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戰神來敲門
字體:16+-

第55章 血洗帝豪

第55章 血洗帝豪

有人件事情不好,連忙向樓上的房間跑去,也不知道該說莫曉冉幸運,還是應該說她倒黴,今天陳龍正好在帝豪,而且在樓上跟貴客談事情,現在莫曉冉來鬧事,應該是可以見一見傳說中這個神神秘秘的陳龍了。

莫曉冉看著眾人都不肯說話,頓時就來了脾氣;‘你們到底說不說,我隻要東哥,要是你們不肯把他叫出來的話,我就要血洗你們帝豪!”

陳龍正在跟貴客說話,就見自己的手下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聽說有個女娃娃來砸場子,剛剛走下樓來,就聽見莫曉冉這般狂妄的話,頓時覺得火冒三丈,冷聲說道;‘好大的口氣,小妹妹這樣囂張,是欺負我九龍會沒有人嗎?”

莫曉冉聽見聲音,看了看樓梯上的男子,長得倒是一表人才,隻是臉上的傷疤有些破壞了美感,陳龍臉上的傷疤是有一次火拚的時候,被子彈花劃了過去,所以在左眼的地方有個兩寸長的傷疤,看上去很是猙獰。

不過現在不是糾結這些事情的時候,莫曉冉並不知道這人是誰,隻是冷冷的問道;‘你是誰?”

陳龍抱著膀子,淡淡的說道;‘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裏是九龍會的地盤,你就這樣闖進來,實在是太不把九龍會放在眼裏了,就算你隻是個女娃娃,我也不能就這麽放過你。”

莫曉冉冷冷一笑;‘我不管這裏是誰的地盤,我隻要東哥,你們把他叫出來,我就離開不在糾纏,否則的話,今天這裏所有的人都要死!”

莫曉冉說這話的時候,身上的氣勢全開,所有人都覺得身上一涼,不可置信的看著莫曉冉,這個小丫頭看上去邪行的很,小小年紀竟然有這樣的氣勢,實在是不簡單。

陳龍是見過大世麵的人,莫曉冉的威脅他自然是不放在眼裏,所以悠悠的說道;‘你說的那個人,對於我們九龍會來說屁都不算,可是盡管是這樣,我也不可能就這樣把他給你,這不是人的事情,這是我們九龍會的尊嚴問題!”

陳龍說這話的時候,也是氣場大增,陳龍的身上不知道背著多少條的人命,所以莫曉冉自然是感覺到了他身上的煞氣,不過莫曉冉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裏,隻是輕蔑的說道;‘不過是一幫烏合之眾,還有什麽尊不尊嚴的,既然你們不願意把他交出來,那麽你們就去黃泉路上等他吧!”

話音剛落,莫曉冉就一腳踩斷了腳下酒保的脖子,可憐的酒保連哼都沒哼一聲,就這樣斷氣了,莫曉冉的行為無疑是在陳龍的臉上狠狠地扇了一個耳光,陳龍差點沒有氣死;‘都還愣著幹什麽,還不給我把這個賤人拿下!”

老大都發話了,雖然眾人對莫曉冉都有些忌憚,但是還是不要命的衝了上來,莫曉冉現在滿心的怒氣沒有地方發泄,這些蠢貨非要這樣衝上來,莫曉冉也沒有用法術,隻是用鳳逍遙教給她的那套拳法,注入了真氣,跟這些小嘍囉周旋。

原本陳龍是真的沒有吧莫曉冉放在心上的,不過是個黃毛丫頭,能有多大的能耐,可是看現在的情況,怕是自己低估了眼前的這個小丫頭,身經百戰的陳龍看得出來,雖然自己這邊人多,但是還真的不一定是莫曉冉的對手。

莫曉冉的每一拳都帶著怒氣,一想到善良的爺爺就這樣慘死,莫曉冉就覺得憤怒,所以這些血肉之軀根本就抵擋不住莫曉冉這狂風暴雨般的拳頭,不過是幾分鍾的時間,二三十人全部被莫曉冉打的沒有了還擊的能力。

陳龍重新的審視了一下莫曉冉,隻見莫曉冉現在凶狠的看著自己,原本秀麗的小臉也變得無比的猙獰,不知道為什麽陳龍看著這樣的莫曉冉竟然有一種心疼的感覺,陳龍意識到自己的心情,就覺得自己一定是要瘋了。

眼看著凶狠的莫曉冉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走來,陳龍連忙說道;‘姑娘留步,不知道我們九龍會到底是怎麽得罪了你,搞得你非要這樣不留情麵!”

莫曉冉冷冷的說道;‘我跟九龍會沒有過節,我隻要東哥,他在哪?”

陳龍有些疑惑的看著莫曉冉;‘不知道東子和姑娘到底有什麽了不得的過節,姑娘要如此的咄咄逼人!”

莫曉冉聽了這話隻覺得好笑,一臉悲傷的看著陳龍;‘有什麽過節?我咄咄逼人,果然是烏合之眾蠻不講理,你知不知道,就是那個狗屁的東哥害死了我的爺爺,我爺爺不過是個年過六十的老人家。,又怎麽得罪他了?”

陳龍看著悲切的莫曉冉隻覺得心裏不是滋味,沒想到原來是自己的人有錯在先,這樣的大仇確實是應該報的,陳龍對著身後的人冷聲說道;‘去,把東子帶來。”

那人有些為難;‘龍哥,東哥他還不能下床呢!

陳龍狠狠地剜了那人一眼;‘不能下床就抬過來,這樣的事情也要我來教你們嗎?”

莫曉冉有些驚訝的看著陳龍,真是沒有想到這個就是傳說中神秘的不得了的九龍會會長,莫曉冉是真的沒有想到他會這樣的年輕,看上去也就是三十歲左右的樣子,竟然就能把九龍會發展的這樣好,也算是年輕有為了。

東哥是被兩個人抬進來的,原本還不知道是為什麽,現在看見莫曉冉就大概明白了是怎麽回事,真是沒有想到這個小丫頭把自己打成這個樣子,不趕緊躲起來,居然還找到了這裏,真是膽大妄為。

莫曉冉看見東哥進來,雙眼就死死的盯著他,好像隨時要撲上去把他撕碎一樣,東哥看著莫曉冉凶狠的模樣嚇得夠嗆,他可沒有忘記那天晚上莫曉冉的英勇表現。

陳龍見東哥進來,冷冷的說道;‘東子,這位姑娘說和你有些過節,為了找到你差點血洗帝豪,現在你們之間的事情還是由你們自己來解決吧,你為我們九龍會帶來了這樣的麻煩,我是不能留你了,以後你也不是我九龍會的人了,不許再打著我的旗號在外麵招搖撞騙。”

原本東哥還指望著陳龍能給他做主,可是沒有想到陳龍一開口就說出這樣的話,頓時就心如死灰,惡狠狠的盯著莫曉冉;。‘都是你這個賤人,我到底和你有什麽深仇大恨,你都已經把我打成了這個樣子,為什麽還是不願意放過我?”

莫曉冉冷冷的說道;‘我爺爺死了,外力所致的肝髒破裂,是你害死我爺爺的,我一定要為我爺爺報仇!!!”

東哥連連搖頭;‘你爺爺的死跟我沒有關係,我隻是打了他一個耳光,沒有別的,跟我沒關係的!!”

莫曉冉冷笑道;‘不管是不是你,你都要死,那天動過我爺爺的都要死,寧可錯殺三千,不會放過一個,所有在東市混的混混都要死,都要為我的爺爺陪葬!!!”

東哥看著莫曉冉的模樣就知道她不是在開玩笑,而且她有這個能力,頓時就嚇得不行,拖著行動不便的身體,拚命地向陳龍的方向爬去;‘不,你不要過來,我有錢,我可以給你錢,多少我都願意給!!”

莫曉冉沒有步步緊逼,隻是站在遠方,冷冷的看著東哥,凝結真氣,冷聲說道;‘我什麽都不要,我隻要你為我爺爺陪葬!!!”

話音一落,莫曉冉用盡渾身的真氣,向已經嚇得尿褲子的東哥攻去,莫曉冉的真氣化成一個個冰刀無情的刺進了東哥的身體裏,很快東哥就連慘叫聲都發不出來,渾身上下有數不清窟窿,不甘心的盯著莫曉冉,氣絕身亡。

東哥雖然死了,但是莫曉冉並沒有就此罷休,冷冷的看著陳龍;‘我現在要去東市,我跟九龍會沒有過節,隻想為爺爺報仇,所以這件事情你要是不插手,我就不會再找九龍會的麻煩!!!”

陳龍被莫曉冉的本事震驚,他實在是不明白,這些冰刀是哪裏來的,看著猶如殺神的莫曉冉,陳龍的心裏毛毛的,連忙說道;‘女俠你請便!”

見陳龍還算是識趣,莫曉冉轉身離開,向東市走去,莫曉冉剛剛走出帝豪的門口,陳龍就連忙說道;‘快給東市的弟兄們發信號,叫他們都回家,這個丫頭不是他們能惹得起的。”

所有人都看見了剛才的那一幕,所以沒有人覺得陳龍此時的行為是懦弱,對手實在是太過強大,陳龍現在願意冒著被弄死的風險通風報信,已經是義薄雲天了,所以陳龍的話音剛落,就有小弟衝了出去。

鳳逍遙也有些擔心的看著莫曉冉,要知道莫曉冉現在根本就沒有了理智,隻是一味地用強,渾身上下都充滿了煞氣,這是修真者的大忌,修真者可以有殺氣,但是卻不能有煞氣,這煞氣很有可能會讓人走火入魔,最後被自己的心魔逼死,鳳逍遙實在是不想看見莫曉冉被自己的心魔逼死,所以就顧不得自己還很虛弱的元神,強行的封印了莫曉冉的修為。

莫曉冉不知道鳳逍遙的擔心,隻覺得自己的丹田裏忽然就空空如也,再也感受不到一點點的真氣,頓時就慌了神,不知道這是怎麽回事,所以連忙搖了搖手上的戒指,可是鳳逍遙由於過度消耗昏死過去,根本就不能回應莫曉冉。

沒有了真氣的莫曉冉就是普通的十四歲少女,根本就什麽都做不了,見鳳逍遙沒有回應,莫曉冉隻好是不甘心的向家裏走去,回到她的小破屋,莫曉冉的眼淚就不停的掉落,這裏終究還是隻剩下了自己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