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品小農民
字體:16+-

第326章 鬼魂齊出

房間之中,郭嘉想著那清虛觀的事情,想不到他們還有築基後期的修士,那麽難保沒有更高修為的人,到時候要是因為自己這件事,打上門來就不妙了。

他深刻的知道自己修為的不足,隨後拿出了那龍紋玉佩放在手中,麵前又放著兩塊高品質的靈石,準備開始修煉起來。

要不是從曲流殤那裏弄到這些靈石,估計這修為沒那麽容易突破,最近郭嘉就隱隱覺得到達了後期的頂峰,可能就和這雕刻龍紋玉佩有關,所以他決定加一把勁,突破到築基大圓滿。

郭嘉麵前這幾塊靈石,就算是開光期修士都眼饞,就這麽被他拿來修煉到大圓滿,要是被別人看到,估計直接要罵他敗家仔。

郭嘉運轉著《靜心訣》,讓自己心神穩定下來之後,麵前,一隻火紅的小鳥出現在身前,放著紅光,靈石的靈力開始在全身遊走,最後匯聚在這火鳥之上。

他拿起了刻刀,隨後直接開始雕刻起來,隨著那刻刀的落下,那種龍吟威勢的感覺再次襲來,這一次,郭嘉明顯比上次更加熟練,刻刀的速度也更快,不過到了後期,還是變得慢了下來。

滴答!噗呲!

汗水流了出來,落在桌上,迅速被這火焰所燃燒成了水蒸氣。

郭嘉一刀一刀的刻畫著,閉著雙眼,那龍紋玉佩的紋路已經完全的印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哢擦!

玉佩斷裂,還是沒有完整的刻畫出來,身上已經被浸透,而且感覺身體已經勞累的不行。

郭嘉放棄了雕刻,現在雖然身體勞累,但是靈力卻是達到了一個充盈的地步,現在他需要的就是就此突破。

他盤坐在**,握著靈石,瘋狂的吸收著裏麵的靈力,整個人奇經八脈都是有著絲絲綠色的能量在遊走,這應該是身上的木屬性能量正在修複靜脈。

隨後就是火屬性的能量湧動著,郭嘉感覺全身無比的沸騰,自己像是要爆炸了一般。

轟!

一道火光從身前噴湧而出,麵前的那隻火鳥,撲騰著翅膀,飛翔起來,整隻火鳥仿佛都變大了一些。

郭嘉看著自己的手掌,用力的握了握,這感覺真是太棒了,想不到自己一次衝擊就突破了,讓他都不得不懷疑自己是不是那萬中無一的天才。

不過想想,自己這都是靠丹藥和靈石堆積起來的,天才,還是算了吧。

郭嘉隨後走出了房間,準備去浴室洗漱一番。

就在剛剛離開房間的時候,正好看到楚冰蕊已經身穿浴袍,走上了二樓,手中還拿著一瓶紅酒。

難道要喝酒才有靈感設計珠寶嗎?郭嘉這樣想著,隨後搖搖頭,走進了浴室,衝刷著自己的身體。

那冷水衝下來的時候,身上的皮膚直接被水一激,一層皮直接掉了下來,而那下麵的肌膚,像是出生的嬰兒一般,極其嫩滑。

郭嘉也是吃了一驚,怎麽到大圓滿還有這種效果,自己可是吃了淬骨丹的,現在不說比得上那些真正的以武入道的修士,但是起碼也比得上淬骨期的連體

士,居然還能掉皮,讓他也是驚奇不已。

洗完澡之後,郭嘉收拾了一番地上的死皮,這要是被人看到,還不惡心死。

回到房間之後,到了玉佩空間,泡在靈泉之中,隨後服用了幾顆淬骨丹,增加一下自己的武道修為,才沉沉的睡了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江城那一處墳地,有著兩個人影鬼鬼祟祟的在做著什麽。

“師哥,法壇已經布置好了。”玄清子前前後後的在哪裏忙綠著,布置法壇,布置陣法,弄得滿頭大汗。

玄玉子點點頭,走到了法壇麵前,身穿道袍,手持桃木劍,好像要作什麽法一般。

麵前,兩個紅色的大蠟燭正在燃燒著,要是這半夜三更有人來這裏,不被嚇出心髒病來才怪。

隻見玄玉子手指桃木劍,在桌上拍了一下,一張桌上的黃符瞬間就燃燒了起來。

他腳踏七星,來回的走動著,手臂上下擺動,口中念念有詞:“蕩蕩遊魂,何處留存 三魂早降,七魄來臨,河邊野處 廟宇村莊, 宮廷牢獄,墳墓山林……”

“急急如律令!”玄玉子桃木劍一揮,那張黃符發出一道火光,向著麵前那陰冷的墳地之處噴湧而去。

啪嗒!

火焰滅了,一陣的刺骨寒風鋪麵而來,四周的空氣瞬間就變得很冷很冷,似乎掉到了個冰窟之中。

隻見麵前的有一些墳地之上,開始悠悠冒著綠光,一道道虛影從裏麵懸浮而出,向著四周飄蕩而來。

這些虛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是無一不例外,長得都有些瘮人。

“一,二,三……”玄玉子數了數這些虛影的數量:“才三十多個沒有被鬼界使者收取的亡魂,不夠多啊……”

玄清子不明所以,呆呆的問道:“師哥,你招這些鬼魂幹什麽,要收了嗎?”

玄玉子瞪了他一眼,解釋道:“收個屁,這些都是鬼使要收取的魂魄,我敢和他搶,現在把他們放出來,就是給今天那小子添點亂,居然敢惹我,我看看這江城陰陽平衡亂了,那鬼使不去找他才怪呢。”

“師哥高啊,這一次,有夠那小子忙的了。”玄清子賤兮兮的笑著。

“雖然數量少了點,但是也夠了。”

玄玉子臉上陰沉無比,冷笑連連, 打不過郭嘉,那也要給他添點亂子,總之就是不能這樣白白放過他。

“去……”玄玉子拿出羅盤,對著這些鬼魂一招,一陣耀眼的光芒閃過,那些鬼魂向著四周飛速的湧去,伴隨著淒厲的慘叫之聲。

玄玉子還沒有得意一會兒,隨後眼睛一凜,拉起玄清子,收了法壇,向著天空之中疾馳而走。

“誰人敢逆亂陰陽……”一道凝聚了道音之聲傳來,那些鬼魂逃離的更加快速。

隻見一個身穿黑袍之人,從暗影之中走出,根本就看不清他的長相,手中拿著一本書,上麵寫著《陰陽》二字。

他看著那天空,隨後眼神冷冷的看著遠方, 手中掐訣,那手中的書本快速的翻動了起來:“二十三個

……”

第二天一早,徐佳佳就來敲響了他的門。

“郭嘉,起來啦,我忘記買晚禮服了,到時候去詩情生日宴就丟臉啦。”

砰砰砰!

門被拍的啪啪作響,郭嘉沒辦法爬起來。

“喂,那你的衣服呢。”郭嘉問道。

“那些都是以前的,現在我要穿新的,趕緊陪我去買。”

徐佳佳拉著郭嘉,又去了一趟百貨商場,買了一套及其華貴的晚禮服,這才滿意的離開,而且在她的強烈要求之下,必須讓郭嘉**自己上次送給她的西服。

白薇薇離開了,徐佳佳就好像是雀占鳩巢,當起了郭嘉的正牌女朋友一般,又是要郭嘉做這樣,又是那樣的。

最後終於搞定了一切,等到差不多晚飯的時候,陳美靜到來,三人一起出發到了李詩情的家裏。

剛剛到門口,就聽到裏麵傳來熱鬧的聲音,這公務員小區外麵,停滿了車子。

也不知道這些人是哪裏聽到的消息,市長女兒過生日,一個個都來送禮,不讓進去,還都停留在了門外。

“詩情看來這次收的禮物肯定不少。”徐佳佳看著這一幕,像個財迷一般說道。

郭嘉一陣無語,帶著三人走了進去。

剛剛進門,就看到裏麵的人群,大多都是李詩情和李慕白的朋友,其他的一些政商界的人,也都是派了自己家中年輕的子弟來,大家都知道這是李詩情的生日,老一輩的人來不好。

三人進門,就吸引到了大量的眼光,特別死徐佳佳和陳美靜,兩人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

而且為了今天的生日宴會,都是特意的打扮了一番,衣服就價值不菲,在加上兩人絕美的容顏,吸睛無數。

“那哥們誰啊,兩個美女相伴。”

“司機或者保鏢吧。”

“管他的,我隻管旁邊的美女,根據我多年當狼的經驗,其中肯定有一個是單身。”

各種議論之聲傳來,弄的他們都有點不自然。

“哈哈,郭兄弟。”上官康寧看到郭嘉之後,笑眯眯的挽著旁邊的陸子涵走了過來。

“康寧兄。”郭嘉笑道。

上官康寧看看郭嘉的身邊,笑眯眯的說到:“郭兄弟,你這泡妞的手段不一般啊,兩位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怎麽不介紹一下。”

他還以為徐佳佳和陳美靜是郭嘉帶來的,所以才出此言。

“她們是詩情的同學,可不是我女朋友。”郭嘉解釋道。

“切,說的你好像很稀奇,美靜,我們先去給詩情送禮物吧。”徐佳佳拉著陳美靜,朝著李詩情的方向走了過去。

此刻李詩情,做穿著一條白色的長裙,坐在一台鋼琴之上,悠悠的琴聲飄蕩在四周,麵前的鋼琴下麵,正放著一堆堆的禮物。

而她的朋友同學,也正在一旁圍著聊天吹牛,敘舊調情。

徐佳佳看到李詩情正在彈琴,也沒有打擾,而是放下禮物,笑眯眯的坐在一旁,等她彈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