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輛坦克闖異界
字體:16+-

第167章

“朝!”楊剛瞪了戈達爾一眼:“你以為不我不想出去?可你看看,有這麽大家夥在我們後麵,我們怎麽出去?”

楊剛抬了抬有些酸脹的手臂:“你可別想老子還能夠像剛才那般神勇,我都懷疑,察察的,剛才那是老子做的嗎?”

“主人?要不你開著坦克慢慢的向前移動,我看了下,這石頭不會損害您的坦克的!”

“是嗎?”楊剛一愣後點點頭:“這倒是個不錯的方法。為了保險起見,你且下去,稍微用力推著巨石!”

“是主人!”戈達爾跳下坦克來到巨石旁,楊剛也打開頂艙蓋,就要轉進去。

突然,通道又傳來一陣骨碌骨碌的沉悶聲!

楊剛和戈達爾對望一眼,一臉驚駭。

見鬼?這該死的巨大滾石竟然不止一個?我察死那群矮子的先人!

楊剛的臉一變再變,最終衝戈達爾喊了一聲:“該死,戈達爾,坦克怕是擋不住了,快跑!”

說完,楊剛刷收回坦克,亡命的朝前跑去!

身後那滾石發出的聲響越來越來清晰,此時此刻,兩人什麽都顧不得了,隻知道一個勁往前跑,至於前麵的終點在何方,終點有沒有危險,以不在兩人的考慮之下。

為了保命,就是哪怕前麵是刀山火海,楊大公子都會無條件跑去!

身後當的一聲響,楊剛知道,那是第二個巨石和第一個巨石相撞了,此後兩個巨石的速度將會越來越來,越來越快!

看到前麵依舊是幽藍一片,楊大公子一下哇哇大叫起來,開始亡命的催動內力不停的向前跑。但巨石的速度顯然遠遠超過了兩人的速度。

兩人似乎完全沒有任何生機!

“戈達爾?察察的,快!前麵有光!”就在楊剛快要絕望之時,通道突然一變,眼前竟然明亮起來!

這個洞口竟然沒有封閉?老天爺,太謝謝了!

楊剛腳下不由一下快了幾分,一下就來到洞邊。

“我靠!”

這裏是一個巨大的地下溶洞,就在楊剛即將跑出通道的時候,空氣裏一股充滿著剌鼻味道的濃烈的熱浪朝楊剛就迎麵撲來!

這巨大的溶洞高達數百米以上,兩邊一直延伸出去,地勢左高右低,就在左邊的溶洞的邊緣,一股火紅的溶液從溶洞頂部的一個裂口猛烈的噴薄傾泄而下,嘩嘩的衝刷下來,從這條峰穀裏順勢往右側奔流而去,而就在峽穀的右側地勢陡然往下探了下去,就好像腳下忽然裂開一條通往地下的深潭!這溶洞的最深處,和最高突然出現溶液的地方形成一個無比深的落差!那落差至少得有數百米深!

更讓人驚歎的是,那巨大的落差之下,那火紅的溶液落入深潭中不但濺得火光四射。而且這個深潭好像也不甘示弱般噴薄出一股一股的巨浪!和那瀉下的熱浪交織在一起,無比壯觀!

但奇怪的,在這個熔岩深潭的旁邊不遠處,竟然又有一股河流,河水因為熔岩緣故,蒸汽騰騰,煞是好看!

如此壯觀的場景讓遠在半腰洞口的楊大公子覺得炙熱的同時。也是很驚喜異常!

“岩漿!居然是那嚇人的地下岩漿!我朝?難道老子來到了一個火山口?”

楊剛猛一抬頭,卻沒有看到想象中的天空,相反,在這個溶洞上方,哪裏竟然盤橫著一個巨大的魔法陣,閃爍著無比耀眼的光芒,而最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那些地底的熱浪和水汽仿佛受到什麽牽引似的,竟然在半空中形成一道紅白摻雜的氣柱,往那巨大的法陣鑽去!

這一幕奇異的場景,頓時讓楊大公子和趕來的戈達爾都瞬旬呆了一呆!

“能量傳送陣?”戈達爾一聲尖叫:“主人?這裏竟然是矮人洞窟的能量傳輸中心!”

“察?什麽東西?”

“主人?”戈達爾忙解釋道:“最開始我一直就不明白,為什麽幾百年過去了,整個矮人洞窟的所有傳送陣竟然完好無損,原來,他們竟然掌握了上古傳送陣,能量傳輸!”

“察!”楊哥不滿意了:“別給老子說普通話!我聽不懂?你直接說這傳送陣有什麽作用!”

“主人?這傳送陣其實就是負責給其他傳送陣提供能量的傳送陣!”

“什麽?你的意思,矮子的傳送陣竟然不需要魔晶來維持運轉?”

“是的主人,這是上古傳送陣之一,哦,就是三公主他們那個年代的!”

“額!這群矮子怎麽牛叉!”楊哥看著那傳送陣,一下有些癡了!

不過很快,身後轟隆隆的催命聲就讓楊剛清醒了過來。

幸好,眼前並不一是條死路。

楊剛看得很清楚,就在那巨陣下方一側,竟然恰好有一座石橋橫臥於這個巨大的溶洞的兩側。這石橋。

無墩無拱。也沒有任何拉鎖,而這溶洞,少說跨度都達百米以上!

“娘西皮?這橋矮子們又是通過什麽辦法架成的呢?這樣的橋又是不是很牢固?”但楊剛顧不得在考慮問題了,因為他清楚的看到,就在那個石橋的盡頭,一個通道口赫然出現在哪裏。

楊剛衝戈達爾招呼一聲,縱身上了石橋,讓楊剛膽寒的一幕出現了!

這石橋本身,竟然早已經搖搖欲墜!

估計是在這個溶洞裏,因為那些常年噴發的熔岩,常年受到熱氣熾烤,加上那些熔岩中含有一定的腐蝕元素,那支撐整個石橋的橋粱早已經變得斑駁腐爛了,就在兩人跑出來的時候,甚至肉眼能清晰的看見那橋粱的表層,還有一塊塊的石屑錄落下來,掉進了下麵的奔流的溶液之中。

而從橋上看到的下麵高答百米的落差,可以想象如果人掉下去的話,絕對是死路一條!就算你會遊泳,而且沒有被摔死的話,在如此滾滾熔岩之中,怕是沒直接被融化,也被烤得隻剩一把骨頭。

這橋粱的腐爛程度顯然已經到了極度危險的地步。這橋粱原本就是一條直線,除了兩側還有兩根橋墩立在下麵的峰穀上,就再無支撐,整個橋麵卻已經出現了幾處裂縫,不過幸好目測看來,裂縫的距離並不算太大,還不影響整個橋的穩固。

楊哥和戈達爾有些心驚膽顫的小心朝前走著,楊哥甚至可以感覺到,他每走一步,這危橋竟然都在輕輕的顫抖。

而且每走一步,楊哥也清楚的看到,橋的底部不停的有東西往下掉。

好不容易走到一半,石橋突然發出一聲輕微的哢嚓聲。

楊哥和戈達爾對望一眼。

“我靠!戈達爾起!”說罷,楊剛縱身飛到空中。

這座被腐蝕了幾百年的石橋竟然轟然倒塌,一聲巨響過後,恰好和那通道滾出的巨石一同轟的一下掉進那熔岩深潭。一下使得那些飛濺很高的熔岩變得更高,更有很多碎石一下飛到一旁的河流之中,使得本就蒸汽很大溶洞,變得更加霧氣騰騰起來。

楊哥不敢耽擱,雖然身為天空武士可以飛翔,但這個飛翔可是最耗體力的,要不然他老早直接飛到對麵,那還會來個橋上驚魂!

迅速飛到對岸,站到通道口土地上,兩人這才稍稍穩定下心來。

但回頭看看這巨大的溶洞,楊哥不覺有呆住了。

“戈達爾?我們沒有退路了!”楊哥苦笑道:“我們的來路被那大廳壓得死死的,不管前麵是什麽我們都得闖一闖!”

戈達爾沒有說話,隻是默默的站在楊哥身後。

楊哥又在那通道看了會那巨大的能量傳送陣,終是歎了口氣,就要朝通道內走去。

不過一瞧著通道的地勢,竟然也和剛才那個通道一般,不停的往下延伸。

“該死的!”楊哥咒罵著:“至從我們被那該死的傀儡下天坑,我們就一直在往下,不停的往下,!這群該死的矮子,這地方到底會通向哪裏?冥神的花園嗎?”

“主人?雖然我是死靈法師,但這個玩笑並不好笑!”

“靠!該死的戈達爾,你給老子閉嘴,全他娘的因為你,要不然老子怎麽會倒這麽倒黴,看來他娘的生人的確不適合同死物在一起,你等著,等老子出去,老子立馬廢了你!”

“啊?不要了吧主人?”

“朝!不要?你說我要你有什麽用?啊?隻從老子收了你,這日子就沒一天好過?”

“主人?快看?”戈達爾突然指著洞口一側的壁上。

“怎麽了一驚一乍的?”楊哥來到洞壁一看,登時一呆。

洞壁上有字,經過這裏熔岩不斷的腐蝕,已經顯得有些模糊,要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

楊哥一呆過後,縱身而上小心的試察起來。

文字楊哥認識。

靈智武器標本研究室,危險!限製進入!

危險?限製?

楊大公子舔了舔有些被熱浪炙烤而顯得有些幹裂的嘴唇。

不論是誰,不論在什麽地方,當你看到危險,限製進入的字樣,心情即便不緊張,也多少有些不舒服!

而且那標本兩個字,更是活生生的讓人覺得有些怪異和不安。

加之之前在存放各類種族標本的大廳看到過的那些死去的標本,那解剖。這裏的標本又將是什麽?

而且一個武器為什麽會有標本?靈智武器又是什麽武器?

等等一切,讓楊大公子一下心情無比沉重起來。

“戈達爾?好像又不是一個好消息!”

“主人?是什麽?”

“靈智武器標本研究室,危險地區,限製進入!”

“主人?可是我們不得不進入!”

“是啊!狗日的,不亂前麵是刀山火海,是不是真的通向冥神花園,我們都得義無反顧的向前!”

來到洞門口,楊剛突然聳聳肩:“戈達爾?緊張嗎?”

“主人?說實話,有點!”

“別緊張!”

聽語氣,楊大公子與其是在安慰戈達爾,不如說是在安慰他自己。

“這鬼地方都封閉了不知道多少萬年了,首先,就算有什麽強大的活物也早該死絕在這種鬼地方,而且就算是一群巨龍在這兒,幾萬年下來,不吃不和,也早就連渣子都不剩下啦。如果是什麽武器,按照老子的見識,即便如何擁有靈智,那它也始終是件武器!不能夠和真正的人類像比的,以老子的聰明才智,自然也不可能輸給他!”

或許是楊大公子自無安慰起了作用,戈達爾一下來到楊剛跟前:“主人!讓我在前麵開路,有什麽危險,你也好有個準備!”

“察!養你倒是多少有點用!”楊剛一下笑罵!卻是不會去和戈達爾爭執。

戈達爾摔先走進通道。

這個通道顯然比之前那些通道都要小一些,而且頂上也沒有那幽藍的光芒,但不知是之前溶洞熔岩的光線還是什麽,總之這個通道雖然昏暗,但還是可以隱隱能夠看清道路。

這個通道並不長,一路安然無恙,倒是讓平白無故讓楊剛二人提心吊膽了一番!

不過到了通道的盡頭後,楊哥傻了眼!

因為通道的盡頭竟然不是一扇門,而是六扇!

要命的是,這些門的形狀,竟然和之前所有的門都不一樣。

這些門,竟然是個五角星型!

要是這些門都是都和之前一般要用炮彈來轟開的話,估計楊剛真是要吐血而亡了。

不過好在楊剛上前查探了一番後才知道,這幾扇門,竟然其中五扇不知是何原因被封死了,就算楊大公子用坦克炮來轟,估計效果也不會很明顯。

但其中一個門雖然五角星型門在,卻是虛掩著的,楊剛輕輕用手一推,沒有任何阻礙。

楊大公子四下看了看,好像除了這門,沒有其他辦法。就準備踏進去!

“主人?還是我先進去吧!”

戈達爾搶先一步,踏了進去。

不過令人奇怪的一幕出現了,戈達爾沒走進去幾步,身體竟然朝後一飄,退了出來!

“咦?怎麽了戈達爾?”

“主人?我好像被一股力量給推了出來!”

不相信的楊剛一步踏了進去!

果不然,沒走幾步,楊剛就覺得遇到一股強大的阻力仿佛在聲聲抗拒他進入一般。

不死心的楊大公子一運勁,就想強行突破。

突然,一股柔和之力,一下把楊大公子活生生給擠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