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會大遊戲
字體:16+-

第24章 強製脫出

第24章 強製脫出

“……係統,你能稍微靠譜一點嗎?”關理不想再跟它徒勞地爭論下去,直言道,“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去上學。”

“管理員,你已經曠課兩個月了,再這麽下去會被強製退學的!”係統看著他都覺得心焦。

“那不正好?”連退學手續都省得辦了。

係統欲言又止,“……”

媽耶,別人都是深思熟慮之後主動退學,而自己這個管理員卻因長時間曠課被勸退……

感覺丟人丟出了新高度。

“那麽,現在等學校那邊把我踢出門就行,四舍五入一下,同學師生方麵的關係差不多算是斷了。”關理不僅不覺得丟人,還美滋滋的,“看原主的樣子也沒有朋友,就隻剩親屬……”

“之前打電話過來的那個女人到底是誰?”

看關理這堅決的態度,怕是沒辦法忽悠他去讀完大學了。

好吧。

係統收拾收拾心情,把舊話題置之腦後,“按照血緣關係,她是你的表姐。”

“表姐?我的親人竟然還沒死完?”

係統都被這句話搞懵了,“……為什麽會死完啊!”

“穿越者標配父母雙亡。在這本都市裏麵,我覺得自己就算混不成主角,起碼也是個終極反派吧,怎麽能還有親屬在世?”

“管理員,這不是小說。”

“如果還有親人在世,他們會讓原本的那個關理去讀什麽神學院?就憑他放棄身體脫離世界的舉動,也能看出對這個世界根本沒有留戀。”

“……你這不是能正常說話嗎?”

“哈?”

係統苦口婆心地說:“管理員,少一點中二,多一點真誠,不好嗎?”

話語時而玩笑時而認真,中間轉換都不帶緩衝的,它有理由懷疑關理嚴重精分。

不過也是,從末世出來的人怎麽可能心理完全正常。

就算相對和平穩定的現代社會,普通人也都有各種各樣的心理問題。

曾長期徘徊在死亡邊境的關理,問題隻會更嚴重。

可惜它並沒有在這次允許窺探記憶的機會中看到關理更多人生,隻瞄見了一些讓他印象最為深刻的片段。

下一次機會還不知道還有沒有。

但就算隻有片段……

也是真的慘烈。

算了算了,自己一個久經穿越的係統,跟一個前不久才從末世裏出來的年輕人計較什麽?

身體年齡19歲靈魂年齡不明的“年輕人”繼續跟“穿越者標配設定”杠著:“除了這個表姐,‘我’還有其他親人嗎?”

“有。”

“……還很多?”

“最近的隻有你表姐一家,其他雜七雜八的遠親還有一堆。”係統一口氣給他扔了一摞人名。

然而關理依舊從中找到了最為關鍵之處,“所以……父母雙亡?”

“……對!”係統沉默了一下下,幹脆開始自暴自棄,“不僅如此,你還從小被寄養在表姐家裏,他們平時對你……”

“哈利波特啊這是!”

“他們平時對你還是很不錯的,沒有什麽虐待也沒有過於偏心……哈你個頭!”

“這正常得有些不科學……”關理對設定有些失望,不過他很快就打起精神提出另一個問題,“那我表姐是不是看我很不順眼?”

畢竟家裏多出了另外一個年齡更小的孩子,她不可避免地會被忽視一些。

如果說是從小就看不順眼自己的話,電話中的那種語氣也就可以理解了。

“呃……事實上,跟你想的正好相反。”係統也有些無奈。

關理完全腦補錯了方向。

“她是家裏對你最好的,比那對雖然盡責但並不親近的夫妻更好。”

“……哦豁。”這確實是沒想到。

那為什麽電話裏是那種語氣?

“在她打來電話之前,剛剛接到來自你學校的勸退警告。”係統表示這位表姐的反應還算正常,並且提醒道,“在你連續掛了她三次之後,她連假都沒請直接曠工,現在正在打車來這裏的路上。”

“這什麽鬼發展?”

“管理員有沒有感覺到很驚喜?這次可是現實中的,比在網絡上應對艾斯特刺激多了。”係統一副隔岸觀火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冷淡態度。

很驚,沒有喜。

關理深吸了一口氣,“還有多少時間?”

係統定位到對方的實時坐標,答道:“五分鍾左右吧。”

關理有些慌。

五分鍾能幹什麽?

足夠他離開這間屋子,找到一個暫時不會被發現的地方躲起來。

那個所謂的表姐估計也沒有更多進行聯係的渠道,隻要不接電話就可以避開。

然後呢?

他不可能一直不出現。

想要在這個信息社會生活,就必須有自己的身份。

他是“關理”,一個父母雙亡,從小生活在表姐家裏,對神學有濃厚興趣並自學進入上神的普通都市青年。

這個身份是無法擺脫的。

對,關理是可以通過整容、更換身份信息等方法脫離現在的社會定位。

但仍有被發現原有身份的可能。

指紋、基因……總有一些東西是刻印在肉體上不能抹去的痕跡。

如果他願意待在一個隱蔽的位置,隱姓埋名一生,那當然簡單。

然而這也不可能。

為了基金會,關理終究會站到台前的。

他想要把基金會運營成為影響世界的文化風潮,那自己就不可能一直隱藏在陰影之下。

文化圈、娛樂圈,被無數攝像頭與眼睛盯著的一群人。

關理可不敢小看鎂光燈的亮度。

“那就隻有麵對了?”

“好像是的。”係統不知道他具體什麽想法,但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安撫一下總沒錯,“管理員你也不用太緊張了,隻是麵對自己的親人而已。”

“沒有緊張。”

“那你玩手機鎖屏幹嘛?”

關理把手從手機上拿開,很認真地說:“我在思考怎麽跟她斷絕關係。”

係統決定不戳穿他的掩耳盜鈴,“那你思考出什麽沒有?”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到時候再說吧!”

“……拖延症又犯了還行。”

“你能閉嘴嗎?”

“如您所願,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