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會大遊戲
字體:16+-

第107章 無人之境

第107章 無人之境

趁著疫苗還未發放完畢,葉淩星聚集起自己旗下的喪屍大軍,向觸手可及的基金會站點撲了過去。

他與基金會的初次接觸,就是在scp-3999。

那個覆滅世界無數次,讓人絕望的3999。

這讓葉淩星對基金會的實力整整高估了好幾個階梯,以至於在危急時刻才敢對基金會的站點出手。

然後就發現這站點跟紙糊似的一捅就破……

其實這很正常。

基金會雖然在各類檔案中都有如天神般無所不能,不過這多半隻是因為它是《scp基金會》的主角。

作者給它開了主角光環。

若是以人類常規範疇內的武力來衡量基金會的話,會發現它……還是很強。

但遠沒有很多人以為的那種無敵性的強。

基金會在站點裏布置的武裝力量,一般被認為處於各國尖端級別。

在常規武力這一項上麵,他們甚至剛不過隔壁的goc。

畢竟goc背後是聯合國,軍隊裝備的費用都有全球各國買單。

而基金會作為一個不屬於任何國際勢力的獨立組織,所有開銷經費都得自己去掙。

——也難怪會出現“基金會因經營不善破產後被goc收購”這一設定的平行世界了。

在這樣的大設定下,基金會的很多站點都是相對容易被攻克的。

呃,這個“相對”也是相對於同處於超自然世界裏的其它組織與事物來說,正常世界裏的人就不要去湊熱鬧了。

比如混沌分裂者就天天計劃著進攻基金會站點搶奪scp,關鍵他們還成功了不止一次。

同時,與這種相對弱勢的白科技地位匹配的是,基金會的黑科技力量堪稱絕巔。

模因武器、逆模因武器;

精神攻擊武器、反精神攻擊護具;

時空傳輸技術、現實穩定裝置、因果穩定裝置、文明重啟裝置……

再看看“斯克蘭頓現實穩定錨(sra)”、“xyank/anastasakos連續時間槽(xacts)”這種科幻感爆表的名字,感受到來自“雖然看不懂但是好厲害”的恐懼了嗎?

正麵戰場上或許不是最強的,但基金會給文明續命的水準絕對無人能及!

但無論怎麽說,基金會也不至於脆到連喪屍都擋不住。

哪怕這些喪屍自帶逆模因效應。

會出現這種情況,隻有一個可能。

——葉淩星麵對的是削弱版的基金會。

《無盡》的新手福利很到位了。

“就這還是對我優待了?”葉淩星一邊搞基金會站點,一邊擴大感染區,眼睜睜看著感染人數與死亡人數在下方數據欄以萬為單位跳動著,內心沒有絲毫波動。

這樣沒有一點真實感的畫麵,確實讓人無法提起任何罪惡感。

他需要做的,隻是控製喪屍群體的攻擊方向,引導一下008感染的範圍與趨勢。

病毒在傳播過程中飛快變異,各種致死性狀看得葉淩星心驚膽戰。

要是感染體死得太快,很有可能出現死亡速度比感染速度更快的尷尬境地。

——病原體還沒來得及傳播出去,攜帶者就掛掉了。

誰讓008檔案白紙黑字地寫著“不能在空氣和水中傳播”,一旦被封鎖在一個地區抹除接觸可能,它也就無法再造成任何危害了。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葉淩星不得不把自己手上的感染者——已經變成喪屍的和即將變成喪屍的——盡可能分散到其他地方去。

讓感染速度高於死亡速度。

而scp-008最初爆發的地方,也就是g2站點所在區域,已經死成一片沉寂。

當這裏徹底被008覆蓋時,它也從所有人的認知中消失了。

沒有人記得,沒有人知曉,更沒有人去前往的……

徹徹底底的無人之境。

正在擴張的無人之境。

比死亡更可怕的是被遺忘。

scp-008已經殺死數萬、數十萬、數百萬人。

更多人攜帶著致命的病毒蔓延向地球的每一寸土地。

人類不知道。

他們一如往常地生活著。

人來人往的道路上血肉橫飛,失去神智的喪屍撕咬著無辜的受害者。

路過的行人恍若未覺,踩踏一路被鮮紅浸透的長街,衣擺處沾染上他們所看不見的血跡,又被新的血色覆蓋。

前方不遠處,另一個新生的感染者,已將狩獵的目光對準一無所知的他們。

“我最近好像一直聞到一種奇怪的味道,像是什麽肉腐爛了?”

“沒有吧,我什麽都沒聞到,你是不是工作太累出現幻覺了?”

“也是,不過這幾天布置下來的任務真重,明明是至少十個人才能完成的工作量,結果組裏就我們兩個人……”

“每個月都那麽多項目,我們以前還全部完成了?我都不知道我們以前是怎麽做完的!”

狩獵者奔襲而來,咬上毫不設防的脖頸,血液伴著濃烈的腥氣噴湧而出。

“咕……救命……救……”

致命的病毒從傷口注入。

“我好像也聞到什麽味道了,感覺有點像……嗯……”

又一個受害者被拖走。

“什麽來著?”

唯一被剩下的人茫然在街頭站了一會兒,繼續去上班。

他的身上布滿了斑駁的紅色,尚未凝固的猩紅**沿著衣物流下,在他身後排成彎彎扭扭的長線,與早已凝固的前輩們融為一體。

“那麽多工作,竟然全都壓在我我一個人身上,下個月一定要辭職!”

這當然不是遊戲畫麵。

但如果真的出現攜帶逆模因效應的scp-008感染,這樣的景象將會成為現實。

無論是葉淩星還是關理,都能夠想象出其中的慘烈細節。

不為人知的末世。

連死都不知道是怎麽死的。

為了不影響玩家們的遊戲體驗,這樣具體的情況還是不要讓他們知道比較好。

一個地圖名,一個死亡人數,給人的直感是非常蒼白的。

蒼白到難以生出同理心。

他們也不會因此覺得“毀滅世界”是一件多麽殘忍的事。

這隻是遊戲而已。

一個連npc的存在都沒有的遊戲。

弱化“個體死亡”的殘酷性質,突出“毀滅世界”這一宏觀概念。

於是“殺人”的罪惡感便被轉化為“滅世”的成就感。

一切為了玩家的遊戲體驗服務。

隻不過……

關理撐著下巴看葉淩星痛下殺手,“係統,我們以後要不要加段末日cg?”

“你又想幹什麽?”係統一聽這話就知道他想搞事。

“把遊戲過程中不會出現的微觀細節,在遊戲結束後贈送給玩家觀看。”他感覺自己的神經末梢開始興奮了,“把那些無辜的死亡,那些最殘酷最悲劇的受害,都給他們看看。”

自以為身處宏觀視角高高在上俯視遊戲世界的玩家們,在目睹自己親手造就的“慘劇”後,又會是什麽心情呢?

自責?悔恨?反思?

同理心與自我社會道德的製裁下,自我厭棄的罪惡感姍姍來遲。

他們還能繼續玩這個遊戲嗎?

“然後《無盡》就會被打成‘反人類’遊戲噴到死。”係統的語調毫無起伏,“管理員你對這個結果滿意嗎?”

“……”關理沉思半秒,“那算了。”

係統:“……”它竟然成功製止了關理的想法?趕緊錄音頻珍藏起來!

“等等……我突然想到,其實不用強製加cg。”

係統:“……”好吧還沒有。

“可以做成dlc賣給那些有特殊愛好的玩家。”關理繼續說道,“也可以收集其中一些有些意思的末日圖景,做成一集一滅世的單元劇動畫,比如這個逆模因008就很不錯啊。動畫名就用你之前想的那個……呃,《末景》!”

末……末景?

是不是哪裏不對?

係統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做這樣的動畫,請問管理員你考慮過葉淩星看到之後可能會產生的心理陰影嗎?

就在剛才他還滿臉人間不值得地想死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