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醫妃之鳳傾天下
字體:16+-

第76章 想吃

第76章 想吃

“臭老頭走得好快,馬上就到了。”豆包哭喪著臉,哭喪著聲音,得不到寶物,它整隻鼠都不好了。

夏夜眉頭微皺,想要強搶的打算也隻能取消。

豆包的話音剛落,正廳裏便傳出了聲音。

夏夫人走在前麵,沐涼站在她身後一丈開外。

橘黃的光線灑在他挺拔的身姿上,讓他的輪廓顯得更加柔和而溫雅。

他的皮膚白皙似玉,燭光映照,更顯得通透如細瓷一般。粉嫩如櫻花般的唇畔勾著完美的笑容,在完美的五官之上,顯得他整個人如同一塊上好的白玉,溫潤而通透。

夏夜一瞬間被迷了眼,沒想到他竟然就是沐涼公子。

很快,她又清醒過來,神情凝重,今日白天她在小巷裏使用小綠戰鬥,不知道他有沒有看到?

沐涼公子是木火雙係玄師,若他有留意巷內的戰鬥,肯定就會知道她擁有特殊木係玄力。

蕭瑾都能一眼看出來的事情,沐涼會看不出來嗎?

母親的木係玄根可以被剝離出來,那麽她的,會不會引起別人的覬覦?

“沐公子,這邊請。”夏夫人引著沐涼往夏青風的房間走過去,她的臉上笑意滿滿,對此次談論的結果非常滿意。

“夫人請。”沐涼溫聲開口,沒有半點上上之人的高傲,讓人如沐春風。

他微微抬頭,目光看似隨意地往上一掃,隨即又很快收了回去。

夏夜心底一緊,暗影步的能力雖然強,但是沐涼卻是冰帝一般的強者,他有沒有看到她?

“娘親,沒事的,這個美男子沒有發現娘親噠,隻是他的精神力特別強悍,可能感知到這裏有些不一樣,但是卻不會看到娘親的。”小青聲音軟軟地安慰道。

那就好,夏夜心底鬆了一口氣,再一次感受到暗影步的神奇。

此時,夏老爺揣著玉盒,急匆匆地走了過來。

看到門口的三人,他連忙舉起雙手,把東西遞到沐涼麵前。

“沐公子,這便是夏家的寶物,九葉聖蓮的木係花瓣。從現在開始,它便是沐公子之物了。”夏老爺恭敬說道。

沐涼微微一笑,絢爛如同煙花綻放在夜空。

“夏老爺無須客氣,等涼看了令郎的手臂之後,再說也不遲。”沐公子溫聲說道。

夏老爺的手卻沒有放下,依然穩穩地把玉盒托舉在沐涼麵前。

“沐公子,老夫其實還有一事相求。”夏老爺低聲道,“老夫還有個大兒子,常年臥病在床,請了許多藥師查看,卻都查不出是何原因。請求沐公子前往診治一番,不管結果如何,老夫也毫無怨言。”

“如此,既然夏老爺執意要給,涼便不客氣了。”沐涼微微側頭,看向小童,“子墨,把東西收好。”

“是,公子!”子墨早就忍不住了,一把搶過玉盒,激動地打開,然後獻寶似的把裏麵的花瓣遞到沐涼麵前,“公子,你看這花瓣,晶瑩剔透,青翠欲滴,看得我都忍不住想要吃了它。”

小童砸了咂嘴,似乎已經把花瓣吃進了嘴裏。

如同翡翠一般的花瓣躺在玉盒之中,散發著瑩綠的微光。濃烈的生命氣息從花瓣之中散發出來,連周圍的樹木仿佛都開始興奮地舞動。

小青小綠同時眼冒綠光,激動地叫起來:“娘親,我們想吃,我們想吃,想吃……”

“要不,我們直接出去強搶?”夏夜挑眉。

兩小株一下子就焉了。

別說強搶了,就算隻是泄露一點點氣息,也會被察覺,那該如何才能把東西拿到手?

夏夜愣神的一瞬間,四人已經走遠。她思索一番,還是決定上去看一看。

房間裏,夏青風正焦灼地走來走去。

今日娘說沐涼公子會來替他治療斷臂,但是都已經這麽久了,那邊也沒有動靜,娘是不是把他忘記了,他們是不是去了殘廢那裏?!

‘嗤’,一小串火苗在他右手之中冒出,他臉色狠厲,看著在手中竄起的火苗,又狠狠地握緊拳頭。

外麵響起了輕微的腳步聲,他麵容一肅,瞬間便恢複了正常,端端正正地在桌邊坐下。

“沐公子,裏麵請。”夏老爺恭敬說道。

隨後開門聲響起,夏青風故作矜持地看過來,眼底的激動卻泄露了他的真實心情。

下一刻,他的眼神卻像是凝固了。

看著那個從星光中走來,如同暖玉一般的男子,夏青風深刻地體會到了什麽叫自慚形穢。

“沐公子,這就是老夫的二兒子,他的手臂斷了近一月,您看看……”夏老爺搓著手問道。

不怪他緊張,實在是沐涼公子的氣勢太過於強悍,即便他表情溫潤,他還是會不由得提起心來。

“好。”沐涼溫潤回道,示意夏青風把手上的繃帶解開。

夏青風還在怔愣之中,夏夫人見狀,連忙走上前,手腳利落地把緊纏的繃帶解開。

傷口雖然已經結痂,若有似無的木係氣息,卻被沐涼毫無遺漏地捕捉到。

沐涼眼底浮現一絲笑意,房間似乎更亮了。

那女子果真與夏府有故。

雖然已經知道該如何治傷,沐涼還是仔細地查看了一番,問了一些細節,才開口說道:“斷臂可以重新長出來,隻是涼身上並沒有現成的傷藥,需要兩日時間煉製。”

“好好,莫說是兩日,就是二十日,我們也等得起。”夏老爺聽言,頓時激動起來。

夏夫人與夏青風也是難掩喜悅,心裏的擔憂完全抹去,一個勁地向沐涼道謝。

“夏老爺,帶我去看看夏大公子。”沐涼的聲音溫暖如春風,一絲絲吹進夏老爺的心田,讓他對沐公子的感激更甚。

“老爺,風兒剛得到這好消息,妾身想要陪陪他,就不過去了,沐公子,失陪了。”夏夫人恭敬地向沐涼行了禮,聲音溫柔而端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