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醫妃之鳳傾天下
字體:16+-

第二章 是你

第二章 是你

寧國,夏府。

此時正值夏日,天氣異常炎熱,空氣中蔓延著燥熱的氣流。

樹葉無精打采地耷拉在樹上,隻有幾隻蟬在不知疲倦地鳴叫著。

“這鬼天氣,真是熱死個人了!”一個仆婦匆匆地從柴房走出,一邊走一邊抱怨道:“那個死廢物,餓死就算了,還要老娘來送飯,若是老娘被曬得中暑,明日來定要了那廢物的命!”

仆婦皺著眉,用手當扇,快速地扇著風。

整個夏府在烈日的暴曬下,顯得燥熱而毫無生氣。

因為溫度過高,夏府外沒有一個人走動,所有人都在房間裏乘涼。

仆婦快速走到一處陰涼處,額頭汗水直冒,眼神陰鷙地看向那一處偏僻的柴房。

隻有她,她要每天給那個廢物送飯送菜,整日被太陽暴曬。

若是那廢物死了,她就不用再如此辛苦。仆婦抬手擦了一把臉上的汗,看著柴房的門眼色更加怨毒。

那個廢物,在夏家,爹不疼娘不愛,還讓夏府在京城失了顏麵,即便她此刻死了,也不會有人追究責任,死了也是白死。

或許還會有不少人會因此慶幸,廢物死了,寧王就不用娶她了,那各家的大小姐們,又有機會爭取寧王府的王妃之位了!

仆婦眼神閃爍。

不必再等了,今天就是吉時!

小廢物,莫怪我心狠手辣,怪就怪,你在夏家不受寵!

她急匆匆地去廚房拿了火石,又回到柴房處。

四處掃了一眼,確定周圍沒人,仆婦輕輕推開木窗,雙手伸進去,拿出火石,輕輕一擦。

‘呲’火石很快冒出火星。

這樣炎熱的天氣,又是柴房這樣的地方,即便是一點火星,也可以燒成燎原大火。

火星掉落在地,接觸到幹柴,很快便開始燃燒起來。

仆婦探頭一看,柴火上麵已經燃起小小的火苗,眼底閃過得逞的笑意,雙手一伸,輕輕地帶上木窗,並小心地從外麵關好,確定在裏麵打不開之後,才匆匆地離開此地。

柴房的門早已經鎖好,而唯一可以離開的窗戶也被關緊,小廢物,你就在裏麵慢慢等死吧!

大概過了一炷香時間,那仆婦端著一碗水,從遠處見火勢已經燃起來,裏麵的小廢物也沒了動靜,想來應該是已經死了。她便衝出去,手中的裝水的碗因為激動掉在地上,她也顧不得去看,隻大聲喊道:“失火啦,失火啦,快來救火啊!”

她隻是想要燒死那廢物,可沒想過要把夏府也搭進去。

她的聲音很高,在安靜的夏府裏,更是顯得突兀。

似乎為了響應她,連樹上的蟬鳴都更大聲了。

不少在休息的下人都被這一聲尖叫驚醒,許多人都快速朝聲音傳出的方向衝了過去。

一時間,本來安靜地仿佛窒息的夏府,開始吵鬧起來。

整個夏府因為人流的湧動,顯得更加炙熱了。

“怎麽回事,好好的怎麽會失火!火是從哪裏燃起來的!”夏府家主夏老爺本來正在喝茶,聽到仆婦的叫喊,頓時一驚。

此時他緊皺著眉,抓著茶杯的手猛地往桌上一頓。

‘嘭。’茶杯撞擊在桌子上的聲音,清脆而響亮,嚇得下方的侍衛身子一顫。

“稟老爺,火是從柴房燒起來的,此刻下人們都在滅火,應該很快就能控製住火勢。”侍衛低著頭,恭敬地答道。

“柴房?”夏老爺皺著眉,微眯著眼:“柴房如何會起火?把那仆婦給我帶過來!”

“是,老爺。”侍衛恭聲應道,轉身退下了。

柴房起火?現在是夏天,隻要一點火星子,柴房必然會燒起來。隻是這火究竟是天災還是人為?

柴房裏隻有柴,還有那個廢物,難道是有人想對那廢物不利?

想對她不利的人多了,夏老爺也不再想,等那仆婦來了,一切自然就明白了。

很快,那發現失火的仆婦就被侍衛帶了過來。

“怎麽回事?”夏老爺端坐在主位上,聲音威嚴地問道。

仆婦跪在下方,低垂著頭,聲音顫抖著說道:“回老爺,老奴今日去給七小姐送飯之後,想到天氣如此炎熱,便又準備取給小姐取一碗水來,可是老奴就離開一炷香的時間,柴房就燃了起來,老奴完全不知道怎麽回事啊。”

“不知道?”夏老爺皺著眉,一點也沒有關心一下七小姐的意思。

“或許,或許是七小姐無聊,玩石頭,不小心擦出了火花?柴房裏幹燥炎熱,又全是幹柴,隻要一點火星就能著起來了。”仆婦低垂著頭,跪趴在地上,眼神閃爍。

“嗯。”夏老爺明顯接受了這種說法。七小姐的死活他並不關心,死了還好一點,少給夏家抹黑。

但是作為她的父親,他還是要問一下的。

“七小姐現在怎麽樣?”

“回老爺,七小姐她,她,還沒有救出來。”仆婦戰戰兢兢地趴在地上,似乎很怕夏老爺會發脾氣。

其實七小姐死了,夏老爺肯定也會高興的,所以仆婦知道夏老爺必不會責怪這次失火,所以她才敢明目張膽地放火。

“嗯,能救的話就救出來。”夏老爺說完,對仆婦擺擺手,示意她下去。

“是,老爺。”仆婦恭聲應道,隨即起身退了出去。

七小姐,你真不能怪我心狠,你看看你的親爹都巴不得你死呢。

走出屋的仆婦低垂著頭快速向柴房而去,眼底卻有一抹狠辣的笑意。

數十個夏家仆人正提著水桶,從夏府的池子裏裝滿了水,往柴房上方潑去。

此時大火已經被撲滅了一半,火勢卻依然凶猛,席卷了整個柴房。

若不是因為柴房是一處單獨的院落,可能此刻整個夏府都已經被卷入大火之中了。

“快點,快點,都動作快點,別磨磨蹭蹭的,這裏火勢大,淋這裏。”張管家在一眾人前,指揮著一群人滅火。

仆婦眉眼含笑地走過來,看到人群之後,焦急地走到張管家身邊,焦急問道:“張管家,七小姐救出來了嗎?”

“救人?這火那麽大,誰去救?你去嗎?”張管家皺著眉看著這仆婦,接著道:“你站在這裏幹什麽?還不趕緊去打水救火,想偷懶是不是?”

“沒有,沒有,剛才老爺問了老奴,說若是能救的話就把七小姐救出來。”仆婦連連說道。

“知道了,去吧去吧。”張管家一臉不耐煩的樣子,揮手便讓仆婦去打水了。

能救就救,意思就是說不能救就不救了。這火如此之大,肯定不能救了啊。

七小姐的地位,府裏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可不會為了那個廢物去怵老爺和夫人的黴頭。

柴房裏。

躺在地上,一身破爛衣衫的夏夜,猛地睜開眼睛。一道寒芒從眼底射出,竟如同實質一般,劃破了近在眼前的火焰。

夏夜見到眼前熊熊火焰,瞳孔猛地一縮。迅速轉頭打量一番四周,卻發現四周圍都是燎原的火焰。

火?為何會是在火海之中?她不是已經被喪屍王吃得隻剩骨頭了嗎?

灼熱的火浪翻滾著,洶湧地撲向夏夜,僅僅一瞬間,夏夜便大汗淋漓。

隻是這些汗珠剛出現,便又被奔騰的火苗蒸發幹淨。

來不及細想,夏夜右手伸出,一株綠色藤蔓在手中蔓延開來。

還好,異能還在。

‘咳咳’。濃烈的煙嗆入喉嚨,夏夜猛烈地咳嗽幾聲,猛地站起身來。

大火依然肆虐,很快便包裹住夏夜。

‘嗞呀’,房梁承受不住大火的攻勢,發出清脆的聲音,似乎馬上就要掉下來。

一根翠綠色藤蔓忽然從火焰中穿出,如同長了眼睛一般,幾下就破壞了房門,並從外麵打開了門鎖。

外麵一群人仍舊在跑來跑去地忙碌著,卻沒有人看到這一根如同手指一般靈活的藤蔓。

“嘎吱。”房門緩緩從裏麵打開了。

突兀的聲音,讓所有的人的動作都停了下來。

他們的目光不約而同地看向門口。

一個嬌小的身影,在眾人驚駭的眼光中,一步一步,不急不緩,鎮定地從熊熊烈火中走出。

一人多高的火焰,散發著炙熱的溫度,能焚燒一切,卻在她身邊,自動分開。

她一身火紅衣服,比烈焰還妖嬈,裙擺揚起,在火焰中翩翩飛舞。

她像是從火焰中走出的魔神,又像是火焰中的精靈,高貴,優雅,冰冷,無情。

一雙黑眸如同最暗的夜晚,僅僅是一眼掃過他們,在這大熱天的,竟然讓他們覺得脊背發寒。

那粗壯的房梁此刻終於支撐不住,在她的身後,轟然倒塌。

巨大的震動讓院中眾人都驚了一下,她卻仿佛沒有感受一般,一動不動,一臉冷然。

可以吞噬一切的烈焰,卻淪為她的背景,讓夏府中所有下人,都記住了那一眼的震驚。

很快,夏府便傳出一個重大的消息。

夏家的廢物七小姐,浴火重生!

------題外話------

(^?^*)啦啦,葡萄又來求收藏啦~各位好心的大大,求施舍~\(≧▽≦)/~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