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之旅
字體:16+-

第212章 一別萬古

第二百一十二章 一別萬古

僵著臉的看著——臉色或發黑,或發青,或慘白的三人——如若她加入的話,她的臉色是不是會發紫呢……

安靜極了的空間,時間的腳步似乎放緩了,一分一秒原來是那麽的漫長,就好似度日如年一般的難熬。

一刻鍾之後,藍田諾諾鬆了一口氣,都這麽久了,她依然完好如初,沒有發作,那麽便是無礙了吧。

寂靜的空氣中浮現著痛苦的呻吟,藍田諾諾心情緊張表麵平靜的看著:或是握緊拳頭、咬緊牙關,或是大汗淋漓、神色猙獰,或是青筋凸顯、身體蜷縮的三人。不禁自問,為什麽她會沒事呢,難道是祖父看在他是他曾孫女的份上,對她放水了?

也許是血脈相連的緣故,這才使得兩個陌生的人產生了默契,就在藍田諾諾自問自己為什麽會沒事的時候,地幻鴻鈞也十分的不解道:“女娃子,你咋就沒事呢?”

她就說嘛,祖父怎麽會放水呢。

“我倒挺慶幸自己沒事的。”藍田諾諾平靜的答道。同事在心中歡呼,看來她不用遭殃了。不過,她要掩飾住歡快,不然對比起還在承受著痛苦的人兒啊。

“不對勁啊,我還沒見過渙水對誰留情過呢,你這娃子不會是有什麽問題吧。”地幻鴻鈞的眸光忽而犀利起來,直直的射向藍田諾諾,與此同時——站起,伸出右手,張開五指,一朵七彩多層花瓣的花兒浮現,嗖的竄入到藍田諾諾的眉心中。

突如其來的狀況,並沒有給藍田諾諾反應的機會,就在一刹那間,藍田諾諾炯炯有神的眼睛,開始變得無比空洞了起來。也就在這一時候,龜龜大人被逼出,阿花今人被揪出。

之後,花兒離開眉心,空洞無神的人兒的眼神變得清明了起來,伴隨的是,無可置信的睜大眼睛張大嘴巴:原來空間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麽安全啊。看向地麵上的龜龜大人以及阿花今人,藍田諾諾由衷的感慨。

一片紫色的花瓣穿進藍田諾諾的胸口,鈺被動的護主,花瓣被彈出,同時跟隨而出的是一滴精血。

“小丫頭,別緊張,祖父不會傷害於你,也沒打算對你怎麽樣,取你精血隻不過是檢測一下你是否染上了蠱毒而已。”看到藍田諾諾戒備緊繃的神色,地幻鴻鈞解釋道。畢竟是好不容易得來的曾孫女,他可不希望彼此之間產生隔閡。

懷疑的盯著對方的眼睛,漸漸地,藍田諾諾放下了戒備:既是對方的神色告訴她,他確實沒有傷害她的意思,也是覺得對於一個年老成精實力雄厚的人,她的實力根本不夠看。接下來會怎麽樣,船到橋頭自然直吧。

將精血收回到眼前,地幻鴻鈞的紫眸先是變成了透明的顏色,而後變成了七彩斑斕的色彩,煞是絢麗:星辰之光,混沌之氣,冰寒之力。這丫頭到時好造化,看著一絲絲的渙水被包含在混沌之中。地幻鴻鈞閃過了然的神色。

“丫頭,看來你是一個運氣不錯的人。也別怪祖父剛剛的舉動,實在是曾經發生過一些事情,讓我們不得不慎重而已。”

地幻鴻鈞坐回原地,接著道:“你的手鐲不錯,如果養護的好的話,或許能養出一個器靈來。若我沒猜錯的話,空靈啾是你的師父吧。”

還未等藍田諾諾回答,地幻鴻鈞旁的老者急急地出現在藍田諾諾的麵前,抓起藍田諾諾的手,插話道:“水月是吧,你的黑色手鏈可否給老朽一觀。”

盯著動彈不得的手,藍田諾諾眼神示意:我有拒絕的權利呢。

可惜人家的心神全都在手鏈之上,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她的不樂意。

“你這聚雷珠真不錯,其上隱隱含著一絲天魔的氣息。小丫頭,不錯啊,老頭子我都還沒有見過天魔呢,你倒是從其手中奪到了一竄手鏈,真的不錯呢。聚雷珠可是十分的難得的好東西,……”

“咳,阿三,注意點,你可是長輩。”地幻鴻鈞咳嗽著提醒。

可惜人家的心神也不在他這邊,一不留神,地幻鴻柯留意到藍田諾諾腰間的小巧柳葉琴,於是目光立即轉移:“怪哉,怪哉,小丫頭這琴明明是用普通柳木做的,可竟然有靈氣波動,來給叔祖爺爺看看,這是咋回事嘞。”

她的家底這是要被全翻出來了嗎,幸好不是敵人啊,不然不知道會不會被殺人劫財呢。

幽蘭光暈浮現,輕音現身,行禮道:“一別萬古,柯先生的性情還是一樣呢。”

“靈韻公主!你還活著?”輕音的出現,使人詫異,同時也使得藍田諾諾避免了被搜刮的可能。

一別萬古,看來是熟人嘍。這麽說,坐在這裏的人兒,可都是古老級的人物嘍。也就是說,她還是一個十足的年輕人呢。

見到熟人,輕音的眸中既閃過懷念,又閃過釋然:“靈韻已是過去式,我現在為輕音,不過是一個琴魂爾。”

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輕音,龜龜大人悄無聲息的回到了眉心中,阿花今人見此,也做了同樣的選擇,回到了眉側邊。

“俞垠他……”

“我不想知道他的消息,因為我不會去找他說什麽,我與他,早已算是陌路人。若可以,我不希望我回到仙域的信息流傳出去。”輕音懇切的看向地幻鴻柯。她不希望而今的生活再起波瀾。

“如此,我們自不會多說。”地幻鴻柯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