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之旅
字體:16+-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空靈啾離開空間,出現在藍田諾諾麵前,開口道:“諾諾徒兒,快進空間,為師帶你去看雷劫,看他人如何渡雷劫可以借鑒一下經驗,還有徒兒你懼雷的毛病,要主動改變啊。”

藍田諾諾把避雷針收起,就進入空間,操控著煜,將煜套在空靈啾的手腕上,然後就坐在空間煜裏邊觀看外界。見到空靈進入虛空,再出現時就在雷海邊,自己什麽時候才能揮一揮手,就出現在千裏之外啊,每次看到師父的動作,諾諾都好羨慕。

原來不是修士渡劫啊,在空間外邊,天空上方雷雲滾滾,隻見一道又一道粗壯的雷霆從天而下,劈到灰色巨龜上方的龜殼上,又被彈回向上,再劈下來,又被彈回,以此同時,巨龜緊緊的盯著雷劫,見上方的龜殼破裂了,立即又拋出另一塊,連續拋出五塊後,雷劫聲勢漸漸變小,巨龜便將身體縮進龜殼中,之前有大腿粗壯的雷劫已經變成胳膊粗壯,一道又一道劈向巨龜,一共劈下九道雷霆,藍田諾諾便見到巨龜身上光芒大盛,好刺眼,看不清了。

“師父,那是什麽烏龜?這是什麽雷劫?”藍田諾諾頓悟,原來還可以這樣渡劫啊,以後我一定要多找些避雷、吸雷之物,如果能將雷霆轉移給別人,或是別人能幫忙渡劫就好了,雖然藍田諾諾對雷劫有恐懼,但從未想過放棄修行。

“龍龜,在渡化虛期的三九天劫。”空靈啾眼睛盯著雷霆方向。三九天劫,分三次降下,每次連續降下九道雷霆,雷劫越粗壯,說明渡劫者越強。

過了好一會,劫雲散去,灰色巨龜變成銀白色,而一塊灰色龜殼脫落在旁。“成功了還是失敗了。”藍田諾諾看著一動不動的巨龜道。

“成功了,正在恢複。”空靈啾話語剛落,藍田諾諾就見兩個人出現在龍龜附近,趁火打劫啊,想到羊皮卷上的秘術,便向師父提議,她想要那龜做靈寵。

空靈啾敘述,藍田諾諾修為太低,無法與之簽約。於是藍田諾諾便把秘術傳給空靈啾看,說道:“雖然用此秘術與妖獸進行血契,一生隻能簽約一次,但能得到一隻化虛龍龜,可比幾隻練氣期的妖獸要好得多,而且妖獸壽命比人類長得多,如果我要養一隻妖獸的話,不知要過多久妖獸才能幫上忙。”修士的一生隻能與一隻靈獸進行簽本命契約,與之同生共死,但卻可以簽多隻主仆契約,一般而言,修士隻能與比自己修為低的妖獸簽約。

空靈啾把羊皮卷收好,拋出兩件東西,衣袖一卷,龍龜消失,出現在空間中。師父幹嘛拋出兩件東西,藍田諾諾看了一眼龍龜,又往外看,隻見一個石蛋把一顆圓珠吞噬,然後飛到空靈啾衣袖裏邊。石蛋,好像挺眼熟的,這不是幫我承擔了一部分雷劫的石蛋嗎……

空靈啾揮手,回到沼澤地,然後進入空間,讓自個徒兒進行血契簽約,說他已經打暈龍龜。簽約後,藍田諾諾嘿嘿一笑,“師父謝謝啊,多虧有你,對了,石蛋是怎麽回事啊。”結果聽到師父說,他本想把石蛋給對方的,畢竟自己去搶兩個後輩的東西實在是過意不去,結果石蛋不樂意跟他們,我也沒辦法.

藍田諾諾:“……”為什麽我的第六感告訴我,師父你知道結果呢。師父說什麽就是什麽吧,修真界遇到寶物時可沒人會因你修為低而讓你。

空靈啾把石蛋甩出衣袖,哢的一聲破裂聲,藍田諾諾便見石蛋從中央破裂為兩半,一條小黑龍正咕嚕嚕的看著兩人。藍田諾諾看看小黑龍,又看看龍龜,一大一小,突然想到兩個萌萌噠的名字,以後這兩位就叫龍龍小寶和龜龜大人了。

當龍龜醒來,便憤懣的盯著藍田諾諾,藍田諾諾沒理會它,看見它醒了,便立即離開空間,給它一個安靜的壞境,讓它好好接受現實,出來混的總要遇上各種遭遇的,遇上我,算你倒黴,或許你應該慶幸,我沒有同你簽訂主仆契約,還有我今生可就隻有你一個靈獸做伴了。靈獸血契,一生隻能用一次,好處是可以同比自己高階的妖獸簽約,弊端是不能再同其他妖獸簽約。

出到外界,藍田諾諾立即感覺到一股寒氣直冒心頭,警惕一看,“冰封”一條蜈蚣被凍住,原來踩到蜈蚣背上了,竟然是築基後期!!!立即掏出瞬遁符使用,瞬間出現在百米之外。以此同時,蜈蚣掙破冰塊,向著藍田諾諾逃離的方向追去,這一切隻發生在幾秒間。

藍田諾諾回頭一看,一條巨大的蜈蚣正在後方五米處,所過之處草木枯死,立即又拿出一張瞬遁符,連續瞬遁五次後,終於擺脫了蜈蚣,藍田諾諾脫力坐在一塊空地上,瞬遁符還真是寶貝,不過就是有些耗靈力。下次不能再這麽大意了,一定得記住在給他人冷靜的同時也別忘記自己的安全,目前所剩的靈力已經用不起瞬遁符了,如果還不能擺脫蜈蚣,自己肯定得脫層皮,想來師父肯定不會輕易出手。掏出兩顆補靈丹服用,一邊恢複靈力一遍警惕四周。

“諾諾,諾諾~,有沒有想奶奶啊。”藍田諾諾驚悚了,因為她見到一棵約二米高的紫樹像僵屍一樣蹦蹦跳跳的向她跳來,耳中還回響著奶奶的聲音。

敢冒充奶奶,不可原諒,竟然也不幻化一下,這棵樹真夠笨的,修為練氣十層,對付起來雖然會有些艱難,但也不是不能滅殺不了對方,想到自己現在才恢複一半靈力,藍田諾諾決定先裝作被對方迷惑,等紫色靠近自己一米處時,“冰封”將紫樹凍住,立即祭出劍砍掉其枝條。就在這時,嘭,冰塊破裂,紫樹揮舞著枝條,藍田諾諾一時閃躲不及,被紫樹抽打了好幾鞭,在藍田諾諾手忙腳亂時,紫樹伸出枝條把藍田諾諾藏繞住,將其倒掛。

好奇怪,明明對方的修行比自己的低,為什麽沒被我迷惑,直到現在還生龍活虎的,難道我的幻術下降了,紫樹在思考。

趁紫樹失神,藍田諾諾凝出火球,燃燒枝條,掉落下地,翻了個後跟,“煜,風刃。”十道風刃齊出,飛向紫樹,但隻給紫樹留下幾道痕跡,“火球,去”五顆火球飛向紫樹主幹,竟然沒有燃燒起來,沒想到自己最強的幾個法術都無法奈何對方。

此時,紫樹開始回神,便立即發動枝條揮向藍田諾諾,藍田諾諾被甩撞到一顆石頭上,好痛,藍田諾諾撐起,“爆破”,五張爆破符齊出,在紫樹身旁爆破。嘭~!紫樹四分五裂,留下了一顆紫色圓珠。老虎不發威,你以為我是病貓啊。

(不好意思啊,因為今天比較忙,所以沒來得及在12:30左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