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之旅
字體:16+-

第231章 檳榔酒

第二百三十一章 檳榔酒

醇香四溢,顏色純淨透明,絲絲寒氣穿透酒杯,涼了手心。

成了!分別用檳榔花和檳榔珠釀製而成的酒,都可以喝了。檳榔珠酒,檳榔珠裏內含蛇的唾液,於是藍田諾諾自然而然的選擇飲用隻用檳榔花釀製而成的酒檳榔花酒。

一飲而入,冰涼的感覺直入心底,非常的舒爽。

刹那間,藍田諾諾變成了冰塊,就連血液也變成了冰塊。在這時刻,藍田諾諾覺得,如果有人給她一拳頭,也許她會如何冰塊一樣,碎裂開來。

蒙蒙的一團氣體席卷藍田諾諾的心田,而後冷氣消失,人恢複了原狀,稍一回神,立即對上了阿花今人那雙充滿著擔憂的眼神。

“剛剛是怎麽回事,你怎麽突然就被凍住了?”阿花今人憂心的問道。

“也許跟酒有關。”藍田諾諾猜測,而後運轉靈氣,一條水線飛向天空,而後天上飛著的一隻鳥兒立即被抓到藍田諾諾的掌心中。

“鳥兒鳥兒,姐姐喂你酒喝哦”酒入鳥口,鳥兒果然變成了冰塊鳥,用力一捏,冰塊啪啪的從手心中,掉到地下。

好險!!!幸好她還是完整的,看著地上碎裂的冰塊,藍田諾諾心有餘悸的道:“阿花今人啊,幸好你剛剛沒有動我,不然也許我已經不是我了。”不知道那蒙蒙的氣團是什麽?

地上的冰塊漸漸地融化為水,慢慢的,水被蒸發掉了,什麽都沒剩下。

鳥兒就這樣沒了啊。藍田諾諾仰頭,一條水線再次射出,而後又一隻鳥被握在了手掌中。

喂養其喝檳榔珠酒,鳥醉了,搖搖晃晃的,但卻沒事。看來檳榔蛇的唾液的功能便是調和了檳榔花啊。

“看這小家夥的模樣,好像挺喜歡這酒的。阿花今人,你要不要試試。”藍田諾諾把玩著小鳥道。

“不要。”阿花今人果斷的拒絕。看來是第一隻鳥的下場,給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啊。

“那倒是可惜了這酒了,我可是釀了好多。”

“你可以賣給其他人喝。”

“對對,是可以這樣,別人又不知道它是用什麽釀製的。不過,就算知道也不會在乎吧,你看那檳榔珠不還是挺受歡迎的嘛。還有,對於檳榔花酒,我還要多釀一些,希望以後,不要有不長眼的,不然,嗬嗬,我要讓你融化掉。”藍田諾諾陰森森的笑道。

“危險的,狠毒的女人。”阿花今人做遠離狀。

“哼哼,以後別找我要就行。”

遠離的人立即粘回來,並且展開討好的笑容:“人家不過是開玩笑嘛。”

“那多多弄些唾液來。”

“那是檳榔液,就不能不用唾液這詞嘛,弄得我都不想在去取了。”阿花今人痛恨的道。

“對對對,那是檳榔液,不是唾液,就辛苦我們的阿花今人了。”藍田諾諾哄道。

在檳榔崖這兒,隻有一條通道能夠通向外界。在裏邊呆了兩百年之後,通過阿花今人寸地的探索,終於被其發現了另一條通道,而這條通道裏還有一隻冰獸在鎮守著,和冰獸聊熟了之後,藍田諾諾打探到,這條通道通向一個神奇的世界。

然後,藍田諾諾那可好奇的心,心裏被勾得癢癢的。

冰獸很溫和,隻要你不繞過它進入另一邊,那麽即使你靠在它身上睡覺,它也不會瞪你一下。但一旦躍過了界限,那麽它就會揍上你一年,天天揍,時時揍。

被揍的服帖了之後,藍田諾諾每日的生活便多了一個任務。

“冰哥哥,這酒好不好喝啊,好喝的話,就給我過那邊看看嘛,我一定會遵守規則的,你可以在一邊盯著的嘛,如果我犯規你,你就狠狠的揍,我一定不會還手的。”最多逃跑而已。藍田諾諾正在用酒賄賂冰獸。

咕咕咕,酒入肚,冰獸不動,繼續眯眼。

“我說水月亮,你就不要在浪費時間了,你都賄賂了百年了,就不能換個方式嗎?”阿花今人實在看不過藍田諾諾討好冰獸的樣子。他絕不承認他在羨慕冰獸的待遇。

“拿人家的手軟,吃人家的嘴軟,不超過兩百年,它一定會鬆口的。”藍田諾諾堅定自己的看法。

“哼!”阿花今人開始與蛇共舞,指導著蛇群圍在藍田諾諾圈地的周圍。

習慣成自然,這些蛇都看了四年了,她早就不懼怕了,甚至能用欣賞的目光去對待它們了。當然還不能接觸,因為她的皮膚還沒有產生抗體。

再過了五十年,冰獸冰渠終於鬆口了,“過那邊可以,但不能帶走任何東西,不過那邊的居民贈送的另外。”

“哦哦,我一定會遵守規則的。”藍田諾諾規規矩矩的道。

藍田諾諾興奮的走過去,阿花今人緊緊地跟隨,哼,那家夥又沒說不允它過去。

“哇,好多靈草,都是珍奇的靈草耶,整整的一個平原呢,如果將這裏的靈草全部用完的話,她絕對可以成為一個煉丹大師。”藍田諾諾滿臉都是歡樂。

“別忘了你猜答應的呦”阿花今人潑冷水。

“就不能讓我多歡樂一下嘛。”不過,她有空間,不知道可不可以偷渡,但是,答應了人家的,明明可以做到,卻去違反,似乎不好呢。藍田諾諾開始糾結。

手不自覺的扯動一片葉子。

“偷葉子啦。”尖尖的高音刺耳。整個世界都沸騰了起來,安靜的靈草全都情緒外泄的暴動了起來。

望著充滿著敵意的綠色植株,藍田諾諾立即舌燦蓮花:“美女姐姐,你誤會了,我這哪兒是偷葉子呀,一看就是深深地你迷住了的小妹子啊,人家不過是想仔仔細細地欣賞你,若是弄疼你了,那對不起嘛,我本是想與你親熱一下的,結果”

“真的,”麵對藍田諾諾越來越刺骨的讚美,那珠小植株大方的道,“既然喜歡,送你一片就是。我阿媽的花兒更美,我也讓她送你一朵吧。”

“恩恩。”藍田諾諾喜不自勝的點頭。待拿到花兒之後,藍田諾諾是真的喜不自勝了。椩月華耶,排在前三的珍貴靈花。

於是,藍田諾諾更加的舌燦蓮花起來,用無比真誠、卻又顯得質樸的語言,將平地裏的花兒都讚揚了一遍。

麵對著滿滿的收獲,阿花今人也笑眯了眼。

它最喜歡的是一個藍豔豔的果子,吃起來很甜很脆很好吃。。