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之旅
字體:16+-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子彈竟然被彈開了,看來所有的槍支都隻能當做收藏品了,果然妖獸與動物是不一樣的,看著警惕的綠犀牛,藍田諾諾決定正麵攻擊,練氣八層對四層就不需要太謹慎了,將剛買的五星鏢發射出去,跳躍而起,看著綠犀牛靈活躲開五星鏢,向自己這方向奔來,“煜,風刃。”藍田諾諾低喝,四道風刃飛向綠犀牛的四肢,綠犀牛倒下,祭出一把劍刺入獨角獸心髒,獨角獸死亡。

某棵樹上,“看來小丫頭並不完全是養在溫室裏的花朵啊”藍田青煙低語,“斂息術不錯,不但把氣息隱匿,而且竟連修為也給隱匿了。”其實藍田諾諾用的是一般的斂息術,或許是隱靈根的緣故,在她每次收斂氣息時,不經意的也把修為給隱匿了,不過藍田諾諾並不知道這種情況。

將綠犀牛處理好,收進儲物袋後,藍田諾諾隨意選了一個方向前進。在連續砍殺了幾個妖獸後,藍田諾諾已經有十分肯定百蜂林就是姑姑給自己練手的,這邊的妖獸的最高修為真的隻有五層,於是便將主意打到毒蜂身上,毒蜂應該也出產蜂蜜吧。一個小時後,藍田諾諾開始將注意力收攏到靈草身上,蜜蜂真是群居動物啊,每次發現的蜂窩都不少於兩位數聚集在一起,雖然沒有高階修為的,但同時被數萬隻練氣四層左右的蜜蜂追,自個也扛不住啊,想到空間手鐲煜,咱還可以挖靈草,至於妖獸,遇上再說。天色漸漸暗沉下來,藍田諾諾停下挖靈草的行動,找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坐下,掏出一塊麵包,開始啃起來。

“諾諾。你不是說沒有零食了嗎。”一道聲音突然響起,嚇了藍田諾諾一跳,壓下突然加快的心跳,藍田諾諾回頭看向姑姑:“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姑姑。還有,我這不是零食,是幹糧。”諾諾曲解概念,隨即拿出一個麵包給藍田青煙。

藍田青煙接過麵包,道:“哪有那麽膽小的人,會被嚇死,還有,在試煉時可不能放下警惕,現在就要天黑了,天黑後會更危險,像你這樣可不安全。”藍田青煙布置了一個陣法後,“今後記得至少要準備一個防禦法陣,進來吧。”

諾諾:“……”我以前在野外過夜都是進空間的,不過想到以後去試練可能不會再是自己一個人,看來陣法還是得準備的。

藍田青煙布置好陣後,那一邊地方就消失了,看來還有隱匿功能,進入法陣後發現法陣還可以自主攻擊,這法陣真不錯。“明天我們換一個地方試煉,具體情況明天再說。”

就在兩人準備離開百蜂林時,藍田諾諾發現了一個單獨的小蜂窩,看來還是有蜂蜜收獲的,想到蜂蜜的美味,諾諾便要求藍田青煙等一下。

藍田諾諾禦劍而起,將體內水靈氣轉換,凝成火球,逼出蜜蜂,卷起蜂窩就走。怎麽小小的蜂窩也有幾千隻蜜蜂啊,看向姑姑,對方正在看熱鬧,看來不指望對方出手了,記得旁邊有個小湖,先下水裏躲躲再說。

眨眼間就禦劍來到小湖上空,把劍收起,自由落體下落。再頭離水麵三十厘米時,藍田諾諾快速打出手勢,低語,“冰封。”以藍田諾諾為中心,水裏十裏內全都凝結成冰,媽呀那些密密麻麻遊動著的是什麽啊,手拍冰麵,借力躍起,啟動煜的防護罩,這世上太危險,得謹慎,習慣得改,水裏也不安全。

剛剛穩定身子,就看到冰層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蜂針,還好自己及時啟動了煜的防護罩,不然真成刺蝟了,放開神識,專門挑選沒有妖獸的地方走,自己可不想被前後攻擊,神識探查到有人,似乎都是築基期呢,既然相遇就是有緣,既然有緣那就幫忙解決點問題吧,裝作不經意往那邊逃走,待雙方都見到對方後,藍田諾諾嘴裏大喊:“有蜂群,危險,快逃。”

隻見其中一位藍衣男子祭出一把劍,刷刷刷,十幾隻蜜蜂瞬間倒地,蜂群散。劍法好酷,藍田諾諾心裏道,“謝謝幫忙啊,帥—”感覺不對,立即改口“謝謝道友出手幫忙,小女子不勝感激……”贈送一點蜂蜜以作報答。話未說完,藍田諾諾就見到對方不給他一個眼神,直接走了。

愣了一會,藍田諾諾摸了摸臉,被無視了啊,我還出現過這種情況呢,難道是靈界美人太多了?管他呢,反正蜂蜜已經到手。對方走了,還可以省了。

“諾諾啊,挺機靈的嘛。”藍田青煙的聲音響起,正好奇的打量著藍田諾諾,沒想到看起來乖巧聽話的侄女也會做禍水東引的事情啊。

“姑姑,事已辦完,咱們走吧。”藍田諾諾不理會藍田青煙的好奇。

沼澤地裏,藍田諾諾好奇的盯著眼前全身赤色的靈草,這就是朱顏草啊。這一次藍田青煙給藍田諾諾布置了一個任務,即采摘二十株朱顏草再換一個地方試煉,之後才隱匿。朱顏草是煉製朱顏丹的主要靈草,朱顏丹,可定住女子的容貌,朱顏草年分越高,朱顏丹的效用越好。

藍田諾諾掏出小玉鏟,將朱顏草挖掘放入玉盒中,放開神識探向四周,朱顏草沒見著,倒發現了十幾條毒蛇和幾十隻毒蛙,想來隱匿在暗處或地底裏的毒物也不少,似乎這裏的植物都有毒呢,看來這片沼澤地是毒物的天堂呢,她已經發現許多煉製迷藥和**的原材料了,要不要挖些回去研究呢,之前自個對迷藥和**的研究還真讓自個避免了一次陷害呢,想來自己在平行空間研究出的專門解迷藥和**的藥丸,在靈界應該沒用了吧,挖吧,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似乎有修士喜歡用鼎爐提升修為呢。

“小徒兒,看到渾身綠色的眼蛙腳下的碧綠色石頭了沒,那是煉器的好材料,你趕緊收集些,等築基後為師教你煉器。”空靈啾給藍田諾諾布置了一個任務。

“師父,你不是煉丹師嗎?還有,不是到金丹期之後才開始選擇職業的嗎?”藍田諾諾的聲音帶著疑惑。修士五大主要職業:煉丹師、煉器師、陣法師、符師、傀儡師。“煉丹師就不能煉器了嗎,到金丹之後才開始選擇職業,針對的是資源豐富的人來說的,雖然有為師在諾諾徒兒你不會缺少資源,但提前了解職業,也可以提前明白自己在哪方麵比較有天賦是吧。”空靈啾解釋。

藍田諾諾覺得師父說的有理,便立即服下解毒丹,任務從一份任務變成三份,得趕緊幹活才行,找眼蛙、收集碧綠色石頭,找朱顏草,挖毒草,藍田諾諾開始在沼澤地尋覓,太陽快要下沉了,藍田諾諾看了看天色,都走了半天了,毒草挖了一堆,眼蛙也遇上幾隻,收集了幾塊碧綠色石頭,可竟然從未再發現一株朱顏草,看來朱顏草比較稀有啊。天色漸漸暗沉,藍田青煙閃現,讓藍田諾諾會法陣上過夜。

被妖獸追擊了無數次次,浪費了幾張瞬遁符,服用了幾十次丹藥後,藍田諾諾總結,練氣十層以上築基以下的妖獸隻要不招惹就沒事,而築基以上的直接繞道吧。都過去大半月了,才找到六棵朱顏草,看來試煉的日子都要待在沼澤地裏了。

轟隆隆~,轟隆隆~,聽到雷聲,藍田諾諾未想太多,立即從煜中掏出避雷針,插向四周,之前的雷劫遭遇已經給藍田諾諾造成嚴重心理陰影,醒來後整整在**躺了兩個月,泡了兩個月的湯藥才把經脈修複好,那滋味她實在是不想再品嚐。

“諾諾,你在幹嘛?”藍田青煙好奇的看向四周的避雷針。

藍田諾諾臉色嚴肅,道:“避雷。”

“那是修士進階的劫雷,不會劈向你的,而且劫雷在千裏之外呢。”藍田青煙覺得自個侄女的反應太過了,便決定下次再帶她去看小點的雷劫吧,把三張符籙交給藍田諾諾,“這是三張傳訊符,遇上生命危險時就傳給姑姑,這片沼澤妖獸的最高修為雖然隻到築基後期,但也不是諾諾你能解決的,所以不要離陣法太遠,晚上記得回陣法中。姑姑我到雷劫邊看看”藍田青煙說完就乘著飛劍離開。

看著藍田青煙消失在天際,藍田諾諾這才發現,前方天邊烏雲滾滾,而頭頂上方的天空,湛藍如洗,萬裏無雲,太陽正發出燦爛的光芒,耳邊依舊傳來轟隆隆的聲音,卻是從千裏之外傳來的,呆愣了一會,似乎反應太過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