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仙
字體:16+-

第一百六十二章找人還是找事

第一百六十二章找人還是找事

八處抬頭看向葉東:“你是什麽意思?”

葉東冷笑一聲:“八處你真不知道我的意思嗎?天下會是我所創辦,我對它的感情相信你也明白,我還不想過早的讓它消失不存在。”

“東哥,這話說的過了,你可是有大人物撐腰,天下會沒有這麽容易散吧?”八處緊緊抓住資料袋,他是勢在必得。

“這話不對吧,正所謂縣官不如現管,還是得你好好的通融一下,我已經決定要清理一下天下會的內奸了。”葉東說道。

“這個你可以這麽幹,可是我卻是沒有什麽權力的,你要知道海市說話有分量的還是陳市長。”八處微微一笑。

葉東一愣,八處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葉東開口說道:“依你的意思你就隻享受生活了?推脫的也太幹淨利落了吧?”

“嗬嗬,說笑了,我可是個苦命奔波人,真正享受生活的人不是我這樣的。”八處說道。

“拿沙特工資,住英國房子,用瑞典手機,戴瑞士手表,娶韓國女人,包日本二奶,做泰國按摩,開德國轎車,坐美國飛機,喝法國紅酒,吃澳洲海鮮,抽古巴雪茄,穿意大利皮鞋,玩西班牙女郎,看奧地利歌劇,買俄羅斯別墅,雇菲律賓女傭,配以色列保鏢,洗土耳其桑拿,當海市幹部! 我看你也是快全了嘛。”葉東嗬嗬一笑。

八處點燃雪茄,從身上取出一個袋子:“禮尚往來,這個相信你很需要,作為交換你不吃虧。”

葉東伸手隨便翻看了一下,大笑了起來:“和八處說話總是這麽愉快,看來你是早有準備,果然薑是老的辣。”

“雖然薑是老的辣,小的也不差,你也是隻狐狸呀。”八處收了葉東的資料袋,露出老奸巨滑的笑容。

“必要時,我會給你一點兒幫助的,八處,你在天下會時間太久不好,我就不留你吃飯了,祝你好運。”葉東說著起身做個請的手勢。

“哈哈,我其實還是很喜歡和八處打交道的,再說一遍,有些事情還是得八處關照,隻可惜了八處你這樣的人才遇不到知己呀。”葉東喝了一口茶。

“葉東,你是個危險品,你是想企圖讓我落草為寇嗎?”

“八處,這話就不對了,如果給你介紹一個人,也許你就不會有這種想法了。”葉東微笑道。

“噢?是嗎?也許你是對的,但是現在時機你覺得到了嗎?不說了這件事情以後再議。”八處說完,站身離開了天下會總部。

王道從房間櫃子後麵走了出來,坐在沙發上長舒一口氣。

“軍師,這件事交給你處理吧,但是不能操之過急。”葉東將袋子仍給王道。

王道隨手翻看了一下,裏麵居然有自己名字,他猛得合上袋子。

“怎麽了軍師?”

“噢,沒……沒什麽,東哥,你真的讓我處理?”王道有些緊張。

“當然了,八處給的資料也許不完全正確,他早就想要摧毀我們天下會,難保他不會從中作梗,你需要自己判斷。”葉東說道。

王道退了下去,葉東向房間走去看到仙兒點了點頭。

“她的情況怎樣?”葉東問道。

“很奇怪,按道理來說,她現在應該已經醒來了,可是還是沒有醒,身體各方麵我已經檢查了幾次了,沒有問題。”仙兒說道。

“這就奇怪了。”葉東也是一頭霧水,他連忙走了過去,翻開她的眼皮看了看。

“奇怪……”葉東也是看不出什麽毛病。

“喂,你會不會把她打傻了,或者是雙修時被她的美貌所吸引,提前給泄了身子呀?”仙兒眼睛眨了眨,看著葉東問道。

仙兒這一說,葉東頓時紅透了臉,連忙搖頭否認:“不,這怎麽可能,我又不是第一次,這……”

“這什麽?嘿嘿,要不你和她再雙修一次吧,我在這裏給你們指導指導?”仙兒壞笑著問向葉東。

“這個不用了吧?”葉東頓時感覺十分尷尬。

“怕什麽,我又不是沒有見過你沒穿衣服時的樣子,你還裝什麽正經呀。”仙兒說著伸手便去解那聖女的衣服。

“小心……”

葉*然間發現情況不對,開口提醒間向仙兒身邊衝去,可是他還是遲了一步。

那剛才還昏迷不醒的教廷聖女突然間睜開眼睛,一掌擊向仙兒胸膛。

隻見仙兒嘴角微微露出笑容,身子提前一步已經閃開,反手一掌推開教廷聖女的手掌,另外一隻手已經印上她的後背。

那聖女被仙兒一掌擊中,直接從**掉了下去。

聖女一口鮮血噴出,口中大罵一句:“狗男女……”隨即昏了過去。

葉東已經站立在了仙兒身邊扶著她,開口問道:“仙兒,你沒事吧?”

仙兒抬起胳膊,衣袖上麵一道口子,胳膊已經劃破,向外有少量的血液流出。

“沒事,劃破了點兒皮,沒有想到她這麽厲害,隻是掌風已經差點兒廢了我的胳膊。”仙兒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教廷聖女。

“都流血了,快坐下,我給你包紮下。”葉東有些著急的說道。

“嗬嗬,沒事的,怎麽?你關心我?”仙兒眼睛直直得看向葉東,葉東連忙躲開仙兒的眼神,神情很不自然。

“這麽你都不敢看我呀?瞧把你嚇得,你怕我和你的哪些紅顏知己一樣纏著你嗎?說,你心裏在想什麽?”仙兒開口笑著問道。

“沒有的事,大家都知道你是我表妹,所以我……”

“所以你什麽?你不好意思?咯咯……得了,逗你玩的,我可沒有想要嫁給你。”仙兒說了一句,有些失落,這一幕正好被葉東看到,他連忙躲開走向地上躺著的聖女。

仙兒比葉東更快一步,她走上前,掏出來一把匕首,直接向聖女刺去。

“別……”葉東一把拽住了仙兒,奪下她手中的匕首。

“你心疼她?她剛才差點兒要了我的命。”仙兒開口說道。

“你早已經識破了呀,你現在沒事,而她生死未卜,我得檢查一下,她現在還不能死。”葉東說道。

仙兒眉頭皺起,看向葉東:“她必須死,她是教廷的聖女,她活著會泄露出許多關於你的事情,教廷不會放過你和天下會,那血皇也不會放過你的,別忘記了你對聖女都做了些什麽。”

“不,她還有利用價值。”葉東說道。

“嗬嗬,她的前途無量,你也看到了,她僅憑掌風就可以傷我,加以時日,她一定是個大禍害,不要以為她長的像琳琳你就下不了手,我可以替你殺了她。”仙兒肯定的說道。

葉東眼神很是複雜的看著地上躺的教廷聖女,葉東也明白她的身份特殊,醒來後肯定會給自己帶來不少的麻煩,但是他就是下不了手。

“我……”葉東不知道該說什麽好。

就在這時,突然間一陣敲門聲。

“誰?”葉東開口問道。

“少爺,那個什麽王道說有位神秘人有要事見你,說什麽他來找女兒。”秋菊在門外喊了一聲。

“好了,我知道了,我馬上出去。”葉東說完看向仙兒。

“仙兒,她不能死,不然不止是我和天下會,也許會牽連到你們狐族,她絕對不是那麽簡單的。”葉東開口說道。

“我明白了,你去看看誰來了,說不定是教會的人,我感應到好像那個討厭的八處也好像來了,還不知道他們到底是找人還是找事。”仙兒說了一句。

葉東向會客室走去,進門後,他看到來人也是一驚。

一位老頭靠在沙發上,不知道和王道說著什麽,八處站在身邊,微彎著腰,一副隨時隨地要討好老頭的模樣。

葉東明白這個熟悉的背影是誰,果然和心中猜測的一模一樣,他終於來了。

葉東深呼吸一口氣,向老頭走去。

老頭看到葉東後眉毛動了動,葉東一愣隨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撓撓頭坐在老頭的對麵。

“這位是?”葉東疑惑的問向王道,王道正要開口。

老頭擺手說道:“嗬嗬 ,我自己介紹一下我吧,我是國家的一個公職人員,從事什麽工作這是秘密,聽說海市你的手下最多,我女兒失蹤了,希望你能夠給我幫忙找一找,因為我的身份特殊,所以被人……”

“噢,看來您是大官,您放心,人我一定給你找到,不過得些日子,畢竟海市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葉東開口說道。

“嗯,這個我倒是不著急,希望你盡力而為,找到後好好照顧她,我會和你取得聯係的。”老頭開口說道。

“葉東,聽說你不是找了個人嗎?會不會剛好那麽巧?”八處開口問道。

“哈哈哈,八處你真的是會開玩笑,我找個女人你都知道?的確找了,不過不是一個,是四個,秋菊,你們過來……”葉東說著揮手讓四女前來。

八處頓時臉色憋得通紅。

“你們看看這位老人家是你們的親人嗎?”葉東對秋菊和春蘭她們說道。

“葉東,你別裝糊塗,我可是打聽到了劉猛來就是為了那個女的,她可是和劉猛的前妻長得很像。”八處開口說道。

“哈哈,是嗎?”葉東笑著向上身口袋摸去,八處看到葉東的舉動連忙拔出槍來。

“不許動……”

“你才不許動……”四眼和阿虎帶著人瞬間將他們包圍住。

葉東冷哼一聲,開口笑著說道:“阿虎,你們幹什麽?胡鬧,都收起來,八處是嚇唬人的,他的命金貴著呢,不會開槍斃了我的,八處,你也別怕,你看我手中這是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