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品小農民
字體:16+-

第441章 毒性

郭嘉一行人按照約定,來到了帝雲大酒店,在這裏赤發長老向郭嘉講述了清水綻放的消息,清水綻放是一個堪比三星草一樣珍惜的天材地寶,即便老天破的拍賣會也不會經常有這樣的東西,所以就需要郭嘉出去找了。

據說在華夏南方靠近海的地方,有清水綻放的存在,但是具體的位置誰也不知道,倘若有人知道,一定會將清水綻放帶走。

這個消息雖然沒有確切的說明,但毫無疑問也是給了郭嘉希望,他有兩個月的時間,前往南方,尋找清水綻放。

沒有停留,當天晚上郭嘉便出發,抵達了華夏最南邊的城市,休息一晚上之後,郭嘉前往海邊,這個城市名叫湖州市,改革開放之後,這裏便開發了起來,可謂是土豪遍地走,老板常成群多。

站在城市中心,郭嘉一陣感慨,燈紅酒綠不說,這裏的環境就跟水上威尼斯一樣,道路建設在湖泊之中,雖然是炎炎夏季,但也十分涼爽舒服。

不過在這樣紛雜的城市內,想要找到清水綻放,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畢竟這裏很發達,對烏日娜也相對來說嚴重一些,是沒有辦法生長出清水綻放的。

經過一夜休整之後,郭嘉打算朝著西邊出發,西邊相對著這邊比較落後,那邊自然條件還可以,不像這邊一樣汙染嚴重,或許有清水綻放的消息也不一定。

第二天,郭嘉坐著輾轉離開了湖州市所在的省份,來到了西邊的省份,這個省份也依舊靠著海岸,相對於湖州市而已,這裏已經落後多了,雖然中心城市依舊車水馬龍,但靠近海岸邊上的村子,卻因為交通不便的關係非常落後。

不過這也是郭嘉想要找的地方,帶上地圖之後,郭嘉便出發前往一個名叫大豐村的村子,這個村子就在海岸線上,屬於海邊小村,據說那裏的村民依靠著大海為生,會下海捕魚,捕魚方式很獨特,是踩著高蹺捕魚,這些郭嘉隻是在電視上看到過。

從早上六點,直至傍晚六點,郭嘉已經在山林裏轉悠了十二個小時,他有些無奈,按照地圖上所標注的位置,他應該快到村子了,可走了這麽久,一句沒有見到大豐村的蹤跡。

郭嘉很想用飛的,可又怕碰到村民們,到時候就不好解釋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山林裏天黑的很快,將近七點,就已經徹底黑了下來。

郭嘉內心那叫一個苦,一邊走著一邊想著自己改怎麽在這片山林之中過夜,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郭嘉突然嗅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味道有點魚腥味。

這也讓郭嘉渾身一震,大豐村是靠著大海的村子,他們村子裏常年都會醃製魚肉,這魚腥味的出現,說明郭嘉距離大豐村不遠了。

經過了一天的長途跋涉,郭嘉內心早就煩躁不堪,他不再猶豫,換出新月劍,腳踏劍身換換升起,可就在這時,郭嘉感受到一陣頭暈目眩,居然連身體都無法穩住,還不等他做

出反應,雙眼一黑,整個人陷入了昏迷當中。

仿佛過了一個世紀,對於郭嘉來說,過了非常非常久,他漸漸睜開眼前,眼前是一片白光,因為陷入黑暗太久的緣故,郭嘉有點睜不開眼。

“你醒了,小夥子。”耳邊傳來了一個蒼老的聲音,等郭嘉恢複視野之後,他才看到自己身處在一個瓦房之內,屋子裏收拾的倒是挺幹淨利索。

一位年邁的老人正端著一碗米湯看著他,老人笑眯眯的,眼睛與眉頭的皺紋重合,變成了一字形,他剛要動身,卻感覺到渾身無力,頭腦發脹,無奈隻能躺著。

“你別動,你中毒了。”老人慢慢走到郭嘉的身邊,一手將郭嘉的頭托舉起來,喂郭嘉喝米湯,連續喝了兩口之後,郭嘉看著老人問道:“老大爺,您說我中毒了,這是怎麽回事?我這是在什麽地方?”

“你在我們大豐村,你中毒了,山林裏有些地方會有瘴氣,你就是中了瘴氣的毒,你們這些外來人啊,都喜歡什麽野外生存,不行的,野外有很多危險你們都不知道。”老人一邊說著,一邊又往郭嘉嘴裏送米湯。

郭嘉很想詢問一下清水綻放的消息,但估計老人也不會知道,而且清水綻放在不在這裏,他也不清楚,索性就暫且放下。

隻是郭嘉那叫一個鬱悶,他是修真者,而且修為不弱,又是中醫大學的高材生,怎麽就會被瘴氣的毒素給困擾著呢,無奈的歎了口氣,郭嘉開口說道:“大爺,謝謝您就我。”

“救什麽救啊,我隻是將你帶回來,要想去除毒素,必須要去采藥,你已經昏迷了三天,這三天來我也采了一些草藥,不過還差一味,等你吃完飯,我就去采。”

“謝謝你,老大爺。”郭嘉內心一陣感動,除了說謝謝之外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他一邊吃東西一邊試著調動體內的靈力來祛毒,卻是靜海的發現,靈力被毒素鎖住了,他無法調動的丹田氣海內的一絲靈力。

郭嘉內心一陣苦澀,眼下也隻有靠著老大爺給郭嘉解毒了,他歎了口氣,抿著嘴巴說道:“老大爺,我吃飽了。”

“得,我這就采藥去,對了,你叫什麽名字?”老大爺開口問,郭嘉也不隱瞞。

“行,你稍後直起來走走,對身體有好處,誰要是問起你來,你就說是我的侄子,我叫楊大牛。”楊老漢說完,轉身離開了。

郭嘉靜靜的躺著,,好一陣子之後才直起身體,強撐著發暈的腦袋站起來,走出了房門。

站在大門後,郭嘉看著大豐村,整個封存都在海邊上,人也不多,一戶人家距離另外一戶人家足足有幾十米開外,而這幾十米內也都是一些灌木叢與樹木。

看到這裏,郭嘉不由感慨是真的落後,而就在這時,一個十七八歲的男孩走了過來,他**著上身皮膚黝黑,似乎是剛在海邊玩耍了一陣,渾身濕漉漉的

看到郭嘉這個陌生人,他便好奇的問道:“你是大牛爺爺家的親戚?我剛才碰到大牛爺爺了,他說你中了毒氣,讓我過來陪你說說話聊聊天。”

郭嘉沒想到楊老漢想的這麽周到,點了點頭問道:“我叫郭嘉,你呢?”

“我叫李小魚,你叫我小魚就行了。”李小魚笑嘻嘻的說著,來到郭嘉身邊,將他扶住,坐在了門口的門檻上說道:“你可真不小心,居然中了瘴氣的毒,這個毒很難解的”

“你們這裏怎麽會有瘴氣?”郭嘉奇怪的問道,李小魚搖頭說不知道,隻是告訴郭嘉從他出生下來的時候,瘴氣就存在了。

“那邊的林子裏我們是禁止過去的,我爸說那是為了防止外來人過來,因為他們都惦記著我們村的寶貝呢。”李小魚沒什麽心眼,直接說道。

郭嘉愣了一下,看著李小魚問道:“寶貝?什麽寶貝?”

李小魚剛準備說話,卻突然閉上了嘴巴,任憑郭嘉再怎麽問也不說了郭嘉無奈的笑了笑,說道:“我是楊爺爺的親戚,你還怕我惦記著啊,而且我也沒本事來弄,都是窮光蛋。”

“好吧,我告訴你,其實這什麽寶貝不寶貝的,我反正沒有見過,都是聽說的,好像是那邊的海灣有艘沉船,沉船是古代的沉船,裏麵有很多金銀珠寶,但是我也沒見任何人去過,我自己也找過,但是沒有找到。”

郭嘉點了點頭,原來隻是村子裏的傳說,不過村子裏能有這樣的傳說,說明沉船八九不離十是真的,郭嘉也懶得管,他對金銀珠寶可不感興趣,唯一想要找到的就是清水綻放。

李小魚跟郭嘉沒聊一會兒天,就被自己的父親叫走了,兩人一起離開了村子,下海捕魚。

因為太難受的緣故,郭嘉又回到了**睡覺,這一覺醒來就已經是晚上了,屋子裏黑燈瞎火的也沒有表,郭嘉不知道具體的事情。

似乎都睡迷糊過去了,郭嘉搖了搖發疼的腦袋,叫了楊老漢兩聲,但是沒有回應。

“楊大爺還沒有回來麽?”郭嘉自言自語的說著,直起了身體,看著四周,他覺得有點不對勁,即便楊大爺去采藥,也不會去這麽久的時間吧,從上午到現在也都一天了,楊大爺居然還沒有歸來。

救在這時,敲門聲響起,李小魚的聲音從外麵傳來,問道:“郭嘉,楊爺爺回來了沒?”

“沒有,你進來吧。”郭嘉說著,李小魚推門而入,隨後將屋子裏的蠟燭點燃,看著屋子歎了口氣,說:“怎麽還沒回來,不會是出事了吧,你沒吃飯呢吧,我讓我媽弄點東西給你吃,你等著啊。”

郭嘉點了點頭,看著李小魚離開之後,嚴肅了起來,剛才李小魚的話他聽得很清楚,他開始有些擔心這個淳樸的楊大爺了,立刻盤坐起來,郭嘉閉上了雙眼,打算試一試,強行用靈力壓製毒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