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之旅
字體:16+-

第一百六十九章

第一百六十九章

白酒純淨,紅酒醇厚,果酒醇香,丹酒喜人,花酒可人。

黑尹喜愛白酒,阿龍古人癡醉紅酒,藍田諾諾唯愛丹酒,果酒用於宴飲,花酒用於送人。

優哉遊哉的小酌著,不是隨時都有人半途出現的,龍龍小寶終於實現了它的願望,把美酒當靈氣吸收,成功的品嚐到了新鮮出爐的美酒的滋味。

貪一時痛快,把大碗裏的酒全都吸收了之後,本是不倒翁的石蛋直接醉倒。

頗有節奏的腳步聲響起,藍田諾諾知道她等的人出現了。

“少主,她就是與我們作對的女人。”小管事指著藍田諾諾道。

收拾幹淨後的小管事,倒是一個蠻清秀的男子,期待的看著所謂的少主,沒有出現意外的情況,人很俊朗,意料之外的是,他的氣質很美好幹淨,看起來真不像是那種惹是生非的刺頭子。

盈盈一笑,少主眼中閃過驚豔,對於這個效果,藍田諾諾很滿意。

“這樓,我已經買下了;樓裏的人,我也決定護下。這位道友是選擇做敵人呢,還是選擇相逢一笑泯恩仇呢。”酒杯飛出,再道,“椅凳全都被你的手下砸壞了,沒有招待的地方,還請見諒。”

“嫣鏗得罪了瓊樓,若是不給些教訓,別人還會以為我們瓊樓怕了他。”一飲而下,燜的一聲響,酒杯插入了桌子中。

幸好是自己的桌子,不然肯定四分五裂了。

瓊樓的少主麽,藍田諾諾開始認真對待起來,對上瓊樓,嫣鏗的酒樓能夠堅持一月不倒,想來嫣鏗家裏的勢力也是不錯的吧。

阿龍古人當時問的問題,了解到的內容還是太粗糙了,來龍去脈大概清楚,但是對嫣鏗得罪的來頭,隻知道是生意上的對手而已。弄得自己以為不過是小勢力之間的對碰呢,看來那個小家夥還是很會說話的,隱瞞了瓊樓這個對頭,是害怕自個知道之後不會買下酒樓麽。

見自個的對麵空空如也。藍田諾諾問道:“道友,你有自帶椅凳麽?”

瓊樓少主沒反應,思索著對方為何問這個問題。

也許也就自個習慣帶著些東西吧,藍田諾諾拿出一張凳子,不舍的邀請道:“我這凳子舉世難找。看在你是瓊樓少主的份上,就給你坐上一回吧。”

望著藍田諾諾肉疼的臉色,瓊樓少主嘴角抽了抽,望了凳子一眼後,眼角也開始抽了起來,真是個敗家的,黑髓石是這樣用的嗎!

仔細的看了桌子一眼,難怪剛剛自個用了三分力量,都沒有把桌子拍碎,原來桌子是使用石鋼精製成的啊。

有了黑髓石的前奏。用石鋼精煆製桌子反倒是沒什麽感覺了。

看來自個還是簡樸的,瓊樓少主自我反省道。

手指動了動,若不是要講究個風度,他都想直接把凳子給搬走了。

見瓊樓少主坐下,藍田諾諾便開口道:“世上沒有永遠的敵人,隻有永遠的利益,嫣鏗不過是搶了瓊樓一筆生意,何必一直糾纏著呢。”

“你可知道那筆生意還瓊樓損失了多少。”瓊樓少主衡努力的克製著自個的眼神,不要老是盯著大碗以及大碗裏邊的石頭。

藍田諾諾快速的答道:“那損失肯定不及你家的一個蠅頭,何必那麽小氣的斤斤計較呢。”

蠅頭肉再小也是肉。待望到藍田諾諾右手中的黑牙之後,瓊樓少主頓時明了,也隻有她這樣的,才不會將幾百萬靈石放在眼中吧。

黑牙。完全在不起眼的情況之下,搶了煜的光彩。

“既然嫣然樓已經易主,我也不是小氣的人,看在道友的麵子上,放過他就是,在下衡。不知道友怎麽稱呼?”衡量了一下利弊之後,衡決定交下眼前這個敗家女。

重新換了一種酒倒給衡,藍田諾諾敬道:“還以為會有一場惡鬥呢,不過這樣也甚好,在下神女水月,不知道閣下排在風雲榜第幾名。”

“神女水月,你是幻族人!”衡失態的起身,幻族自百花試煉現身過一次,之後又再次的消失於人前,現在真的準備要出世了麽。

幻族即使在鼎盛之時,也是神秘莫測的,行走在外的,大眾僅知道幻族有神女,聖女,大祭司,其餘的,即使當時同是四大古族的其餘三古族,了解的也不深。

看來這個瓊樓就是那個瓊樓了,藍田諾諾在心底裏確定道。

“不好意思,在下失態了。”衡調整的很快,坐下之後,依然是那個初見的氣質美好的美男子,不愧是一族的接班人。

藍田諾諾提醒道:“衡少主還未告訴我,閣下在風雲榜第幾名呢。”

“說來慚愧,未進入前百名,不說也罷。”衡慚愧的回答。

“真的?”

“神女可以買風雲榜單來看看,以此來驗證在下話語的真假。”一個月前,他輸給了一個不知名的家夥,後麵一直在處理與嫣鏗的事情,沒空去挑戰他人,所以這個月出爐的榜單上肯定沒有他的名號。

藍田諾諾依舊不信,不過人家都那樣說了,改天再挑戰就是,她才不相信瓊樓的少主有那麽的菜。

“神女水月買下嫣然樓之後,準備做什麽。”在商言商,瓊樓酒樓的生意做得也很廣,了解一下敵情還是很必要的。

做什麽啊,還未想過這個問題的藍田諾諾想了想,回答了最初的衝動道:“玩。”

“玩?”

“嗯,我再五層設立一個擂台,隨時歡迎你過來挑戰。”藍田諾諾拋給了對方一個眉眼。

以戰玩樂,幻族神女的風格改變了麽?衡覺得他要回去稟報一下老祖,讓老祖去聯係聯係一下與曾經的故族的友誼。

衡起身,行禮告辭道:“在下還有事要忙,先告辭,提醒一句,嫣鏗雖被出族了,但另外是冷老的愛徒,神女別玩過火了便是。”

藍田諾諾起身還禮,隨後傳音道:“瓊樓做買賣消息的生意麽?若做的話,三天之後,在嫣鏗的資料擺到我的麵前如何,價錢好說。”

衡點頭。

“後會有期。”藍田諾諾送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