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會大遊戲
字體:16+-

第187章 核心旋律

第187章 核心旋律

“我一直相信所有遊戲都是衝著人性弱點來的,當然,很多人在策劃的時候不會想那麽多。”似乎已經習慣了熬夜,埃德蒙的精神並沒有隨著夜色漸深出現低落。

關理覺得他開始陷入一種接近興奮的狀態。

艾斯特看了眼代表基金會來此的兩人,嚐試打斷他情緒的持續高漲,“這些理論,會對我們的合作有影響?”

“基本沒有,但可以有。”青年直白地透露出自己意圖,“《未明》是個不錯的遊戲,僅僅隻是不錯,有些靈感,又缺少了點什麽……如果不考慮sp基金會。”

他皺著眉頭思考要怎麽解釋,“我的意思是——你們很明顯不是為了商業目的來做遊戲,至少不是純商業方向。在集齊這麽多資源的情況下,可以考慮更進一步……”

“好吧,要是你們沒有這方麵的想法,可以忽視我這段話。我們現在就可以把合同簽了,異聞錄會和以往一樣令人滿意。”埃德蒙說。

聽完他的話,艾斯特的神色說不上是意外還是什麽,她講這些內容原封不動地轉述給關理,又說道,“從我個人的角度,管理員,我建議你聽聽他的想法?”

“理由?”

“手握世界級的資本,用來賭網絡熱點,太可惜了。”

《未明》的框架來自一個同人遊戲《sp秘密實驗室》,在保留了大部分玩法的同時,也繼承了其中的諸多缺陷。

關理重新設計它的時候沒有投入太多精力,他最初是想將其作為向世界展示《sp基金會》的跳板,過渡用。

艾斯特主動提起與這個項目的合作,大部分原因都是背後的ip,《未明》是整個網站最容易接觸的切入點。

在後來者《無盡》的襯托之下,這個遊戲的存在感再度降低。

內測玩家對它的熱情,很大程度也是基於sp的設定,而非被玩法本身吸引。

——不是玩法不好,而是與背景設定相比,顯得過於平庸了。

若是保持當前的形態,它最終能夠獲得怎樣的成績,仍是一個未知數。

“《未明》可以更好。”埃德蒙不確定關理能不能聽懂,但他必須說出來,“……《無盡》也是。”

《sp基金會》在靜默的孤寂中誕生於世,這是迫不得已。

脫胎於它的遊戲卻應擁有席卷世界的可能。

因為基金會值得。

“我可以問一下你的sp賬號名嗎?”關理沉吟少許時間,問道。

埃德蒙:“威爾默(ilr)。”

“威爾默,人員編級級,安保許可等級級,第一次登錄時間是47天前,最後一次登錄時間為三個小時前。”係統在關理耳邊念出這個賬號的完整資料,“他在《無盡》中的累計在線時長已經超過兩百個小時,在《未明》也有遊戲記錄……管理員?”

“係統,不用往下念了。”關理看向等待著回答的埃德蒙,心裏已經有了答案,“除了音樂,你還能給出什麽?”

埃德蒙捏著可樂罐想了想,“我那個還沒寫完的策劃?”

關理:“……”

“除了音樂,好像就隻剩錢和人脈了。”他清點自己的優勢,點來點去貌似就那幾個,“要不我客串一把遊戲策劃?我理論賊溜!”

“……看出來了。”

就剛剛那一段時間,埃德蒙從硬是從上癮論-心流理論-積極心理學聊到了古希臘人生觀,接下來估計還能在遊戲的初心中嗶嗶出“娛樂至死”的意義。

真是各種意義上的很強。

不過讓這樣一個紙上談兵的家夥去當總策劃,顯然是不明智的。

埃德蒙也就是順口一提,基金會的合作方裏可還有更加專業的浮遊,怎麽也輪不到他。

兜兜轉轉一圈,異聞錄的主要任務還是回到了音樂上麵。

“也行,現在也討論不出什麽。正好人都在,要來看看我們的工作狀態嗎?”埃德蒙抓了抓頭發,對另外兩個尚且清醒的人說道。

艾斯特看向關理,關理看了看不知什麽時候睡著的葉淩星與卡蜜拉,“那他們……”

埃德蒙:“要喊起來?”

關理:“……不,讓他們睡吧。”

如果卡蜜拉有起床氣,他擔心埃德蒙會被打死。

作為一家享譽世界的音樂公司,異聞錄擁有與之相稱的辦公麵積。

而這些地盤常年被亂七八糟的東西占滿。

——各種品牌的電腦、各種版本的遊戲機、各種類型的樂器。

他們還將一整麵牆改造成了顯示屏!

屏幕被埃德蒙開啟,猛然亮起的光甚至讓關理後退了幾步,才看清上麵的事物。

寥寥幾個軟件後麵,是填滿了半個屏幕的遊戲圖標。

都是很陌生的名字。

至少關理確定自己沒有聽說過這些遊戲。

“認識的獨立遊戲製作人太多了就是有這點不好,經常會拿到一些未公開遊戲的測試版本。”埃德蒙的語氣簡直是明目張膽的炫耀,“不過這些遊戲不能給你們看。”

他點開一個音樂文件,文件名是代號似的“df-0”。

“這個遊戲的策劃我寫了兩年都沒寫完,主題目倒是寫了好幾個版本。”埃德蒙開始播放,“它的名字是‘夢想’還是‘絕望’,我還在猶豫。”

伴隨著急促鼓點升起的女聲,是卡蜜拉的聲音,又感覺和其它歌不太一樣。

像是墜落於深淵的飛鳥,不甘又悲哀的嘶吼。

一個又一個聲音加入,多聲道的喧嘩蓋過了樂器,情感被壓抑著,層層疊高,終於向上綻放。

所有人聲瞬間消失,小提琴成為主旋律。

“這一段是‘命運’。”埃德蒙講解道,“也是暫定名。”

夢想/絕望-命運-記憶-逃避-救濟-犧牲-咆哮-自由——同樣的主旋律,完全不同的演繹形式,變遷的情感與樂曲完美融合。

“給你們聽這個,其實是想問sp要不要也試試這種想法。”他暫停曲子的播放,說道,“用你們能理解的話來說——統一的‘核心旋律’。”

不是給《未明》作曲,而是給整個《sp基金會》作曲。

一段代表了整個基金會的“核心旋律”,一個無論怎樣變奏都能讓聽眾想到sp的“音樂標記”。

類似的做法並不罕見。

很多遊戲係列都有用了十幾年的主題曲,將那段旋律與遊戲主體牢牢捆綁。

埃德蒙想要的就是在這方麵做到極致,“讓《sp基金會》整個ip成為一段固定的調式,深深刻在人們的潛意識當中,此後無論那段曲調怎麽變幻,都和基金會的名字緊密聯係在一起。”

關理:“你能做到?”

埃德蒙:“我的話,大概不能。”

“……”

“和其他人合作或許能試試,比如《至上音》的好幾個樂隊……”

“……”

“要我聯係他們嗎?就是今天有點太晚了,可能要等到明天……”

“不用。”關理本以為自己就夠異想天開了,沒想到麵前這位還能更厲害,但又不是沒有實現的可能,“我這邊有一個合適的人。”

還有誰能比繆斯樂神更適合這項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