入冰山美人般的白素素,又看向葉東開口問道。

笑話,那是自然的,和她睡的次數比見過你的次數都多,自然得顧及她的感受。葉東心中這樣想做,口中卻不感這樣說。

“嘿嘿……都怕,都怕……”葉東微笑著搪塞道。“你們可以繼續打情罵俏,再不走,一會兒就好玩了。”白素素開口說道。

葉東這才感應到一大波的人員在向自己這邊趕來。“不會又是狐族吧?還真是有緣了。”葉東說了一句,拉著小潔的手,向外走。

“注意點兒,來人不簡單。”“嗯,你也小心點,我看來人並不是狐族的。”白素素說了一句首先閃身出去隱蔽了起來。

葉東帶著小潔,儲藏酒的酒架中間穿過,突然間小潔腳下一崴,直接哎呦一聲坐在了地上。

“沒事吧你?要不要緊?”葉東蹲下身子抬起她的腳,仔細觀看。“應該沒有什麽大問題,你試試可以走嗎?”葉東說道。

就在這時,一群人直接衝了進來,最前麵的的人就是那個白衣執事,葉東一眼便認出了他,沒有想到的是來的算是故人了。

小潔起身,腳下不穩,一下子撞在酒架上,幾瓶酒就這樣直接被摔碎了,聲音自然引起大家的注意。

“噓!呆在這裏,別出去。”葉東對著小潔說了一句。沒有想到白素素先一步露出了身形,葉東連忙現身站在了她身邊。

“怎麽出來了?”葉東開口小聲問道。“不出來幹嘛?你們躲在那裏遲早被發現,再說了你確定你一個人可以對付手有聖器的四個紅衣教主和一群白衣執事?”白素素說道。

葉東向他們望去,陣容果然是龐大,自己的確是沒有一點兒把握。“你說的太對了。”葉東說道。

“葉東,你果然在這裏,怎麽還又換了一個漂亮妞?”那個和葉東交過手的白執事說道。

葉東根本沒有理他,不過令白素素有些好奇,她看向了葉東,葉東尷尬一笑:“朋友,那隻是朋友,普通的朋友。”葉東心虛的對白素素說道。

“噢,主呀,該死的執事大人,難道麵對惡魔你要坐下來喝一杯咖啡,再跳一支舞然後才開始幹正事嗎?”一位滿臉雜亂白胡子,身材發胖的紅衣大教主用手中一米六七的白色權杖敲了下那白執事的頭。

“噢,米歇羅大教主閣下,原諒我的開場白太過紳士了,葉東快交出聖器,然後伏法和我們走,去教堂向主贖罪”白執事對著那米歇羅大教主彎腰鞠躬後,轉身很是底氣十足的說道。

“哼哼,廢話少說,別虛偽了,要來就來吧,你們教皇的兒子我都敢殺,何況你們?”葉東冷冷地說道,心中卻是盤算著下來是戰是逃,畢竟這麽多人誰也沒把握戰勝,也不知擒賊先擒王在此管不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