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會大遊戲
字體:16+-

番外 《完美的真空》-1《黑子鳥》

番外 《完美的真空》-1《黑子鳥》類別:網遊動漫 作者:妄想境界 書名:基金會大遊戲

《黑子鳥》是一部很有名的作品。

這句話的意思並不是它是什麽名作,隻是我已經被很多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場合推薦過它。

——“去看看吧,挺有意思。”

問他們更多的,劇情人物之類的,也問不出來什麽,隻說“看了就知道了”。

再一次被建議觀看《黑子鳥》後,我終究還是抑製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在搜索欄輸入這三個字。

一個帶著童話色彩的現實故事在我眼前鋪開。

隨身攜帶著一隻烏鴉的神秘少女,乘著風雪夜色到達邊陲的無名小鎮。

或許這個小鎮是有名字的,但誰在乎呢?

反正我不在乎,作者看起來也不在乎。

獨自在家的老人接待了這位遠道而來的客人,燃起的爐火驅散一路的寒意。

從窗欞泄露而出的光隻能照亮屋外一點距離,更遠處濃重的墨黑宛如深淵張開的巨口。

“天黑得真快啊。”她在玻璃上呼出一口氣,看著那片模糊不清的黑暗說道。

少女沒有名字,這裏的人們因那隻永遠安靜待在她身邊從不鳴叫的黑鳥,也將她稱為“烏鴉”。

“烏鴉,是有自己的名字嗎?”

“女孩子的真名不能輕易告訴外人喲。”

“烏鴉,你是從哪裏來的?”

“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你們絕對沒聽說過。”

“烏鴉,你到這裏來幹什麽?”

“很抱歉,我的原因暫時不能告訴你們啊。”

“烏鴉,最好離他們遠一點。”

“嗯?”少女歪頭看向似是好意提醒自己的老人,睜大的眼瞳和肩頭烏鴉一般漆黑,“是這樣嗎?”

“……”老人想說什麽,又及時製止住了。

“是的呢!我也覺得他們不是好人!”仿若沒有發覺他的猶豫,少女的表情恢複為從始至終都未變過的笑意。

“我會離他們遠一點的。”

——畢竟,被殺了那麽多次,就算不會死,也有點痛啊。

是的,看到這裏的你,應該會明白這是一個不那麽童話化發展的故事。

作為一個合格的評論者,我本來不應該劇透這些的。

但要提及《黑子鳥》吸引眾生的關鍵,就不得不說到裏麵的劇情。

那種似乎可以被所有人預料到但仍舊出彩的劇情,那種看似套路卻在所有人意想不到之處突變的轉折。

在深刻的現實意義探討層麵淺嚐輒止,從而轉向更加戲劇化的幻想故事。

亦真亦幻,曖昧不明。

虛擬的敘事終於迎來最為寫實的結局。

我想我終於明白了,那些把它推薦給我的人為什麽都支支吾吾不肯多言。

還沒看過這部作品的人,現在就可以退出去了。

等你們看過它之後,再來看接下去的部分也不遲。

……

好的,現在還留在這裏的各位,我就默認你們都看過了《黑子鳥》。

以下內容包含劇透,請注意。

和很多第一次觀看——且有幸沒有被劇透——的人一樣,我順著鏡頭給予的線索,並不困難地猜到了這個小鎮背後的故事。

一個封筆、愚昧、偏遠的無名之地。

一個年輕、美貌、嬌弱的天真少女。

很容易能夠聯想到會發生什麽,不是嗎?

當然,沒有你們想的那種某顏色限製級劇情。

這座被風雪掩埋的小鎮,存在著自己的生活方式。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其它時間都對著鎮子中心的看不清麵目的神像禱告。

我不知道《黑子鳥》發生的時代背景,現代社會亦或是架空世界?

我不知道。

但根據女主的服裝風格與隨身攜帶的一些用具,不難判斷出整個世界的大致發展水平。

——至少達到二十世紀上葉水準的機械裝置,混合古典維多利亞與蒸汽朋克風格的衣飾……

無論如何,她所處的時代都像是跟這個古老而荒涼的小鎮格格不入。

另一個非常具有暗示意味的,就是作者有意對一些細節呈現而出的特寫。

被大雪掩埋的暗紅色血跡、門前樹幹上纏繞的斷裂鎖鏈,還有那個出現了很多次的……

看不清麵目的神像。

告訴我你們想到了什麽?

宗教。

是的,宗教。

還是明顯非正統的,被愚昧地區人們迷信著的,邪教。

這是一個永不過時的經典題材。

尤其是在當前太過現實主義的題材極易觸碰紅線的現狀下,架空世界的虛構宗教題材無疑是個規避和諧的好辦法。

——當然在看過作者生平之後,我有理由懷疑他隻是覺得這個題材更超現實更具幻想感才選中的……

咳,略過剛才的廢話。

回到故事本身,這座小鎮原本遵照著自我的規律運行。

雖然那規律或許並不正確,甚至並不人道……

至於哪裏不人道,你們可以試著注意一下出場人物的男女比例,尤其是老齡男女比例。

女性很少,少到讓人懷疑這裏的人口是如何維持的。

到目前為止,所有女性在外表看來都非常年輕,估計都是二十歲以下的年紀,往上的……

一個都沒有。

這已經不是暗示了,簡直是明示。

那些稍大一些的呢?

她們的去處我不敢想。

而在這種女性適齡女性大量消耗的情況下,如何維持人口基數,如何保證還有足夠的新生兒……

這又是另一個細思恐極的話題。

不是我想多了,絕對不是。

如果是其他作者,可能確實是沒多想,以至於出現了設定上的紕漏。

但這一位可是公認地喜歡加塞信息量,其作品中各種彩蛋隱喻層出不窮。

讓我們把目光重新放到女主身上,那位神秘的烏鴉少女。

她突然闖入這個與世隔絕的地方,攪亂了死水一樣的平靜。

這裏感情色彩的對比描繪非常顯著,隻要有她出現的場合,連畫麵都仿佛鮮活了許多。

至少不再是那種死人僵冷般讓人心生寒意的麻木知覺。

在我猜到一點真相的時候,也為她提起了心。

來到這種安危完全無法保證的陌生地方,卻一點警惕心都沒表現出來。

簡直就像是哪些老套路恐怖片裏故意要作死的主角團一樣。

她也不過是一個作死的無知少女麽?

不是的。

這仿佛是直覺帶來的答案。

又或者是用堆疊的細節告訴我們的答案。

隻不過是……無懼生死而已。

從最開始隱晦的提及,到後來**裸的凶殺現場,《黑子鳥》幾乎沒給我們留任何緩衝時間。

隻是在心裏浮現一個懷疑的苗頭,它立刻就把血淋淋的真實攤開給人看。

衝擊力無以言表。

烏鴉,被冠以“烏鴉”之名的少女,帶著諷刺的笑意被癲狂的信徒殺死。

又在第二天完好無損地出現在所有人眼前。

“喂,你在看什麽?”她依舊掛著那經久不變的甜美微笑,“我有什麽奇怪的地方嗎?”

痛楚和死亡於她而言,好像不過是家常便飯。

能夠滿懷笑意地麵對所有曾殺死自己的人,多麽可怕啊不是嗎?

而被自己所殺的人再度出現在眼前,這是另一個足以令人發瘋的事實。

他們無法殺死她。

他們逐漸陷入瘋狂。

女巫?魔女?還是別的什麽?

都不重要。

哪怕已然失去身為人類的社會性三觀,對未知生命的恐懼,依然刻印在其基因之上。

恐懼嗎?

後悔嗎?

絕望嗎?

這隻是他們必將付出的代價。

少女看著氣氛日漸緊張的小鎮,漾出純潔無瑕的笑意。

對,就是這樣,命運已經定好了軌跡。

她肩頭的烏鴉第一次開口發出了聲音,那聲音不像是烏鴉的叫聲,更像是某種來自異域的嘶啞絮語。

“哎?這樣啊。”她站在鎮子邊緣,最後看了一眼隱隱有火光燃起的房屋。

那是在第一晚接待她的老人所居住的屋子。

她已經有好幾天沒見過他了。

也不知道去哪兒了。

不過算了,不重要。

就跟這個地方的結局一樣,不重要。

人類都是一個樣。

真沒意思。

如同來時一樣,少女帶著烏鴉,走入風雪刮拂的夜幕。

身後殘存的乃是此地近百年未見的,最後的喧囂。

故事在這裏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

好像是有點不太圓滿?

但這就是原作的結局,沒有結局。

不過還沒完。

經過我不含任何技術性的調查——其實就是找朋友問了一下——我找到了與《黑子鳥》相關的一些東西。

這個作者,對,就是你們都知道的那個坑貨,他竟然在自己的公眾號裏發表過一篇《黑子鳥》的創作相關,裏麵有談到一點點後續。

那後續很短,短到讓我都不忍心讀。

為了節省你們的時候,我就直接在這裏概括一下。

走出漫天的風雪,少女與另一個早已等候在此的少年相遇。

接下來就是他們的對話。

“人類還是這麽醜惡,這世間的一千種惡意我都快體驗過了。”

“人類也是有善心的。”

“看不到,完全看不到喲!太少啦!”

“那……接下來和我一起踏上旅途吧,我將向你展示人類第一千零一千顆美好的心。”

“才一顆?怎麽也要一千種美善的記憶才可以哦!”

“沒問題,美麗的夜鴉之女,願意跟我一起巡回世界嗎?”

“好啊。”(快捷鍵:←)上一頁 回書目(快捷鍵:Enter) 下一頁 (快捷鍵:→)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裏把《基金會大遊戲》加入書架 ,方便以後閱讀基金會大遊戲最新章節更新連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