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醫妃之鳳傾天下
字體:16+-

第102章 是不是他(二更)

第102章 是不是他(二更)

這也是他的小動作,他說他的女兒耍小脾氣時,就喜歡咬著唇,而他,從未真正見過他的女兒,所以每次在任務結束,與家人通話之時,便會學女兒的這個小動作,久而久之,就養成了習慣。

若是抿唇不能看出什麽,可這樣的小動作,卻是沒有幾個男人會做的!

難道,真的是他?難道,她還能再見到他?

夏夜緊緊咬著唇,生怕一激動,便衝過去抱著他問,他是不是那個他!

她的異常,很快便引起了兩個男人的注視。

沐涼看著她極力裝作鎮定的臉頰,溫潤的眼底閃過暗芒,隨即纖長的睫毛覆蓋,看不清眼底的情緒。

蕭煜卻眉頭微皺,對她看蕭陌的眼神很是不滿。

“對,陌兒,暖暖姑娘說得對,你安心醫治,你的身體好了,瑾兒也會高興的。”蕭擎蒼盡量聲音溫和地勸到。

遠處的洛靈兒心底急切,想要衝過來勸她的主子,卻知道這裏沒有自己說話的餘地,隻能生生克製下來。

蕭陌看到蕭擎蒼慈祥的眼神,咬了咬牙,沉聲道:“既然如此……”

“等一下!”

輕喝聲突然傳來,讓房間內五人都不由看向她。

夏夜心底微微有些緊張,若他真的是他的話……

“我是想說,既然龍蜒草是五皇子的,還是應該要經過五皇子同意,再來決定寶物的歸屬。”一句話說完,夏夜總算平靜下來,她不再去看**的男子,而是看著蕭擎蒼一本正經地說道。

蕭擎蒼瞬間額頭大汗,他剛才還說暖暖姑娘的話說得對,現在她卻改口,這,是在耍著他們玩麽?

但是,他又不敢反駁,暖暖姑娘可是沐涼公子的人,即便隻是一個侍女,他也得罪不起,特別是在現在這個節骨眼上。

隻希望陌兒別被她影響,而做出錯誤的決定……

“我也這麽覺得。”蕭陌讚同地點點頭,臉上再沒有糾結之色,反而像是鬆了一口氣一般。

蕭擎蒼頓時滿眼責備地看向蕭陌,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味道。

他身為他的父皇,他也沒有那麽聽話,一個侍女的話,他倒是句句都聽!

“隨你,你愛如何便如何,朕以後都不會再管你!”蕭擎蒼怒喝道,如此大好的機會擺在麵前,他不珍惜,兩年時間,他還沒被折磨夠?

蕭陌剛硬的臉龐微微顫動,卻很快平靜下來,語氣僵硬地對沐涼說道:“沐公子,麻煩了。”

沐涼微微點頭,轉身要走。

蕭擎蒼看向蕭陌紅著的臉,始終沒有忍心下來,他快速走到沐涼身邊,低聲說道:“沐公子,麻煩你在宮裏等一等,蕭某馬上就派人去把瑾兒尋回來,很快……”

找到冰玉寒珠之前,陌兒的毒若是不能壓製下來,他定然會受火毒焚燒之痛,一個不慎,便有可能丟掉性命。

沐涼轉眸看向有些走神的夏夜,淡淡開口。

“三個時辰之後,涼會離開寧國。”

“好好好,蕭某馬上就去找人,馬上就去!”蕭擎蒼連聲應道。

“十三皇弟,速速派人去尋找瑾兒!”轉過頭,蕭擎蒼對蕭煜吩咐道。

“是,皇兄。”蕭煜點頭,最後深深地看一眼夏夜,才轉身,快速地走了出去。

“沐公子,可否先給陌兒壓製一下火毒,陌兒這樣子,怕是堅持不了多久……”蕭擎蒼又轉頭,小心翼翼地說道。

沐涼神態溫和地走到夏夜麵前,把她手中的藥箱拿過來,從眾多瓶瓶罐罐之中,拿出一個小瓶,遞給蕭擎蒼,“這個丹藥,給他服用一粒。”

蕭擎蒼連忙接過,感激地道:“謝沐公子。”

隨後他又快速遞給旁邊的洛靈兒,吩咐她把丹藥給蕭陌服用。

“沐公子,請隨蕭某到宮裏去歇歇腳,等找到瑾兒,蕭某定然會第一時間通知你。”蕭擎蒼心底急切,恨不得立即把喜歡到處亂跑的蕭瑾捉回來,卻又礙於沐公子,不能第一時間去找他。

“無需客氣,涼在這裏就好。”沐涼溫聲說道。

“那就委屈公子了,蕭某失陪了。”蕭擎蒼也不再多言,現在趕緊找到蕭瑾要緊,他也沒想到沐公子竟如此好說話,讓他對沐公子的感激又盛了一層。

蕭擎蒼快速離去,走到房間外,打了一個手勢,隱在遠處的黑衣人頓時現出身形。

“派人封鎖城門,一定要把冰玉寒珠尋回來!”

“是!”黑衣人應聲,又快速隱去。

房間裏,服用了丹藥之後的蕭陌,臉色好了許多,不再通紅一片。

“沐公子,暖暖姑娘,在下身體不適,招待不周之處,還請見諒。靈兒,替我好好招待兩位。”蕭陌沉聲開口,他的聲音依然有些沙啞,可能是因為話說得太多的關係。

洛靈兒傷心無比,若不是她的失職,導致冰玉寒珠遺失,主子現在也不會如此痛苦。

壓下心底的疼痛,恭敬地請沐涼二人去旁邊的桌子坐下。

夏夜的眼神不受控製地看向**坐著的蕭陌,此時他已經再次閉上眼睛,臉色雖然比之剛才好了一些,但是從他時而無意間微皺的眉頭,依然能看出他在承受著難以想象的痛苦。

夏夜嘴唇緊抿,不知道自己做的決定對不對。

原來,她竟是如此自私的一個人。若他不是前世的他,她會不會害了他?

沐涼似乎看出了她有心事,聲音輕柔地說道:“暖暖不想要讓我給他解毒。”

他不是在疑問,而是在陳述一個事實。

夏夜拳頭微微握起,平日裏平靜的聲音有些慌亂:“我隻是覺得,龍蜒草畢竟貴重,還是應該要問一問本人才對。”

“莫非,暖暖覺得,他的命,比不上一株龍蜒草?”沐涼溫聲道。

夏夜咬著嘴唇,想起前世的種種,眼裏閃過深切的悲痛,卻沒有再說話。

沐涼溫潤的神色淡了一些,見她不願開口,便也不再多說。

答應了給她兩年時間,他便會給她完全地自由。

空氣安靜下來,隻能聽到蕭陌時而傳來的壓抑的粗喘聲。

宮內,宮人四處亂竄,雞飛狗跳。

“快去把五皇子找出來!”蕭擎蒼對著宮人大喝,平日裏就不著調的瑾兒,今日更是不知道去了哪裏。

隨著蕭擎蒼一聲令下,宮內頓時忙碌起來。不僅僅是尋找五皇子,還有一些人暗地裏搜尋著竊賊的身影。

許多宮女內侍到處尋人,隻是,找遍了整個五皇子府,也沒有見到蕭瑾的身影。

宮外,馬蹄陣陣,詢問聲聲。

“有沒有見到五皇子?”

“五皇子在哪裏?”

“恩?昨天來過?我問的是現在在哪裏!”

嘈雜的街道此時顯得很安靜,隻聽到侍衛們時而傳來的問話聲。不少人退離到街道兩旁,眼神不時掃向街道中間,騎在馬背上豐神俊朗的寧王。

蕭煜黑沉著臉,把所有蕭瑾可能在的地方都找遍了,卻沒找到人影。

“稟報王爺,醉,醉香樓也找了,五皇子不在……”又一個侍衛快速跑過來回報道。

“冰帝大人還在君悅酒樓嗎?”蕭煜沉聲問道。

“回王爺,冰帝大人現在不在酒樓之中。”另一個侍衛聲音顫抖地說道。

若是冰帝大人在酒樓裏,他們也不敢前去?找人了。

“掌櫃的怎麽說?”蕭煜眉頭微皺,聲音有些不耐。

“掌櫃的說,冰帝大人的行蹤,他也不敢過問……”侍衛戰戰兢兢地答到。

“再到處好好找找,找不到人,就別回來了!”蕭煜沉聲喝道,馬鞭一揚,便策馬離去了。

剩下的侍衛一臉苦澀,五皇子向來神出鬼沒,他們要上哪裏去找啊!

“快走吧,早點找到五皇子。”一人歎道,隨即眾侍衛分開,再次去各個地方尋找蕭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