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醫妃之鳳傾天下
字體:16+-

第162章 改邪歸正

第162章 改邪歸正

六年之前,逑國傾力攻打南城,莫家軍一名將領被圍,莫家老大莫軒率眾前去解救,卻中了埋伏,莫家軍損失上萬,拚死殺出重圍,可莫軒的腿卻受了重傷,差點截肢。好不容易保下來,右腿卻是廢了。

五年前,莫軒唯一的兒子戰死沙場,莫軒妻子因思慮過重,一病不起,竟撒手離去了。

同年,二兒子莫寒率領的數百莫家軍,消失在戰場之上,現場沒有一絲痕跡,誰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裏。

三年前,莫寒的兒子再次上戰場,也是一去不回。

本來人丁就不算旺盛的莫家,到了現在,家裏的男丁,竟隻剩下莫老將軍和莫家家主莫將軍兩個傷殘人士。

而莫家的下一代,就隻剩下莫凝一個女子。

蟲鳴聲依舊高高低低,卻在這寧靜的夜晚之中顯得特別蕭條。

夏夜睫毛微垂,本以為輝煌的鎮南王府,竟已經如此衰敗了。若是皇上要對外祖父下手,不知外祖父該如何應對?

“丫頭,你在夏府,沒有受什麽委屈吧?”莫屈雄轉過頭來,慈愛地看著夏夜。

南城與京城距離過遠,莫屈雄就算有心,也無法查到夏府裏的瑣事,所以他一直擔憂著夏夜,卻無法得知她的具體情況。

夏夜搖搖頭,淡淡說道:“我已經不是以前的夏夜,受了欺負,自然會全部討回來。”

那夏青風和夏夫人,死的死傷的傷,她的仇也算是報了大半,就隻有夏青蓮,竟擁有光係玄力,還去了聖殿,以後想要對付她,就有些困難了。

“丫頭,有什麽事,就盡管告訴外祖父,外祖父永遠都會支持你的。”莫屈雄沉聲說道。

“我不會逞強的。”夏夜點頭道,“外祖父,皇上對逑國,是什麽態度?”

莫屈雄搖了搖頭,聲音低沉地說道:“這些事情,外祖父會解決。你現在最重要的,是把實力提升起來,隻有有了實力保障,才能過得自在。”

不要辜負了你母親的期望。莫屈雄在心裏沉痛得想著。

夏夜輕笑,不希望這樣的氣氛再持續下去。

“外祖父,我現在的身份可是煉丹師,你不給我準備一間煉丹室嗎?”

“你當真煉丹?”莫屈雄頓時藏起傷感,驚異地盯著她。

“當然。”夏夜淡淡回道。

“你難道不是為了不想暴露身份,才冒充的煉丹師?”莫屈雄再次驚異地問道。

夏夜挑眉看了他一眼,果然是人老成精,連她偽裝煉丹師的目的都能直接猜中。

“目的是為了不暴露身份,但並不全是冒充。母親給了我一本丹錄,裏麵有許多煉製丹藥的方法。不過,我的身份外祖父一定不能暴露,連大伯和二伯娘們都不可說。”來到外祖父這裏,另外一個目的就是煉丹。京城鎖事太多,夏夜根本無法靜心。

若是她的身份暴露,引來不必要的麻煩,她便又沒有時間靜心煉丹了。

“恩。”莫屈雄點點頭,“那,你的婚約之事……”

“若是可以,我想在國家大賽之時,以比試輸贏來解除婚約。”夏夜淡淡說道。

現在的婚約對她影響並不大,她也沒有時間去刻意解除,距離國家大賽還有半年,到時候她的玄力和煉丹水平都穩定了下來,再來解決這樁事情也是不錯。當然,若是在這之前,有更好的機會,她自然是不會錯過的。

“你想解除婚約?”莫屈雄的聲音再次提高了幾度。

“對啊。”夏夜理所當然地說道。

“你,以前不是……”莫屈雄小心翼翼地斟酌著用詞,似乎生怕傷到夏夜幼小的心靈。

“那是以前,哪個姑娘年輕的時候沒有遇到過一兩個人渣?”夏夜故作深沉地歎口氣,然後又道,“現在改邪歸正,為時不晚。”

“哈哈,好!不愧是我老頭子的外孫女!那男人不喜歡咱,咱還看不上他呢!”莫屈雄興奮地一掌拍在旁邊的石頭上,旁邊的石頭立即粉碎,他的雙眼裏瞬間閃出了八卦之火,“乖孫女,快給外祖父說說,你這是喜歡上哪家的小子了?外祖父就算是搶,也要把他給搶過來!”

夏夜本來有些感動的心情,頓時全部被衝散,這外祖父怎麽就這麽不正經呢?

忍住翻白眼的衝動,夏夜淡淡說道:“外祖父,我的煉丹室,在哪裏?”

“好好,煉丹!哈哈,等我的乖孫女成為了七級以上煉丹師,我看那些大國之人還怎麽狗眼看人低!”莫屈雄哈哈大笑起來,笑聲震得荷塘裏的荷葉都抖了幾下。

夏夜額頭黑線,外祖父這想法,可真夠快速的,難道七級煉丹師是吃糖豆可以吃上去的?

僅僅第二日,莫屈雄便以風一般的速度,給夏夜準備了一間大型的煉丹室,裏麵各種煉丹器材低級藥草一應俱全,甚至連低級獸火都準備了一些。

這是真打算讓她練成了七級煉丹師再出來?

夏夜在鎮南王府非常低調,除了第一次見了王府幾個重要人物,之後便誰也沒有見,煉丹室剛準備好,夏夜便埋頭鑽了進去。

但是鎮南王府並沒有因為夏夜的低調而平靜,反而因為有兩個看不到的小惡魔,把整個王府都差點掀了個底朝天,王府裏整日熱鬧非凡。府裏眾人能看到東西亂動,卻看不到人,都差點以為見鬼了。還是鎮南王親自出來解釋,說是他修煉之時不小心走火入魔,導致玄力外泄,四處搞破壞。

眾人雖然奇怪,王爺看上去挺好的,不像是走火入魔的樣子啊?而且走火入魔,玄力外泄,好像也不是這樣子搞破壞的吧?

不過反正鎮南王都已經說了,眾人也就不計較了。東西吃著吃著就飄走這種情況,也能異常淡定地對待了。當然,府裏眾人還是有一點苦惱的,那就是,人有三急嘛,許多人在解決的時候,都不由四處張望,生怕那亂泄的玄力又跑錯地方,跑到廁所裏來了。

不過,這種情況,在那個奇怪的煉丹師閉關煉丹之後,全部都消失了,府裏眾人忍不住鬆了口氣。

隻是,這口氣還沒有鬆完,眾人的心便又提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