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反擊
字體:16+-

第051章

第051章

為了滿足秋水的好奇心,白金換了車,開葉雨涵的法拉利送她去天心修女院。一路上,秋水快樂像隻百靈鳥,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最關心的隻有一件事,楊青華四人之中,他到底喜歡誰?

白金擰她,說這是大人的事,小孩子不準過問。最近幾天,她隻需盯好股市就可以了,有任何異常,立即通知葉雨涵的人。在確保沒有漏掉任何劉氏股票的同時,還要盡量降低風險,不能讓葉雨涵背負太大的壓力。畢竟,她目前不是美寶集團的決策人,參與這個計劃純屬私人立場,可動用的資金卻是公司的。不管公私,她都承擔著落一定的風險。

艾微爾不同,她的個人產財足夠參與“絕色反擊”計劃了。不管最後結局如何,她隻需對自己負責,不用向任何人交代。秋水伸伸舌頭,表示她知道了,一定會小心處理這事。

天心修女院是臨海市最大的修道院。不管是規模還是人數,都是市內之最。名為修女院,可裏麵隻有10幾個修女,她們平時的生活不是傳教或者宣傳某種宗教信仰,而是標準的保姆。加上院長愛爾蘭,一共隻有15個修女。

愛爾蘭是美國人,出生豪門,典型的天之驕女,才華非凡,動人,隻比葉雨涵低一個級別。卻應了紅顏薄命的老話。從16歲開始戀愛,22歲時已有6個男朋友了,平均一年一個,卻沒有一個成功。

24歲那年終於遇上了夢寐以求的意中人。可誰也沒有想到,所謂的意中人隻是一個可怕的陰謀。那可惡的家夥不但玩弄了愛爾蘭的感情,更騙光了她家的錢財,還陷害她父親。

結果,她們家破人亡。她父親受不了打擊跳樓自殺,母親和別人結了婚。愛爾蘭受不了情感的失敗和家破的雙重打擊,悲痛之下投河自盡,一隻腳踏進鬼門關了,被白金硬搶了回來。

白金展開三寸不爛之舌,好說歹說,終於說服了愛爾蘭。當時的天心修女院院長是白金的朋友。他把愛爾蘭托付老院長。時隔兩年,老院長去逝了。愛爾蘭接管了天心修女院。

時光飛逝,五年光陰彈指即過。五年來,愛爾蘭用那顆破碎的心兢兢業業的管理天心修女院,如今已有非凡成就。收養孤兒多達200人以上。在孩子們的歡聲笑語中,天真無邪的童話中,愛爾蘭那顆破碎的心漸漸愈合。

人是有感情的動物,更何況正是風華絕代年齡的愛爾蘭。可這次又愛上了不該愛的男人。不是這個男人不值得她愛,而是她沒有資格擁有這分愛,也沒有勇氣表白這份愛,一直埋藏在靈魂深處,用行動,用愛心默默的奉獻她的熱情和生命。事實上,她也不明白是什麽時候愛上白金的。

知道白金要來,愛爾蘭顯得非常激動,精過一番用心打扮,早早的就等在大門口了,發現白金開著法拉利,以為他發大財了,格格大笑著迎了過去,“甜心,你越來越有本事了,幾時買的這輛車?”

“院長,小頑皮回來了,歡迎不?”秋水跳下車撲進愛爾的懷裏,嘰嘰喳喳的問長問短。

“愛爾蘭,你越來迷人了,是不是又思春談戀愛了?”白金下車迎了過去,抱著愛爾蘭在額頭親了一口,“小頑皮想過名車癮,我借別人的。你看我的樣子,像開法拉利的人嗎?”

“公子,那是別人不了解你,如果……”

“愛爾蘭,我們別談這些無聊的話題。”他知道愛爾蘭要說什麽,她不隻一次說這事了,卻永遠不會有結果,伸手撫著秋水的秀發,“我把小頑皮送回來幫我辦點事,麻煩你好好的照顧她,但不準寵著她。她放放刁,你就執行院長的權力,絕不能溺愛她,這樣反而會害了她。”

“公子吩咐的,愛爾蘭一定緊記。”愛爾蘭抓著秋水的小手親了親,“小頑皮,我知道你還會回來,你的房子還留著,所有的東西都在。”

“謝謝院長姐姐,這次保證不給添麻煩。”秋水大樂,抱著愛爾蘭的俏臉頻頻親吻。

“你能安分?除非現在降大雪。”愛爾蘭格格大笑,鬆開她抱著白金,“公子,孩子們都很想,進去看看他們?”

“今天就算啦。快到國慶了,到時和他們一起過節,玩個痛快。”他在愛爾蘭的臉上親了一口,轉身向車子走去。

“大哥,你真不讓馨姐她們知道這件事?”秋水撲了過去,抱緊他的胳膊不準他走,“這是好事,她們知道了會更愛你,還會幫你,可以減輕你的壓力。你為何要一個人承擔這一切?”

“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問。”他拉開她的小手,在額頭親了親,叮囑她不準頑皮,好好做事。這件事結束了,16歲生日的時候會給她一個驚喜。

“拜拜!”秋水含淚揮手,追出大門,目送白金遠去,久久無法收回目光。愛爾蘭到了她的後麵,抱著她的胳膊刺探情報,聽她方才的口氣,好像有幾個女孩子喜歡白金,到底是些什麽人?

秋水不知道愛爾蘭暗戀白金,將劉馨語四人的情況簡單說了一遍,說她這次回來就是為了幫劉馨語。愛爾蘭臉色一連數變,對於楊青華四人,她都不陌生。可她做夢也沒有想到,楊青華四人會同時喜歡白金。

惟一值得安慰的隻有一點,證明她這次沒有看錯人,也沒有愛錯人。能讓楊青華四人同時喜歡的男人,的確值得她用一生付出。

想想她和楊青華四人之間的距離,以及殘破的身體,她一下想通了,愛不一定要占有,能幫他管好這家修女院,帶好這些孤兒,就是對他最好的幫助。長吐一口濁氣,抱著秋水的胳膊轉身進去了。

修女院的孤兒很少單人一個房間。除極少數特殊情況,其他人全是和別人同房。一般是四人一個房間。最多的有八個人。白金特別看重秋水,她到天心修女院的第二年就享受單人套房。擁有獨立的個人空間。不但給配置了所有的電器,還專門給她買了一台高檔電腦。

一年前,秋水受不了這裏的無聊生活,一個人悄悄逃走了。白金請楊青華幫忙,花了一個月才找到她。可她打死也不回修女院了。白金氣她不知她歹,有相當長一段時間沒有管她。後來是楊青華的話提醒了他,他又開始關心秋水。

秋水見房裏一切如昔,沒有缺少任何東西,明白全是白金的意思,更希望她重回修女院,想到白金對她的關懷和愛護,再想想她的任性和愚蠢,轉身撲進愛爾蘭懷裏,哇的一聲哭了。

“乘孩子,別哭,回來就好。這裏永遠是你的家。隻要公子不趕你走,沒有人敢趕你。”愛爾蘭抱緊她的身子,撫著秀發安慰她。

“院長姐姐,從明天開始,我要用心賺錢,幫大哥減輕負擔。”秋水停止哭泣,站直身子抹淚,滿眼堅毅和倔強之色,要求放棄特權,和別的孩子同住大房。為了方便工作,給她準備一個辦公室就可以了。從明天開始,她會成為這裏的管理員之一,和她們一起照顧那些孩子。

愛爾蘭怎麽也想不到,秋水有如此大的轉變,可這事她作不了主,表示要問過白金之才能決定。秋水清楚白金在愛爾蘭心中的分量,沒有堅持也沒有放刁,說她會親自給白金打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