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醫妃之鳳傾天下
字體:16+-

第161章 家的溫馨

第161章 家的溫馨

外祖父刻意避開這個話題,想來府裏的情況不容樂觀。今日見外祖父的右臂並不靈活,似有隱疾,而之前遇到的伯伯,更是左腿不便,想來也是在與人交戰的過程之中留下的隱患。

夏夜眉頭微皺,不知他們是治不好,還是刻意不醫治?

很快,便有侍女過來,引著夏夜去洗漱。

洗漱之後,夏夜依舊一身男裝,容貌未變,氣質卻是不俗,引得幾個侍女頻頻偷看。

王府裏男子本來就少,夏夜容貌不俗,氣質高雅,當然能引起女子們的注意。

不過她們也不敢貿然上前打擾,夏夜本就是府裏尊貴的客人,所以她們也隻敢偶爾偷偷的看一眼,一路緩慢的帶著她往正廳走去。

從另一個方向過來的蕭陌顯然也受到了同樣的待遇,他麵容緊繃,目不斜視,在看到夏夜之時,才微微鬆了一口氣。

夏夜眼底劃過一抹好笑的情緒,隨即心情變得沉重起來,也不知道前世阿逸的老婆和女兒還在不在世?

“怎麽樣,習慣嗎?”夏夜問道。這畢竟是蕭陌第一次從皇宮出來,這裏又是古代,不知道他能不能習慣。

“挺好。”蕭陌點點頭,眼底閃過一絲滿意。

“習慣就好。”夏夜說著,與他一起走進正廳之中。

“小七小逸你們來了,快到這邊坐。”莫屈雄等人竟已入座,就等著夏夜二人了。

正廳之中,僅僅坐著四個人。

為首的主席之上,自然是莫屈雄,他的左手下側是莫家家主,也是莫將軍莫軒,右手下側是一個美婦人和一個年輕女子。

兩側各站著兩個侍女,因為人不多,整個地方顯得有些空曠。

桌子並不大,上麵放滿了豐盛的飯菜,夏夜二人剛進來,就得到了莫屈雄非常熱情的招呼。

夏夜已經把蕭之逸的名字告訴了莫屈雄,所以莫屈雄才會叫蕭陌為小逸。

“王爺。”兩人應了之後,自然地走進去,依次在莫軒下手落座。

莫軒倒是沒什麽,那美婦人卻看了夏夜一眼,隨即收回目光,畢竟,女子時常盯著男子看,是不禮貌的行為,雖然夏夜隻是一個少年而已。

“這位,是咱們府裏的貴客,夜七,以後,她會在府裏長住,你們多多照顧著些。小七比較低調,不喜與人接觸,府裏的任何人,都不要去打擾她。”莫屈雄直接開口說道。

“知道了,爹。”莫軒點點頭,不由認真地看了夏夜一眼。

父親一向高傲,能得到父親如此囑咐,想來這個少年必然不是平常人。

美婦人又看了夏夜一眼,這一眼停留得久一些,美眸裏似有些許疑惑。

莫屈雄見莫軒的反應,滿意地點點頭,又道:“他叫蕭之逸,兩日之後便會進入莫家軍之中。”

“謝王爺厚愛。”蕭陌聲音低沉地說道。

其他三人都看向蕭陌,眼底深處隱藏著些許探究。

他是誰?竟能經過莫老將軍的同意,直接進入莫家軍中?

莫屈雄掃了一眼眾人的反應,又指著莫軒對夏夜道:“他是我的大兒子,也是現任莫家家主。”言下之意,這是你的大伯。

“這是老二家的,媳婦和女兒。”是你的二伯娘和表姐。

“家主,二夫人,二小姐。”夏夜與蕭陌一一打招呼。

“不必多禮。”莫軒微微點頭,臉上帶著和氣的笑容。

“來到這裏,就跟在自己家裏一樣,需要什麽,就告訴我。”莫二夫人也溫和地說道。

“二夫人客氣了。”夏夜點頭應道。

莫凝一身簡便的衣服,麵容與二夫人有些許相似,卻更加英姿颯爽,身上沒有任何飾物,隻有頭上戴著一頂發冠,裝扮與一般男子無二。

“夜七公子,你真的是尊貴的煉丹師大人嗎?”莫凝雙眼冒光地看著夏夜。

“現在還不是。”夏夜毫不避諱地答道。

“什麽叫……”莫凝微皺著眉,又要發問。

“好了,吃飯。”莫屈雄摸著胡子,眼底帶著笑意。

莫屈雄話音剛落,莫二夫人便夾了一塊肉放進夏夜碗裏。

“多吃點,這些都是家常菜,”莫二夫人又夾了一些菜給夏夜,隨後又夾了一大塊肉,放在蕭陌碗裏,繼續道:“不知道府裏的飯菜合不合你們的胃口,先嚐嚐,不喜歡再叫廚子重新做。”

夏夜眼睜睜地看著碗裏瞬間便被飯菜堆成的小山,心裏湧出一絲暖流。

她默默夾起一口菜,慢慢咀嚼之後,才點點頭,淡淡地道:“味道非常好。”

蕭陌也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好吃就多吃點。”莫二夫人臉上的笑意更濃,一個勁地給二人夾菜。

莫凝看著自己麵前空空如也的碗,嗔怪地瞪了一眼莫二夫人:我真的是您親生的嗎?

莫軒顯然也意識到了莫二夫人與平時有些不一樣,不由趁兩人埋頭吃飯之時,仔仔細細地看了兩人一眼。

這,並不認識啊?

莫屈雄一邊吃飯,一邊看夏夜變來變去的臉色,以及碗裏永遠消不下去的飯菜,老眼裏閃過戲謔的笑意。

一頓飯,在幾人心思各異間,緩緩結束。

飯後,莫屈雄讓夏夜陪著他散散步。

已經快要進入夏末,夜晚也有了些許涼意。月光明亮而柔和地傾瀉下來,給府裏的景物都披上了一層銀輝。無數的星子眨著眼,努力地散發著明亮的光輝。

與莫屈雄走了一段路之後,竟來到一片寬闊的荷塘外。

荷塘很大,荷花開得正豔,在月光映照之下,顯得更加優雅。荷葉也是青翠碧綠,偶有一兩株荷葉之上,盛著一些雨珠,透明而清澈。

莫屈雄負手站在荷塘邊,背影看上去有些蕭索。

“丫頭啊,這一片荷塘,是你二伯親手種下的。”莫屈雄看著麵前的荷塘開口,聲音在夜風中,顯得有些低沉。

在這一片荷塘前,在夏夜的蟲鳴聲中,莫屈雄緩緩地向夏夜說出了莫家的近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