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會大遊戲
字體:16+-

第67章 從動畫到遊戲

第67章 從動畫到遊戲

“那我去聯係他試試。”趁著興奮勁兒還沒散去,葉淩星準備抓緊時間把人湊齊。

值得慶幸的是,禁曜並沒有忘記這個已經斷了數個月聯係的網友,而且也對葉淩星口中的“新項目”表現出可以嚐試的意願。

“哪怕隻是進行了編曲,《幻晝》也是我最滿意的作品之一。”禁曜說道,“我一直期望能和你再度合作,沒想到之後就發現‘夜靈心’這個名字徹底從網絡消失了。”

很可惜,也有些無法言說的慶幸。

一個強大的競爭者因不明原因而墜落,很難說這是這件事帶給他的情緒是正麵的還是負麵的。

實際上並不算密切的關係,讓禁曜不可能去詢問葉淩星出了什麽事。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

他們會像很多曾有過短暫交集又迅速錯開的人一樣,生活軌跡再不相幹。

關理就是那個幹涉命運的意外。

“因為一些私人原因不得不放棄動畫製作,不過我現在又打算回來了。”葉淩星將自身的情況一句話帶過,“全新的突破常理的故事,這一次還是拜托你了。”

禁曜做決定也沒有絲毫拖泥帶水,“沒問題!我現在正在搞那個科學組曲,具體內容你等會兒發過來,先熟悉一下。”

“那麽——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在一邊閑著無聊把科學性電音組曲係列都搜出來聽了聽的關理,發覺房間裏的另一個人半晌沒有打字的動作,抬起頭問道:“談好了?”

“初步意向定下了,細節之後再談。”葉淩星愣了一下,神情如夢初醒。

他把已經熄滅的手機摁亮,退出和禁曜的對話界麵,從聯係人名單裏翻出那些許久未接觸過的名字,一個一個地敲過去。

這些動畫製作人員就不需要像音樂那樣考慮風格是否契合的問題了,除非他們這一年都沒有碰過相關創作,不然水平也不可能退步到哪兒去。

但那可能性太低了。

《心若海洋》製作團隊裏麵的成員,大多都不是出身於動畫製作專業。

支撐著他們自學投入到這個領域的,唯有愛好與熱情。

葉淩星寧願相信比起荒廢了太多時間的自己,其他人都在繼續學習,都在不斷進步。

——看樣子該擔心的是我的水平。

——果然我還是一樣沒用。

——不行,不能這麽想,應該對自己有信心才對。

——好想做動畫……想要從3999表達什麽……

——從一開始就不該選心理學,除了添麻煩之外根本沒用。

反複掙紮的思緒被葉淩星死死壓在了心底,優良的控製力讓人無法從他的表情與行為上看出任何端倪。

——不用管那麽多,笑就好了。

——別人也會開心的。

對,就這樣,至少不能讓自己的問題影響到別人的生活。

更不能讓他人對自己的期待落空……

“……”

“怎麽了?”不是關理突然能夠察覺他人情緒變化,而是葉淩星算不上良好的心態表現實在是過於明顯。

如果是好消息,他應該立刻告知自己才對。

“應該湊不齊太多人了。”葉淩星將情況直白地告訴給關理,“有幾個人明確告訴我,他們已經選擇了去製作遊戲,不會回來再做動畫。”

比起宣傳效果出眾但僅有外表光鮮的動畫,遊戲的待遇的確要好上很多。

每年都有大量的動畫工作者投身進入遊戲領域,在客觀原因之下不得不放棄了最初的理想。

畢竟遊戲能賺錢啊。

動畫若是沒有周邊,光憑出售播放權的那點價格,那些動畫公司一個個都得破產。

對此,關理表示能夠理解:“所以他們有些在做遊戲?遊戲原畫?”

“還有各種美術設計一類的工作吧……應該。”葉淩星也沒有關注過遊戲製作的幕後,隻好這麽猜測著。

關理:“那豈不是更好?”

葉淩星:“嗯?”什麽意思?

“基金會正在製作一個遊戲,我們不缺技術,就差美術。”

係統在平日裏表現出的審美還算正常,但如果讓它自己放開了去“創作”,最後的結果就非常“富有想象力”了。

關理本來還想在外麵騙……找幾個美工來搶救一下自家遊戲的模型與貼圖,這裏就正好發現了可選人才。

管他現在搞動畫還是搞遊戲,有水準的人一律照單全收!

“你們還做遊戲?”葉淩星看著關理的臉,既感到意料之外,又覺得這好像沒什麽毛病。

“SCP基金會”,這個植根於網絡的超文本創作係列,從名為“我於萬物之中”的3999編號檔案就能看出來——

它煥發著年輕而充滿銳意的進取姿態。

這是一個敢於嚐試,敢於出格的世界。

連代表整個係列來跟他進行談判的代表都是如此年輕……

如果基金會其他人也都是差不多的年紀,他們肯定不會甘於等待文本慢慢發酵。

年輕人嘛……都是滿腦子狂想的家夥。

係列衍生遍地開花,都是正常的,正常的。

“對啊,反正遲早都要做的。”不速之客的回答如他所想。

“我喜歡你的想法。”葉淩星臉上的笑意加深了少許,“不過說起來我們聊了這麽多,結果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也是,那就自我介紹一下。”關理差點真忘了這件事,幹脆放下手機以表自己的誠意,“我是關理,‘關閉’的‘關’,‘理解’的‘理’,SCP基金會在此世界的最高權限管理員。”

“葉淩星,淩於星辰。”

“我知道你的名字。”言外之意不用介紹了。

“我也知道,你不是調查過我嗎?”

“那你還說。”

“還是正式一點比較好。”葉淩星很有原則,“現在才是我們認識的開始。”

“之前呢?”

“對擅自調查我**信息的某人滿含惡意但因為習慣問題而不得麵帶微笑好好說話……”

“哦,完全看不出來。”原來你心裏也不爽啊。

“都說了是習慣問題,我習慣於用最嚴格的道德禮儀要求來約束自己。”

“青創獎找禁曜當外援……”

“——別人不知道的就不用那麽嚴格了。”

“你個雙麵派。”

“彼此彼此。”

明明不需要呼吸但聽著這對話深深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的係統:“……”我是誰我在哪兒我要幹什麽?

——葉淩星你把它那個看起來還算正常的管理員還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