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會大遊戲
字體:16+-

第116章 彷徨之花

第116章 彷徨之花

於他們而言,“天國的《夢係3》”是個遙遠又親切的幻想。

被如此多人深深地記住,不僅是因為這部頂級神作給人留下的深刻印象,更是因為它在動畫創作史的地位。

沒有哪個動畫人敢說自己沒收到過《夢係》的影響。

為了向其致敬而創作出來的優秀作也不在少數。

葉淩星與《心若海洋》,不過是在那頂光輝的冠冕再添了一顆珍珠而已。

但畫麵不隻是《夢係》。

如果說《心若海洋》童話詩一般的運鏡感是沿襲於此,那麽筆觸風格與色調會讓人想到另外一部作了。

一個極其冷門,現在已經幾乎沒有人知道的古老動畫。

“說實話,這畫麵有時候會讓我想到《彷徨之花》。”斟酌之後,祁傳明還是說出了這個名字,“遊危你覺得呢?”

“的確有在模仿《彷徨之花》,看得出來。”遊危讚同了他的觀點。

鍾鈺懵逼,“這也是動畫?沒聽過啊……”

“好像在哪裏看到過這個名字……”秦淺冥思苦想了半天也沒想起,索性摸出手機開始搜索。

倒是於嵐晴很快反應過來,“這不是……那個……你次給我傳的……”

說到最後她的臉都有些發紅,不知道該用什麽詞匯來定義那部堪稱“神”的作。

“啊,找到了!”秦淺歡快的聲調打斷了她猶豫的思慮,“《彷徨之花》,暮夜工坊在1999年出的實驗動畫,隻有一集,全長共41分鍾,類型是官能視覺……啥玩意兒?官能?”

念到這一句的時候,她的聲調瞬間拔高。

看製作人員名單與公司,《彷徨之花》應該是國內的動畫,卻使用了“官能”這個極富日風的詞語,這本來很怪了。

更何況這個詞的意思還那麽……

現在的“官能”一般都認為是來自隔壁島國的舶來詞,本義是“五官展現之美”,代表生理的感官刺激所能激發出來的美感。

更直白地說,它是性感與肉欲在美學的表達。

“這個公司當初找來了日本官能派畫家BM-keta做人設和色指定,那種隱晦的色欲係非常獨特。”遊危以純粹學術性的口吻如此說到。

當然別人會不會這麽想不一定了。

如鍾鈺很誠實地說出了大眾的觀點,“也是說這是個**尺度的表番?”

“……”遊危腦子裏閃過各種反駁論點,從藝術創作到美學追求,但最後他選擇了最直指本心的回答,“你說反了,它是個表番尺度的**。”

原則來說,“**”這個詞指代一切不能公開放映的動畫,不僅包括身體接觸的尺度,也涵蓋了心理傷害的尺度。

但因為其發源地日本在這些“不公開放映隻能私下傳播”的作搞出的一係列騷操作,使得“**”這一詞幾乎成為某種與性有關的內涵代稱。

現如今的“**”,最廣為人知的含義便是某種顏色的動畫。

“遊危,你這話過分了,《彷徨之花》可是什麽都沒露,畫麵尺度連現在的一些賣肉番都不。”祁傳明一臉正氣地說道,“不過你手竟然有資源?回去給我發一個……”

於嵐晴默默翻了個白眼。

之前被遊危塞了一部“極具參考價值的老作”,她還認認真真打開來看準備學習一下,結果是這種……

確實,一點都沒有露,賣肉什麽的完全不存在。

但是那種濕淋淋的畫麵質感,那種幾乎要滴出來的令人作嘔的糜爛豔麗,幾乎能讓每個觀眾感受到一種心理的黏膩。

其配色甚至被評價為看到時會產生“聽見指甲刮毛玻璃的聲音”一般的不適感。

不得不說,暮夜工坊找BM-keta來搞畫麵的想法確實天才。

這位至今仍未公布真名的畫家,已然成為AS站名動一方的創作者。

當然,她依然是以“官能”風格出名的。

而且畫麵的映射與暗示越來越大膽。

也不知道在現實經曆了什麽……

聽他們這麽說,秦淺倒是對這個作提起了興趣,準備看看他們口的‘詭異畫風到底有多詭異,“總覺得應該有人跟我提過一嘴,但是我沒去看。”

然後啥都沒搜到。

畢竟是十幾年前的老片子,找不到片源還情有可原,但是連一張截圖都找不到?

這很有問題了。

“別找了,早被禁了。”祁傳明解釋道,“性暗示過於濃重的畫麵風格是導火索,太過黑暗的劇情才是本因。當年《彷徨之花》在國內還沒發布被列成禁片,名氣全靠私下流傳的片源口口相傳。前幾年還能在一些審查不嚴的站看到低畫質版本,這幾年淨力度越來越大,想要找到資源難於登天。”

“劇情太過黑暗?有多黑?”秦淺聽到這個字開始興奮。

雖然隻看過一遍,但祁傳明對這一作的印象再深刻不過了,“主線劇情是少女淪落風塵被迫認命,間穿插著家暴**校園暴力黑幫lj以及執法部門的助紂為虐,從開頭到結局都看不到一絲人性的希望,隻有那滿是肉欲的黏稠畫麵還能給人一點溫度,你說封不封?”

鍾鈺舉手發問:“那個製作團隊……暮夜工坊還活著?”

敢做這種動畫,這公司一點求生欲都沒有嗎?

“項目的負責人被炒了,連帶著還清理了不少人,然後那個負責人直接帶著自己舊部跑日本做**去了。”這次回答的是遊危,顯然他祁傳明更了解那些幕後故事,“對了,你們應該知道他們現在的名字。”

曾經夢想著成為動畫行業開拓者的暮夜工坊自此分裂,那些不願意被審核和流行約束的人,去往日本組成了一個新的團隊,剩下的則改掉了公司的名字,讓“暮夜工坊”徹底成為曆史。

“前者是‘深世界’,後者是‘至美畫園’。”

“臥槽!”×4

暮夜工坊消失的時候,他們有些人都還沒開始看動畫,自然不認識這家公司。

但後麵那兩個,完全不一樣了啊!

它們可都是蹦躂得正火熱的知名公司!

多國混血的深世界動畫公司被認為是行業的異類。

他們的作不是黃暴是黑深殘,作死無極限地去挑戰各種限製級題材,每一次都在懸崖邊大鵬展翅,看得人生怕他們一不小心摔下去“biaji”一聲沒有了。

傳言說深世界之所以混了那麽多國的血,又在全球瘋狂開分部,是為了被封禁被追責時跑路做準備的。

當然,這隻是個段子。

深世界的作風格大多偏激又黑暗,他們也借著這種“個性”吸引到不少忠實粉絲。

別的不說,起碼“深世界”隻做原創動畫,而且劇情有相當程度的保障。

保障到可能不夠優秀,卻絕對有值得一看的地方。

換句話說是——

雖然他們整天下毒!但是這毒聞起來賊TM好看啊!

又因其業內頂級的賣肉水準,“深世界”成功在觀眾當榮獲“紳士界”的美名。

而至美畫園的風格,看起來跟他們完全不搭邊了。

作為一家以純愛係作改編而出名的老牌公司,至美畫園在觀眾心目的形象已經定格為兩個字——狗糧。

他們的作是花式發狗糧,滿滿的都是愛與和平。

所以,一個專門發便當的黑暗係公司跟一個專門發狗糧的純愛係公司?

至少正常人都不會把它們聯想到一起。

“現在你們知道了,它們是同源的。”遊危很淡定,“生活是這麽戲劇化。”

其他四個人可一點都不淡定。

尤其是祁傳明,“我昨天才跟人對噴說至美畫園隻會做甜膩膩的言情一部現實化的作都不敢試起我大深世界的深刻內涵差遠了,遊危大大你說這還有救麽?”

“沒事,很少有人知道至美畫園是暮夜工坊,而清楚深世界創始人出自暮夜的救更少了。”遊危安慰道,“無知救了你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