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技之心
字體:16+-

第三百六十八章 以彼之道還治彼身

第三百六十八章 以彼之道還治彼身

“老孟你有點凶殘啊,這麽欺負基友風真的好嗎?”

這邊看到老孟直接秒搶藍buff絲毫不給對方打野一點餘地,幾個隊友也是笑著說道。

王者分段若風雙排的話那個基友肯定是老孟,兩個人中野配合雙支援那可是出了名的,要麽老孟帶動節奏狂抓野區若風支援第一時間到位,要麽若風帶動節奏不停遊走支援老孟跟隨其腳步,兩個人形影不離的打法不知道是多少王者選手的噩夢。

而現在分在了兩邊,老孟卻絲毫不留情麵,這是準備要剛正麵嗎?

“若風不是本人。”

老孟簡單的回應了一句,他沒有選擇打自己家的紅buff,而是在偷了藍後快速的網對方的紅處走去。

他已經二級而對麵張小羽卻隻有一級,這一波反野絕對不會出現任何的意外,老孟就是要讓張小羽整場比賽一個buff拿不到。

獅子狗在別人眼裏可能是獅子狗,但是在老孟的眼裏那就真的是狗了!

看到張小羽的動向老孟先一步到達了對方的紅buff處,他沒有選擇在紅buff外圍的那個牆邊處埋伏,而是選擇了繞到了後方的草叢。

這個草叢可以讓他清楚的看到張小羽的一舉一動,同時也能夠麵對任何的情況,對方有意識的向後走他便可以同時撤退繞到F4那裏的草叢處繼續埋伏,而對方要是沒有發現就更是要把這個buff也強掉。

甚至拿到了紅的盲僧,這一次可不是隻準備搶一個紅,而是準備順便把張小羽的人頭也收下。

和他比打野?

真的是太幼稚了!

他對於野區的掌控力那可是絕對的,孟氏牢籠打野法更是他的成名戰法,而張小羽這邊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對方有可能會接著來反野,所以第一個舉動就是把眼位落在自己家隔著紅buff的牆裏,然後把野怪拉倒草叢裏去打。

這樣的打野方式是最穩的,因為如果對方來入侵的話他能夠第一時間看清打野的動向,隻是他沒有想到一隻盲僧已經藏在自己家的草叢後方在那裏蹲伏著了。

老孟舔了舔自己那有些幹裂的嘴唇,這樣捕獵的感覺他是最享受的,張小羽以為把野怪拉在草叢裏打他就無法掌握野怪的血量了嗎?

太幼稚了!

心中默默數著一二三,老孟一腳直接對著草叢裏踹了出去,這一幕好像剛剛才上演過,而現在則是猶如時間倒退一般的再次上演。

老孟看著張小羽果斷向後走便笑了起來,這家夥倒是也穩妥,他如果還在和自己牽扯的話,等他拿下紅buff,這獅子狗就可以直接死在這裏了,現在走雖然丟掉了buff但是最起碼保住了性命。

然而老孟正想著下一步要如何針對張小羽的時候,就看到在他飛過去想要再一次使用零距離懲戒的技巧時,那獅子狗竟然直接跳了回來。

“轟!”

紅buff瞬間消失,兩個人的懲戒幾乎同時落地,但是從結果上看來,那帶著血腥戰意的buff效果此時正纏繞在張小羽身上。

老孟失敗了!

他想要用零距離懲戒的同時沒想到張小羽竟然是先他一步用出了同樣的技巧!

張小羽稍微向後走不是因為害怕盲僧強掉紅而擊殺他,而是想要試一下自己能否用出剛剛看到的零距離懲戒,獅子狗也是有位移技能的,而且那Q技能的傷害絲毫不比盲僧的二段Q差。

兩個人都想要用零距離懲戒,但是張小羽這邊離得更近,他的反應速度也更快一些。

老孟的計劃頓時落空,他沒想到自己練了這麽長時間的技巧張小羽剛剛看到就已經學會,而且這家夥還故意卡著自己飛來的同時用出來,這算盤打的也太好了一些。

的確張小羽是故意的,他要報之前老孟強掉他藍buff的仇,對麵盲僧飛來的同時他已經強掉紅成功升到二級,兩個人都是二級獅子狗更是有著四顆星的怒氣,再加上盲僧最關鍵的輸出技能天音波已經用掉,對方沒有理由能夠打過張小羽。

張小羽的手速何等的快,就在那盲僧飛來的同時升級加上E技能然後捕獵網出手,轉手就是一個滿星怒氣的Q技能。

這一套爆發瞬間把盲僧打去半血,而老孟更是因為位置的緣故吃著兩個小蜥蜴的傷害。

打不過!

老孟的經驗何等老道,知道這一波絕對打不過根本不做過多由於直接轉頭就要跑,但是他跑得掉嗎?

一個會玩的盲僧可以在野區達到不死的地步,而一個會玩的獅子狗則是能夠在野區獵殺任何目標,這野區的草叢實在是太多了,張小羽完全可以接著草叢多次跳到盲僧身上,再加上紅buff的減速效果,那盲僧根本走不掉。

閃現!

老孟看著張小羽再次撲來二話不說直接隔牆閃現順著那野區的三角草叢就想要往家的方向跑去。

但是張小羽在此時竟然二話不說直接閃現跟了過來!

閃現貼近盲僧,張小羽S砍再次打出了紅buff的減速效果,兩邊的中單都已經開始向這裏支援,但是因為是對方野區,很顯然對方家的中單支援的更快。

但是沒關係隻要自己家的中單靠近過來他就能夠利用W技能逃跑,他現在甚至有些後悔,如果自己的飾品不是掃描而是假眼的話哪裏會如此被動。

盲僧的血量已經不多,張小羽閃現過牆後打了一下盲僧將其減速沒有繼續追擊,而是回頭走向了自己家的草叢,然後再瞬間跳到盲僧身上,這樣的操作十分流暢,讓人覺得好像在閃現之前張小羽就把這一切都計劃好了一般。

再次黏住老孟的盲僧,這裏已經沒有可以借位的草叢了,張小羽隻能用自己的普攻走砍盡可能的不讓盲僧拉遠與自己的距離,他的E技能CD馬上就要恢複,隻要那捕獵網再次命中盲僧,這家夥穩穩的要死!

不過他這一下捕獵網恢複的還是慢了一些,張小羽這邊捕獵網剛出,對麵那冰法便已經趕到,把盲僧救走。

妖姬有些上頭看著那盲僧殘血身上又是有著如此迷人的藍buff,直接閃現追擊想要用QW二連帶走盲僧。

但是對方冰法的操作也絲毫不弱,就在妖姬閃現上來Q技能剛剛出手的時候,冰法竟然直接閃現到了妖姬的麵前,一個W技能把他禁錮在了原地沒讓他使用出連招。

老孟險之又險的逃掉一命,但是他卻知道這一波反野雖然兩個人都是二級,而且都交了召喚師技能但是他自己家的藍buff肯定要丟掉了,而且這一波直接讓他的節奏斷開,之後野區的主動權將會掌握在張小羽的手中!

以彼之道還治彼身,這是老孟的腦海中突然閃現的一句話,對方利用剛剛從自己這裏偷師學到的零距離閃現強掉了紅,又用強勢的一波抓人把野區的主動權奪回。

現在盲僧到成為了牢籠裏的獵物,他自己家的buff一個都還沒打,出來之後就要進入到一個收buff的節奏中,而獅子狗卻是可以伺機而動來反他。

一個無形的牢籠將他困住,老孟抬起頭來看向一邊的張小羽,那個麵黃肌瘦的少年此時的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那微笑之中不是得意,而是一種興奮,興奮到自己學到了新的東西。

這個家夥雖然嫩但是成長的速度卻在飛速的加快,歎了一口氣老孟點上一根煙把自己的視線擺正。

“真是小看這家夥了,不過遊戲才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